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灵异照中的“死图”与“活图”

通过“对比”与“反对比”两种图片的“展览”,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对比”图片中拍到的只是树桠的那些固定的、静态的木纹平面图案,是“死图”;而“反对比”图片拍到的虽然也来自树桠、树叶间,但那些图像不是木纹平面图案,而是独立的、立体的、生动逼真的,其状态与现实中的人物、动物没有多少差别,因此我们称之为“活图”——即真实的灵异照片!

我近段时间上传的灵异照片,引起了不少灵友的关注,虽然受到很多“赞”和肯定,但也有一些质疑之声,这都是正常现象。因为各人眼力、宿缘、环境影响、文化素养等各有不同,所以对灵异(包括灵异照片)的看法和理解就会有所差别,因此出现争议就不可避免。其实争议是件好事,争议的过程就是寻找真理、发现真相、破除谬误的过程,即使谁也说服不了谁,但旁观者清,受益匪浅。因此我喜欢帖子热闹些,再热闹些!只要文明发表意见就OK!

本帖我用《拍灵异照中的“死图”与“活图”》这个标题,是看了“路人甲乙”制作的几张“对比”图片(包括图片文字)之后才定出来的。起因还是与我的前两个帖子有关。我按他的要求近距离重拍了出现灵异的地方(一枝大树桠),他看到新图之后进行了认真细致的“科学分析”,然后根据我的图片精心制作了几张“对比”图,要以他的这个发现来否定我的灵异照片,用心可谓良苦矣!我看了之后,深感这位被“科学”、“唯物”牢牢套住了头脑的砖家对灵异的认识真的很肤浅,因此有必要为他拨去迷雾,回到认识灵异的正轨上来;同时也为对灵异一知半解的其他灵友顺便作出一些方便解说。

本帖分为两部分。前面五张是“路人甲乙”精心制作的“对比”图,后面五张是我的“反对比”图。我在“反对比”图的第二张作了一些圈注(其余的均为放大图),希望大家好好比较、思考,看清楚两种照片的图像最大的区别在哪里,这样,何谓拍摄灵异中的“死图”和“活图”就会一目了然,容易分辨真假灵异照片。(请先耐心对照着看图,然后再细看后面我的“反对比”后语

第一部分:路人甲乙的“对比”图片——木纹图案(“死图”

(以上为对比1)

(以上为对比2)

(以上为对比3)

(以上为对比4)

(以上为对比5)

第二部分:本人的“反对比”灵异照片(“活图”

SAMSUNG DIGITAL CAMERA

1、被“路人甲乙”误会的照片(见我10月6日发布的《荒园就是乐园》第10张),后面“反对比”后语有详细说明。

SAMSUNG DIGITAL CAMERA

2、人、犬共处圈注图。

SAMSUNG DIGITAL CAMERA

3、“人、犬共处”稍作放大图。

SAMSUNG DIGITAL CAMERA

4、两位美女放大图。

SAMSUNG DIGITAL CAMERA

5、人身黑犬、双头小白犬放大图。

“反对比”后语:

一、路人甲乙将我重拍的照片精心制作出“对比”图,画面清楚,我们读图并没有障碍,很正常。这就证明了我的相机(手机)很正常。我平时就是随便用这些相机(手机)拍摄灵异的。以前有些人面对我的灵异照片无话可说时总喜欢在我的相机(手机)中找借口,尤其说我的相机(手机)“像素低”是能拍到这些画面的原因。现在已证明我的相机(手机)是正常的,拍到与拍不到灵异与什么样的相机、手机(包括像素)没多少关系,希望以后喜欢质疑我相机、手机的那些人不要再在这方面作无聊的纠缠。提醒一句,能拍到灵异,个人的宿缘和修为最重要!

二、通过“对比”与“反对比”两种图片的画面,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

1、“对比”图是“原版翻拍”——即拍摄到的是树桠上原有的木纹平面图案,连其颜色都不变,这不算是灵异照片;事实上他要求我重拍的这些照片并不一定要有灵异(灵异不是说去拍就随时能拍到的),而是用来作观察参照之用。我们知道,年长的树身、旧楼房墙壁、山体石岩等物体上,都可能有各种图案的出现,而且有些很逼真(暂不要问什么原因),路人甲乙误以为我拍到的灵异就是这些树身上的木纹平面图案。这是由于他缺乏对灵异的理解而作出的肤浅看法。

2、我的“反对比”照片才是真正的灵异照片。这些照片有几个重要特征:a,独立的、立体的、活生生的;b,有真实色彩的,该灵异原来是什么颜色拍出来就是什么颜色,与木纹图案那种单纯木色绝对不同;c,有明显细节的,如果是人形,他(她)的肤色、衣服、情态等等一定会真切体现出来,如果是动物、怪物,也能体现出它的颜色(主要是皮毛),有的连神态也能体现出来。木纹图案一般没有具备这些生动逼真的具体细节。

3、路人甲乙在“对比”中总是问“像不像”?而我拍到的灵异照片不是“像不像”的问题,而可以直接肯定“是”!大家通过对他和我的图片的对比观察,相信心里都很清楚什么样的照片才是真正的灵异照片。

三、关于本帖灵异照片的几点说明:

1、路人甲乙的第一张“对比”图将我《荒园就是乐园》那张图(原第10张)贴上来与重拍的那张“对比、分析”说:“这里有啥?啥都没有。俩树干的’拼接图’,分开后也就这样。”这是他对我那张圈图的误会。那是一张远距离拍到的照片,我在图中一个大树桠上发现了两个美女(其实美女的上方还有其他灵异,我在该帖没有标示出来,为了说明真假灵异照片,我在此帖才重新圈示)。由于远程拍摄,有灵异那枝树桠显得较细小,我就将邻近那棵树及树桠也一起圈了起来。但我并没有说那两枝树桠本身是灵异,而是在下一张照片中(即第11张)将一枝树桠的美女图放大来说明其中一枝树桠有灵异(原大照片放大才能看到)。大家可以到那个帖子仔细看看就清楚。而重拍这张照片本来就是没有灵异的,所以路人甲乙这个说法等于白说,作废!

2、我的第二张“反对比”图(人、犬共处圈注图),请大家用心细看。在此我对该圈注图再作些文字说明。按这张照片出现的图像内容,可分为上下两部分——下面紫红线圈住的主要是两位美女,也就是前帖《荒园就是乐园》第11张对第10张的放大图;美女上方两个红圈里的分别是人身黑犬和双头小白犬(这两个灵犬在该帖我没有放上来,在此帖我特用来和“美女”一起与路人甲乙的“对比”图进行“反对比”)。 “两位美娇娘”,下边这位黑发梳髻,粉脸绿衣;侧脸贴在树桠上,娇羞含笑;她身段苗条,胳膊、手臂、手掌背等都能看到。上边那位虽然只见到头脸,但脸色、笑容均能看到。从画面来看,她俩是在与小动物一起玩耍。 “人身黑犬”,很神秘!犬头很突出,眼鼻嘴一眼就能看清楚;犬身站立,是人形身体,而身体左上方(犬嘴左下)还有个小人脸,正在享用一只水果。黑犬的一只瘦手放在旁边一只小动物的背上,很亲和的样子,它正集中精神看我在对它拍照。而再细致观察,发现黑犬身体部分乃由一些小动物组成(如两只眼睛,本身就是两只小动物)。黑犬整体独立,看不出是在一枝大树桠上,真是不可思议!“双头小白犬”,很可爱!乍看是平常的一只小白犬,毛茸茸的,细看才看到两个头,三只眼;而中间那只眼睛是两个头共用的。与人身黑犬一样都是独立的个体,与木纹图案不沾边!

通过以上“对比”与“反对比”两种图片的“展览”,我们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对比”图片中拍到的只是树桠的那些固定的、静态的木纹平面图案,是“死图”;而“反对比”图片拍到的虽然也来自树桠、树叶间,但那些图像不是木纹平面图案,而是独立的、立体的、生动逼真的,其状态与现实中的人物、动物没有多少差别,因此我们称之为“活图”——即真实的灵异照片!

至于那些颇似人物、动物的木纹平面图案,或者旧墙体中的各种图案又是什么呢?是偶然形成的吗?这种现象我大致也知道,但这是天机,请恕暂不奉告!

人已赞赏
亲身经历

开门一条小蛇在脚上

2017-10-25 16:17:41

亲身经历

敲墙声

2017-10-25 17:01:36

3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开头前三段原本打算‘归纳’一下的 但想想还是当作‘前言’算了 尽管在下看过 仍属于‘炒冷饭’ 即便‘归纳’也无意思了

    图后的第一段让在下不禁想到你‘借力’这一说法 如果在下没说错 你的表述应该是借以对比图为由说明你的图‘正常’包括像素(我又提到‘像素’了 先‘抱歉’一下哈)包括清晰度等等 你的任何机型不论是任何牌子 只要是能拍 能开关机 当然也理应是正常的 这一点毋庸置疑 但…这并不…等…于所拍的图都会是一样的质量 几十万像素图与上千万像素图能一样不(我不得已第二次提到像素了 海涵了) 难道这能说明机型是异常的不 不能 东西有价格高低 拍出的自然也不同效果 简单说就是能拍就正常 与拍得好不好看无关

    你abc那段我不多说了 对比图最后一张有几行‘提前’写好了的

    后面那段‘像不像’就是调侃你老人家的 你还以为又发现了啥‘铁证’呐

    我那段不是‘作废’的 你这篇的‘活图’第一张与你上回重拍的标记3(20171011 08:21) 难道你没发觉有相似之处 尤其是部分清晰放大后在标记4上完全看得一清二楚(你这篇中‘蛇妖’下面一个对比图是其中一个特写) 标记3与4 ‘蛇妖’下面的特写还有你远距离的那张 一共四张 你有空专门多看下 我提醒下你‘相似’与‘重拍’

    由于时间关系 先说到这 你这篇‘新’出的‘主演’由于实在看得费劲 全文倒数第三大段算应该是文字式特写 在下没法合着看 所以跳过了‘见谅’

    但还是有一丝欣慰 你能‘展出’这一幕 尽管作出的反应实在是太迟缓了 别说没时间 你老人家深夜有时候都在线 还能说没时间不

    • 我逐条回你吧,这也更方便友友们有条不紊地看。
      像素问题的确没必要多说了,因为分析的再精确对于拍到与拍不到灵异没有很大的关系,你都说了像素大小拍出来的质量就不同,我当然承认这个是事实;但灵异既然能拍出来了,最要紧的就是让人看到了之后能不能感觉到是灵异,而不应该把着重点放在争辩这张灵异照片的清晰与模糊的问题。因为这毕竟是灵异照,与人的生活照不同。况且,有很多灵异照并非是照相机、手机的问题,而是灵异本身的问题。这个我已解释多次,在此我不必再重复解释原因了!只要查看其他网展出的灵异照是什么样的你就会明白了。
      你说“abc那段我不多说了 对比图最后一张有几行‘提前’写好了的”。这个必须要清楚,你“提前写好了的”与“活图”相比有本质上的大区别;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你的“对比”图颜色就是木纹的原色,肉眼看得到,看到的与拍到的没啥两样,因此叫做“死图”;而我的“活图”一般人肉眼是看不到的,而要通过相机(手机)拍出来才能看到,而且图像各色各样,活生生的,绝对从树身木纹中找不到!
      我提到你说“像不像”,难道我不知道你是想调侃我吗?但我还是要告诉你:我又在“借力打人”了!是说你并不理解我是凭什么认定灵异的,你一直以为我在拍与某种东西很相像的“木纹图案”,而其实我一直以来拍的都是与“木纹图案”毫无瓜葛的真实的灵异!
      你的脑子就是这楼的僵化,怎么说你都转不过弯来!我是说我重拍的那些照片是按照你的意思拍的,你当时也说过近拍那些树桠,只要是用来观察对比,而不一定要有灵异。我拍出来了,你看到没有灵异不就算了嘛,你还在嚷嚷有没有灵异干嘛?难道我第一次拍的放大发现有灵异,而重拍的也一定有吗?从远处看表面相似的两张,一张有灵异,而另一张没灵异,这不是很正常吗?况且还是你说过的,重拍的有没有灵异都无所谓,难道过了几天又把这些话丢到大海里去忘得干干净净了?你的脑浆哪去了?!
      你就不要又说看不到照片里的“新主角”了,就是你看到也不愿意说你看到了,因为你说看到了那些活生生的与木纹图案无关的灵异,不是等于承认自己“服”我了吗?你说看到也罢不看到也罢,只要有其他人说能看到就行了!旁观者清,肯定有人受益的!

    • 你逐条回的第一段在下也不多说了 ‘免礼’式跳过了哈

      第二段你说必须要清楚 大概意思应该是你想从‘颜色’的角度‘脱身’ 毕竟你认为拍到的‘主演’是在树干之间并‘掺合’了部分树叶 在下的对比图基本上都从树干上发现的 图形无法否认 你老人家也只能按‘颜色’来‘金蝉脱壳’了 所以你认为‘活’的一个定义是颜色

      第三段你说我不理解你如何界定的 你选的‘主演’走啥‘路线’与你拍的‘风格’我都早已说过了 再者你拍过的绝大多数图 图中的‘主演’我都看过 除非你这次对树干的‘主演’类型做了‘转型’不过仍然还是‘老套路’ 你以前的所谓佛光就是在镜头下的炫光(我后来留言 你老人家直至今都没能‘开脱’…也罢) 在下再次重复 只是在图中的树干上随意找的几张 只说像不像 并没说那是啥与啥 木纹还是视觉 任何都行 只是找+对比 仅此而已 电邮中也是这样说的 你说‘不是’像不像 说‘是’ 既然是也只能说明确实像肯定是像的 可其中并没有‘借力’给谁的语态 你哪借的 荒谬

      第四段 没错的 重拍只作为对比 如果你这段只作为单独理解是通顺的 但你说逐回 前面我说的是你将我说的那四张一起看看 而不是重拍的那几张一起 不是的哈 就4张 有俩提醒词的 你得带着词去对比着看 你不能脑袋只装小河过滤出的‘豆浆’不装别的 记着哈

      最后一段请你老人家参照我上面↑这段的…要说的不全是但也在里面了

    • 我早就知道你即使看到也不会承认看到,而且还想来个简单的化解,说我“想从‘颜色’的角度脱身’”,“所以你认为‘活’的一个定义是颜色”。不错,“颜色”就是一个最能说明问题的特征,但你并不敢真正正视这个特征,而是想拿“树叶”来暗示我指的颜色就是单单这种树叶的颜色——绿色。言外之意不过是想说我指的颜色只是“树叶”造成“错觉”,说灵异的颜色其实是绿色的树叶。可你不要太过聪明,我说的这些灵异的颜色其实丰富的很。就拿两个美女之中下边那个美女来说——黑发和发髻、粉红的笑脸、绿色的衣裳(你别以为这是“树叶的错觉”,难道你看不见她身体的曲线吗?如果仅仅是树叶,有这么“合体”的吗?退一步说,即使是树叶做成的衣服又有什么奇怪?因为她是树木精灵啊!)。你认真想想,单纯的木纹平面图案会有这么丰富多彩的颜色吗?!所以我说这才是灵异“活图”一点也不假。
      你经常提到那个所谓的“炫光”,我都作过多次的说明了,炫光放大后什么也没有,灵异之光放大后会显现出五官或灵异一角的世界,但你永远永远都记不入脑,见到我还老提这个“光”的问题。对于旧帖子我不想再作那些没完没了的炒冷饭似的回复,所以至今我也没有去看你的回复。既然你总爱提及到它,我也尽可能在新帖子里回答你。这不是一样吗?
      其他不必再唠叨地回复,仅仅是“颜色”这一项,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 首先得重声+强调+如实地说 到目前为止 我都没能看出 大概的原因我可以这样说 一个是你将原本就模糊的局部进行放大后看起来很费劲 你可以‘借力’说我没这‘天分’因为这‘天分’真的由你‘说的算’人家不管是否真的看得出 即便是逗你玩哄你老人家开心的 你可能还真以为人家能看出 因此‘赐’予对方或人家‘天分’作‘题词’以此‘鼓励’你可能又会‘借力’说人家既然能看出 何需你‘赐’予 说过的 人家如果是逗你玩的哩 你还会‘借力’说既然人家能看出 何需‘逗你玩’ 同理 逗着玩不一定需要原由的 就像捏小孩的脸那样 纯粹是逗乐的

      另一方面我也不需要化解 恰巧是你 将对比图还区分‘两类’还掺和颜色 包括体型等等 换角度说 对比图的‘举例’从稍微远点的距离拍岂不是又成了你老人家的‘主演’而且还是‘豪华阵容’版的 你的‘拒绝’或‘否认’到底无非是你的‘不认同’不然在下随便‘一大把’的对比图岂不是将你老人家的‘主演’进行了‘贬值化’

      你这大段描述得发色与脸还有衣啥的 换成那些对比图是出于你的 你更是能加以描述得‘栩栩如生’就因为够像 即便不修饰也能让人家一目了然

      没错 在下是提过几次炫光 但不论你如何解读自己的观点与看法 就算再生动 即便指鹿为马能够唬住一部人 也无法改变那其实就是炫光的事实 炫光这种‘特写镜头’是存在的 有科学依据 你别在这叫拿出来 自己网上搜 而你那‘有鼻有眼’的说法却相当含糊的 没有一点立场的 既然存在炫光这一说 那就完全能推翻你那‘有鼻有眼’的谬论

      那在下也‘借力’颜色简短说下 对比图最后一张‘侧人脸’的 左下角有一小块‘蓝色’你别说没有 也别说看不到 那能说是‘颜色’不…‘请教’

    • 你没有看到是肯定的,一是你真的无缘,二是即使你看到了也不会说看到,所以这注定了你我没必要再谈下去。
      其他也已没有再讨论的必要了。还是让其他灵友来看和说话吧。

    • 在下‘请教’的颜色 你如何作答

    • 没有价值的回复,有必要吗?什么“蓝色”?哪算是颜色吗?如果真是有,或者是顺风老弟分析的那样,或者是早晨未散尽的一丝烟雾所影响,这很奇怪吗?这对于一块木纹图案来说有什么意义?那个木纹图案与你那个眼镜男本来就牛头不对马嘴,还硬找些“颜色”来装饰又起到多少作用?相反,你根本不敢提及到我的那些反对图,想死撑住说“没有看到”?你知不知道你的作派早已自相矛盾?——如果你真的没有看到我的那些图,你又为什么绞尽脑汁搞些木纹对比图出来?如果你真的从科学角度来想证实下灵异还情有可原,而如果心怀鬼胎企图用所谓的“科学”来千方百计否定鬼神的存在,那你一定会没好下场的,我也不会再配合你!
      再说一遍,你那所谓的“蓝色”半点意义都没有,因为你的前提已经是错的,对比的是一张“死”的木纹图案!

    • 那在下就以你的问号来‘作答’行不

      难道你没看出有颜色 我看到了 也没否认并‘请教’你的

      在下不太赞同顺风的说法 毕竟向你‘请教’而非他人 难道真是烟雾 那你如何定论你老人家的‘多彩’不是受‘烟雾’影响

      在下并没说木纹图跟颜色有无关系 只是说那张图的颜色 并‘请教’

      反对图有何不敢言的 你的所谓反对图在下有谈过的 你回头看细点 何况你的反对图就几个词 ‘多彩’还有‘体态’与‘立体’啥的 可谓是你老人家‘钦点’的

      木纹图其实就是作对比而已 说过好几次了 也谈不上绞尽脑汁 随意找的 对比图里也说过的 你确定你脑门里的‘豆浆’有无更换过

      是否‘半点意义’各抒己见 你也没说能否看到 只说‘即便是’或‘如果真’之类的字眼 难道你也不敢认 你自己认可的图说得‘栩栩如生’的有‘姿态’有‘颜色’可对比图上的有‘容貌’有‘表情’也有‘衣着’还有很多 包括‘颜色’却被你一口否认说不是一类的 荒谬

    • 我呸!自已明明心态、思维和眼睛都有严重问题,你竟敢污辱其他灵友是“哄”宝哥开心才赞宝哥的图片的?明明你那些所谓的“对比”(重拍的那些)图是十足死静的木纹图案,谁都可以看到和拍到,也敢用来与宝哥的相提并论?如此的智障也与宝哥谈灵异,也太滑稽了吧?最好笑的是你说你的“对比”图最后那张“‘侧人脸’的 左下角有一小块‘蓝色’”,更说明你十足白痴一个!告诉你吧,那是你后期制作时由“对比度”、“包和度”等造成的,即使不是这些原因,将一张被剪裁小的照片放大时都免不了会自然地罩上一层深浅不等的颜色,这些你都是“老手”的了,你真的不知道?你拿来“哄”谁呢?再说,这种情况是影响整张或一块照片面积的,基本都只是一种色泽,这与宝哥那些具有丰富色彩(具体到物体的某一部位)的照片又何能相比?哈哈,真是蠢才一个!

    • 你现在才来…‘好戏’都过去一大节了 你…一边凉快去 不知所云

    • 你老人家觉得那颜色是在下后制所致 那你可以去要张原版的 在原版上寻找具体是哪块位置 原版的在下肯定是无法进行后制的 说服力肯定够铁

      还有一点 去看看在下那第二段

    • 我并非“作出的反应实在是太迟缓了”,而是小编太拖拉了,我几天前就上传了,小编今天才发出来。
      我说的没时间不是绝对的,只是对无聊的东西不想浪费时间罢了。

    • 第一段我赞同 就如同我当初发链接留言给你老人家 也好一会没反应 删了链接倒挺快

      第二段不回了 引借你后半句

    • 你说的对!

  2. 今天的作业是《论平面和立体的区别》~~ ^-^
    小编最近很忙啦!
    我记得在先生很久以前的帖里有说过,先生拍出来给我们看到的图像,一定比灵体本身要模糊一些,最初我也怀疑过是不是相机像素的问题,但随着对这个问题越来越深入的了解,发现并不是像素问题。灵体并不是平面图,也不一定是实体形态,能拍到已经很不容易了。

    • 朵朵下午好!你说的对,但有些人自己不拍摄不发帖,却专喜欢到别人帖子里找茬,我是不得已付出这些多余的时间精力的。但也觉得没有白费力气,起码有缘人能够受益。我想,这种功夫我不会做的太多,这一帖就算过了一个段落吧。以后有空只管发帖,有必要时自己会同时付上“对比”图片。一般情况下就不管这些了。

  3. 宝哥,这些反对比图张张活脱脱,如还说“看不到”,那真是瞎了眼了!

    • 唉,心不明眼不亮,这种人真为他深感悲哀!

  4. 树妖,吞噬了人的树妖,但人在里面呆的太久,就会变成树的一部分

    • 高士早晨!
      是的,是有山精树妖(怪)这个说法,或笼统地说是”精灵”。“但人在里面呆的太久,就会变成树的一部分”这句很新鲜,在下愿闻其详。

  5. 因为树妖吞噬了人以后,人的养分慢慢被树吸收,吸完后,人只剩下皮,跟树皮融合了起来,所以才成为了这样

    • 这个“吞噬”是否在现实中被直接吞吃?或是另一种吞吃状态?具体情形怎样?

    • 不用牙咬,直接吞下去

    • 是树身粘吸进去还是现出树妖的形象吞下去?
      我一时找不到你留下的号码(可能是小编删除了),请加我的微号:bgg818xbj

  6. 我六点起来,五点睡觉

    • “我六点起来,五点睡觉。”不太明白。是说等于不睡觉?或过午不食,下午五点睡觉?

  7. 早晨五点睡,早晨六点起来

    • 这是一个好状态,能做到就不简单。只要是自然能做到的,大可不必理会世俗那一套“健康规则”。我虽然未能完全放下专修,却因为宿缘之故和今生的正信,一身正能量,故也自然能经常不睡或少睡,而身体并没有发生偏差。

  8. 一般晚上自己走夜路看到什么东西我都作死的走近了再看一眼,然后“呵呵了”,就这么一个毛病。

    • 你还没有碰到过真家伙吧?

  9. 其实不必与他争论,信则有不信则无,做自己就好,懂得欣赏的人自然不会多说。人生总有起起伏伏,有不顺心的人。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