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小道述异(九)

1、在家失踪的妗仔

在家失踪?对,你没看错 ,小道也没写错。我妗仔(舅子的老婆)就在家“失踪”过一整天,本来事涉我和妗仔间的隐私我是不想发表出来的,怕读者们怀疑我是品质败坏的人。但是又觉得此事是我亲眼目睹见证的真事,所以就决定写出来。希望大家只看故事本身,不谈论小道人品。

2001年农历九月十五日,这天是妗仔松英的生日。我老婆洁恩送了一部诺基亚3310手机给她作生日礼物,那时候算是高档的了。就是因为这部手机使松英在家失踪了一天。

事情是这样的,松英生日次日,舅子柏球拿了他姐姐洁恩送他老婆的诺基亚手机打电话给我,拨了号码赫然看见屏幕上显示的联系人是“老公”二字。柏球开始还以为是手机洁恩用过,联系人是以她的称呼,就再翻查其他联系人。但是只有三个,一个是我写“老公”、一个是洁恩写“恩姐”、一个是舅子写“球”,很显然是松英自己写的,她也太明目张胆了!柏球当然大怒就质问松英,还要不要脸?松英说是你姐送我时已经写有你和姐夫,恩姐是我加上去的,一时疏忽没修改你们的名称,就疑神疑鬼。因为松英在众多姐妹夫之中,一直对我最好,很多人早就怀疑我们有不正当关系。所以柏球不相信他认为松英“牵强”的解释。两夫妇就起了争吵,继而舅子还动手打了他老婆几巴掌。松英就很生气、很委屈的哭了起来,柏球也没有再理她,自己去打麻将了。

柏球 一直打到晚上六点多钟才回家,但是还不见有饭吃。就问他们五岁的女儿思婷:“你妈死去哪了?为什么还不煮饭?”思婷说,她从幼儿园放学回家一直不见妈妈。柏球以为松英可能去田头地尾未返,也没多理会,更没有向不好的方面想,他们夫妻争吵打闹是常有的事,就自己动手做饭吃了。可是直到晚上八点钟还不见松英回家,思婷就哭着要妈妈。柏球,这才问邻居有没有谁知道松英去哪了?邻居都说成日都没见过她。又打电话问遍了所有能电话联系上的亲戚朋友,都说没见过。这时思婷越哭越厉害了,柏球就拨通我的电话,叫思婷对我说她妈妈不见了。我接了思婷的电话,知道松英失踪了,很担心就对洁恩说要去她家帮忙寻找由于洁恩要带我们四岁的女儿,所以不能同去。

我开着自己嘉陵摩托车来到思婷家,松英还未回来。就问舅子怎么啦?他没好声气地把事情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当说到手机联系人名称这一节上,我知道是松英自己写的。因为洁恩没有用过那部手机,是松英生日当天买的,买了就来她家即时送给她了,而且洁恩的手机的联系人称呼对她弟弟也即墨柏球是写“细佬”的。看来,松英真的爱上了我这个姐夫了,当然这些我不能对柏球说。

我问柏球松英平时会去的地方找遍了吗?他说该找的都找过了。我忽然间想一个词语叫“灯下黑”,就问家里找遍了没有?柏球和思婷都说这倒没有找遍。我就和思婷从一楼开始到楼顶进行地毯式搜索,也没找到,最后只好等明天天亮再作打算了。

我打电话回家,向洁恩报告说还没找到,要在她娘家住晚,明天再算。我就在思婷家冲了凉,正想要睡觉。忽然间乌云密布,眼看大雨就要来临,心里更担心松英,如果下大雨时她在野外或者那些烂屋躲着会有多大危险!

又过了一会,天空“轰隆隆”的打起雷电。我的心更悬了,可是这时竟然隐约听到松英叫思婷的声音,我仔细再听,不错!是松英在三楼叫思婷!我立刻把已经上床睡了的柏球父女拖起身,告诉他们——松英在三楼。他们还有些不相信,不是地毯式找过了吗?

我不由他们多说,拖上思婷快步跑上三楼,果然见松英在那。我问松英:“你为什么在这里,你在这里多久了,为什么我们刚才上来不见你?”

松英说,她现在好累,要我先扶她下楼再说。我就扶她下到一楼厅堂,思婷倒了杯水给她妈妈喝。我又叫柏球去热一下饭菜给松英吃,柏球有点不情愿,但也去了。待松英吃过饭,我们就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松英说,她上午因为被柏球打了几巴掌,就很生气的回房间上床睡了一会。后来到该煮午饭时,就想到上三楼躲着不煮饭给他吃,反正思婷中饭在幼儿园吃。想到就做,她上了三楼,一直躲到晚上五点多,自己也很饿了。就想算了,还是返落做饭吃吧!

可是,当她要下楼时,却看到原来的楼梯阶级不见了,三楼和二楼是悬空的。她以自己饿晕了眼花,但揉了揉眼睛再看,还是一样。她又看了二楼和一楼又是什么情况,却发现二楼和一楼是正常的。她吓得全身毛发直竖、浑身颤抖。她出到拦杆处向下呼救,看见好几个邻居在楼下经过,但都没有人听到她的声音。三楼到地下无非十米左右,她大声呼救,竟然没有邻居能听到!松英呼救无效,只好坐在楼面上听天由命。

直到我和思婷第一次上去三楼找她,她也能看见我们,也大声叫我们。可是我和思婷确实没有看见她,也没有听到她的叫声。当时我还打着楼顶的电灯,还有就是开头所说进行的是地毯式搜索。这么说来,我们三个人近在咫尺甚至六目相对,竟然就像身处两个空间!想想都觉得背脊发凉。

松英心里绝望了,心想“这回死了!”尤其后来一阵闪电打雷过后,她更加绝望了。就试着再发声呼救,想不到这次被我听到了。后来我扶她下楼时,她又能看见楼梯阶级了。

听了松英死里逃生般的叙述,小道当时虽然还未入道,但我知道这是鬼障眼鬼藏人。鬼对她施了障眼法,使她看不见楼梯阶级;在我们第一次上去找她时,鬼又把她隐藏于另一个维度(空间相同但维度不同,这个论点已被科学家证实存在),所以我们看不见听不见她。

只是后来的闪电行雷,惊走了鬼,因为鬼最怕打雷,尤其怕旱天雷,因为据民间所说旱天雷能让鬼魂飞魄散的。还说,如果见到鬼,可以对鬼说“旱雷劈你!”鬼就会马上逃走。

我只是不明白,在松英家搞松英的鬼是何方神圣?因为那时我岳父岳母还在世,只不过事发时他们去了外地。难道是岳父家的祖先?这也不太成立,因为松英人品很好,对祭祀还很虔诚,岳父家祖先应该没来由搞她吧?难道是外面游荡来的孤魂野鬼?也不可能,门神能让它们入屋吗?

反正后来松英也没有生病啊,背运啊之类的倒霉事,也就没有去找“鬼佬”“仙婆”等灵媒弄清楚。

2、落水无声,人耶?鬼耶

小道的襟兄泉哥在一间私营电站工作,电工是特种作业,按安全生产规程须两人以上才能开机发电。但是规程是死的、人是活的,一个人上班的事极普遍。

有一晚泉哥的搭档明星家中有事要回家,泉哥一个人在电站。泉哥在九点半左右看见一个白影在电站的拦河大坝上蹲坐着,泉哥心想这人应该是在钓鱼吧!因为无论白天晚上都有人来钓鱼的。由于月光比较昏暗,泉哥也看不清楚那人有没有拿有钓杆。后来还陆续有几个钓客来钓鱼,有两个泉哥认识的钓客还在原先那人的附近钓。

十一点过了,后来的钓客都陆续走人了。泉哥见那人还在,而且姿势还是一样。这时泉哥还是没有往那方面想,心里还赞此人有耐性呢。

但是,十二点又过了,泉哥想关门了,看见那人还在原地以原姿势在那里。就喊了声,:“喂,朋友,十二点多了,还未走啊?收获怎样?”但那人没有回答他,也没有动。泉哥开始还以为那人太专注钓鱼,没听见自己叫他。就加大嗓门又叫几声,那人都不理他。泉哥生气了,就骂那人“串”。那人挨骂也还是不理泉哥,泉哥越想越气,他打开强光手电筒向那人照射,他想看看是什么人这么“串”。

可是不照犹自可,一照照得泉哥魂飞天外:那人不,应该说那白影见有强光照向它,就跳落了河中,是头先入水的动作跳入河里。由于是电站的拦河大坝,水深绝对超过三米,最恐怖的是那“人”落水时竟然没有一点声音,河面也没物体落水时应有的涟漪。试问有谁人能入水无声、无涟漪?泉哥此刻怕得几欲弃电站而逃,但最终还是不舍得这份高薪清闲的工作。就打电话叫搭档明星,无论如何一定要立刻马上回来,不管家中有什么天大的事!明星也只好回来了。

次日,泉哥还特意问过昨晚认识的那两个钓客有没有看见那“人”?那两个钓客都回答泉哥说自始至终都没有见过泉哥所说的“人”或者白影,而且还当是泉哥吓他们呢。而之后,无人敢晚上一个人在电站上班,而且很长时间的晚上都没人敢钓鱼。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小道法彦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推荐灵异事件

灵异故事(十八)

今天继续分享故事。 1.有一次公卫下去搞体检,去的时候是7点多钟,到目的地快9点了,路边有片玉米地,晚...

鬼新娘(亲身经历!)

那时候我还在上小学,大概七八岁的样子。 晚上放学,我发现爸爸妈妈没在家,门也上了锁。 我和我同学回...

鬼看我做作业

之前我写的经历是从2-11岁之前的事,记得主要是大事我能记起的,小的我不记得的就以后想起来说点。我希...

关于自己的真实事件

经历1 小时候,不记得几岁了,那天是星期五,我妈出去打麻将,我爸喜欢看麻将就跟着出去了。因为隔天是...

真实经历之19:厕所诡脸

今天跟大家说的真实灵异经历,是发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以前在直播的时候,几次想想要不要说这事,但是都...

洋垃圾带回来的东西

我是广东陆丰人,大家都知道,在我们那边很流行洋垃圾。但对于我们本地人来讲,只是通过零售的方式买几...
最新跟贴(有 6,772 人参加, 跟帖 3 条)
  1. 小道法彦 小道法彦

    妗仔爱我不是我的错。

  2. 天龙

    那是谁的错?

  3. 天使在人间 天使在人间

    水鬼啊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