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广西异事7:活捉鲤鱼妖的经历

继上回的芭蕉鬼故事,这回要给大家讲一个活捉妖的恐怖故事,事情是我一个远房表伯小时候的经历,上次芭蕉精里的主角也是这位表伯。由于故事里人物众多,还是用当事人第一人称写吧。

…………………………分割线……………………

到了端午节那天,隔天粽子一早就包好了摆在厨房里等着上蒸锅,竹叶是雪妃家大伯父亲自去山里摘的。早上三姑从镇上买回了肉和小菜,家里来了好几个客人,其中有一个年纪轻的看起来就30岁左右的男子,那人后来成为了雪妃妹妹的继父,这是后话了。

时间匆匆又一个多月过去了,雪妃妹妹读书的学校已经开始放暑假。阿美和鬼头他们也都放假了,这兄妹俩已经十四五岁,却还只上到小学四年级,但比起没上过学的我,总觉得他们要比自己高出一头。我相当于暂住在三姑家,看她并没有收养我的意思,就更别提给我上学了,况且我的户口还在舅舅家里。

说实话我并不想读书,只是平时伙伴们都上学去了,而我却要一个人在地里干活。如今他们放假了,大家就又一起有的玩了。六月天天气很热,白天一般不出去干农活,所以那是一年中难得的清闲日子。

那天一大早,阿贵他们就来三姑家,要叫我一起去摘黄皮果。我跟三姑说了后,她叫我们爬树小心点。我们几个伙伴便到了村子后面阿贵家的菜园子里。

菜园里有三棵大黄皮果树,上面结满了一把把黄灿灿的果子,把树枝都压弯了。我们脱下鞋子开始爬树,阿贵叫我们小心点,别弄断他家果树树枝了,不然他回家要挨打的。

我摘了一把果子,挑了又大又黄的一颗放进嘴里,真好吃啊!我们几个在树上一边吃一边吹牛,直到了中午。

阿贵提议去游泳吧!大家一致赞同,我们便去了游泳。

九零年代的河水是那么的清澈啊!哪个夏天我们的日子就这么玩耍着度过。我也在那个夏天学会了游泳,而且水性很好。接下来就到了农忙时节了,割稻谷是最累人的,一天下来又累又热又痒。收完了稻谷还要晒,又要去地里收花生,直忙到了八月尾玩伴们开学。

我在三姑家已经住了小半年了,和三姑雪妃妹妹她们已经完全像一家人。这小半年我也长高了身体,以前最多143公分,现在已经有150公分了。

八月底的一天,我帮雪妃大伯家在小溪边放牛,遇到张神婆赶集回来,叫我晚上到她家吃顿饭。我这才想起她上次说给我一个好东西还没给呢!

放牛回来后,便告诉了三姑说张神婆有事找我,今晚不在家吃饭了,三姑笑呵呵的说去吧!

张神婆满头黑白相间的头发,没到50岁看起来却像60岁。她有个大儿子小时候在西江游水被淹死了,女儿去年刚嫁到平南。他老公是个木工,平时上门给人做做门窗桌椅,一个月只有半个月在家。

我到了张神婆家,她正在厨房做豆腐酿,见我到来,赶紧叫我帮她看火。锅里放了油,张神婆熟练的包好馅后,一个个豆腐酿下锅了。豆腐酿做好后,她又跑去洗澡房杀鱼。如此忙忙碌碌一个多小时,做了一顿过节才有的晚餐。

还没拿起筷子,我就口水之流了。但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这道理我没读过书也懂,就是不知道张神婆会有什么事让我做。按理说我就是个流浪少年,多亏了三姑的收留,不然止不定流落到哪个桥洞里安家。所以只要不是对不起三姑和雪妃妹妹的事,我都可以做。

一个美味的豆腐酿下肚后,张神婆笑咪咪的问我要不要喝酒。我尴尬的笑笑说我从小到大都没喝过酒呢!还是不要了。

张神婆也笑笑,夹起一块腊肉放进嘴里然后对我说:“小河,你的事我也知道点,三嫂也和我说过,你无父无母,年纪不大不小,又没读书,没点本事以后长大了娶老婆都不好。”

张神婆这样说,让我不知如何答她,只是低头吃菜。

是啊!十四岁了还没上学,无父母没田地,家都没有一个,可以说一无所有,我以后出路在哪里。

张神婆放下筷子又说:“三嫂过一两个月要改嫁到昭平马江那边了,小妃也带走,到时候你怎么办?那屋子和田地都要交给小妃大伯的,他大伯自己都三个女儿两个儿子,不可能养你,三嫂那边也不能带你走,毕竟你不是她儿子又那么大了。”

张神婆越说我心情越糟糕,面前的菜肴吃到嘴里像吃沙子一样难吃。

张神婆又接着说:“不如你跟我学我这个吧!虽然不能赚钱,但是会一两样本事总饿不死”。

我抬起头对张神婆说:“XX,你想我做什么就直接说吧!我听你的。”

张神婆见我这样说,便收起了笑容,一脸严肃的说:“小河,你是不是经常遇到不干净的东西?”

“啊!”听到张神婆这样问,我立刻想起了从小到大遇到的那些怪事。

外公外婆去世后舅舅还没娶老婆,他经常去赌钱一夜不归,屋子里就我一个人睡觉。不记得哪一年了,只要舅舅不在家,到了半夜屋里总有一个穿水鞋走路的声音。家里一穷二白,舅舅连双拖鞋都舍不得买靠自己用木头绳子做,是不会有贼的。而且没有那么蠢的贼,来一趟没东西偷还每天晚上都来。那脚步声总是半夜响起,从木板阁楼梯子上下来,然后又走到我房间,有时候还在我耳边说悄悄话,但是我听不清楚。家里没电所以没电灯,煤油灯也省着用,睡觉后一片漆黑,我每次都只能躲在被窝里不敢动,即使热的一身汗。

我也见过那个东西,有一次月亮很亮,透过窗户照进房间。那天半夜脚步声又从大厅里走进我房间,我硬着头皮把被窝露出一条手指大的缝隙。那脚步声走到我床前,我从缝隙看到了它。那时候没看过电影电视,根本想象不出那些鬼怪的样子,我只以为它肯定和人一样。然而我看到的它只是一只猫大小,黑乎乎的一团趴在地面上。很黑很黑,就像在地面上有一片很黑的乌云一样。

我把这段经历告诉了张神婆,而这段经历只是比较具有代表性,别的七七八八的怪事我还遇到过很多。

张神婆问我想不想知道那团黑乎乎的和我说悄悄话的东西是什么。

“想”!我几乎没有思索就回答我想。

谈话直到了晚上十点半,后来她从房间里拿出了一把小刀给我,就是那天我捅芭蕉树那把。就这样我莫名其妙成了她的徒弟。

徒弟当然只是说法而已,毕竟不是演电视,我仅仅只是跟她学东西而已。张神婆说我是个有仙骨的人,命好了能成大师,进到北京里给大官。若命不好,估计活不过三十岁。

我哪里懂这些,只是害怕自己什么都不会什么都没有,怕以后会饿死。

做了张神婆的徒弟,三姑就很少让我干活了。她因为快嫁人,所以田里地里也没有种什么,只等着那两头猪快点长肥,好卖多一点钱。阿贵鬼头他们也读书,我也没机会和他们玩。

虽做了张神婆的徒弟,但也没什么好学的,她只是让我记一些禁忌之类的,平时都是跟着她到处跑。做了张神婆的徒弟后,跟她跑的第一个事情就是捡骨头,也就是把人的骨头从棺材里捡进缸里。

其实这个也很简单,无非是挑个适合的日子,开棺要打伞,捡骨过程不能讲话,骨头不能乱放,按一定的叠法放进缸里。那次捡骨也就二十块钱红包,购买力相当于现在150块吧!那时我们这农村做这个大多都是收红包的,多少随便给。这个抠门不得,给少了我们不说,但下次有事就很难请到人,所以红包里的钱一般都不会很少。

这个没什么好提到的,就说说跟了张神婆后第一次送鬼。

张神婆除了给死人做法事外,基本什么都做。看风水,挑日子,算命,送鬼,还愿……当然她做的最多的还是送鬼,那是她的主营。

至于张神婆是怎么会做上神婆的,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据她说年轻时进山砍柴回来很累,上床睡觉一睡就是五天。脑子时好时坏,好的时候如诸葛亮附体,不好的时候甚至光着屁股披头散发在村里乱跑。有金田的一个神婆来到她家看,说是有仙看上她了,希望借她来帮自己修行。张神婆开始不同意,直到后来他儿子在西江淹死后,她才做了神婆,从此就没有再疯癫过。

张神婆平时也只是个很普通的农妇,懂一点点禁忌和事情的做法而已。平时在家都有人来,看八字的、挑日子的、还愿的。但是遇到送鬼的事情,那就要仙人来附体。

我拜张神婆做徒弟,其实也是这个仙人的选择,也就是说它看上了我。应该说我真正的师父是这个仙人,而张神婆只是仙人在人世间的“代言人”。仙人毕竟是个灵体,必须借助张神婆的身体才能做事。

这里说的仙人只是一个尊称,谁知道它是神是鬼,又或者只是一只动物成精。那把短刀是仙人送我的礼物,是它以前附体上张神婆从山里挖出来的,这个以后再细说。

我曾问张神婆为什么我能看见那个芭蕉鬼,却见不到你家的这位仙人。张神婆告诉我,这个强求不得,仙人想让我见到的时候自然会见到。

九零年九月底一天早上,我刚给神位上完香,就看到门口走进来一男一女。男的二十出头,女的四十出头,看起来应该是母子。

那妇女看到我就问五嫂在不在家。我告诉她张神婆还没起床呢!

那妇女进来客厅坐下,把带来的礼品让我放好。我拿进房间偷偷一看,都是些水果猪肉荔枝干。放好后出来倒茶,便看到张神婆起床走出了房间

那妇女看到张神婆立即站了起来,眼泪和鼻涕都流了下来,和刚才进门完全是两个人似的。只听到她对张神婆说:“三姐,小富出事了,阿财叫我来找你回去看看!”

张神婆一听,赶紧让她坐下慢慢说发生了什么。

我给张神婆搬了一张凳子,她脸没洗牙没刷就在那妇女旁边坐下听她讲。

原来那妇女是张神婆娘家人,是她一个堂弟的媳妇。那一起来的小伙子便是那妇女的大儿子,妇女说的小富是小儿子,今年13岁。

这个小富和村里的伙伴经常到山里装陷阱逮鸟。昨天他们去山上装陷阱,回来时候西江边看到水里有条红红的大鲤鱼。

那条鲤鱼真大啊!那身子足足有一头肥猪那么大。他们三个人看呆了,从没见过这么大的鲤鱼,逮到了起码够吃十天半月啊!但西江那么大,有那么容易捉吗?

正当他们三个在河边讨论怎么捉这条大鱼的时候,那鲤鱼竟然主动游回了岸边,可把他们高兴坏了。此时鲤鱼离岸不过一米,水深不到大腿,他们三个脱了裤子就下水慢慢靠近大鲤鱼。眼看就要捉到了,小富甚至都摸到了鱼鳞,但那鲤鱼精的很,一下又往深水区游了一段。接下来都是如此,每当他们快捉到,鱼就游出一小段距离。最后他们水都淹到脖子了,这时一个伙伴说快回去,这鱼有问题。

他们三个赶紧上了岸后,一个伙伴说大人讲水鬼会化成鱼来引诱人去捉,到深水区就拉下去淹死找替身。三个小伙伴都不禁为自己刚才贸然下水而擦了一把汗。

况且那么大一条鱼,力气大的很,怎么捉的到它呢?他们都觉得自己刚才下水太蠢。就在这时,那条大鲤鱼又游回了岸边。他们得出了所谓水鬼化身的说法后,肯定是不敢下去捉了。但看到那么大一条鱼在岸边,不捉心里痒痒,于是觉得回家拿东西来装陷阱逮它。

他们回到家用竹子做了一个捕鱼的大笼子,里面放了扒掉皮的死老鼠做诱饵,又来到了西江边。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看不到河里的情况,只是黑乎乎的水面。他们把笼子往白天鲤鱼出现的水里一扔,留条绳子绑在岸边树上。便回家去了,打算明天收鸟顺路来看。

第二天天才微微亮,小富就去叫另两个去河边看看逮到鱼没有。小富叫了一个伙伴后,去叫第二个伙伴,他却没在家,问他父母也不知道。于是小富和另一个伙伴两人就去河边拿笼了。

到了河边天才刚亮,绑住笼子的绳子还绑在树上,但绑树的地方树皮都磨掉了一层,他们就知道可能逮住了。

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笼子拉出了水面。但他们看到笼子里不是大鲤鱼,而是一个死人,那死人就是另一个捉鱼的伙伴。

他们俩吓的半死,赶紧跑去叫大人,不一会而叫来了一个在山脚下放牛的大人。那大人又找了几个人,不一会儿一传十,十传百,江边就来了几十个人。后来警察也来了,死去的伙伴家人也来了。

那家人哭天喊地十分可怜,用席子把尸体一卷带走了。而小富和另一个伙伴则被警察带走了。

死者家虽然遭遇丧子之痛,但没有丧失理智,他们也不相信是小富他们杀死了自己儿子。派出所很快就放了他们两个回来,只是问一问话,小富他们也如实回答了。

回到家里后,小富和伙伴也把他们捉大鲤鱼前后告诉了大人。大人们听完后,也初步判断是水鬼迷住了那孩子,让他半夜跑来河边投河。

但判断归判断,还是要找人来看看的,所以他们来找了张神婆。

张神婆听完后,叫那妇女把那死者的八字和淹死地点告诉她。那妇女说了后,张神婆洗了脸来到神位前,让我准备了一碗米一炷香,她唱了几句听不懂的歌后,便如同那天一样,一头磕在桌子上不动了。等她醒来后,就说那死去的孩子注定本命年有这个劫,八字太轻命不够硬,很难躲的过去。

而那条大鲤鱼是水鬼附身,早已不是一条鱼那么简单,而是一条鱼妖,成了精,不除了它迟早还会害人。

我一听便有了兴致,问张神婆什么是鱼妖,那小伙子也同样问道。

张神婆告诉我们,每一片区河流,每一座山等都有东西守着。大山大河叫山神河神,小水库小山头叫水鬼跌山鬼。它们的共同点是离不开自己身死的地方,除非找到一个替身来代替自己来守。

水鬼年复一年找不到替身便无法投胎,机遇巧合之下附身到那鱼身体上去成了鱼妖,经常拉游泳的人淹死,摄取人的魂魄精髓,所以长的特别大。为了能摄取更多的魂魄精髓,它往往会游到岸边诱人去捉,接着拖到深水区淹死,以供自己享用。古书上说这些精怪活个几百年,若是躲过雷劈,就可能化身成蛟龙,那时候就能成大河河神了。

变成蛟龙是什么?我不解的问张神婆。

张神婆也答不上来,只说古书上有说,现实中谁也没见过,有没有这类东西谁知道,听到就当讲古。

吃了饭送走了那对母子后,张神婆说要去镇上买点东西准备准备,今晚要去看看这条鱼妖。

下午张神婆回来了,买了几斤猪血。又到了晚上九点多,张神婆叫上了我,来到了鱼妖出现的河岸。

月底的晚上没有月亮,江边周围又没有村子,又黑又荒凉。张神婆点了个煤油灯,罩上灯罩放在路边,我问她捉鱼妖就没有什么准备吗?

张神婆嘿嘿一笑,告诉我这没什么好准备的,现在只是来看看。这鱼妖嗜血,她用猪血引它出来,只要看到它出现,就不愁没机会逮它。

张神婆告诉我,鱼妖也是鱼,只是能魅惑八字轻的人而已。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它就是一条大鱼,倒霉了就被人捞了去菜刀一剁,就成了端上桌的一道好菜。

我听张神婆这么一说,心想鱼妖也不过如此。好像我们来捉的不是水鬼鱼妖,而是一道美味的红醋鲤鱼,不禁流起了口水。

张神婆把猪血撒到了河面上,人躲进了河边的灌木丛里,等到了后半夜煤油灯烧干了,也没见到鱼妖出现。

第二天晚上也是如此,到了第三天,张神婆对我说:“那畜生可能感受到了威胁不敢出来,今晚她就不去了。换个方法她决定让我去,因为我无论从年龄还是八字来看,都会让那鱼妖垂涎三尺。

我一听张神婆说让我一个人去,我头摇的像拨浪鼓,连连推脱。三更半夜去河边闲逛我都怕,更别说让我去捉一条水鬼附体的大鱼,更何况前几天还有个人淹死在了那里。

但张神婆让我一个人去也是有准备的。她给了我一根铅笔芯那么大的针,说万一中了那大鱼的套被拖下水,就用这根针扎它。她会在离河岸一里远的大龙眼树下等我,如果那条鱼还在那一带出现,就可以设套捉它了。

到了晚上,张神婆把我送到了西江边,她便走了。我带着一盏煤油灯坐在河边,但我不是张神婆的眼睛,根本看不到河面的情况,便找了一堆干柴点起了火堆。我往火堆里放了一大把干柴,火焰比人还高,瞬间安全感大大增加。

到了一两点人就犯困了,突然河面响起了“扑通”的落水声,好像有个人从河岸跳下去一样。这扑通一声响把我吓了一大跳,顿时精神紧张起来,但一看河面什么都没有发现。

又过了半个多钟,河面开始渐渐起雾,能见度降低。我正在想今晚估计又白跑一趟了,明晚打死都不来了。

就在这时,我身后不远突然传来了小孩的哭声。我猛的扭头一看,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站在路边大哭。这小女孩光溜溜的什么都没穿,头上梳着双马尾辫。

三更半夜这里怎么会出现一个光溜溜的小女孩,说不吓人都是骗人的。虽然我上次见过了芭蕉鬼,胆子已经大了很多,但在这河边突然冒出来个大哭的小女孩,我还是会怕的。谁家的孩子会跑来这里,她是人是鬼?可能后者更多吧!

我听张神婆说鬼是没有影子的,但那个小女孩不但人模人样,而且火光照耀下背后还有个长长的人影。

这小女孩长的人畜无害的样子,加上还有人影,要不是三更半夜出现在这里,谁会认为她可能是鬼。我壮着胆子走向小女孩,从口袋摸出张神婆给我的那根针以防万一。走到离她有两米远的地方停下不敢过去了。隔着这段所谓的安全距离我问小女孩:“小妹妹,你怎么半夜在这里哭,你家在哪里?哥哥送你回家。”

小女孩听到我说话,放下了抹眼泪的手,用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

看到这样一个小女孩,我的心顿时软了,也许是我总把小女孩当作自己远在湖南的妹妹。所谓爱屋及乌,不知道为什么,看了一眼这个小女孩就让我放下了戒心,走近了她身边来。

小女孩到我嘴巴高,我拉着她的手问她干嘛在这里哭。但是小女孩的手好冷啊!吓的我赶紧放开。

小女孩眨着泪汪汪的大眼睛没有说话,而是用手指了指河边。我顺着她手指的地方看去,看到离河水仅一步的河边放着一条裙子。那不就是小女孩的衣服么,她让我给她拿回来吗?

我问小女孩:“小妹妹,你的裙子怎么会在河边?”我实在无法得知这个小女孩是人是鬼,而她的衣服在河边实在让人搞不懂。摸了摸口袋那根针,还有张神婆家仙人送我的那把刀,胆子又大了一些,就又问小女孩:“你要哥哥帮你把裙子拿回来吗?”

小女孩点点头,眼神十分的可怜。

“你为什么不说话啊?”我问她

小女孩依旧没有回答,而是不停的摇头。

得了,今晚等不到鱼妖,遇到了个小女孩,是人是鬼都难说。我一边叹气一边找了条棍子,走到河边用棍子勾小女孩的裙子。

要我直接去河边拿我肯定不敢,只能用棍子勾,还时不时回头看这个小女孩,她就在路边看着我。勾了两下终于把衣服勾到了身边,我刚伸手去接,身后突然传来巨大的撞击力,仿佛一头牛撞到我。

我还没反应过来,人便被推出了两三米直接进了河里,好在夏天学会了游泳。冰冷的河水让我顿时清醒过来,浮出水面一看路边,哪里还有小女孩的身影,我立刻意识到自己被迷惑上当了。

幸好离河岸还不到一米的距离,伸手便捉住了岸边的小草,准备爬上岸逃离。此刻哪里还管张神婆的吩咐啊!早已吓尿了。

我手刚爬上岸,腿刚离开水面,脚跟就被什么东西捉住了。我惊恐的转过头一看,是一双手在捉着我的脚跟。

这双手的主人,正是那个路边大哭的女孩。这个不穿衣服的小女孩此刻下半身泡在水面下,而上半身钻出水面捉着我的脚。

我屌你妈!吓死我了,我被捉住的腿用尽力一蹬,直往河岸上爬。那小女孩捉的太紧,直被我拖到了岸上还不放手。我不知道从哪里摸来了一块比拳头还大的石头,哪管她是人是鬼,就用力往小女孩的头上砸去。

一下两下三下,小女孩的头被我砸的血肉模糊,她喉咙里发出尖锐的叫声。我不知道砸了多少下,小女孩始终捉着不放,突然她就张开了嘴,那张大嘴裂开到两个耳边,一口咬在了我的腿上。我顿时浑身一麻,连石头都捉不住掉在了地上,而小女孩捉住机会把我往河里拖去。

完蛋了,我心里很着急很绝望,但一点力气都没有。

此刻我想起了远在湖南的妹妹,已经分别了七年,我会不会永远见不到她了!我又怨恨张神婆让我一个人跑这里来捉什么大鱼。

一想到张神婆,我就想到她给我的那根针,而那根针就用纸包着放在我裤袋里。我用尽力气摸向口袋,

把那根针拿了出来,但是没力气去扎小女孩。

扑通一声我被拉到河边掉进了河水里,难道就这样完蛋了吗?也许是求生的本能,我一只手突然就死死捉住了岸边的小树枝,但力气不大,没坚持两秒就捉不住了。脚下的力量把我向深水区拖去,而我闭着气准备坚持几秒就几秒。

就在我即将绝望放弃的时候,仙人送我的那把刀从口袋里掉了出来。那小刀全身发出光亮把我身边的区域都照亮了。同时那拖着我脚的力量小了很多,而我此刻全身麻木感也突然消失了。

趁着光亮我猛的一看,拖着我脚跟的哪里是什么小女孩,分明是一条大红鲤鱼咬着我的脚往深水区游去。这条鲤鱼真大啊!比那个小富说的都大,就像一头小水牛, 它头上还有被砸的伤。

这时候我哪里管它大不大,右手握住的针就往它头上扎去。按理说这么大的鲤鱼头骨很硬,用铁锤铁钉都费力,更何况是一根铅笔芯大小的针。但这个张神婆给我的针一定不寻常,所以轻松的就扎了进去。

这大鱼被扎到后,立刻松开了嘴巴,头也不回的游走了,而那把小刀也沉入河底不再发光。鱼妖逃走后,我浑身一松,奋力游回河边上了岸,不作一刻停留便跑着去找张神婆。

还没跑到那颗大龙眼树,就半路遇到张神婆拿着手电筒。她看我一身湿漉漉的狼狈,就直说她算错了,她忘记了今晚已经是初一了。

初一十五正是山精鬼魅最活跃强大的两天,张神婆竟然忘记了今晚就是初一,差点让我丢了性命,真是太凶险了。

张神婆自责一番,看到我回来没事就松了一口气,我也把全过程告诉了她,惊的她不断的张大嘴巴。

张神婆若有所思,最后她认为,那鱼妖绝非是水鬼附上鱼身那么简单,很可能是有人故意养在西江里的。

“人养的!”

我一听张神婆说出这个结论,简直不敢相信,什么人有这么大的本事啊!

张神婆说天底下有大道行的人不少,更何况是养一条小小的鱼妖,这是一种比较高级的养鬼方法,叫做活养。用这种方法养鬼阴损最小,但会的人比较少。听说在四川靠近西藏那一带还有人养走尸(僵尸),昭平那边大山的瑶族和贵州大山里的苗族还有人养蛊。

“那别人养鬼干嘛呢?走尸又是什么东西?蛊又是什么”我求知欲极强的问张神婆。

她告诉我:“养鬼的目的有各种各样,这个很难说的全,但大多都是为了改运、害人、求财而已。不过我听金田那边的周大姐(前面说的金田神婆)说还有人养来偷东西,寻宝……..至于走尸,她也不太知道这东西,是听周大姐讲的,一般养在聚阴地和山洞里。

我和张神婆边说边走,到了河边手电筒往河面一照,看到那条大鲤鱼终于翻了肚皮。它在离岸不过七八米的水草丛里,全身变黑鳞片都掉了好多。

张神婆问我会不会游水,她让我下去把鱼拖回来。

我点点头,随即衣服没脱跳进了水里,反正都是湿的。走到了大鱼身边,脚站在河底水才到胸口,我一把捉住鱼嘴就往岸边拖去,最后我们把鱼尸用藤子绑着泡在浅水里。

张神婆从鱼头把那根针拔回来,我问她这根针是什么做的,怎么那么厉害。她说她也不知道,是仙人附她身从山里挖出来的,对妖类有致命的剧毒,只要扎一下便活不了。

张神婆说鱼身一死,那水鬼就没了容身之所,现在脆弱的很,今天就把它收拾了。张神婆让我在这里守着鱼尸,她拿点东西来。

张神婆走后,我又点了一堆火,顺便把衣服烘干了。刚才的经历让我胆子大了好多,就像从阎王殿回来的人,对在坟地里睡觉是小儿科一样,一个人呆在这也不觉得怕了。

张神婆回来的时候,弯弯的月亮才出来,说明已经快天亮了。她拿来一块刻满符文的木牌,直接就丢进了水里。

我问她丢下去做什么?

张神婆告诉我,那是一块特制的槐木牌,用来聚魂,那水鬼没有了东西附身,此时很脆弱,需要找个东西钻进去休息。但它不知道这是个陷阱,我三天后来收回就可以了。”

我听张神婆解释完,对她又多了几分崇拜,对于学这个兴趣高了起来。

最后张神婆割开了鱼尸的肚子,取出了一块鸡蛋大的乳白色石头以及大腿那么粗的鱼鳔。张神婆说那乳白色石头叫妖蛋,是摄取那些淹死的人的魂魄精髓所生成。这么大一颗妖蛋,这鱼妖在这50里范围的西江河段起码害死了不下20个人,说不定她那可怜的儿子就是被它所害。

这妖蛋用来煮水喝掉,去到哪里都不会有水鬼敢靠近。就像身上有了老虎的味道,去到哪里都会有动物怕你一样。还有那大鱼鳔拿回去晒干,以后村子里有女人生孩子,再也不怕难产出血了。

张神婆把妖蛋取出来后,那鱼尸腥臭味浓重了好几倍,不一会就溶化成了黑泥浆,我割断了藤子让江水冲走了。

回到家已经是早上六点半了,因为我侥幸杀死了这条鱼妖,所以张神婆说要把妖蛋切一半给我。但是我还小,她先保管着以后再给我,但先切一点点给我回去煮水喝。我拿着张神婆切下来的指甲盖大小的妖蛋,摸了摸感觉和橡胶球一样弹性十足,这玩意应该是结石的一种吧!和高僧的舍利子一样。

回到了三姑家也没说昨晚的事,张神婆也说过,做这行的七七八八自己知道就好,不要到处乱讲给人听,讲多了命会衰的,也就是运气会变差。

这指甲盖大小的妖蛋煲了三碗汤,妖蛋溶化后把水变的和牛奶一样。但喝起来说不出来的苦,一边喝一边皱紧眉头。三姑问我这什么东西这么苦,我只说是人参。

九零年代的农村人只知道人参极其珍贵,但从没知道哪里有的卖,也买不起,买的起的也认为是假的。只听说以前谁谁谁去哪里捉了个小孩,然后小孩变成了千年人参,进城卖了后得了一辈子花不完的钱,当然这都是老人讲的故事而已。

总之人参是个很好的东西,用它煲的烫苦算什么,就算是粪汤的味道也想天天喝。

这妖蛋汤我和三姑分别喝了一碗,另一碗留给了雪妃妹妹放学回来喝。喝完了后,由于昨晚没睡,我洗完澡爬上床一下就睡觉了,还做了一个梦。

我梦到昨晚那个光溜溜的小女孩,她穿着雪白的裙子蹲在一块石头上冷的瑟瑟发抖,哭的十分伤心。

我还做了其他乱七八糟的梦,从早上直睡到了第二天中午,起床后竟然全身酸痛。去了张神婆家,她没有责怪我两天没有给她家仙人上香。

在张神婆家呆了不到十分钟,就回三姑家给那两头猪喂食,接着又去给雪妃大伯家去放牛,直到晚上才回来。

到了第三天,张神婆天没亮就去收聚魂的槐木牌,她没有叫我一起去。我到她家给仙人上香时她刚回来,不知道她一个中老年妇女是怎么从河里捞上来的,那天还扔的那么远。

张神婆把槐木牌放进一个陶缸里,还用红布封了口。她告诉我说这个水鬼果然是个小女孩,死了有七八年了,要不是附上鱼身,是害不了那么多人的。水鬼只能在淹死的地方徘徊,因为有了鱼身,它才能游到别的地方去害人。

我问她打算怎么处理这个水鬼。

张神婆说这水鬼害了那么多人,摄取了那么多魂魄精髓,已经能幻化出很多东西,达到真假难辨的程度。已经不弱于狐仙之类,送它去投胎十分可惜和费力,不知道我有没有福气能把它养成福娃。假如能把它养成福娃,对它对我都是很大的造化,百年难求。

张神婆说找个日子问问她家仙人,要怎么养这个水鬼,到时候再做打算。

……………………分割线……………………

活捉鱼妖的故事到此告一段落,下回有时间我把后面相关的事写出来,有人熊婆、蚂蝗蛊、观音救苦、正邪斗法、天谴等,斗法、天谴部分我表伯并不知道,毕竟不是演电视一定拍个完整结局。但是我机缘巧合之下竟然得知了,两边一对照刚好知道知道西江鱼鬼事件的来龙去脉,可知人一定要心存善念,邪术害人终会害己。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阿V拉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是中国灵异网未注册网友投稿文章,注册以后,您的个人简介会在这里显示。
最新跟贴(有 5,857 人参加, 跟帖 11 条)
  1. 阎初一

    或漂流巨海,龙鱼诸鬼难。念彼观音力,波浪不能没。

    ——《妙法莲华经●观世音菩萨普门品》

    大家记住这个保命妙法,并告诉亲朋好友,这是真实不虚的。

    • 小龙女

      阿弥陀佛

  2. 阎初一

    哈哈哈,看了那句“用它煲的汤苦算什么,就算是粪汤的味道也想天天喝”,一想到就笑。很真实,文笔真好,那么长不仅不厌,而且觉得还想看。

  3. 心声

    接着编,编不下去了,就露陷了。

    • 欢喜

      楼主编也好,真实的也好,你爱看不看! 不管怎么说 楼主码这么多字,又没有半点利益,我觉得 就该大赞楼主! 很感谢楼主不辞辛苦的码这么多字,与大家分享这么多故事!楼主,辛苦了!

  4. 龙龙4792

    小说

  5. 无为

    文笔好,我很爱看,很象现代神魔故事,类似日本动漫犬夜叉。

  6. 欢喜

    楼主写的真好,文笔流畅不过,还诙谐幽默!期待楼主更多精彩故事!楼主辛苦了!比很多天涯的写的好!

  7. 湘西土匪 湘西土匪

    楼主辛苦了

  8. 调理鲁母系

    太长了,应该抓重点

  9. 这是小说吧,应该还没完……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