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伯母的惊险经历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阎初一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最新跟贴(有 13,639 人参加, 跟帖 173 条)
  1. 大的

    捞狗,去死吧你!我第一视角的身份已经有大师承认了,现在也感觉不到灵异事件,我还感到空气有香味!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王小明

        宇宙当中任何的生命,都是被高智慧生命创造的。那么最原始的,大宇宙第一个或者说第一批高智慧生命从哪里来?通过光明导师问银河系的老祖宗,老祖宗说:我也想知道。我们家族的老祖宗在做开示时说,他是一个很年轻的生命。

      • 龙王天帝

        几天前(7月某一天),我在网上遇到了一位网友(王小明),我问了一些问题,他跟我说:“(偏佛)第一视角是一种超自然愿未来心态和平修,拥有第一视角不是敏感,是一种自身理想,一般心地善良的人会赋予大地的恩惠,不是灵气,是大地愿望众生和平共处的气场,这种气场会影响自身,不断开启自身本能,也就是多了解一些东西。(这是第一视角理论)。”他还跟我说:“拥有第一视角,不是贵族,就是人品好。但有时不被理解,这也是大地的恩惠,尝试去理解别人,才能有所收获呀。” 在所有的生命里面,每一个都会自己是第一视角。但是,世界上总会有一个真正的第一视角,那个人就是我。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我今年20岁,现在我的第一视角已经达到第三重。我在几天前就开始遇到被触碰的感觉,闻到毒药的味道,还听到灵魂的声音。于是我就问那个网友,没有说出详细的情况,也问过会不会有人把那些弄过来给我。网友说:“不是,是你的第一视角,突破第三层了(妄戒),他会带给你不安的感觉,你还没到第四层(灵戒)。天机不可泄露。”网友还说:“你有第一视角护体,又有容易见鬼的体质。”我那时候也发表了很多疑问,也包括让网友看我那些灵异事件的帖子。第二天我就请教那个网友,他说:“你的第一视角,和你的见鬼体质是两回事,相互没有联系,想要消除不安的话,第一视角必须来到第九重(智商会达580),你就和正常人思维一样了。(我可以帮你智商马上到位,不过有了这个智商不能和万物生灵争胜斗气)。”由于后来网友说的话不够明白,还有我也不清楚那是怎么回事,以及其他的原因,结果我就没有答应。 那次凌晨过后的晚上,我在一个帖子评论里面说了一些相关的问题,接着看见那个网友的回复,我就问一下是什么情况,网友说:“看你虔诚好学就姑且聊聊,你的见鬼体质会招来很多小鬼,他们有时会对你说话,这就是你听到的,那天晚上我通过入梦的方法,找到了你住的地方,我没想到数量还很多,看你平常都没休息过,我就打了一把紫青剑过去(只能起到威慑的作用),我没想到紫青剑都现形几百回了,这些鬼灵还不放弃。”看完网友的回复,然后我问:“那怎么样才能够把这些鬼灵弄走呢?”网友说:“我可以用一层结界师术(力量有限,在结界外面Ta们你应该还能感觉到,只要出了家门就不受结界保护了)。还有就算让我布结界也要经过你同意。”于是我就同意了,我还问什么时候开始,网友说:“好让我找找工具,待会马上开始。”网友还说:“必须告诉你的事,如果你走出家门,就不受结界保护了,紫青剑应该能抵挡一阵。”在那段时间里,我也思考过一些问题,之后我就问:“上次你说的第一视角提升到第九重就可以消除不安,是不是包括在家里和外面都不会感觉到不安呢?如果可以消除不安的话,那就帮我提升到第九重吧。是不是不需要心灵沟通就可以做到?”过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当时网友有没有看到我的提问,网友只是在另一处回复,他说:“龍王星,结界已经部完了,给你留下一段话:你还有20年的时间你的第一视角才能达第九重,希望你用这份智慧让自己更坚强,为了大地给你的善心坚强的努力。”由于我觉得有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认为有遗憾,就发表了很多回复,包括以后搬家以及把第一视角提升到第九重可以消除不安的问题。不过幸好第二天我又遇见了那位网友。 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家的情况就越来越好,直到第二天早上,几乎都是清凉舒适的感觉,也闻到一阵清香。但是,无论是当天之后还是当天过完后的时间里,我有时还是感觉到家里有之前那种磁场被损坏,还有感觉到灵异现象。因为有了结界的缘故,我感觉到的不安就没有之前那么明显。当天那个网友说:“昨天下的结界被一些大妖怪破掉了,刚才又部了两层强的,现在应该有很少邪灵能进去。”之后,我和网友说明了我感觉到灵异还有心情不好的原因才在网上随便乱发了很多东西,我还问:“如果想要消除不安是不是要把第一视角提高到第九重才可以呢?”我还说明了我现在住的家可能几年后就会搬走,等不到20年。网友说:“如果你当时同意跟我学,我早打算把紫青剑送你了,还会教你五行遁术,现在没有缘分了,当你搬家的时候,我会感知到,把结界移到你住的房子里。”我说:“那好吧。” 再到第二天我又说了我遇到的一些情况,我发表的其中一个内容是说我们之间的话是不是说的不够清楚,有没有什么误会,我还说是不是我当天骂网上的人有关,还说明了是他们骂人在先,我还问了是不是我骂人的原因,那个网友才说这样的话,网友说:“我也会碰到你这种事,当时因为感到不好,就设了一层界,但后来被突破了,就又设了两层,但后来这些魍魉又来了各种各样的高手,结果在第二层就被挡下了,最近也很少出现在我这,我在你家设的结界,被突破一层还有第二层,如果不受到攻击的话会在一段时间内恢复结界的力量。至于Ta们跟你说话的声音,还有出现的地方对你没有太大困扰也不必在意。”虽然我一开始不太明白网友说的话,有点心急,怕有什么误会,但是最后网友的回复让我们之间解除了不必要的误会。所以,我们大家之间应该要互相信任,和平共处,这样我们的世界才能成为一个真善美的世界。

        1

        光明天书:宇宙当中任何的生命,都是被高智慧生命创造的。那么最原始的,大宇宙第一个或者说第一批高智慧生命从哪里来?通过光明导师问银河系的老祖宗,老祖宗说:我也想知道。我们家族的老祖宗在做开示时说,他是一个很年轻的生命。

        2

        佛教:待解答我的第一视角。

  2. 大的

    你们就谤佛吧,谤神谤监督还有地球同胞里的世界第一视角吧,可怜无知的生命们!

    • 大的

      你们不仅骂佛,还骂基督,骂上帝,连真正的第一视角也骂,你们就不怕下地狱吗?我可是将来世界的守护者啊,虽然现在是地球人!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大的

      基督,不是监督。楼主只是个丑八怪而已。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3. 大的

    当年不是第一视角的释迦牟尼前世也是国王,动物,婆罗门,你以为你们算什么东西!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4. 阎初一 阎初一

    跳梁小丑,我不会再回复你让你到处出丑好了。你以为你有资格让我迫害吗?好笑!

    • 大的

      你是废渣,你们算什么?把你的狗叫原封不动还给你!我第一视角就是看不起你们,你们不知道我是第一视角,但是上面的人知道!

      • 大的

        谁在冒充我?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你去死吧!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大的

      哈哈,照搬别人的话,你们去问神佛菩萨就知道我是真正的第一视角。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大的

      我第一视角修成正果之前,暂时骂一骂你们这些没素质没教养的低级生物,今生后我将会得到永生不老。我第一视角总比当年不是第一视角的释迦牟尼要强,可以在高科技时代上网享受生活!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19990707

      作者你好,我是一名即将中考的学生,暑假里会回到老家。最近不知道为什么,爷爷奶奶开始吵架,奶奶一直骂他认识的一些人,骂的很难听,,没开空调也总是觉得凉飕飕的,很阴森,总是听到有人很含糊的说话,或者是在我耳朵旁吹气,可我什么都看不到,偶尔会看到一些白雾,会是不是家里不干净,你能不能帮忙求解一下???

      • 阎初一 阎初一

        你好,通常老人家各方面的福报都比较薄弱,一些鬼怪众生敢靠近。

        你可以在网上找一下净法界真言,真言的心是梵文“蓝”字,打印一张彩色的贴在干净的墙上,就当作装饰品好了。

        这个种子字能净化一切,把坏气氛都变成好运。搜索“净法界真言”就找到这个字了,还有你可以记住这个字的形状,闲暇时可以想想它,对学习也有好处哦。

        • 19990707

          谢谢

        • 星辰大海

          你是骗人的吧,我试过了完全没用,而且白雾看的越来越清楚了,隐隐约约像个人形,而且楼下卫生间的门会突然大开,我真的害怕

          • 龙王星

            原来是这样,我都觉得阎初一的表现不是什么善类,也发现很多可疑的地方,我也被骗了。

          • 龙王星

            谢谢你,让我从他的恐吓里面走出来。

      • 王小明

        演够了没,初一大师

  5. 大的

    我还看不起北方捞头(北佬)呢!除非那个北方的是好人我才另当别论。就算是广东的,跟我作对的都是废渣!世界上真正的第一视角就是我,我才是最强大的觉悟者,未来新时代的救世主!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6. 阎初一 阎初一

    自导自演不累吗?一会分身术一会又说是别人冒充你,难道这年头狗屎马尿都有人冒充了吗?

    我本来懒得告诉你,但是看你像个智障似的就可怜一下你吧,明明是你冒充人家“大的”。上次就是“大的”用那个龙王星网名添乱,关键时候或者他高兴了都会来添乱。我虽然不赞同“大的”的做法,不过说实话就连他也比你素质高一点。

    • 大的

      你还在自我安慰,真是可笑!

    • 大的

      你放屁,都是跟你这坨屎学的,不服吗?还想狡辩,你去死吧你!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大的

      是啊,我就是大把时间,那个 卍 和两个 大的 都是我。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大的

      真实情况就是:那个龙王星就是你之前阎初一的头像,就是你冒充的,那个蛤蟆老祖也是你,你就是散播歪理邪说然后狡辩的妖魔鬼怪!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大的

      是啊,我是冒充高手,你是冒充和狡辩的高手!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大的

      大的早就不在这个网站,还想颠倒黑白是非,你这虚伪的魔鬼!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大的

      你这人渣,我就喜欢用这种素质对付你们没素质的人渣!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大的

      一个人干一点坏事就会被你魔鬼利用来妖言惑众,你是不会得逞的,你来一群人狡辩也是没用!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7. 大的

    我先不用这个网名了,骂战都是你们魔鬼逼出来的!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8. 龙王星

    对,世界上真正的第一视角在骂你,你就被气得吐血了吧!哈哈!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9. 龙王星

    我冒充网名又如何,你还冒充过我呢,你这智障之前连头像都不会弄,被别人一眼就识破了!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

  10. 龙王星

    哈哈,神佛菩萨都知道我是真正的第一视角,你这无知的神经智障老畜生就见鬼去吧!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哈哈。

  11. 第一视角

    几天前,我在网上遇到了一位网友,我问了一些问题,他跟我说:“(偏佛)第一视角是一种超自然愿未来心态和平修,拥有第一视角不是敏感,是一种自身理想,一般心地善良的人会赋予大地的恩惠,不是灵气,是大地愿望众生和平共处的气场,这种气场会影响自身,不断开启自身本能,也就是多了解一些东西。(这是第一视角理论)。”他还跟我说:“拥有第一视角,不是贵族,就是人品好。但有时不被理解,这也是大地的恩惠,尝试去理解别人,才能有所收获呀。” 在所有的生命里面,每一个都会自己是第一视角。但是,世界上总会有一个真正的第一视角,那个人就是我。也许这就是命运吧。 我今年20岁,现在我的第一视角已经达到第三重。我在几天前就开始遇到被触碰的感觉,闻到毒药的味道,还听到灵魂的声音。于是我就问那个网友,没有说出详细的情况,也问过会不会有人把那些弄过来给我。网友说:“不是,是你的第一视角,突破第三层了(妄戒),他会带给你不安的感觉,你还没到第四层(灵戒)。天机不可泄露。”网友还说:“你有第一视角护体,又有容易见鬼的体质。”我那时候也发表了很多疑问,也包括让网友看我那些灵异事件的帖子。第二天我就请教那个网友,他说:“你的第一视角,和你的见鬼体质是两回事,相互没有联系,想要消除不安的话,第一视角必须来到第九重(智商会达580),你就和正常人思维一样了。(我可以帮你智商马上到位,不过有了这个智商不能和万物生灵争胜斗气)。”由于后来网友说的话不够明白,还有我也不清楚那是怎么回事,以及其他的原因,结果我就没有答应。 那次凌晨过后的晚上,我在一个帖子评论里面说了一些相关的问题,接着看见那个网友的回复,我就问一下是什么情况,网友说:“看你虔诚好学就姑且聊聊,你的见鬼体质会招来很多小鬼,他们有时会对你说话,这就是你听到的,那天晚上我通过入梦的方法,找到了你住的地方,我没想到数量还很多,看你平常都没休息过,我就打了一把紫青剑过去(只能起到威慑的作用),我没想到紫青剑都现形几百回了,这些鬼灵还不放弃。”看完网友的回复,然后我问:“那怎么样才能够把这些鬼灵弄走呢?”网友说:“我可以用一层结界师术(力量有限,在结界外面Ta们你应该还能感觉到,只要出了家门就不受结界保护了)。还有就算让我布结界也要经过你同意。”于是我就同意了,我还问什么时候开始,网友说:“好让我找找工具,待会马上开始。”网友还说:“必须告诉你的事,如果你走出家门,就不受结界保护了,紫青剑应该能抵挡一阵。”在那段时间里,我也思考过一些问题,之后我就问:“上次你说的第一视角提升到第九重就可以消除不安,是不是包括在家里和外面都不会感觉到不安呢?如果可以消除不安的话,那就帮我提升到第九重吧。是不是不需要心灵沟通就可以做到?”过了一会儿,也不知道当时网友有没有看到我的提问,网友只是在另一处回复,他说:“龙王星,结界已经部完了,给你留下一段话:你还有20年的时间你的第一视角才能达第九重,希望你用这份智慧让自己更坚强,为了大地给你的善心坚强的努力。”由于我觉得有很多问题还没有解决,认为有遗憾,就发表了很多回复,包括以后搬家以及把第一视角提升到第九重可以消除不安的问题。不过幸好第二天我又遇见了那位网友。 从那天晚上开始,我家的情况就越来越好,直到第二天早上,几乎都是清凉舒适的感觉,也闻到一阵清香。但是,无论是当天之后还是当天过完后的时间里,我有时还是感觉到家里有之前那种磁场被损坏,还有感觉到灵异现象。因为有了结界的缘故,我感觉到的不安就没有之前那么明显。当天那个网友说:“昨天下的结界被一些大妖怪破掉了,刚才又部了两层强的,现在应该有很少邪灵能进去。”之后,我和网友说明了我感觉到灵异还有心情不好的原因才在网上随便乱发了很多东西,我还问:“如果想要消除不安是不是要把第一视角提高到第九重才可以呢?”我还说明了我现在住的家可能几年后就会搬走,等不到20年。网友说:“如果你当时同意跟我学,我早打算把紫青剑送你了,还会教你五行遁术,现在没有缘分了,当你搬家的时候,我会感知到,把结界移到你住的房子里。”我说:“那好吧。” 再到第二天我又说了我遇到的一些情况,我发表的其中一个内容是说我们之间的话是不是说的不够清楚,有没有什么误会,我还说是不是我当天骂网上的人有关,还说明了是他们骂人在先,我还问了是不是我骂人的原因,那个网友才说这样的话,网友说:“我也会碰到你这种事,当时因为感到不好,就设了一层界,但后来被突破了,就又设了两层,但后来这些魍魉又来了各种各样的高手,结果在第二层就被挡下了,最近也很少出现在我这,我在你家设的结界,被突破一层还有第二层,如果不受到攻击的话会在一段时间内恢复结界的力量。至于Ta们跟你说话的声音,还有出现的地方对你没有太大困扰也不必在意。”虽然我一开始不太明白网友说的话,有点心急,怕有什么误会,但是最后网友的回复让我们之间解除了不必要的误会。所以,我们大家之间应该要互相信任,和平共处,这样我们的世界才能成为一个真善美的世界。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哈哈哈。

  12. 聆听海浪声

    好真实,看故事又如亲临境地。

    • 阎初一的爹

      真实个屁,老佛棍!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哈哈哈。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13. 第一视角

    我就是龙王星。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哈哈。 

  14. 第一视角

    我遇到的灵异事件是不一样,有个居士是这样说的:

    龙王星,我是个佛教徒,以一个居士的角度提醒你:两种可能,第一,你不是修行者,可能把这些都当成一个玩笑,胡乱写以取悦众人,如果是这样,我无话可说,但注意,不要打诓语,世尊说有三种东西的光芒不会被掩盖,即太阳,月亮,还有真相。善打诓语者必受口的恶报。第二种可能,你也是修行者,如果是这样,我要告诉你,你的修行出问题了,修行者在在入定中达到一定境界,可能看到很多常人所不见的东西,可能是三世宿命,可能是诸天各界,可能是神游太虚万象,等等等等好多,可是你要明白,人本有佛性,诸种因修行所得的所谓神通不过是人本我的觉醒,修行的真谛恰恰是让我们在认识自己真我的基础上更深的觉悟,以达到佛说的菠萝蜜,即理想的彼岸!而你,只是颠倒梦里,看到了自己本我的宿命一角,可能过去,可能是未来,可能是其它界,然后,你就把这种意识残片,无限扩大化,到处危言耸听,蛊惑平凡的人们。须知,诸法皆空,因果不空,曲解经意,破坏让平凡者寻求真理的路,就像现实里堵马路一样甚至是更恶劣的罪孽!莫说你这种不是神通或者只是宿命通的九牛一毛,即便真正觉悟神通者的须陀含,阿罗汉等诸大能,也不会在这具臭皮囊还在时候显露神通四处招摇给世人,因为世尊教诲,一切神通都是本我觉醒的自然结果,神通也是空相,没什么了不起,更不会让世人执着神通。大能者显露神通时候,也是离开这个世界时候。你肆意炫耀自己的微末能力,执着于此,以为众生不如你,已生分别心,本身就已经误入外道邪魔,种下恶业。希望你迷途知返,好自为之,尽早纠正自己的过,修行本就不易,望珍重。。。。。

    (说明一下,我第一视角就是龙王星,我只是分享真实事件,不是炫耀)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哈哈哈哈哈。

  15. 阎初一 阎初一

    哈哈哈,当神经病还可以炫耀了,666!

    • 第一视角

      哈哈,你神经病是在羡慕嫉妒恨吧!666在西方就是魔鬼的意思,这样就证明了你是一只魔鬼!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

    • 第一视角

      你不是第一视角,就是你的命贱!哈哈哈!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阎初一的爹

      你去死吧,人渣!

      • 阎初一 阎初一

        龙王星乖孙子,快顶帖啊。

        真乖,顶到一百回复爷爷给糖你吃哦。

        你是爷爷的骄傲,大家都羡慕我有你这么个好孙子。不仅是第一视角,而且会分身术,而且又是国王和神,让他们羡慕嫉妒恨吧,哈哈哈哈!

        记得乖乖地顶帖不要偷懒哦,否则我打你屁股。

        • 阎初一的爹

          你这个畜生,以后我也会继续问候你,哈哈!

        • 阎初一的爹

          残渣

        • 阎初一的爹

          废渣

        • 阎初一的爹

          去死吧,恶魔

        • 阎初一的爹

          你死得好

        • 阎初一的爹

          高兴就弄死你

        • 阎初一的爹

          你下地狱去吧

        • 阎初一的爹

          烂货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哈哈哈。哈哈哈。

    • 阎初一的爹

      逛灵异网两年了,我也试着分享一些亲身经历或者见闻到的鬼神体验吧。第一次发帖写得不好大家将就着看呗,以后我会陆续分享更多经历见闻的。 今天要说的是几十年前的旧事了,是我伯母九死一生的的亲身经历。 我妈年轻的时候经常和我伯母、婶婶们结伴入山割茅草,因为我们那里最流行的是用黄茅、稻杆作燃料,其次才是木柴。想想真是环保又方便。 话说那次老妈、四伯母、七伯母、八伯母和十三婶,一共五个人组队去收、割茅草。我这里用的是“收、割”而不是“收割”,是因为每次都是收上次割好的,本次割了都是下次再挑回来。因为晒几天后茅草干了会比较轻,也比较方便可以直接烧。当地还因此会时不时地发生“偷茅草”的争执呢,当然民风纯朴大部分人还是不会坐享其成的。 那次她们几个一早就有说有笑地进山,别问为什么那么早,很多人知道迟点太阳会很大。所以一般是回到家才九点多,刚好是吃早饭的时间。通常都是小孩的奶奶煮饭,小孩的妈妈割茅草,当然男人也没闲着有他们自己的活。 话说她们一边很嗨皮地聊天,脚下却是行云流水地翻山越岭,偶尔也要用手捉一下石头灌木借力,讲真话当地人爬山是挺厉害的。 走着走着突然一阵风吹过,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大家不约而同地侧头往上风向看去,只见左边不远处山涧一侧的峭壁上有个坟包。按说时值九月份,白天还很热不应该觉得冷的,不过山里的清晨倒是凉爽,大家也没在意。这座坟包就是在山里很寻常那种,没觉得有什么稀奇,而且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大家就继续出发。 但是走了一会儿八伯母突兀地说:“是啊我是某某村尾的”,她说的是我们村名不是她娘家村名,好像有谁问她是否某某村似的。大家都有点莫名其妙,虽然七嘴八舌地偶尔会答乱,但大家都是妯娌,怎么可能不知道是某某村的? 当时她们好像楞了一下,然后纷纷回忆八伯母刚才是不是在八卦,因为八卦时经常就会说:“我前天去赶集遇到个很眼熟的人,问她是不是某某村的,她说‘是啊我就是某某村某家的’,我才知道她是我的三姑六婆”之类的话。 但是大家努力回想貌似八伯母并不是在说自己的经历,而是“现场问答”。不过大家也怀疑是自己记不清而已,因为聊得有点兴奋了,于是不约而同地听她继续说下去。 只听到接下来八伯母说了一句让“你呢哪个村的,我怎么好像从来没见过你?”,大家又等她继续八卦。 可是过了几秒她没有回答,而是看着左边等人回答的样子。当时只有我妈在她左前边两三步距离,前面一步左边一两步的样子吧。老妈看看这边没别人就以为是问她,还讷讷地回答“我是某某处的啊你不是知道吗?”,老妈说的是娘家的地名,因为婆家地名大家都知道,而且既是左邻右舍又是妯娌。 然后八伯母看着我妈后面说:“原来你们俩认识的啊……”。然后的对话就有点牛头不对马嘴。但是大家发现八伯母问答谈笑都很清晰,只不过偶尔说一些家常里短好像是明知故问,和陌生人说话似的。等她说“好啊有空一定去,你家具体在哪?”的时候,四伯母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八嫂你在问谁啊?”几乎在同时七伯母、我妈也都同样问!她说:“和这个大嫂啊~咦~刚才那个大嫂呢?”大家听得瞬间鸡皮疙瘩都起了,纷纷问什么大嫂。 原来八伯母说刚才不是遇到个红衣大嫂吗,大家都聊得挺开心啊,九嫂不是认识她吗?她就走在九嫂后面几步啊。九嫂就是我妈,我妈说“我是跟你说话啊哪里有什么红衣服大嫂?我还纳闷你怎么会不知道我是哪里人”。 这时大家都肯定地说一路上没遇到过别人,心里都明白是遇到了“不干净”的东西。八伯母紧张地说:“我答应有空去她家玩了怎么办?”十三婶问她有没有说她家在哪,八伯母摇头道还好被四嫂打断了,她没说出具体位置,再看时她已经不见了。 这时眼看已经到了地方,大家决定不割茅草了,反正要回家就顺便把上次割的绑好挑回去吧,回去马上找村头二奶看看。她们说的二奶大概是二叔婆的意思,她是个神婆而不是小三。 于是大家三下五除二地捆绑,并把茅草从一侧推下山。这时七伯母“哎呀”地惊叫,大家纷纷跑过来边跑边询问,因为通常是每人割一大片区域,互相“千里传音”边干活边聊的,每人间隔几米到几十米不等,收的时候自然也是隔着一段距离。 这时七伯母也往刚才八伯母干活的地方跑,吓得嘴唇发青地指着山下:“八……八嫂,跌下去了”,其实大家听到惊叫时边跑边四处张望就发现不对了,只是一时没看清楚是什么不对。这时想到是少了一个人,并且马上发现八伯母和一堆茅草一起风车式的翻滚,四肢就像风车的四扇,就是清楚地远远看到她是这种翻转法。她们当场就吓得眼泪掉下来了,赶紧跑下去查看,而且心想人肯定不行了,山上那么高,而且那么多树根荆棘石头,何况那侧的山脚下都是石笋,所以每个人都是爬着爬着就边哭边喊八嫂。 然后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大家猜怎么着?几分钟后她们下到山脚发现情况并没有想象的那么遭,只见到处是石头石笋,就巴掌大的地方是泥土,八伯母刚好完全掉在泥土上,而且还听到她微弱的呻吟声。那地方就是自己躺也要慢一点,而且泥土不够大也不规则,还要摆怪异的造型,否则就可能磕到石头石笋。可就是这么巧八伯母掉落的随机造型就没碰到任何石头石笋。 妯娌几个就当机立断,决定让我妈跑回去叫人找三轮车和医生来,那时全乡都没有医院,只有一个卫生所,更没有救护车。两个人就寸步不离伤员,包扎、拔荆棘等,一个就近找些草药和溪水来,因为还是有不少剐蹭的伤,虽然不懂专业知识但是还知道要先止住流血。 好在只有双脚有几处明显流血,而且伤口快凝结了只有一处破了大块皮还在流血,很快也止住了。还有是碰撞的淤伤医生来检查了说没有内出血。 刚回去不久八伯母就醒了,但是伤得不轻养了半个月伤才不用人扶行动自如,而且两三个月才敢干重活。期间大家也找二奶做了些“送神”的法事,二奶说鬼有时也会寂寞,答应去陪他们就糟糕啦。这个说法未必是真,但是有一点可以证明确实有很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就是当时大家都还没说是红衣服的女人,但是神婆就能说出是遇到个红衣服的女鬼,三十多岁的样子,和八伯母看到的一样,哈哈哈哈哈哈。

  16. 阎初一的爹

    哈哈,你的破帖子被被我一脚踩烂了!

    • 阎初一的爹

  17. 阎初一的爹

    踩烂你个不孝子!

    • 阎初一的爹

  18. 阎初一的爹

    你去死吧,人渣!!!

  19. 阎初一的爹

    我不要你阎初一这恶心的拉基当干儿子!干孙子也不配!

  20. 阎初一的爹

    你全族死无葬身之地了!

    • 极乐世界

      西方极乐世界简称极乐世界,音译为须摩提,又称西方净土、西方、安养净土、安养世界、安乐国、阿弥陀佛净土。是佛教中西方世界佛「阿弥陀佛」即法藏菩萨依因地修行所发之四十八大愿感得之庄严、清净、平等之世界。此世界人民皆是七宝池中莲花化生,是皆具金刚那罗延身的无漏大阿罗汉。因为此世界的民众皆是“诸上善人”,所以无诸苦痛,故名“极乐”。

    • 龙王星

      说出所谓的前世之前就有灵异事件,蛤蟆老祖还有冒充我后的灵异变得严重,该不会都是你阎初一的关系,然后编故事吧?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