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口当兵时遇到的几次灵异事件

我是安徽铜陵人,90年出生,12年12月入伍,隶属南海舰队9***8部队,驻海口大致坡镇,是一名汽车兵。13年春夏之交,在训练基地的连队营房内遇过一件坏事,不知是不是灵异事件,我个人不能解释也不敢妄言,所以就写下来请诸位帮我分析分析。

约莫是13年4月的一个晚上,我因担任连队文书一职而住在三楼和连长指导员房间同一楼层,晚上11点30分我在房间看汽车驾驶和修理的书,全连战士则在一楼外面的草地上列队而坐着看书,文书则不用入列,因此我就可以独自一人在房间学习,我们的连队宿舍楼建于1983年属于老房子,一二层共住了十二个班,第三层只有连长指导员和文书通讯员两个房间住人(连长和指导员住在营房大院,所以不住在楼里,通讯员则临时被派去站岗,当时只有我一人在三楼),其余房间不住人。

问题就来了,我的椅子是背南面北的,我看书自然也是按照椅子方向坐的,那时一门心思为了驾驶理论考试而认真看书,心就很清静,然而正当我低头做笔记时,空无一人三楼走廊上我听见了脚步声正离我房间越来越近,最后在门口戛然而止,开始我以为是一楼的战友在走动或是我听错了,总之没有往鬼神身上响,但接下来我就感到了具体的行为影响力。在脚步声消失半分钟后吧,一滴水滴到了我脖子上,当时我第一直觉就是有一滴水滴在我的脖子上,本能的用手摸了摸发现并无水滴,于是我仍然继续看书,第二滴水随之而来再次滴在我的脖子上,这次我抬头看了一下天花板没有发现异常,接着缓缓的回过头(以前听老人说晚上在外感到身后有异常不要轻易回头,即便需要回时也不可猛然回头)发现身后和门外也没有什么异常的东西。疑惑就此而生,我是个理性且果断的人,凡事讲究严谨,在被水滴滴过后我反复回忆细节并重新体会,负责任地保证确实是被水滴的感觉,苦于未能发现异常我也就不再多想,12点通讯员站岗回来了,我就让位置给他上床歇息了。

通讯员是四川达州人,比我小五岁,他曾对我说过他见过一些鬼物,我半信半疑因为我既不是有神论者也不是无神论者,我自己从没看见过,但出于尊重和严谨我不敢乱说什么有没有。他在我之后遇见了更离谱的现象。

我们的床是坐北朝南的,我呢那晚睡得是头南面北,通讯员也和我之前一样背南面北而坐着看书,这就是说我能清楚的看得到他的背后。大约在十二点一刻左右我睡意深了,眼睛不自觉地眯成了一条线但没有完全闭上,还能透过缝隙看到他身后情况,此时他突然回过头来说:“你为何总打我?”请你们注意,我是原话复述,他用了两个字—“总”、“打”。他跟我说话我因为快睡着了而没有回答他,就这样睡去了,第二天早上起床时他再一次问我为什么昨晚老是打他,我说不会的,我没有打,当时睡意深沉都不想回你的话却哪里来的精力打你况且还反复打?之后他对我说他在看书时总有一个人在背后用手打他,说完还学着昨晚被打力道打了我几下,我当时就懵了,虽不疼但感觉很明显。所以我有这么个疑问,请问各位是我俩都出现幻觉了还是真有其灵体戏弄我们?此外这事还没完?当晚2点左右它又去戏弄了第三个人(我的一个河南战友)。

第三个更邪乎,我就简而言之,一楼转二楼的楼道顶的电灯早就坏了,灯泡都没有了,开关也已经锈死按不了了,然而两点左右它竟然亮了起来,为此直接导致二楼楼梯边第一个宿舍被照的刺眼,河南的战友被灯光照醒了后就出去查看了一下发现楼梯无人,随即去了楼梯另一边的厕所也没发现有人,于是其回了宿舍,然而在上床的一刻那楼梯的灯灭了,他没有出去了继续睡觉,奇怪的就在于他第二次被灯光照醒,他随即再次出门查看依然没有发现有任何人为形迹,他顺手想关其灯,然而开关根本就是锈死了的,灯泡却鬼使神差般的被安上了,他反复想了一下,今晚并无组织人员换灯泡或者修理电灯,从去年入伍都快半年了连队都没给处理,如今这灯泡谁安的,这锈死的开关又如何安动的?而且第二次一亮他就立即出门查看还是不见有人,他回房间后上铺战友的被子掉落到地上了,他帮战友捡起被子正欲给他盖上时,看到有一个白影转瞬飘过。吓得不轻!直到早上方才好了些便和我说起这事。还想请问诸位,我们三个发生的或者他们两个发生的(我自己经历的我一直不敢肯定算不算灵异,如果算的话真就是近三十年来第一次活见鬼了)是不是同一个所谓的灵体造成的还是不只一个?谢谢!

人已赞赏
亲身经历灵异事件

一次撞邪的经历

2017-8-15 20:11:01

灵异事件编辑推荐

曲折离奇的一幕幕:棺椁下葬后为何再次浮出土面?

2017-8-15 20:13:41

25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有可能是一个,但是可能性不大,除非你那里很邪。

    • 其实可以在部队的士兵配发朱砂牌子,。。

    • 我们军常服帽子的国徽就是朱砂镶以金边制的,就是电视里最常见的解放军军辉,老班长曾跟我说,部队的每一个标志物都有特定的作用,朱砂帽徽就是避邪用的。

    • 这样子的鬼,估计是死的士兵,。。。

    • 南海舰队有两大新兵训练基地,其中广东沙角训练基地是有名的鬼基地,曾出现过清兵接岗、亡灵接岗、榕树成神的说法,我在部队但凡遇到那的新兵,基本都会跟我说这些。

    • 我本人之前从未见过,但有两次深刻体会,一次就是这次,还有一次就是爷爷去世前一晚灵魂出来到大学看望我,和我在梦中说了很多诀别的话。部队当时有班长说闹过鬼,有的说没有,实在难以分辨谁说的对,但那晚确实有某种力量作弄了我们三个,两个战友被作弄狠了?

  2. 超能量在国外都被承认的。的确是有的。

  3. 很精彩

    • 亲身经历,就用朴实的语言写出来!

  4. 我有真实灵异的照片,全家人不敢再看,发生在我妈跟我外甥身上的照片,有这方面的大师请联系我,保证原始清晰照,比网上十大灵异照片真实诡异百倍

    • 我想看看

    • 670195263我q

    • 想看

  5. 关于灵异之事,不存在物理方面的任何力

  6. 一个或其它不能确定。不过,只是小作弄,正心净气就好,不侵辱它,它也不会太过分。有些能在部队搞事情的是很凶的,那种遇着了,死伤都不奇。

  7. 灯泡都换新的了,不用担心了,肯定是当兵的活雷锋,做好事。你不用多想

  8. 我13年9月去的大致坡 班长说团里有个阴阳眼 1连食堂就有不干净的东西

    • 我也曾有所耳闻,但并未见过,所以真假不得而知。

  9. 我也是大致坡六营的兵 晚上真的挺邪门

  10. 我是沙角部队一大队五中队的的,那里是古战场,营区很大,里面有几座山,五队后面的山叫蜈蚣山,山上有很多没人管的墓,估计是清兵的墓。清朝时,这里清兵部队。老兵说,有人晚上起床撒尿,看到清兵。

  11. 很真实。。我想说兵营都是大老爷们阳气不该很重嘛,但是这么看来兵营发生的事情相当多啊

    • 可能是那里本来邪气就重,盖不了其他房子,那干脆就盖军营了嘛,反正镇得住

  12. 朱砂辟邪也要看分量的

  13. 海南人挠了挠头,发现事情有点吓人……
    不过参军报效国家也是做好事,应该不会有不好的东西害你的……吧……
    呜啊好吓人!!!

  14. 匿名发稿,绝对是国外法轮势力,鬼我见过。没人招惹,不会出现。除非是有血缘关系的祖先。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