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十分送的最后一位客人

王飞是一个回头的浪子,他生在书香门第,父亲是当地一所小学的校长,母亲是王飞所就读的中学学校的校长,他跟妹妹学习一直都是名列前茅。可是处在叛逆期的他却因为抢劫被判教养三年。出狱后的王飞从不敢回忆起服刑期间所遭的罪,和心里上所承受的痛苦。看着为他操碎了心的父母他决定从头来过!于是不顾家人反对自己买了一辆人力三轮车出去拉活,他想要用汗水洗清过去!每天早出晚归,直到把自己累的筋疲力尽了才肯回家,虽然挣的钱不多但是这些钱却是干净的,用着安心。

今天的活挺多的,客人也都是出手大方,所以他心情特别好。抬手看看表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多了,今天实在是太晚了,所以他哼着小曲儿准备收车回家了,远远的就看见前方十字路口站着一个女孩,一身雪白的长裙,披着长发,看起来好像很着急的样子。他心想,这谁家的姑娘大半夜的一个人在街上!还穿着一身白衣服,自己不安全不说,别人看了也得吓一跳!正想到这的时候他已经到了女孩的跟前。

女孩看见有人力车过来了,便招手示意停车,“大哥,我有急事帮帮忙送我一趟吧!”

看着女孩着急的样子,本来想收车回家的王飞想了想“这三更半夜的一个女孩太危险了,确实不忍心不送她!”

“上来吧”王飞挥手示意了一下说到。

女孩上了车连声道谢“谢谢你啊大哥,我家里有急事,就要来不及了,麻烦您快点好吗?”

王飞好奇的问“这大半夜的你一个女孩自己在街上多危险呢!家里怎么了?”

女孩回答说:“大哥你人真好,我着急回家看我妈妈,再晚就来不及了!”

王飞心想,应该是她妈妈得了重病,人家不方便说,我也没必要问的太详细。想到这用尽全力蹬车,想快点把女孩送回家,他也可以早点回家休息了。女孩的家还挺远,过了得有十几分钟的样子,女孩说:“就是前面了,红色的铁门,带门楼的那个就是我家了。”王飞把车停在门前,边擦汗边打量了一下这户人家,高高的院墙,红色油漆的铁门,看起来挺气派的,院儿里亮着灯。这时,女孩从衣兜里拿出几张钱来数都没数就递给了王飞说:“大哥给你钱,不用找了,今天谢谢你了,日后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大恩”

王飞接过女孩手里的钱一看得有二三百,“这也太多了,用不了的,我收你五十吧,这已经不少了!”说着就把多余的钱会给女孩,可当他抬手还钱的时候,眼前的女孩不见了!王飞先是一愣,又一想“这女孩练过功夫啊,这动作也太快,看来真是着急啦,”于是他调转车头,就听见院子里面有人喊了一句“生了,生了,可算是生了,急死我了!”

王飞心想“女孩说回家看她妈妈,这生了是什么意思呀?难道是她妈妈生二胎?哈哈哈,嗯,肯定是”

生二胎也是在正常不过的事了,王飞也没再多想什么,用尽了浑身的力气终于到家了。累的浑身酸软无力,把兜里今天挣的钱都掏了出来,扔在了桌上,倒头就睡了。

“小飞,醒醒,有电话找你,都说了让你早点收车,看你累的,怎么连衣服都没脱啊……”妈妈絮絮叨叨的声音把王飞从熟睡中吵醒了。

“妈,我昨天收车都快天亮了,你让我多睡一会吧,”王飞迷迷糊糊的说道。

“妈知道你累,可是有你电话,说是你同学找你有事,要不妈让他过会再打来?”

王飞一听是同学的电话就勉强的爬起来,眼睛眯着一条缝晃晃悠悠的走到厅里,一头倒在沙发上摸起电话“喂,谁呀?”

原来是同学结婚,通知他后天去喝喜酒的。放下电话起身准备回屋接着补觉,就听见妈妈说:“小飞,你兜里揣着纸钱干嘛(冥币)?”

“什么纸钱啊?那都是我昨天挣的,昨天晚上我遇见大款了,十几分钟的路程给了我好几百!”说着又趴在床上了。

“什么呀?我说你兜里带冥币干什么?”妈妈有点急了!

“什么?冥币?”王飞听了妈妈的话,猛的起身坐了起来,他揉揉眼睛看向妈妈。

只见妈妈用焦急又吃惊的表情看着他,手里确实拿着一沓冥币。

“妈,这哪来的纸钱?”王飞不解的问了一句。

“我还问你呢?就在你桌上了,跟这些钱放一块了。”

王飞一下子惊着了,怎么回事啊,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妈妈看他吃惊的表情,有点担心了,紧张的问“你好好想想到底怎么回事,昨天你回来那么晚干什么去了?”

我的天呐,昨天晚上最后那个女孩……。想到这,他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跟妈妈讲了那个女孩的事,妈妈说:“你是不是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她是去投胎的吧!”

可王飞血气方刚的年纪,又从不相信鬼神之说的他,仔细想想不可能有什么鬼,那明明就是有地址有人的地方,我也不是不知道,再说了,哪有那么漂亮的女鬼啊?虽然不相信,可是这沓冥币他也没法解释。仔细回想一下昨天的全过程,似乎也有一点不对劲的地方,那个女孩给了他钱,他准备还给她多余钱的时候女孩就不见了,就算是着急动作快,但是那铁门明明是关着的呀,好像没听见开门声啊!!越想越害怕,他决定去昨天晚上那户人家看看,到底有没有那个女孩。来到女孩的家,铁大门依然紧闭着,他趴着门缝往里看,可什么也看不见啊,空空的院子,却很干净。

“你谁呀?干嘛呢?”有人拍拍他的后背喊道。

王飞回头一看是一位大爷出来倒垃圾的,看见他鬼鬼祟祟的以为是坏人呢。

他想我跟大爷打听打听不就知道了嘛,于是王飞圆了个慌说:“大爷,您别误会,我是这家女孩的同学,来找她有点事,想看看她在不在家。”

“什么?这家女孩的同学?你确定没有走错门?”大爷惊奇的反问他。

“没错的,我昨天晚上还送她回家呢,错不了。”

大爷听完他的话打量了他一会说:“你这么一说只有两种可能,一是你在说谎,你就是小偷,在踩点。二就是你见鬼了。”

王飞一听懵了,“大爷,我没说谎,昨天晚上我真的送一个女孩到这家的,她长的还挺漂亮,穿一身白裙子。”

听了王飞的话,大爷手里的垃圾袋都掉了,他吃惊的看着王飞说:“孩子,跟你说,这家确实有个女孩,可是是昨天晚上才出生的,这还不到二十四小时呢,你说你送她回家?……”大爷不再往下说了,王飞也傻在哪了。

“孩子,你是遇到投胎的女鬼了,赶快回家找人看看吧,别伤到你。”说完大爷走了。想想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又想想那一沓冥币,再想想刚才大爷的话,王飞明白了,他昨天是送一个女鬼去投胎的。

从此王飞再也没有出过车,他找到了新的工作,说来也怪了,他的工作非常顺利,在新单位找到了情投意合的女朋友,女孩的家境很好,不久两个人就结婚了,小日子过得真心幸福。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我是什么?

2017-8-20 20:04:50

鬼话连篇

恐怖乐园之黄风洞探险

2017-8-26 23:02:31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写小说啊,写得不怎么样。

  2. 父母都是校长,他还用蹬三轮?呵呵,怎么也能买起一台出租车呀

  3. 故事编的很用心,再接再厉

  4. 这小说写得不着地啊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