婆婆死后很久,半夜还回来看她

01

我是神婆。

我这个神婆,不是天生的,是后来机缘巧合才做的。

自从做了神婆以后,我接触了形形色色的人,各式各样的魂。

我慢慢感觉到,其实,人,并不都是善类;而鬼,也并非都是恶魔。

有些人,我真心不想帮他们驱邪,甚至暗暗地希望鬼怪能够寻仇成功,亲手报了自己的大仇;但是出于职业道德和天地阴阳法则,我不得不阻止鬼魂到人间来游荡。

今天我给大家讲一个最近发生的故事。

一个月前,我去看望我妹妹,她跟我说起了一件奇怪的事。

她们村上一个很凶悍的婆娘,名叫腊珍的,突然疯了。她说:你当初做神婆之前,也跟个疯子一样,尽说些胡话,你去看看她,是不是也要着道了?是不是也要做神婆了?

被她这么一问,我倒是生起了兴趣。在妹妹的带领下,我以串门子为由,到了那个腊珍家。

一进门,我就感觉不对,那气息,来自阴曹地府,阴森森的,还充满了怨念。

我想搜寻一下那气息的源头,环视了堂屋,并没有任何发现。我借口看看她家中午做了什么饭,就径直走到了堂屋后面的厨房,一边去揭开灶上的锅盖,一边仔细地搜寻每一个角落,结果还是一无所获。

我妹妹村上大多数人都知道我是神婆,我也去好几户人家看过邪气毛病,所以腊珍的丈夫张大山悄悄地把我拉到一边,问我:我们家里是不是有不干净的东西啊?最近我婆娘经常一个人对着空气说话,有时候是骂人;有时候又呜呜地哭;有时候还说,求求你,快点走之类的话。

正说着,腊珍像个幽灵一样,悄无声息地站在了我们旁边,狠狠地朝我瞪着眼睛,那眼神,就好像我是她几辈子的仇人似的。

我们都被她吓了一大跳。她瞪了一会儿,冲着我吼叫起来:你走!你个骗子!什么神婆!世界上根本没有鬼!你就是个大骗子!一边吼着,一边使劲地把我往门外推。

那个力气,真是罕见的大,我竟被她推得一点儿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她的反应太反常了。

要知道,她虽然蛮横跋扈,爱占小便宜,喜欢斤斤计较,也不信鬼神之说;但是很爱面子,跟她没有利益冲突的人,她是从不得罪的,甚至还主动跟人套近乎。

被推出腊珍家大门后,我和妹妹只好沮丧地回家了。

农村上就是藏不住事。我前脚刚刚踏进妹妹家的大门,后脚就有好事的村民们跟进来了,这其中也包括腊珍的妯娌娟子。

大家七嘴八舌地告诉我腊珍的事情,娟子却一直沉默不语。我问她:你就住在腊珍隔壁,你可有听到她家有什么异常?

娟子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慌,随后她快速地瞟了一眼在场的村民们,然后才对我说:我婆婆去世后,我就没跟她说过话,我什么也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张大山跑来了,他一进门就冲到我面前,紧紧地抓住了我的胳膊,急切地说:大神,麻烦你帮我家看看吧。我家肯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

村民们也都附和说:对啊,你去看看吧。

我缓缓地推开张大山的手,坐下来,想了想,说:你老婆好像不要我去看啊。

张大山立马拍着胸脯说:没问题,你讲好了哪天来看,我找理由把她支出去!

我还没回答,却听娟子在一边说道:她不是不相信鬼神的吗?哪儿有什么脏东西啊,估计是她自己心里有鬼。

既然张大山都上门来求我了,而我做这一行,本来就是替人解冤结、驱邪治毛病的,我没有理由拒绝啊。

于是我和张大山说好了,我要先回去准备一下,三天后去他家看看。

02

三天后我去的时候,腊珍不在家。

可是跟我三天前进门的时候不一样,我没有感觉到那种阴森森的气息。我在她家上上下下、里里外外探寻了好几遍,都没有发现有任何异样。

我不能说谎啊,我就跟他直说:我三天前发现你家有阴森森的地府气息,但是今天没有。你实话告诉我,这三天你们在家里做了些什么?

张大山也一脸懵,寻思了好大一会儿,眨巴着眼睛,很无辜地看着我:我们什么都没有做啊,真的什么都没有做,我就等着你来看呢,哪会去做其他什么事呢?

我也觉得很纳闷啊,那么明显的阴森之气,怎么突然就没有了呢?

我跟他说:三天前确实是有阴气的,今天确实没有。你再观察一下你老婆的情况,如果以后好了,正常了,那也就没事了。

如果再出现什么情况,你再来找我吧。如果真有需要再次找我的那天,你要保密,不要跟任何人说。

张大山连忙答应说:好的好的。

大概过了半个月,张大山找到我家来了。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拽着我往门口拖,嘴里说着:大神,你快去我家看看,我家腊珍又犯病了。

我好不容易挣脱他的大手,说:你别急,慢慢地把事情说清楚。

他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鲁莽,赶紧道歉,然后跟我说了腊珍的情况。

上次我去他家看了之后,腊珍晚上就能安睡了,白天也不说胡话了,他以为是问题解决了,腊珍没事了。

可是昨天,腊珍又折腾了一晚上,嘴里叨叨着:你快走,你快走,再不走我叫人来抓你之类的,眼神里满是恐惧。

03

我和张大山一起到他家时,腊珍正拿着一根很长很粗的绳子,在屋里转来转去,仰着头寻找可以挂绳子的地方。

张大山见了,急忙上前去夺她手里的绳子,她却死死地抓着不放,面目有点狰狞,叨叨着:我要走,你放我走,我只能走了……

男人到底力气要大一些,最后张大山终于把绳子夺了过来。

我刚才光顾着看他们夺绳大战了,现在才注意到,那个阴森森的气息又来了。

我循着气息,往里屋走去。堂屋后面是厨房,厨房后面是个院子。那院子用不锈钢和玻璃封住了顶,能透光,却不漏水。玻璃顶和墙之间,有一条大概五厘米的缝隙。

院子里,那个气息很浓很浓。我集中注意力搜寻,看到了,在墙上有个钉子,钉子上挂了个布包,青色的,上面隐隐约约有个人形。

再细细地看,那不是腊珍的婆婆吗?怎么会附在这个布包上?

我让张大山把布包拿下来,解开一看,里面是一捧灰,中间还夹着一张符,骨灰!我吃了一惊!再一细看,那符是聚魂用的。

我说,你们怎么把骨灰放在这里?

张大山又是一脸懵:没有啊,这不是我们放的。我也不知道哪儿来的。

我看向腊珍,她惊恐地说:不是我放的,我什么也不知道。

这时候,突然隔壁院子里传来叮当一阵声响,好像是搪瓷脸盆摔落在地上的声音。

我正疑惑呢,却见张大山嗖地一下蹿了出去,一会儿隔壁院子里就响起了争吵声和扭打声,再一会儿就见张大山拖着娟子回来了。

张大山把娟子拖到我面前,抓住娟子的双手,反在背后,质问道:说!是不是你做的!

娟子只顾低着头,谁也不看,辩解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什么也没做。

大神在这里呢,你休想抵赖!张大山边说边看向我。

我默默地念起了师父教我的咒语,看看娟子的心思。果然,这个时候,她的周围一片混沌,灰乎乎的,说明心思不干净啊。

我对娟子说;我不能看见来世,却可以看见前世和今生,也能看清人心。你现在心里应该很紧张吧?还是自己老老实实交代吧。

娟子抬起眼睛,呆呆地看了我一会儿,说:哼,这都是他们自找的!他们若心里没有鬼,会怕婆婆吗?

她挣脱张大山的手,找了张小板凳,坐下来,静静地说起了事情的原委。

04

说起这个娟子,村上人人都夸她好,也有很多人替她可惜,说她嫁错了人家,一朵鲜花枯萎在牛粪上了。

娟子的丈夫张二山,是张大山的弟弟。但是这两个人性子完全不一样。

张大山长得人高马大,一表人才不说,做事还老成周到,但有个和他老婆一样的毛病—爱占小便宜。

张二山呢,像个长着公鸡脸的猴子,干枯瘦小,其貌不扬,关键是品性还很差,自己没本事,却喜欢在外面充大佬,谁家有点什么事他都要去插上一脚,关键是他这一脚,常常把人家有条不紊的安排给弄乱了,所以村上没人喜欢他。

可是,也不知道他哪儿来的艳福,偏偏娶了娟子这么个模样可人、性子温顺、做事周全的老婆。

张家兄弟俩的房子紧挨着,娟子刚嫁进来时,张大山还趁二山不在家时,企图对娟子不轨;娟子捞了把剪刀还击才保住了清白。

娟子把这件事告诉腊珍,腊珍还指着娟子骂,说娟子勾引他老公。

接下来的几十年,娟子可没少受张大山家的欺负。每次兄弟俩有共同的事情,都是腊珍欺负娟子的机会。

比如,公公生病时,明明讲好了两家轮流服侍,一家一个月,结果轮到张大山家了,腊珍就回娘家;张大山以自己要上班为由,只在早晚端一碗粥到娟子家就算了事。

婆婆住院时,腊珍哭穷,最后只出了三分之一的医疗费用,其他都是娟子出的。还有小姑子出嫁,清明修祖坟等等,这样的事情数不胜数。

娟子也不是没争辩过,可是她男人没用,别看他平时在外面牛皮吹得如天大,可是自家有点什么事,屁都不会放一个。而娟子脾气和顺,做不出撕破脸大吵大闹的事情,于是每次都只好把所有委屈往自己肚里咽。

这样的日子,终于也要结束了。

05

半年前,娟子的婆婆去世了。

婆婆去世,是他们两家最后一件共同的事情了。这次,腊珍依然是狠狠地欺负了娟子一把。

娟子的婆婆是在腊珍家过世的,可是腊珍嫌晦气,非要把遗体移到娟子家来摆放,灵堂也设在娟子家;请了民间厨师来家里做丧宴,买菜做饭等一应相关的活儿却都安排在腊珍家。

腊珍心里那点小九九大家都明白,她无非就是贪图余下来的那些材料。她还提出,在她家做饭,用的水电煤气都要算账,两家平摊。

这次娟子几乎要跳起来和腊珍吵架了,她已经冲到腊珍面前,手指着腊珍开骂了,最后还是被村民们强行拉走了。

大家都劝她,最后一桩事了,以后就跟腊珍家没有任何瓜葛了。既然都已经做了一辈子的好人,这次又何必闹开呢?

娟子本来就是温和的人,经大家劝解,便也不做声了,又只能默默地咽下了苦水,但是她心里已经充满了怨恨。

恰巧那天帮她婆婆料理后事的道士说他会画各种各样的符,娟子就动起了歪心思,借口说自己已经过世的老娘托梦给她,说骨灰坛子破了,骨灰撒了一些,要画一道聚魂魄的符,放在骨灰坛子里,好重新聚集魂魄。

娟子拿到了道士给的符之后,就偷偷地把婆婆的骨灰拿了一些出来,用青布包好,放上聚魂符,藏在自家后院的角落里。

06

很多天以后,一天晚上,她突然在自己家里看到了婆婆。

当时她也被吓到了,后来稍稍定了定神,知道那个聚魂符是有用的,于是通过院墙和玻璃顶棚中间的空隙,偷偷地挂到了张大山家。

事情终于弄清楚了。张大山说要把娟子拉出去,要到村民们面前去说理,让大家都看看娟子的真面目。

我以为接下来把骨灰处理一下,就没事了。还劝张大山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她之所以这么做,其实是你们有错在先。

没想到娟子却冷笑着说道:你不问问腊珍,她敢吗?她敢说出她怕婆婆的真实原因吗?

就在我们面面相觑的时候,腊珍摇着头,说:不可以,不可以。她扑到张大山怀里,蜷缩着,不住地说着:不可以。

娟子说,我来告诉你们吧。

她婆婆得的是胆管恶性肿瘤,并且已经扩散了,无法医治,也活不了多久了。

婆婆出院后,讲好两家轮流照顾,每家一个月。腊珍非要坚持从娟子家开始,所以第一个月婆婆住在娟子家,由娟子照顾。

第二个月,腊珍很不情愿地把婆婆接了过去,也不好好收拾个房间,就让婆婆住在院子里。

婆婆到了腊珍家没几天就去世了,外人都以为是病死的,但是娟子,却看到了婆婆真正的死因。

那天晚上,她拉肚子了,半夜起来上完厕所,隔着玻璃顶棚,发现腊珍家院子里的灯亮着。

她想,这个腊珍平时特小气,今天怎么大半夜还开着灯,也不怕费电?于是就好奇,多看了一眼,结果看到,腊珍用被子蒙住了婆婆的脸,并用双手紧紧地按着,婆婆手舞足蹈了一阵子,然后就不动了。

娟子说完后,似笑非笑地看着腊珍,又说,你不是不相信鬼神吗?我就让鬼神告诉你,什么叫因果报应!

这人心可比鬼神之事复杂多了。

我谨记师父的训诫:只管神鬼之事,不理人间恩怨。

所以我只是把符烧掉,然后给他们选了一个百无禁忌的日子,告诉他们把骨灰撒到死者的坟头上。

其他恩怨报应什么的,就不是我该管的了。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被下蛊的男孩

2018-10-22 12:26:44

鬼话连篇

人变成了螳螂

2018-10-24 20:35:41

1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人死后灵魂由不得自己了,去了阴间地狱也不是容易出进的,不过魔鬼假冒亡者面貌,骗人供奉香火或祭品却经常的事。

    • 亲,说的很对

    • 本来就是偏故事的呀,一般都是黄狐冒充的多,也有游魂野鬼等冒充,也有真是死者本人的灵魂,很少。

    • 应该是,随便进出就太吓人了

  2. 楼上正解,很多都是游魂野怪、魔民魔女冒充的。游魂虽然不罕见,但是在鬼道占的比例还是很小很小的。

    • 你们懂的好多哟

  3. 大妹纸是东北的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