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怪异蝶梦录》——荒诞、惊悚、怪异的梦

《怪异蝶录》简介

梦是一种正常的生理现象,百度上把梦解释为:“是一种主体经验。”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会作梦,不知什么原因,我是个特多梦的人,而且总做一些千奇百怪荒诞不经、甚至荒唐离奇到匪夷所思程度的梦境。有一阵突然心血来潮,便产生了把梦记录下来的想法,刚好有一天又做了个极其怪异的梦,醒来后梦境还非常清晰,于是决定从此开始作梦境笔录。

由于除“周公解梦”之外从没见过系统的梦境记录文字,所以无法获得书写形式为参考借鉴的文章,便只得流水账似的把每晚比较清晰的梦境、哪怕如电影般一个镜头或一帧画面亦全记录下来。

也许有人会讽之为痴人说梦幼稚可笑、甚至是无聊之举。但无论如何非议,能无聊到能坚持三四年功夫而毫无遗漏把梦境全记录下来,至少精神可嘉吧。

迄今为止专门而详细用小说文学形式记录梦境文字的书籍似乎还不多,因此,这部作品是一个开创更是一个大胆的尝试,既然“梦”是一种极普遍的现象,那么就让梦成为一种文化——“梦文化”吧!

(注:因为07——11那几年自己经营着一爿小店,所以比较清闲,便动手用笔把梦境全记录下来。近一年多来用电脑陆续整理了一小部分,由于篇幅浩繁,有时又觉得内容荒诞不经,怕无人认可。因此,创作整理激情也一直比较冷淡,只能上传着看看读者的反应吧。如果全部整理出来大约有六七百个,差不多二十万字以上吧。

此全为真正的梦境记录,绝对没有一个情景是虚构的,为了增加可读性,稍微添加了一些艺术渲染。觉得怪异有趣者一笑,认为荒唐无聊者不喜勿喷。)

因为纯属虚无梦境,不是生活中的真实事情,所以,希望读者切勿较真!

因为纯属虚无梦境,不是生活中的真实事情,所以,希望读者切勿较真!

因为纯属虚无梦境,不是生活中的真实事情,所以,希望读者切勿较真!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最新跟贴(有 13,617 人参加, 跟帖 158 条)
  1. 中国灵异网 中国灵异网

    作者您好,已通过直播模式,请在本文回帖中发布新章节,当您每次发布新的章节时,文章会自动置顶,无需在后台提交新的文章。

  2. 鲁南刘氏

    (1)和主席面谈

    那是一个并不太大类似客厅的房间,整个房间内好像只有中间稍后的位置放着一个暗红色的老式八仙桌,八仙桌前对放着两把暗红色的木质靠背椅子。和毛主席面对面对坐在椅子上,我并未感到拘谨的样子,只是很随意的谈论着生活中的琐碎事情,当谈论到周恩来同志身为总理,为了国家大事日理万机,操心非常劳苦,毛主席的情绪似乎很是激动。

    后来主席似乎触动了内心深处的感受,因为我看到他说到动情之处,眼里竟然流下了晶莹的泪花。(数年前也曾梦到过毛主席他老人家)

    自嘲:梦呀,真是一个荒唐至极而又神秘的东西。

    2008年6月10日(注:此时间记录的是头天夜晚的梦境,以下所有篇幅的记录时间皆是如此标注。)

  3. 鲁南刘氏

    (2)树着火熏掉袋鸟

    梦见旷野中一棵不知名的大树枝头,无缘无故间突然燃起熊熊大火,火苗窜起老高,势头很是凶猛。这时几只飞翔的鸟儿恰巧经过燃着熊熊大火树头的上空,我非常清楚的看到,其中一只似乎是受不了炙热的熏烤,竟然像一架电影里中弹的小型战斗机般歪歪斜斜俯冲着掉落下来。

    我万分好奇急忙走过去看个究竟,发现这鸟儿只是被熏烤的有些昏迷,其实并没有真得死掉。于是,便伸手把它捡了起来,拿在手里才发现这鸟儿的长相非常奇特怪异,它的头上竟然生有一个类似帽子状的头套,并且完全可以像人们穿的风衣或羽绒服一样把帽子掀起来垂挂到脑后。更为奇特的是——它腹下还长着像袋鼠那样的袋子。

    看到我很吃惊的表情,一边的大妹夫也好奇的凑过来看热闹。一看见这鸟的长相,他也不禁乐起来。然后和我一块调侃说笑着、抚摸把玩起这奇怪长相的小鸟。末了,我们很开心的笑闹着给这鸟取名——叫作“袋鸟。”

    自嘲:鸟类凭空“被”多出一个新品种——袋鸟。

    2008年6月11日记录

  4. 鲁南刘氏

    (3)地下水突涌

    好像某是个院落中,本来平整的地面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突然塌陷出一个直径数米的坑穴,坑穴里边注满了像雨后山洪暴发那样土黄而又浑浊不堪的地下水,并且还像喷泉一样咕嘟嘟翻涌着,真好似一口烧开了水的大锅有谁在下面很认真的添加着柴禾一般。翻涌不停的浑水几乎漫上坑沿,所以,仅凭目测丝毫也看不出深浅,给人一丝神秘惊悚的感觉。

    我那十多岁的外甥则饶有兴趣的低头蹲在坑边兴奋的用两只小手划拨着浑水,玩的是不亦乐乎呢。其实像他这样的年龄压根不会去考虑更不知道预见事情有没有什么潜伏危险存在的,对他来说,这坑水简直就是上天特意赐给他的玩耍之物一般。

    我和几个家人全无动于衷的闲站在一边,任凭孩子一个人在那儿戏水玩耍。几个大人好像并没有对此塌陷的大坑和蹲在那里玩耍的孩子感到一点紧张或不安的样子。只是毫无表情静静的观望而已、而已。

    自嘲:嘻!周圈砌上围墙简直就是家庭泳池!

    2008年6月12日记录

  5. 长发半遮面

    12日的梦呢?没记住?

    • 鲁南刘氏

      谢谢朋友来捧场助威。哈哈,梦也并不是每天都做,况且还有一些因为没有立刻记录下来而很快忘记的也不少。

      • wallly

        你这种应该叫清明梦,百度一下

        • 鲁南刘氏

          谢谢朋友的关注与到访,其实,我的这些梦还达不到清明梦的境界,因为好多都是有头无尾。

  6. 鲁南刘氏

    (4)拿秤

    进入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这是一个比较大似乎还有些年头的院落,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院落周边都是用石头砌磊起来的很高的围墙。从地平面到一人高的位置抹着白沙灰墙面。在院落的西墙根有一个用青石块砌磊里面填有黄土且弄的很平整类似于戏台的建筑物,这建筑物高度大约不到一米的样子,似乎有三四步宽、一二十步长短的情形。不过我站在台子旁边具体是做什么事情已记不得了。

    正在这时,突然看到老婆开着车直接从大门闯进来,什么品牌的车子我并没注意。只见老婆把车停下之后也没给我打声招呼,好像忽略了我的存在一样,而是径直上了那戏台子,快步走到墙边,伸手拿下挂在墙上的一杆秤(起先我怎么没注意到在那里墙上还挂着一杆秤呢?),之后,头也不转下了台子钻进轿车绝尘而去。我呆呆望着远去的车子不禁在心里寻思:不知老婆她拿着这老式的木杆秤究竟去做什么呢?

    自嘲:听说汽油涨价了,难道她是要称一下刚加的汽油分量够不够?也没办法称呀!

    2008年6月13日记录

    • 过路的

      秤指公平。你居然没有一点联想。

      • 鲁南刘氏

        谢谢朋友到访。

  7. 鲁南刘氏

    (5)准备搬家

    天灰蒙蒙的样子,令人感到压抑烦闷。霏霏而下的毛毛细雨把任何露天的东西都弄得湿漉漉,我淋着漫天飘零的细雨心情不太愉悦的打扫着一面石砌的墙壁,墙面非常湿滑,地上更是湿淋淋的一塌糊涂。不知出于什么原因,我心里竟然还打算准备往一片湿滑的墙壁那儿放家具呢。

    自嘲:下着雨,究竟折腾啥呢?

    2008年6月15日记录

    注:(刚好半个月后,也就是8月1日,我找搬家公司给搬新家,竟然真的下起了中雨,而且还淋湿了部分家具。嘿,做梦似乎还真有一点预见性哩。)

    • 过路的

      搬家的意思是:你将开始另一种人生。

      • 鲁南刘氏

        谢谢朋友的指点。

  8. 鲁南刘氏

    (6)奇异的果子

    身处一片郁郁苍苍古木参天的大树林里,我却叫不出大树的名字,这些不知名的大树个个枝叶异常繁茂遮天蔽日,简直犹如无人涉足的原始森林一般,环境显得有些阴森。有几棵高大伟岸的枝头上点缀着一些翠绿的果子,果子有鸭蛋般大小,表面圆润光滑,奇异之处在于果子的把柄生的竟然如勺子一样,也就是说树上的果子一个个都像长在勺子头的前面般微微低垂在那儿。

    我大感新奇,不知怎么着,一动念想便摘下了两个有些泛白自认为稍微熟一点的果实。拿在手里打量一番,若非形状是椭圆的,几乎和未成熟的大青杏差不多。因为从没见过也不知这果子能吃不能吃,犹豫了一会也没敢下口。

    徘徊良久,抬头又巡视了一下四周,发现不远处有一棵更为高大的古树,我急忙走过去,仰脸望去,我目测了一下,这树的高度至少有十几米的样子,只见它的躯干如水缸一般,树冠巨大而且枝叶非常稠密,真有遮天蔽日之势,枝叶间稀稀拉拉挂着几个样子像鸭梨,外皮却比鸭梨光滑圆润的果子。

    在好奇心的驱驰下,我打算采摘一个看看。可是反复攀爬了几次,累的吁吁气喘,都因树干太过粗壮没能成功。我有些恼怒起来,抱着斗气的心里又尝试了两次,最终总算爬了上去,我异常兴奋地摘下那个大鸭梨状的果子。可惜还没来得及品尝一口,梦突然醒了。

    自嘲:累的像孙子样摘下的果子,咋不立马尝尝呢?白白放弃了一颗“梦州、爪哇国”特别进献的奇珍野味,可惜!

    2008年6月16日记录

    • 过路的

      你将声名远播。我是解梦高手,哈哈。

      • 鲁南刘氏

        谢谢朋友的吉言,可惜数年匆匆,似乎并没有声名远播的迹象。

  9. 长发半遮面

    感谢分享!

    我除了喜欢看一些灵异事件外,也喜欢一些关于梦的故事。

    我也经常做梦,跟你不一样,我记不住整个梦的内容,只记得一二个片断。比如在梦里跟别人打架,看不清对方的面貌,但很清楚对方是谁,最后结果也不知道。有时被困在一个地方的时候,自己一想,我是不是能飞出去啊,于是就做到了。还可以变身成孙悟空,也是拿着棍子,但是想不起来做过什么了。也有反复找厕所找不到,最后被尿憋醒了。光着身子找衣服却找不到。

    常常做一些对我有提醒作用的梦。比如梦见抓鱼、在水里、厕所里沾了屎一类的,过三四天准会能得到财(大多数是跟客户结帐,当然最多也就是十几万的样子)。在阴历七月十五和十月一的前四五天,经常梦到故去的先人。这几年少梦见了,相信是他们在那边生活得很好吧。

    给你个建议,能不能发一些近期的内容,并且把你做完梦过后几天经历的事也说一下,看能不能对得上号,或者是有什么启发。

    不过我还要正式提醒一下:听老人们说,把梦当时说出来不好,对你好的梦就不灵验了,对听你梦的人也不好。请考虑清楚!!!!

    • lusion

      我也是经常做梦,会飞、隐身、被追杀是最多的,而且几乎每个梦都是在天将明人将醒的时候做梦

      • 鲁南刘氏

        谢谢朋友关注。

  10. 鲁南刘氏

    非常感谢朋友来捧场助阵。其实,这几年我已经不再记录梦境,因为“梦”这东西存留在大脑中的印象极其短暂,醒来之后必须立刻努力回想才能记住一部分,即便记住的这一部分不记录成文字也很快没有了印象。所以是一件极费心思的事情。08年到11年这段时间是我最轻松也是最无聊而实则是最劳心的几年,可以说当时主要是打发无聊才产生了“梦”的笔记,而劳心又催生了多梦。

    ————“不过我还要正式提醒一下:听老人们说,把梦当时说出来不好,对你好的梦就不灵验了,对听你梦的人也不好。请考虑清楚!!!!”谢谢朋友的提醒。不过我这人性情比较冷硬,而且没有任何信仰。

    • 过路的

      不存在“把梦说出来不灵”的这个问题。我能记得住我很多年前做的梦,很清晰,因为特别是我搞不明白的梦,我会一直琢磨是什么意思。梦的寓意很深的。

  11. 鲁南刘氏

    (7)遭遇恶狼

    孤身在荒山野岭之上遭遇一条凶猛的饿狼,的确不是个好现象,这只能怨自己没事找事,其实,现实生活中除非爱野游的骨灰级驴友会独自进入这种原始的崇山峻岭寻求刺激,思维稍微正常的普通民众绝不会轻易涉足这种充满未知危险的深山荒野,但是,梦境除外。

    野狼瞪着一双蓝莹莹的大眼死死盯住我不放,它可能已经一天或者两天没吃东西而铁了心发誓要把我做午餐,并且认定我是一款比较可口的美食。因此,步步紧逼,面对此情此景吓得我肝胆欲裂,一边后退两只眼睛一边快速四处张望,准备伺机寻找逃跑的路径。

    正是慌不择路,猛然发现自己竟退到了万丈悬崖边。往前看,野狼呲着一口雪白的獠牙,嘴角流着贪婪的口水,似乎立刻就准备享受他的美味,往后瞅,悬崖深不见底。此时此刻落到这部田地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越想越怕,直吓得脊梁沟冒凉气,此刻身子已到悬崖边,更是惊恐颤抖的两腿肚子抽筋,浑身哆嗦脚下站立不稳,一个趔趄,打悬崖顶上就掉落了下去。

    真是命不该绝,不知哪位是上辈子欠我、还是这辈子该我的老先生在悬崖底下好似特意准备好了似得,堆了一大垛子麦草桔。我打悬崖不偏不倚正掉在麦草垛,然后借着弹性又滚落到地上。我一骨碌爬起,活动活动胳膊腿,嘻!一切完好,心里倒有些替悬崖上的饿狼惋惜,那家伙说不定此时正趴在悬崖顶上泪眼汪汪的瞅着下面哩,哥们,让你白忙活一阵对不住了,只能继续让你挨饿喽!拜、拜吧你呐!

    我这里正胡思乱想发感慨呢,几个去爬山野游的人刚好由此路过,看到他们兴致勃勃的样子,我竟然忍不住也加入到他们的队伍里。

    爬山的路径曲折艰辛,最奇怪的是,我们要经过一个位于半山腰的村子,村子的街巷修建的简直如迷宫一般,我们一行摸索穿行了许久才走出。最后又经过一段时间的攀爬,终于到达山顶。只是不知道此山是不是刚才我掉下悬崖的那山,如果正是,但愿不要再遇见那逼我掉下悬崖的“狼朋友”。

    自嘲:说不定刚才那狼还饿着肚子,在一边虎视眈眈的瞅机会呢。

    2008年6月17日记录

  12. 鲁南刘氏

    (8)割麦子

    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块块金黄的麦田,看来正是麦子成熟的季节。我一个人挥汗如雨忙着收割小麦,之后,又把割倒的小麦一捆捆缠扎起来,捆扎完毕再把它们一字排开站着摆放在那儿。我一边休息一边看着自己的劳动成果,心里感到很是惬意。

    就这样,很快收割完了一大块田地。然后又挪到另一块地里干起来。看看天色渐晚,便准备收工,抬眼望去,大片黄灿灿的麦子在夕阳的映照下如洒了金水般鲜艳。

    自嘲:怎么老是做干农活的梦呢,难道是因为白天太清闲的缘故而非要到梦境里来受苦受累吗?

    2008年6月19日记录

  13. 鲁南刘氏

    (9)割完麦子栽树

    我自己家里已然收割完麦子的田地里,顺着麦垄一排排都栽上了桃树苗,翠绿的树苗整整齐齐一扎多高的样子。从侧面看去翠绿的桃树苗掩盖住了一地白花花乱蓬蓬的麦杆茬,因而愈发显得桃树苗如绿油油的草坪一般令人陶醉。

    陶醉之余,不禁满腹狐疑,这么大的一块田地,如此之多的桃树苗是谁栽种的呢?这可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做完的事情呀。站在一边的母亲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很平淡的告诉我,这全是她和我父亲俩个人栽种的,听到母亲的回答,再看看头发花白的老母亲,我心里霎时涌起一阵莫名的感慨。

    自嘲:难不成是19日(割麦子)的续集?做梦还带连续剧的?

    2008年6月21日记录

    • 过路的

      做梦当然有连续剧,不过你的这个连续剧太短了。我的梦连续剧可以做到五、六个。

  14. 鲁南刘氏

    (10)来自七宝古镇的邀请

    梦见大约是住在上海闵行区的诸翟镇。似乎天刚微明时分,突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真是梦里有梦)惊醒(其实,现实中我并没有醒过来,依然还在睡梦里,惊醒的只是梦中睡觉的“我”)。我慌忙伸手拿过电话,打来电话的却是一个陌生的声音,不过语气态度显得很是迫切,说刚才已经给我打过一次,语气里透着诚恳,极力邀请我务必来七宝(上海市闵行区的七宝古镇)他那儿一趟,但并没说是什么原因。

    由于我听着声音不熟悉,所以,心里根本没打算去,因而一时间拿着电话躺在床上沉吟不语,说去呢,真心没打算,一口回绝呢,听听对方诚恳迫切的语气还有点抹不开面子、甚至有些于心不忍。电话那头似乎也感觉到这一情况,便提到xx(我一堂弟弟,关系到隐私故略去其名)的名字,意思是让我看在堂弟的面子上不好推脱。

    想想对方的话已经说到这份上,如果我再光拿着电话不吱声真显得有些不近人情的味道了。于是,我只好含含糊糊撒谎道:“我现在正往你那儿去着呢,已快到沪青平公路了,大约二十分钟差不多就到!”说完这话,当时还躺在床上的我不禁在心里暗暗嘀咕:即便真的去七宝,骑着自行车二十分钟也不可能赶到呀,自我都感觉这慌撒的有些不靠谱(现实中由诸翟镇到七宝古镇的路程,骑自行车二十分钟也应该差不多)。

    未几,一下醒来,却是南柯一梦。原来刚才的一切都是发生在梦中的梦境里的一个小故事。

    自嘲:竟然在梦里做了个被电话吵醒的梦,不可思议!梦里套着梦,真是烧脑的奇闻。

    2008年6月22日记录

    • 过路的

      这个梦的七宝古镇,不是你说的这个。你要去联想中国的神话故事,指的是这个。

      • 鲁南刘氏

        谢谢朋友点评。只怪在下性格迂腐,竟然没作联想。

      • 大爱老胡*遗忘的世界

        为什么你们做梦都能够记住呢?我做梦基本上就是醒来就忘,只记得一点点片段,然后过了一小会儿又就全忘了。而且我有时候会经常做一些很奇怪的梦,里面没有人什么都没有,但是我就是感觉到紧张恐慌,特别害怕的感觉,醒来之后一身汗,浑浑噩噩的,感觉特别累。一般都是我放假没事儿干的时候每天睡睡睡才会做这种梦。我记得我小的时候做过一个特别清楚的梦我到现在都记着,就是头睡那天晚上我看了一个动画片儿主角叫大角牛,然后当天

        晚上我就梦到我和大角牛一起玩儿,做了一个很快乐很幸福的梦。我还做过一个比较清楚的梦是梦见自己掉牙了,然后那那一天就是浑浑噩噩的过去。后来我爸爸回老家去串亲戚,回来之后告诉我她一个表哥死了,他那个表哥跟他关系特别好,但是他那个表哥不太那个勤快,有一个媳妇儿还跑啦没有孩子,他一个人独自生活在他老家的破房子里边,只有我爷爷他们管管他,在清明节的时候也就是我爸爸回老家串亲戚前几天,他在坟头上烧火不小心把自己点了,过了两天就死了也没有人照顾他,他把自己烧着了都没有跟我爸说一声,他们家也算是断了没有人了,我爸回来跟我们说了这件事。然后我也没说什么然后就是随口说了说我那天做的那个掉牙的梦,然后我爸爸就一脸认真的跟我说要是梦见掉牙了那就是家里要死人了,然后都把我吓到了。说梦有的时候是不是真的能够反映出人的某些情况?为什么我做梦都是醒来都忘呢?再说我也不怎么做梦好不容易做一次梦还忘了。看见你能这么清楚的都把梦写下来表示很郁闷

        • 鲁南刘氏

          谢谢朋友到访,其实,我们都一样醒来之后不久就会把梦忘得一干二净,我作梦境笔记的那几年,全都是在醒来的第一时间用笔写下来,稍一耽误就要冥思苦想极力回忆才能勉强记个大概,根本不比写篇文章省事,写文章时有灵感就写,写不下去了就搁笔,等到有感觉的时候可以接着写。并且梦境大多都是一些事情的片段,远达不到文学作品的艺术,只不过是小众喜欢的文字而已,所以,坚持了三四年的梦境笔记,就再也没有了兴趣。主要原因——觉得关注与欣赏“梦”的人太少,费力不讨好

  15. 我是小七 我是小七

    我是70后,大约读小学9岁那年左右,我做了个奇怪的梦“梦里我变成一个蛹,然后经历49天蜕化期后,变成一个带翅膀的梦幻天使,我从这个国家飞到那个国家,一路飞行,增长阅历,一个春天,我飞到了韩国,看到一个孕妇正在生孩子,我在想:我还从来没有体会过生孩子是什么感觉?然后我就一头扎到了孕妇肚皮里,然后小女孩出生,因为是踏着春天的香气而来,这个小女孩叫春香,后来和一个叫李梦龙的男孩子结婚了”。后来几年前,看到了韩国电视连续剧《春香和李梦龙》,我当时感觉剧情很亲切很熟悉,后来全部看完后,某天忽然发现:这个电视不就是我小时候梦里发生的故事吗?就是这么诡异

  16. 鲁南刘氏

    谢谢文友来此分享你的诡异故事。

  17. 鲁南刘氏

    (11)不小心引燃大火

    和另一个人(梦醒后这人具体是谁记不清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鼓捣起(简直是作死的节凑)液化气钢瓶。突然一下把液化气瓶口的螺丝弄松了,只听“呲”的一声液化气体便泄漏出来,这一泄漏可了不得喽,随即就不明不白的燃烧起了大火。紧接着又莫名其妙的引燃了村中街道上人们堆放的玉米秸和柴草。眼瞅着火势越来越猛,转眼功夫竟然蔓延到了山坡,随即山坡的树林也燃起熊熊烈火。

    不大一会,消防队员们闻声赶来,便立刻投入到对大火的扑救。还有许多群众都都远远的站在远处围观。嘻,此时的我竟然也像没事人一般悠然的站在一边作等闲观望呢。

    就在这时,我面前不知从哪儿突然冒出来一只似狗非狗、似羊非羊浑身布满黑色斑点的动物,看到它似乎比较温顺的模样,我就试探着用手轻轻的抚摸了这东西一下。一时注意力全被这怪模怪样的东西吸引在此,竟然忘记了那边的熊熊大火和人们的扑救情况。

    自嘲:自个不小心引发了大火,还没事人样在一边闲玩,似乎显得太不厚道了。

    2008年6月23日记录

    • 忆渊

      emmm,这种动物也许是一种灾兽?贴主翻翻山海经?

      • 鲁南刘氏

        谢谢朋友关注,其实,我书房的书架上就有《山海经》,不过我懒得求证,我被生活磨练的有些麻木而冷硬,一般情况下我都会无动于衷。

        • 忆渊

          好的,我会继续关注贴主的贴,我对梦境很感兴趣啊,贴主文笔也好,我会继续关注的

          • 鲁南刘氏

            谢谢朋友的支持鼓励,问好朋友。

  18. 鲁南刘氏

    (12)家人的训斥

    我和二妹都在父母家里,突然,不知因为什么原因,二妹情绪很激动的数落起我这当哥哥的来,责备我做生意赚钱少,而且喋喋不休说起来没完没了的样子。

    任凭二妹怎样责怪,我始终一言未发。我虽然也知道这些年来自己的经济水平稍差于她们家,面对家庭心中充满着惭愧与内疚,但是,被自己的妹妹直接数落训斥到脸上,也的确是令人窝火又汗颜的事情。幸好这种情形是发生在梦里,不然,真得会让人无地自容!

    自嘲:挣钱少,难道在自己的家人面前也抬不起头来吗,这难道是影射现实社会的真实状况吗?

    2008年6月27日记录

  19. 鲁南刘氏

    (13)推独轮车

    举目四望,发现满地里就我一个人在非常卖力的用镰刀收割着谷子。其实近些年来似乎农民极少有种谷子的,平常在大路两旁基本看不到谷子这种庄稼的影子,谷子俨然已经成了难得一见的稀罕农作物。因为收割比较稀罕的植物有些新鲜感,所以,心里轻松舒畅干起活来便不觉得太累,眼看着就割倒了一大片,之后又认真的把满地散乱的谷子打好捆。

    这时我才注意到,在地头那儿竟然还放着一辆不知在哪儿弄来的独轮车呢,我把独轮车弄过来,又把两捆谷子装到车上。虽然只是装了两捆谷子,但不知为什么,却出乎意料的沉重。因为我推着车子明显感到有些吃力。

    自嘲:独轮车?是从博物馆里弄的吗?

    2008年6月29日记录

  20. 鲁南刘氏

    (14)挖鱼塘—–图片

    和某人(对这人的印象比较模糊)一起在一个干涸的坑塘里面。坑塘最多不到一百平米大小的样子,深浅大约有一人左右,只见里面到处杂草丛生,一副破败不堪的样子,好像已经荒芜了好多年,里面有很多淤积的泥沙,我们的任务似乎就是清理一下这些泥沙和野草垃圾之类。

    若干时间过去了,我们两个竟然谁都没有动手干一丁点的活,并且谁也没搭理谁。其实从一开头谁都没说过一句话,而是互不相干各自拄着锹把呆呆傻傻的东瞅西看,自顾胡思乱想着什么……

    自嘲:咋不干呢,是昨晚推独轮车累的么?

    2008年6月30日记录

1 2 3 6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