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青鱼跳车、女人哭泣|我混吃等死时发生的故事!

晚上好,我是黄小污。

今天开始写故事前,我想先跟野生闺蜜们唠唠嗑。

大家都知道,我写了有几年了。

你们也都非常给力,一直在坚持挺我。不管我写什么都特别捧场。

但不得不面对一个事实,我确实没有红,也没有火。

开始写这个公众号的时候,我说过我会坚持写下去,但写着写着,我不想写情感了。

为什么呢?

因为我抑郁了。

和大部分情感博主一样,我写抑郁了。

之前长时间不更新、更新后随便乱写的状态,我想你们也看到了。

所以,我知道你们一定会谅解我。

在这片小天地里,我希望你们都能一直在,我们之间,就像隔着屏幕一起生活的野生闺蜜,你们看,我写,我写你们看,你们讲,我听,我讲,你们听。

最后,谢谢你们。

如果哪一天你要取关,请记得,我们永远是野生闺蜜。

当然,我会一直在,如果你想跟我谈谈心,如果你想和我喝喝酒,随时来,我等你,不见不散!


最近我开始写鬼故事,其实只是换一种方式来讲述我的故事。

和从前讲的爱情故事,是一样的道理。

今天我要讲的故事,是一个关于一条大青的故事。

这是几年前的事情了。

那时候,我刚大学毕业,去了一家事业单位,日子过得松泛,平日里没什么事,早上八点钟上班,下午四点半下班,上一天休一天,平日里除了给领导拿拿报纸泡泡茶以外,就是去各个村抄水表。

抄水表是一件苦力活。

当时我还在玩自行车,骑一辆山地越野车就去乡下了。

乡下嘛,什么都有,最多的就是狗。有好几次,我都被狗吓得不敢进门去抄水表。后来我爷爷知道了就给我削了根木棍子,中间还安上了弹簧,像雨伞一样,按一下就能弹老长,平时缩起来也不贵一支笔的长度。

那根棍子我一直放包里,自从遇到了那件事,这根棍子就找不到了。

那些时日里,日子过得潇洒,虽然没什么钱,但有很多时间,时间一多,人就会想着法子找乐子消磨时间,现在的抖音、快手,都是这个作用。

加上那时候爱玩自行车越野,所以那阵子我认识了一群玩户外的朋友。什么草原露营、古村探险、篝火晚会、深山极限等等,什么都玩。那时候年轻,胆子比面子还大。

而且玩户外的也大多是一群年轻人,白领、大学生,当然也有画家、作家、失业者、富二代、创一代等等。

总之一句话,三教九流,什么都有!

不过这么多人里面,我混得最好的是这几个人:家里有矿的水叔、自己开厂的亮哥、妻管严强子、户外店老板家俊哥哥。

这些个人,除了强子和我一样有一份正经的工作,其余都属于混日子的人。自然他们混一天的开销,可能就是我当时一个月的薪水。

我当时年轻,才22岁,又是这些人里唯一一个大学毕业生,年龄又小,大家把我当宝贝似的。

比如说,晚上若是约了骑行,亮哥必定来我宿舍接我,晚上回去水叔请我们吃了夜宵后再集体送我回家。

按我们当时开玩笑的说法,要是当年我嫁给了家俊哥哥,他们必定给我制造一场浪漫的户外婚礼。

当然这是题外话了。

我今天要讲的,是另一件事。

当时我们除了夜骑、爬山,最常有的活动就是吃鱼。

对的,吃鱼。

我所在的单位,有个很大的湖,叫青山湖,湖里盛产青鱼,据最爱钓鱼的亮哥说,他曾经钓起过56斤重的大青鱼,不过事实是不是如此,就不得知了。

青山湖一面靠着山,山脚下有一家靠做酸菜鱼出名的鱼店。

那家店也是奇怪,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只做一道菜,那就是酸菜鱼,其他的小菜都没有。

酸菜鱼的鱼,可以自己带鱼去,给他们加工,味道也不像外面的饭店,有豆豉的、蒜泥的等等味道,他们的酸菜鱼,只有一种口味,那就是青花椒豆瓣酱味,酸菜必定是从自己家酿的大缸子里现挖出来的。

酸菜爽口,花椒鲜麻,豆瓣酱提味,鱼肉鲜嫩,简直人间美味!但除了酸菜鱼是本店特色之外,这家店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盛菜的盆,对,没错,是盆。

一般我们去饭店吃饭,装菜用的都是碗,大碗小碗用途不一样,而这家店盛菜的“碗”,是一个个不锈钢的洗澡盆。

如果换到现在,估计这就是一家具有自带炒作基因的网红店啊。但当时没有这么多想法,只想着好吃。

说是洗澡盆,约莫一口大锅的样子,只不过底部是平的,更神奇的是,这家店,无论你带几斤重的鱼过去,最后都是这么一大盆。

换句话说,三斤也是一盆,三十斤也是一盆。

当然这里面并没有什么可怕的故事。只不过是店家玩的一记戏法而已。

小鱼呢,片薄点,多加点配菜,最后端上来是一盆,大鱼呢,片厚点,少放点配菜,最后端上来也是一盆。

所以就有了特色招牌:一盆酸菜鱼。

话说回来,我们几个经常约那边吃酸菜鱼,对这家店不要太熟,每次吃完还得打包带一点汤底回来,第二天早上煮个面吃。

那一次我们去的时候,竟然在路上遇到了一件怪异的事情。

一般我们的鱼都是放在后备箱的收纳箱里,放上一点水,不会让鱼乱蹦跶也不会闷死,到了店里刚好鱼肉最放松的时候,吃起来特别鲜嫩。

前面我说了嘛,这家店开在青山湖边,湖里就盛产大青鱼。而从我们所在的地方,也是青山湖边,只不过是在另一端,从我们这边去到那一边,得开车十来分钟,经过一个隧道,

那一次,我们带了一条青山湖的大青鱼,足足18斤重的,够我们吃一顿了。半道上过湖埂的时候,这条鱼,竟然从后备箱里蹦跶了出来。

当时亮哥和水叔还有强子开车,我和家俊哥哥在后面骑自行车,眼睁睁看着鱼蹦达出来。于是我们喊下水叔他们,把鱼捉回去。

就这几分钟的时间,我们也到了店里,按照老规矩,亮哥把鱼丢给老板就进包厢和我们唠嗑了。

平日里都是半个多小时功夫鱼就上桌了,这一次我们足足等了两个钟头不见鱼上来。

随后,亮哥出门问了问老板,这鱼怎么回事?

刚走到门口的杀鱼摊上,老板就给亮哥跪了下来,说今天这个鱼,吃不得。

我们自然是不明白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扶起老板让他慢慢说。

老板说,他和往常一样,把我们后备箱里的鱼拿出来准备杀,没想到,这鱼蹦着蹦着就自己蹦到了水池边,这到水池边吧也就算了,反正杀了鱼也哋清洗,早晚的事。

但到了水池边,这鱼就像女人哭一样,慢慢的呜咽了起来,老板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立刻把家里上了年纪的老娘请了出来。

这老太太年轻时候是那一带有名的神婆,年纪大了之后眼睛看不着,也就不外出给人做事了,倒是一直在儿子的鱼店里待着,闲着没事帮忙摘摘菜。

老太太出来后见到这场面,立刻让儿子回屋里拿了一把线香,点着了拿在手里,一遍拜着这条会“走路”的鱼,一遍嘴里念叨着“小儿无意冒犯,您大人有大量,这边请。”

随后,老太太一边拿着线香,一边慢慢往湖边走,说来也怪,这条鱼,就这么哭泣泣的“走”到了湖边,然后纵身一跃,跳进了湖里。

老板给我们讲完刚发生的一幕,很是不好意思地“请”我们出了店门,并且还说对不住了,往后就不能接待我们了。

当时我们是一脸懵逼啊,这高高兴兴地来吃鱼,没想到鱼没吃成,还被拉进了黑名单,真是晦气!

回去的路上,我们谁都没有说话。

没过多久,强子在外面找了三儿,他的妻管严老婆跟他离了婚,水叔的生意也面临了巨大的经济压力,亮哥生了二胎,是个可爱的小公主,而我也离开了那个地方,来到新的城市闯荡。

直到现在,我们都没再去过这家店。

或许,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在控制着人的命运吧。

-END-

我是黄小污,有一肚子的故事想要讲给你听。

如果你喜欢听,请持续关注我。@微信公众号:野生闺蜜黄小污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最新跟贴(有 1,065 人参加, 跟帖 2 条)
  1. 阎初一 阎初一

    明显是遇到了鱼精。

  2. 简默

    喜欢你的故事,更喜欢你的经历,真希望自己也可以放下很多事情,去游历一番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