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异故事(五)

我自来“足卫”之后就基本不上临床了,我的职位是“防疫专干”,有些朋友可能比较陌生,我这是干什么的,简单点来说就是“打预防针和防控传染病”,隶属公卫的一项,在乡下,人手经常不足,所以几乎人人身兼数职,我就兼了4个职位,偶尔还得去顶班上临床。今天跟大家说说我在工作中遇到和听到的故事。

1.我是防疫专干,也是公卫科长,要管理的东西不少,大家对公卫可能了解不深,其中一项是建立居民健康档案并录入系统,因此,我们要每天下到村屯给村民做体检,一般就是咨询病史、测量血压、身高体重之类的。

由于人手不足,我们白天正常上班,我们公卫科就利用白天的时间录入晚上采集的资料,下班后,抓紧吃完饭就要下村屯,一般回来都晚,凌晨1、2点回来都有,如果是偏远的屯,甚至还要过夜。

那是11年8月的一天,我们又下村去搞体检,回来的时候已是12点多,路也有点远,半路,几位男同胞下车小便,我也一起下来,在路边打野完事,在准备上车的瞬间,我似乎看到我们后边跟了个什么东西,我认为是瞌睡了眼花,上车后就靠椅子眯眼睛。

近2点钟回到卫生院,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去,上床就睡。虽说是8月份,那晚我感觉屋子凉凉的,像是开了风扇一般,睡了不知道多久,我感觉身上重重的,想翻身感觉费力,呼吸有点困难,我想努力睁开眼,没有成功,只是眯了一条缝,卧槽,这是什么东西压在我身上,当时吓到了,一身白衣,就坐在我身上,正想着怎么办,忽然我的左手闪了一道光(虽然有点科幻,也有人提出疑问,但事实就是如此),我身上的东西似乎不见了,身上轻松了,我呼吸也顺畅了,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第二早起床,我发现自己左手的貔貅手链不知为何闪落了,貔貅头也有点开裂了,(这东西不值钱,是以前我去桂林旅游买的玉手链。)我想想,难道是它救了我?还是什么回事,难道是巧合?我一直百思不得其解,手链在我搬家后不知道掉哪里去了,我本还想好好保存的。

2.我不仅要跟公卫下村,自己的防疫也是要做的。那次我下到村里,中午在村医那里吃饭,我从他那里听到一则故事:

离他家直线距离30米处就是村部,(村部在路边,他家在路坎下,抬头就可以看到了)村部原先是坟地,后来迁移了建起了村部,村部是两层小楼,1楼2个房间,1个是休息室,有张床,1个暂时闲置;2楼是会议室。

乡里工作队有时候晚了不回去就睡在村部,有一个晚上,村里来了一个乡政府工作人员,晚上就住在村部,据说,他在半夜的时候被响声弄醒了,睁眼发现床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一副盖着红布的棺材,棺材盖子似乎正在打开,发出“嘎嘎”的声音把他吵醒了。这一下吓得不轻,他赶紧夺门而出,去拍村民的门,怎样都要挤进去一晚。

第二天他脸色苍白的回到乡府,跟领导汇报工作,私下跟同事说了这事,不知道怎么传到领导耳朵里,被领导教育了,说什么宣扬封建迷信之类的。后来那位领导也下到此处,夜宿村部,半夜也被吵醒了,才知道下属所言非虚。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我们卫生院想在村里建一个卫生室,在没建好之前暂时在村部行医,一楼有个闲置房,就拿来装药了,隔壁那间就给人输液用,来的村医不是本地这位(村子里的这位村医年级大了,而且不是正规学医的),是一位年轻的医生,入住之前,老村医跟他讲了这里的事情,他不以为然,认为是以讹传讹。

他晚上也住这里,因为很多药品,怕给人偷了,他住了一段时间并没有发现什么(他住药品那间,没有床,他自己弄了一张活动床来);有个晚上,他睡着了,听到“嘎嘎”声,那感觉好像有人撬门,就开眼想起床看看,一开眼差点吓尿了,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女人,他一下子想到传言,浑身发抖,脚发软,好在过不久就消失了。自那天之后,他不敢住了,每晚都要回家去睡,他家离这里 10多公里。据当地人说,当年建村部的时候,挖出来一副棺材,当时也没在意,就给迁葬了,人都说,肯定是村部占了它的家,具体如何,我也不得而知。

今天先到这里吧。

人已赞赏
亲身经历灵异事件

弟弟见鬼

2017-5-24 13:15:46

灵异事件

山村灵异实录(五) 村妇遇鬼

2017-5-24 13:57:08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没见鬼之前都是唯物论,见鬼之后立即变成唯心论了。

    • 呃,这个由个人的,毕竟不是所有人都遇到,不能强迫别人相信一个未知的领域。呵呵

  2. 肯定有不少人是因为亲眼见到了或亲身经历了才彻底颠覆了三观的,谢楼主分享

  3. 我就经常见鬼,但它们从不会伤我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