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夜我遇到的是什么?

在05年,我家在镇上卖饲料,我爸是兽医,经常奔走个个乡下,我只要一放假就喜欢跟我爸去,因为打完针主人就会叫我爸去他家喝茶,我也有果子吃,我爸很熟悉乡下,以前我家有一把火铳,所以晚上的时候经常会去上山打猎,小时候没少吃兔子肉,还有些说不出的鸟,猫头鹰都有,不像现在猫头鹰不能捕猎了,我爸晚上还会去钓甲鱼,重点就在这,我也经常晚上跟着去,为什么晚上去钓,因为白天会被人看见把鱼饵拿掉,那天晚上我照常跟着我爸,我爸骑着他的摩托车就带着我出门了。

那时候村里还没水泥路,路比较颠簸,我爸带着我往山里开,我们要去的村比较山沟沟,有一段路边有很多坟墓,我同学就是那个村的,经常听他说这段路晚上有鬼火,有人骑单车过会追着人跑,我和我爸过了那段路就下坡了,右手边是条小溪,左手是田地,田地两边面都是山,田地的旁边是一条沟,是直通山里水库的,我爸一路沿着沟放鱼饵,野生的甲鱼经常晚上出来活动,还有蛇,我爸经常提醒我晚上看见草丛或者田埂有反光的就不要靠近,说不定那是一条蛇,一路沿着沟往山里走,我也跟在后面,路上经常有坟墓,还有个新的花圈都还在那,那时候还没有火葬,经过那里很臭,是尸体腐烂的臭味,再往山里走就是两个水库了,我爸也放完了,明天晚上来收,就和我准备出山谷,怕田埂有蛇,田埂也小不好走, 我们是沿着山路出的。

走了没多久,我就看见前面路上有个白色的东西在移动,慢慢的沿着山路走来,那白色在有月光的夜晚特别明显 ,当时我和我爸都拿着手电筒,我用手电筒照过去但是看不清,那白色还在两百米开外,不久,走进了才看见是个老头,撑着个拐杖,慢慢的往山里走,当时我们是出山里,他是进山里,当时我和我爸就不说话了,我和那个老头是擦肩而过的,那老头看见我们就站在那不动了,一直看着我们,我也一直回头看他,他脸很白,还有几颗痔,一身白衣服,我就奇了怪了,他没手电筒怎么走山路的,我和我爸都要手电筒,路上那么多石头又不平,我问我爸那是谁,我爸就跟我说了一句,你管他是谁,也许我爸心里清楚我们碰到了什么,晚上快12点了,一个没有手电筒,还撑着拐杖,穿的是白衣服的老头,走的是山路还往山里走,是往山里走的。。。山里就两个水库,都没有谁家住那边,我那时候还不知道害怕,我爸后面一句话没说,拉着我就赶紧走出山里了。我附上我画的图:

我们上面说到那两个水库,我就在说说水库里的事,我家以前包过其中一个水库养鱼,那时候是夏天,天好热,农村小孩都喜欢去游泳玩水,都喜欢跑远点的地方不会被大人发现,回家怕被打,他们就很喜欢去那两个水库游泳,其中一个游着的小孩好像说抽筋了就在水里挣扎,另外跟他大一点的小孩就去救他,结果被他拉着游不动,那小孩死死的不放手,就一起淹死了,另外的小孩就回家找大人,到了水库就只看到一个小孩的尸体,另外一个不见了,他们捞了好多天都没找到,后面他的家人在水库的坝上烧了香,就在那边神神道道的不知道说了什么,就在水库周围喊,某某某回家了,结果喊了就个小时,那小孩尸体就飘上水面上了。

这两个水库其实有个通道连接这另外一座山里的水库,里面的水是相连接的,这里水库我家是比较熟悉的,只要拔掉堵住口子的木头桩子,就可以放水到另外一个隔着山里的水库里,听说以前上一个包水库的人看见有一条水桶粗的蛇在水库旁边的稻田里晒太阳,当时那人吓傻了,那蛇抬起头就看了他一眼,就慢悠悠的钻进那个水库通道里了,应该是去另外的水库了。 过年前的时候我爸爸就钻进过那个通道准备放水捕鱼,听他说里面确实有很多蛇,应该是那大蛇子子孙孙吧。

我上面说了我家在镇上卖饲料,零几年家里上厕所都是去外面上的,我们家门口是一条马路,然后往下一点有一座桥,桥边有个磨米机房,有一户人家就住那,旁边有一颗槐树,槐树旁边就是公共厕所,公共厕所门口就是杀猪的场所,以前那家人的媳妇就吊死在那棵槐树上,我家邻居晚上去上厕所,说他拉到一半就看见那棵槐树有东西晃晃悠悠,他抬头看差点掉进屎坑,有个女人吊在那棵槐树上,风吹下晃晃悠悠的吊在那,他也吓得不轻,提起裤子就赶紧回家了,我听到结果我从来不会晚上去上那边厕所了,一般我跑远点的厕所上。还有次我晚上在那边上完厕所回家,回到房间睡觉,躺下我就听到床尾有咚咚咚的响声,好像在敲床板一样,我就坐了起来,结果又不响了,我睡下去它又咚咚咚响起来,我又坐了起来坐了一会儿,等了好久都不响,我又躺下去,又响了,我有点怕了,就故意用脚打床板,碰碰碰,给自己壮胆,那声音还是在咚咚咚,我又坐起来,又不响了,反复了好多次,我都感觉我是神经病了,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响了,我就被折腾的睡着了。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

小鬼回家闹事

2018-10-18 21:09:11

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发小的爷爷

2018-10-18 21:10:18

35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你后面那段,与我这前租房里的情况差不多,不过我的是床垫响。每晚睡下后,床垫总发出“吱吱”的响声,感觉床垫上有人翻身,我一念佛号,就暂停下,不念,又响起了……很影响睡眠的,每天上班都没精神。家人说可能是床垫里面有虫子……可今年初搬了家,一样的床垫,确没有再响过了。

    • 我应该是有东西跟着我回家了,因为那个晚上出外面上完那个闹鬼的厕所就开始响。

    • 我也有过,啪啪的响,经我证实是一个磕头虫…

  2. “中国邻居标配”里不是有一个每天大早就乒乒乓乓钉东西、敲东西的吗?还有一个是一大早炒菜的;一个是半夜还唱歌的。。。
    鬼也有类似的,人变的鬼还带着一些生前的习性。你们遇到的是清早敲东西那个鬼,鬼的白天就是人们说的晚上。

    • 初一大师,我昨天没去打架,今天我去找那个人希望和解,但是他说我昨天没来,他叫的人路费怎么办,他把我揍了一顿,我在心里默念南无观世音菩萨,除了腿疼之外其它什么事都没有。但我觉得很委屈,回家哭了一场,觉得还是爸妈好。

    • 肯定是爸妈好啦,没事就好⊙▽⊙。
      乖,以后不和人约架了。

    • 谢谢,但是今天他在他们班老猖狂了,一直说,我想转学了都,更可恶是是他还把责任都推给我,哎。毕竟这事也是我年轻气盛造成的,就当磨练心境吧!

    • 你就跟个傻逼似的到处找存在感,还你妈第一视角,你他妈能看到我在干嘛呢吗?老子他妈一锤子砸死你

    • 我总感觉最近的事虽然一直不顺,却造就了更完美的我,我懂得了亲情的可贵,知道了人心的虚伪,明白了世间的险恶,领悟了佛法的高深,或许,就和唐僧的九九八十一难一样,冥冥之中,一股无形的力量磨练着我,是的,只有结果磨难,才有进步。也许,这就是宝箧印尼经的真谛吧!

    • 我就像宝箧印尼经里面的宝塔,别人看不到你的优点,并不代表你不是宝物。只有你任尔东西南北风的坚强,才会有佛祖血泪的洗涤,我有理由相信,一切磨难,都是为了成就我的辉煌。

    • 你自己都对人类充满仇恨,还“直接让所有人脱离仇恨”?白痴!

    • 我帮你打断他的腿好不好?

    • 滚,cnm精神有问题吧?赶紧tm.死去,cnm哪都有你

  3. 我去 ,我那年在杭州滨江垃圾街附近租的农民房 ,住的是单人间也就是人家的一个阳台隔开来的,有一天早上五点多起床去上厕所上完躺床上就听到床头咚咚咚三声敲床板的声音,吓死我了 当时是冬天棉花都垫在上面,床板声很明显的三声特别清晰,把我吓得一直到早上八点多才去上班,之后再也没有这个声音出现过,不过我也没住多久就搬家了 每天晚上都心里嘘嘘的

  4. 槐树是招魂的吧

    小时候晚上上厕所都结伴去,那地段白天都感觉阴深深的,听小伙伴说有好多人看到大蛇出没。

    • 早上厕所门口好多人拉猪在那里杀,那地段还血腥,那槐树我出生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现在还在,不知道多少年了,你说这槐树就在杀猪场所的旁边,它喝了多少流进土里的猪血。

  5. 细思极恐,细想极恐

    • 我?可以说我谁都不是,因为我自己都搞不懂我是谁

    • 哦?何解?

    • 第一视角是什么?

    • 那。。。世界又是什么?世界真的存在吗?那如此世界的世界又是什么?

    • 算了,我觉得你很有意思,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比如说QQ

    • 随便聊聊呗

    • 算了,我觉得你很有意思,可以留个联系方式吗?比如QQ

    • 哈哈,或许吧

    • 所以说,注册一个QQ咋们聊聊啊

    • 那我等你

    • cnm.你要死啊你?

    • 龙王星,你所说的第一视角,还有7,8,9究竞是个什么东西嘛,我看了你的评论成了无厘头了,能够说说不

  6. 错了,你是一个只会躲在网络世界一个阴暗的角落的蛆虫,因为你在现实世界受的打击与挫折,无处发泄,你在网上发这些言论,只是想让别人关注你对你好奇,找回在现实世界的那份存在感,这要是在现实生活中这么说,会有两种可能性,在家里你会被送进精神病院,在外面你会被打死,我说的对不对你承不承认?总结以上叙述,我认为你就是个废物,不服气的话手机号,家庭地址随便像我报,别让我在这个论坛再看到你loser,狗屎东西

  7. 不要乱发评论乱在这里吵架了,看的不明不白的吵架。楼主的第一个故事写的好,按说不该带小孩走夜路的走多了,可能你爸也要让你给壮胆吧。

  8. 你应该给老人照路送他回去,你连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都没有。

    • 兄弟,有没有仔细看完?在晚上12点钟,乡村道路,没有路灯,一个穿白色衣服的老人,走的是进山的路,怎么可能是正常老人?

  9. 评论比正文精彩系列。
    我仿佛看到了神仙打架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