死卦

我们这里黑山白水,最早应该是有女真人待过。现在离我家不到四十里地的小镇,就开发了名为金祖文化的民族旅游点。原来我们去山上能看见一些孤坟。这些孤坟离居民居住点太远了,祭祀很麻烦,所以不可能...

万物有灵之妖魅片

这几天下雨,抽时间和大家分享文章。先说说猫,本站有很多文章里都觉得猫很邪气,可能猫行为神秘吧,但是民间很多地方都公认全黑的猫是镇邪气的。而前几天无意中看到一个讨论,并且多本古籍上都有记录...

消失的女同学(完整含后续)

我家在四川的一个偏远农村,小的时候农村小学都是红砖砌筑的,而且都是修在坟地上的,按我们老家人的说法就是把学校修在坟地上容易出状元即“坟头高中状元”这一说法,但其实还有个原因,就是坟地便宜而...

第四个人

之前我家在山上养狗,每年夏天都会去狗场里住,因为那里夏天比较凉爽,而且还有口井,井水冰凉冰凉的,我跟弟弟都特别喜欢在狗场住的时光。 那一年我弟弟也就两岁半左右吧,那天晚上隔壁村里演戏,妈妈...

床头的和尚

大概十三四年前,我外婆家还很老旧,地理位置也不行,周围方圆十里没有人家,四面环山,只有条小路可以连接通到外面的公路,农村流行土葬,所以围绕着我外婆家的山坡全是大大小小的坟包。 我挺佩服我外...

报恩的纸人

张老汉用厚实的稻草扎了一个稻草人,里面浇了一些鸡血,外面穿上好看的衣服,在稻草人的胸部,再贴上纸人的生日,纸人的生日就是它点睛的那个时间,放在空旷的地方,周围的地面上涂一层秘制的胶。这种胶专粘纸扎,遇火就燃。只要那纸人一接近稻草人,就会被地上的胶粘住,一点火,烧干净就完事了。

老孙与黄皮子的雷劫

老孙笑道,想要取我的性命,那要看你什么道行了。说罢一扬手,一道闪电劈将下来,将老皮子还有他那些子孙劈得尸骨无存。华丽的宅院也顷刻瓦解,露出了乱葬岗的本来面目。一棵老槐树被劈的燃了起来,微弱的火光下,很多个坟头已是一片狼藉。原先燃着炭火的油锅也倾倒在地,热油将附近的杂草都烫得枯萎了。整个地方,也只有油锅是真实的。

姑姥姥的阴间历程

姑姥姥看到自己慢慢飘起来,飘飘荡荡进了一个路口,然后就进入了另一个世界。那是一个朦胧的世界,没有阳光,没有星辰,四周都是灰蒙蒙的。有一条小路通向远处的一个镇子,镇子也是朦胧的,像是笼罩着一层雾气。小路两边是零星的树和齐腰高的荒草,都是那种颓败的,死气沉沉的样子。路上也有三三两两的行人,低着头各走各的。于是姑姥姥就慢慢往前走,心里的感觉就是要往前走。虽然是走,但没有行走的感觉,也没有触摸感,完全就是一种意识在移动。

血箕

血箕,被永耀神王斩杀之后的月汐,以及受到重创之后的九菊一派,还有樱花流,突然诞生了新的敌人,那便是白川御凛的口中的叫我要小心注意的人之一,白川御凛因为接触过,明白血箕的残忍与恐怖,连高高...

求助的出马仙

诸位,好久不见!晓世好久没更新了,其主要原因为最近都在修持道法,期间也发生很多事,以后坚持给大家更新,望大家理解! 行法之人呢,不仅要从根本去处理问题,还要有一颗怜悯之心,话不多说我们直接...

睡梦中的夺舍

当茹月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站在五一爬过的那座山上,周围黑蒙蒙一片,雾气四下翻滚。自己站在山路上举足无措。正在这时从远处走来了几个人影,近了一看原来是当时陪自己爬山的几个闺蜜,其中一人说道:“茹月,你怎么走那么快呢?”茹月一时语塞不知如何作答。愣神中被闺蜜牵着手向山下行去。

床脚边的小男孩

这件事发生在我表姐身上,当时听完以后感觉后背一凉,当时她们家里装修,我表姐和她的小伙伴出去租房住,内天她们出去喝酒,(我姐也是个很能喝的人)但那天只喝了两瓶啤酒就喝不动了,恶心,随后就各...

参加葬礼冲了我六年的运势

事情发生在我上大二的时候,妈妈同事的父亲去世了,她们几个关系好的同事要去参加葬礼,因为老人是突然去世的,葬礼在晚上,家里就我自己我妈非让我跟她去,当时我们俩都没想那么多就去了,(她同事姓...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