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弟弟没走

1994年8月16日对于我们的家庭来说是个伤心绝望的日子。19岁的弟弟开铲车翻车去世了。

在单位的协助下,父母办理了相关手续,最后携带骨灰回祖坟埋葬。邻居家和弟弟关系最好的儿子突然从军队回来参加弟弟的丧事。在通讯并不方便的时代,对于他的碰巧回来大家都很奇怪。他说他梦见自己的飞哥满脸是血地站在自己床边,希望他尽快回去见上最后一面。醒来后虽然恐惧,但是出于对飞哥的情感,他第二天一大早就编造个理由从千里之外赶回来了。

弟弟的死对于父母是个极大的打击,尤其是母亲,是她说服父亲提前退休让弟弟接班的,不想上班1年就出如此大的变故。她的神智变得混乱起来。一天傍晚,我在喊她吃饭的时候,她突然用弟弟的声调和语调大声说:“大姐你傻啦?怎么能喊我娘呢?”我怔住了,不清楚是病态还是所谓的灵魂附体。“飞啊,是你吗“?我试着问,“当然是我呀,你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当晚虚弱的母亲居然吃了不少饭菜,还提出喝点啤酒提提神。当时我想着,不管是什么情况,母亲能吃点饭总归是好的。饭后的情景更是让我们吃惊。弟弟一般喜欢在厨房边的水井边用打上的凉水冲凉,饭后的母亲居然如平时飞儿的表现一样,仅穿着一个短裤,吹着口哨冲澡。大学已经毕业的我,一刹那颠覆了自己的世界观:灵魂真的存在!

之后的母亲就以弟弟的身份跟我们 对话,医生说是身体太虚加上悲伤过度导致的神思恍惚 。我们按时给她服用镇定的药物,但是她每次都随手扔掉,还冲我们大吼自己没病,并且夺过药瓶一边读说明一边发出嘘声。我们吃惊了:要知道母亲除了自己名字之外认识的字实在有限啊。

转眼到了三七的日子,亲友们找来了道士作法,主要担心弟弟的鬼魂动静太大。我的两个表弟正在上大学,他们一直在抗议大家在进行迷信活动。傍晚时分,做法的道士来了,他人刚到门口,就大声惊呼阴气太重,让家人派人去多砍些桃树枝回来,否则他担心自己法力有限。突然,母亲从床上一跃而起,直奔道士而去,道士猛然遭到袭击,抬头欲制止母亲,却不想大叫一声,赶紧逃了。母亲拍拍手,嘴里说道“小子,敢来和爷叫板!”

(添加编辑微信投稿交流:lingyindao)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最新跟贴(有 4,070 人参加, 跟帖 5 条)
  1. 中国灵异网 中国灵异网

    看到您点了发布,不知道故事还有没有后续,发布后不能再修改,如有后续请另外新建一篇文章,谢谢

    • flyingandflee

      还有后续跟进,谢谢提醒。第一次看到这个网络,觉得找到了一个一吐块垒的地方。

  2. 陈陈

    灵魂附体这事倒有,但象你说的那样,一下子能附两三个星期,让当事人醒不过来,也太怕人了。

  3. 骨合

    这弟弟去了也不让她娘安生,

  4. 过客

    他弟死的怨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