坟头有人

小时候的孩子能看到大人看不到的东西,对于此我是深信不疑,因为这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我家是在甘肃省东部的一个小山村,地地道道的黄土高原农民,父亲排行老二,年轻的时候经常去外边打工,半年回来一次(一次是六月份回来收庄稼,还有就是腊月回家过年)。腊月的时节,北方的还是冬天很冷,大家都是裹紧了棉衣,但是镇上叫卖的声音和拥挤的人群确实热情高涨。深山里的日子穷,只有到了过年的时候才会把积攒下来的钱拿一部分出来买年货,希望有一个好的结尾和开始。街上兜售着各种各样的东西,烟花爆竹、青菜鲜肉、红糖酱料、香烛纸钱应有尽有,这样的气氛要从腊月二十号持续到腊月三十号下午五点钟左右。五点钟以后大家就会放下手中所有的活计,急急忙忙赶回家准备过年。

我们那边的习俗,一般是腊月三十号从下午六点钟开始,家里的妇女就在家做饭,尽可能的展示自己的厨艺,而男人就带着这一脉的青壮年去祭拜先祖,然后回家聚在一起吃团圆饭,看春晚,守夜过年。

记得应该是1996年的春节,那时候我刚四岁,父亲也是回家没几天。腊月三十下午,母亲就在厨房忙得团团转,准备做一桌好菜,父亲也是在一边收拾黄表纸钱,准备上坟祭祖。我们这一脉是从太爷爷那一辈从其他搬过来的,在村里的家族兄弟不是很多,到了我父亲这一辈也只是有兄弟4人,而原本上坟祭祖是应该兄弟几人一起的,但是那一年因为父亲上街回来的比较晚,其他的伯伯叔叔等不及就已经去祭祖了,而父亲在母亲的催促下到了下午7点钟也终于收拾好了去上坟烧纸。那年父亲可能是看我稍微长大了,抑或是怕我在家里捣乱,影响母亲干活,想带我去上坟祭祖。开始母亲是反对的,后来因为父亲的坚持也就没再说了。

冬天北方的夜来的很早,在下午五点半的时候就已经黑下来了,七点钟的时候出门还要带着手电筒。我们那里的地貌是属于沟壑状,就好像是在一片平原上流过许多条大河,冲出一块又一块的平坦的地方,我们那里的人将之叫做塬,也叫作山。90年代时,大家还都是住窑洞,就是在靠近山巅的地方依着墙壁凿出一个洞,高约四米,宽约4米,深约15米,这样一个窑洞一般住一家3口。而那时候大家因为粮食产量不高,大家大多依靠种粮食来满足温饱需求,此外还要上交一部分给国家,所以田地比较紧张,山边稍微平缓的也被开垦出了梯田,而我们那里的修在坟墓一般都是在比较贫瘠的梯田里。

沿着小路,我紧紧的跟随父亲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晶莹的雪地里静静躺着一个个鼓起的土堆,土堆前还残留着已经熄灭的纸钱灰迹和尚未熄灭的香烛,一株株红色的闪着红色的香烛散发出春节独有的香气。我们就这样静静的走着,不带一丝停留,父亲不让我说话,整个旷野只能听到鞋底踩着积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还好今天的夜不是那么黑,在白雪映照下还算看得清旁边的树木,一个个秃枝丫歪歪扭扭,在哪里张牙舞爪。

穿过一个个土堆之后,到了最后一个,父亲停下脚步说这是我奶奶的坟头。小时候从来没有见过奶奶,后来父亲说,奶奶在他只有十几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就连母亲都没有见过。小时候没有享受过多少母爱的父亲,很渴望那种被母亲呵护的滋味,所以他给奶奶准备了一大堆纸钱。

父亲稍微清理了一下坟头(因为几位伯伯和叔叔早先已经清理了一下),点燃了香烛插在坟头之后,便叫我跪下来一起烧纸钱。熊熊的火光被北风吹得到处乱晃,看着这跳动的火焰似乎也没有那么冷了。很快,纸钱就烧得差不多了,等烧完纸钱,父亲跪拜之后便起身准备带我回家。然而在我起身的那一刻,我的眼睛往上看了一眼,只发现那里站着一个人,准确的来说是一个黑影,就在我奶奶坟头上面的田地边上,一动不动,当时我拉了父亲一把,告诉他我看到那上面有一个人,父亲张望了一眼,什么话也没说,急匆匆就带我走了,然而在我在此看向那里的时候,却发现什么都没有了。

后来长大一点之后再次问起母亲那时候的事情,母亲告诉我从那天晚上回来之后会我就发高烧了,而且过年的时候医院和小诊所也是没有人的,后来就找了当地的一个神婆,给我烧了点黄表(用作祭拜鬼神的黄纸也叫黄表),冲喝下,然后用家里的切菜刀给我过了一下(用家里的碗装一半水,拿一把筷子立在碗里放在床头,然后用切菜刀在头顶左三圈右三圈晃一通,再用力砍倒所有的筷子到地上,用力吐三口唾沫到地上就算完成,在以后母亲生病时也多次会让父亲用这个办法),后面高烧就退了。

本篇讲述的是本人的的确确经历过的事情,没有一丝的艺术捏造成分。此外因为后来自己所经历和听长辈讲述的一些事情,本人对鬼神一说还是存在一定的敬畏之心的。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

世上真的有鬼吗?——灵异事件讨论帖,欢迎在评论区讨论!

2017-9-27 20:33:21

灵异事件编辑推荐

元旦在故宫发生的怪异事件

2017-9-27 20:44:37

1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你说的这事我相信,以前我在一个工厂里做活,有一次一位工友因为家里人出差了她把家里七八岁的小孩带来上夜班,我领那孩子去保全室睡觉,那孩子进了屋突然就指着门口那里挂衣服的钉子说那挂了个人,我回头看那地方,别说人,连衣服都没挂,除了一根钉子在白墙上,啥都没有,可他就说挂着个人,吓得抱着我的腰,脸都白了。弄得我没办法,拎起地上的锤子过去两下子把那钉子砸墙里了,这下好了,别说人了,连衣服也没个挂了,问他还有吗,他说没有了,不过他不敢再在屋里了,没办法我只好替工友看机器,让她来陪她儿子。

    • 这孩子是要吓死人的节奏啊

    • 那时候也没有多怕,因为对于鬼神之说了解的不多,但是后来生病确实是真的。

    • 你说的故事更加的离奇,可以写出来。

    • 关键是我当时确实什么都没看到,而且在那件事发生之前和之后都没有出现任何与此相关的传闻。

  2. 我信

    • 首先是亲身经历,其次也花费了多点心思想把事情真实的还原出来。

  3. 别说这个我也信,我的亲身经历比这个更是离题,小学四年级梦游,看见的不仅仅是一个黑影,我看见的是哪位素昧平生的老太太,由于村子比较偏远上三年级就住校了,住在离家二十公里外的学校旁边的一个小村子里,一直都是和哥哥住四年级那会村子的另一个小伙伴也来这边读书是我的死党,但是不和我们住一块而是寄宿在他们亲戚家,不过不和亲戚一个院子而是路边的一个小房子,我和他就住在哪个小房子里,那天是星期四第二天上完课就要回家了,这天下午这个村子死了一个老太太,就在里我们房子一公里的地方,那晚我睡的很早,当我再次醒来时我已经在死了人的哪家的门口不远处,若不是我的那个同伴叫我我都可能进去了,然而我却什么也不知道,我记忆中是被一位老太太带到那的,其他的什么也不记得了,他叫醒我后我两就跑回去了,回去之后就开始发烧高烧不退,第二天=没有去上学,哥哥和村子的同伴放学背我回家的而这一路上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只是感觉晃晃悠悠的,回去发烧了好多天一直处于昏迷状态,吃药不起作用,最后从请来了(法官)就是(和阴阳先生)一样的人在我家做了法事之后慢慢退烧了。 亲身经历,每次和死党谈起这件事心里就毛骨损然, 还有一件更离奇的事待续。。。。。

    • 确实是更加的离奇,一般这些事情在会小孩子身上发生的多。还有一些让我深信不疑的就是罚人,这是我们那边的叫法,通俗点其实就是鬼上身,因为我母亲亲眼看到过,这件事情是因为我好奇问起时,母亲说的,而且父亲也知道。

  4. 我七八岁的时候也遇到过,十几年了还记得清清楚楚。小时候跟奶奶在老家住一阵子,村里都有大片大片可以种的田地,就是我跟大姐去姥姥家的时候在大路上看见田地靠里的地方有好几个穿着深红和藏蓝色衣服跟我差不多大小的小孩,因为离得远看不清样式只能看见颜色,当时那地里小孩子不可能跑到哪里去玩。当时也没在意,在老家村与村之间虽然离得不远但也有段距离,就在马上进姥姥家那个村的时候,还能看见那个地方,但是那啥也没有了,我以为是我眼花了,问我姐她说她没看见,我姐那时候十几岁了。也没多想就去姥姥家了,到姥姥家后我又跟姥姥说了,她说我可能碰见不干净的东西了,说我看到的那个地方以前是窑洞,那后来不知道为啥塌了,当时死了不少人有老有少。

  5. 小的时候的事我不记得了,不知道看见没有。但我记得能看见几次那样的“人”都是成年后的事了。现在回想一下每次看见那些“人”的时候都是在有一些开心又比较放松的状态。

  6. 评论和文章一样精彩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