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后,她却被鬼魂附体了

1

今天讲两个关于放生的故事。

刘家村的刘金梅,嫁到了我娘家村上——蒋家庄。她嫁过来时,我还没出嫁。

她干农活可真是一把好手,论速度、论质量,都甩过我好几条街。

但是她生完孩子之后身体就一直不好,病恹恹的,总感觉使不出力气。大大小小的医院也跑了不少,就是查不出病因。

再在一起干农活的时候,就变成我甩她好几条街了,而且越甩越远。甩到后来就不见她的踪影了。因为她身体越来越差,不能下田干活了。

后来婆家嫌她只会吃饭不会干活,把她赶回娘家去了。再后来他老公就变成了前夫。

前夫的第二任老婆生了个儿子,婆家又开始嫌弃她生的那个女儿,她就把女儿带回去了。

她不能劳作,只能勉强做些家务。好在娘家的兄弟善良,把老房子让给了她,还给她生活费,帮她养女儿。

她就在家帮兄弟做做饭,好让他们在外忙碌一天后,回到家能吃口现成的饭。

我做了神婆之后不久,刘金梅来找我,让我给她看看:为什么她身体老不好?

我仔细看过之后发现:哇!她身后五光十色,漂亮极了,比彩虹还好看呐!那雾气,像肥皂泡泡上那种色彩,会流动。

可惜紧靠着她的身体,却笼罩着一层黑气。不过那黑气并不旺盛,朦朦胧胧的,好像已经奄奄一息,快要消失的样子。

那应该是冤亲债主的怨气,可是怎么会被彩色的雾气包裹?还越来越弱呢?

如今那怨气已经不成气候,无法回答我的疑问。

2

我告诉刘金梅:她身体不好,是因为冤亲债主缠着她,只要把冤亲债主打发掉,就可以了。然后我告诉她要用哪些经文,具体应该怎么做。

她听完后,说:“我会我会,这些经我都会念。”

“哦?你会念?”这可出乎我的意料。

“是啊,我跟着老太太们学了很多经呢。”她说。

原来,刘金梅不能出去工作,在家除了做饭洗衣之外,有大把的空闲时间,于是就跟着老太太们学念经。

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上辈子没修行,所以这辈子活受罪了;为了下辈子能过得好一点,这辈子要好好积德修行。

刘金梅不识字,老太太们也不识字,她们都是口口相授。

几年下来,刘金梅学会了好多不算太长的经文,也融入到念经老太太的行列。

不同的是,那些老太太会跟着佛头(主持做佛事的人)出去给人家念经做佛事,刘金梅不能。因为她身体不好,吃不消。但她也会向佛头请教一些修行方面的事情。

过了三个月,刘金梅提着水果来找我,说是要感谢我帮她看好了病。

我顺便又帮她看了看,她身后那雾气,比上次更加漂亮,没有了黑气的干扰,纯净、炫目,仿佛看到了佛光一样。

我可不骗人哦,我跟她实话实说。

我说:“其实我不给你看病,你的身体也能好,只是时日长一点而已。上次你身上冤亲债主的怨气已经很微弱了,你身后包裹着很旺盛的彩色雾气,你以后是要行大运的。”

“啊,是吗?哎哟,阿弥陀佛。”她脸上笑开了一朵花儿。

“只是我没弄明白,那些彩色雾气是怎么来的?你平时积德行善吗?”我问。

“积德行善么……”她思考了一会儿,说:“我不知道算不算积德行善,我一直有放生啊。”

接下来她跟我说了她放生的事。

3

有一次佛头告诉她:念佛是正修,放生是助修。放生的功德很大,坚持放生,可以免除三灾、远离横事、福禄昌盛、寿命增长、无烦恼、少疾病、解冤结等等。

后面的很多功德利益刘金梅没有全都记住,但她记住了“少疾病”,她迫切需要解决的就是身体的健康问题。

她把佛头的话牢牢记在了心里。她没有钱,不能总去买那些待宰杀的动物放生,所以她放生就是凭机缘巧合,当然也会下意识地寻求机缘。

下雨天,田里的蚯蚓爬到路上,就很容易被过路的人踩死。刘金梅就在雨后到附近的路上转悠,看到蚯蚓就捡起来扔回田里去。

走路时她总是留意着脚下,看到大群的蚂蚁就跨过去,绝不去踩。因为佛头说过:不杀生就是最大的放生。

看到流浪的猫狗,她总会拿出一点食物给它们吃。

有调皮的小孩子拿弹弓打鸟,要是被她看见了,她总会上前阻止,或劝说,或打骂。

有时生活费有点结余,在街上碰到了卖螺狮的,她就会尽自己所能买一点,然后找个没人的地方,放回河里去。

……

她总是在日常生活中,做一些细小的放生善事,并且渐渐成了习惯。

后来又有别的佛头告诉她:放生时要按仪式做,不然没用的,还教了她放生前念什么,放生时怎么做,放生后念什么。

刘金梅也跟着学了,并且照着做。

做了一阵,她觉得太麻烦,就舍弃了仪式,咒语也不念了,只念几句“阿弥陀佛”。

她说:“佛是无所不知的,佛肯定知道我放生的事。只要佛知道就好了,何必搞得那么复杂?”

我说:“是了是了,就是这些事,看似小事,但是日积月累,是大功德呢!你培养了自己的善心,也拯救了别人的性命。”

“哦——”她若有所悟的样子,点点头,说:“既然是好事,那我还会继续做的。”

4

第二个故事。

2010年夏天,谢家村的谢伟民请我去他家,说他母亲被车撞了,请我去看看。

我说那得去医院看啊。

谢伟民说:医院看过了,就是小腿有点骨裂,医生已经做了固定处理,回家养养就好了。他母亲非让他来请我,说自己被车撞这事,很蹊跷。

我到了谢伟民家,一个老太太左小腿打了石膏,躺在床上,这应该就是谢伟民的母亲了。

房间里还坐着四个老太太。我当时也没问她们的名字,现在就以她们的样貌特征来叙述吧:一个白头发,一个瘦小个,一个胖老太,还有一个小黑脸。

“蒋师父来啦。我叫郑慧芬。”床上的老太太自我介绍说。

“哦,你就是郑慧芬啊。听过,听过。”我说。

郑慧芬的名字我早就听说过,她也是一个佛头,领着老太太们给人家做佛事。

每逢菩萨圣诞、菩萨得道日等佛教重大节日,还带领大家在庙里的小佛堂念经。她是民间佛教事业的积极分子。

“你这是怎么啦?怎么撞成这样啊?”我关心地问。

“哎呀,别提了。真是被鬼摸了头了,出这样的倒霉事。”她觉得自己撞了霉运,嘀嘀咕咕地抱怨起来,然后跟我讲了发生事故的经过。

那天农历六月十四,吃过饭,她想去街上买点水果,准备第二天(六月十五)到庙里去烧香供佛。

她骑着三轮车,走到半路,一摸口袋,发现自己没带钱,于是折回来。

为了安全起见,她还特地过了马路,靠右行驶。

骑了没几步,又摸了摸口袋:奇怪,钱明明在口袋里呢。于是她又掉头往街上去。为了靠右行驶,她还得再过一次马路。

她左右瞧了瞧,没人,没车,于是放心大胆地过马路。就在这时,不知哪里冒出来一辆拖拉机,她发现时自己已经在马路中间了。

更可气的是,那拖拉机司机好像没看见她,“突突突”地冲着她开过来。她躲避不及,就被撞了。

幸运的是,拖拉机没有直接撞到她的人,而是撞到了三轮车的后半截。三轮车被掀翻,她从车上摔了下来。

事后那拖拉机司机不住地说:在撞到她之前,没看到马路中间有人。

5

“你说奇怪不奇怪?我也没看到有车,他也没看到有人,这里面啊,肯定有蹊跷。蒋师父,麻烦你帮我看看。”郑慧芬对我说。

“是啊,是啊。”胖老太搭腔说:“我打听过了,那地方,从没出过车祸,没有死过人,不会是找替身,肯定是惠芬撞上什么邪魅了。”

我认真地看了看郑慧芬,哦哟!看得我一颤,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忍不住打了好几个寒颤,毛孔都收缩起来了。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撞鬼了?”老太太们看了我的反应,一个个眼巴巴地看着我,七嘴八舌地问。

我定了定神,不住地抚摸着那些暴起的毛孔,又打了两个寒颤。

“肯定是撞了鬼,阴气重。”胖老太煞有介事地说,好像她什么都知道似的。

我摆摆手,说:“不是的,不是撞鬼。”然后问郑慧芬:“郑师父,你喜欢吃螺狮吗?还有乌龟。”

“谁会吃乌龟啊!”白头发老太太惊叫起来:“那乌龟可是有灵性的,怎么能吃呢?惠芬是念佛的人,怎么会吃乌龟?”

郑慧芬冲她摆摆手,示意她别说话,然后和声和气地对我说:“我不吃。我吃素十几年了,这些东西都不吃。年轻时吃过一些螺狮,也不多,偶尔吃点。”

“哦,你吃素啊,那这些你肯定不吃。你以前吃黑鱼吗?吃得多吗?”我又问。

“不多,偶尔吃点。这些东西我都不爱吃。”她回答。

“那就奇怪了呀。你身上爬满了螺狮、乌龟和黑鱼,螺狮最多,密密麻麻的,一层又一层。哎哟!”说着,我身体一抖,又爆了一身鸡皮疙瘩。

这时胖老太又说:“哦,我知道了,肯定是来报恩的。惠芬平时一直放生的,就是放的螺狮啊、乌龟啊、黑鱼啊,还有鸟呢!”

说完又转头对郑慧芬说:“难怪这次没有出大事,肯定是它们在保佑你!”

6

我看向郑慧芬,她好像很不好意思,谦虚地笑了笑,说:“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喜欢放生。放生也是做功德啊,所以我每次都放很多。”

放很多?我心里一紧,这很多肯定不是凭机缘了,而且还“每次”,说明次数不少啊。

“那你放生的这些生灵哪来的呢?”我问她。

“我买的啊。”她一脸诚恳地回答我。

瘦小个也凑上来说:“惠芬啊,经常组织大家一起放生的。每次都是她跑前跑后,统计好人数,以及每人要放生的数量,然后提前去预定好。我们只要跟着放放就好了。”

“哎呀!哪有这样放生的?!”得知了她们的做法,我几乎想跳起来,指着她的鼻子骂。

我也顾不得她是佛头的身份了,加重了语气,训起她来:“你知不知道,你身上这些生灵带的是黑气,是满满的怨气!它们是来寻仇的!”

“还报恩呢!”我狠狠地瞪了那胖老太一眼,继续对郑慧芬说:“你去预定,人家就要去捉。捉的过程中死掉一批,养的过程中再死掉一批,你们运输的过程中还要死掉一批。被你们放生的那些,经过这一番折腾,也不一定全都能活。你们这哪是放生啊,简直就是作孽!”

几个老太太被我骂得目瞪口呆,面面相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

过了好半晌,郑慧芬才醒悟过来,喃喃地说:“哦,原来我做错了……我做错了……”

我当时心里那个郁闷啊!一般人也就算了,这郑慧芬好歹是个佛头,各种佛事仪式烂熟于心,却连这放生的道理都不懂。

后来我跟她说:“反正你是佛头,知道如何做佛事超度,你就多做点佛事,超度了那些被你们杀死的生灵吧。”

郑慧芬连连答应:“好的好的,我会的,我会的。”

7

刘金梅后来一直没找过我。前不久,有刘家村的村民来找我看病,跟我提起了她的情况。

她身体恢复健康之后,先是在一家民办厂的流水线上打工;后来因为技术熟练,做了组长;再后来,被一家大型企业看中并挖了过去;如今年薪二十几万,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而郑慧芬,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她带领着跟她一起放生的那些老太太们,不仅到庙里的佛像前忏悔,还郑重地做了一场佛事,超度了那些因她们的错误放生而丧生的生灵。

做完佛事后不久,郑慧芬来找过我一次。我帮她一看,她身上那些黑气全都不见了,应该是那些生灵得到了超度,都离开她,前往好去处去了。

信佛,学佛,仅仅流于形式是没用的。不仅没用,还会误入歧途,造成恶业。所以要理解佛学的宗旨,明白修行的真正含义才行。

更多精彩故事请移步微信,搜索公号“青青紫”查看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凌晨恐怖的红色高跟鞋女人

2018-10-23 21:43:25

编辑推荐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小镇诡事——乞丐屋

2018-10-23 21:50:51

2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有的人拜佛太注重形式跟神棍没什么两样,这种才是迷信,我偶尔放生都是从菜市场买点泥鳅小鱼之类,到附近的小河马上放掉,从来不念佛经。就是为了培养善心

    • 你不吃肉吗?边放边吃谈什么善心?

    • 杠精吗?吃肉跟放生有冲突吗?又不是我宰杀的,我说了放生就是单单为了培养善良之心,希望让我以后为人处世要善良,我才不在乎放生有没有福报

    • 这样的想法是正确的

    • 吃肉跟放生还真不冲突,只要别过于拘泥形式就行

    • 对,有的放生就是过于注重形式了,这样放生犹如杀生

    • 文章是秃棍的软文广告。

    • 放生时念经念佛比较好,这也算是法布施了,让被放生的生灵与佛结缘,尽此一报身,不再堕入三恶道

  2. 写的真好,大家都吃素,不买不卖不杀就是最好的放生

    • 阿弥陀佛

  3. 阿弥陀佛

  4. ①吃肉就是杀生,没有区别的。杀生和放生当然有冲突了!只是说“边杀边放”总好过“只杀不放”罢了。真谈不上慈悲,但相对只杀不放来说还是更慈悲一点点。
    ② 如法放生:不要提前预订,选择合适地点,发心清净不求回报等。最重要的是放后马上按仪轨操作!持咒念佛,不仅能保护放掉的动物安全,更让他们种下解脱的种子。
    ③拘泥形式指什么?指“按照仪轨太复杂”那就错了,这里面有很深奥的道理。
    如果指“刻意去追求福报,发心不清净”也不对,追求福报那也无可厚非,不能因此就否定放生这种真正有利于动物的行为。
    如果说“太积极地放生是拘泥形式,偶然放生才合理”也是错的,把众生都当场亲人你还会嫌放得太多吗?
    如果是指“提前预订,害了众生”等不如法操作,那就是了,佛教本来也有专门的开示。

  5. 多做善事就对了,我也爱吃螺啊夏季经常去河里摸螺吃,难道不能吃螺吗?

  6. 神婆 求联系方式啊

    • 请关注微信公众号“青青紫”

  7. 淡水田螺体内充满寄生虫子,劝大家最好别吃。

    • 是的,太脏了

  8. 最讨厌秃棍到处意淫编故事妖言惑众。

    • 您好兄弟

    • 我是女的,兄弟

    • 哦哦哦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