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打死蛇后,被蛇报复差点被灭门

,又被称作小龙,修了善行的蛇,会化作飞龙升天;修了恶缘的蛇,就是另外一番际遇了。文中的蛇,大伯为什么要对它出手?它为什么又前来和人类索命?欢迎宝宝一起阅读。

1

我们村西是一片菜园子,我们习惯把它叫做西园。菜园的西北角,在稗草掩映下,有一处坍塌的机井房。

机井房潮湿,地势低洼,附近多蛇,人们都知道。

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2010年6月的一天,小翠带着八九岁的儿子小城,和几个邻家孩子在浇菜园。几个孩子在坍塌的废墟上捉蛐蛐。

一个蛐蛐从小城的眼皮底下逃走了,钻进了坍塌下来的空心板的空隙里。小城弯下腰,嘴里骂骂咧咧地说:你还能逃出老子的手心?

小城俯下身,往空心板的孔洞里一看,不由吓得大叫一声,因为里面竟然有一条粗如手臂的大蛇,正虎视眈眈地看着他。

那些孩子本来正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岁数,又因为不知谁家曾经吃过蛇肉,所以马上就有孩子摩拳擦掌说:蛇肉好吃,捉住它杀了吃肉。

小城因为刚才被吓到了,感觉很没面子,于是自告奋勇,找来一团烂草,堵住了空心板孔洞的一边,又找来一条编织袋,系在空心板的另一头。

接着,便开始把破烂草点着,顿时,浓烟滚滚,顺着窟窿的一端往里面钻去……

那蛇当然禁不住烟熏火烤,顺着空心板里面的那一端就窜了出去,正好就落入了这头的编织袋里。

小城上前就把编织袋口扎紧了,拎起来,得意地说:这条蛇肯定够我们吃一顿。

2

一边的几个伙伴就怂恿着:赶紧杀了尝尝。

接着,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伴,一阵乱砸,把这条蛇弄死了。

等他们把这条蛇从编织袋里倒出来,才发现这条蛇有一米来长,通体墨绿。

几个孩子剥皮的剥皮,生火的生火,时间不大就把这条蛇架在了火堆上。不一会就烤得滋滋流油,香味扑鼻。

那几个孩子也不管生熟,上去就欢呼着,争抢着啃起来。

几个孩子正在欢呼雀跃地享受着自己的胜利果实,就见一个孩子叫了一声。

大家一看,从一边的空心板里面竟然又探出一条蛇来,与刚才的几乎一模一样。

被胜利冲昏头脑的小城,早已冲了上去,拎着一杆木棍就撵着那条蛇追打起来,嘴里得意地叫道:“来一个打一个,来两条打一双!”

那条蛇似乎愤怒至极,竟然树立起半拉身子,吐着腥红的信子朝小城爬过来,并发出呼呼的声音!

一边的孩子因为刚才尝到了胜利果实,便一个个抡起棍棒砖头,围了上来。那蛇似乎见势不妙就忽然钻进了草丛。

这群孩子在草丛里找寻了一阵,无果,也就悻悻地围到了火堆旁边,意犹未尽地吧咂着嘴唇,叫嚷着这条蛇滋味的优劣。

时间不长,忽然一个孩子又欣喜地叫了起来,并且拿着一杆棍子就冲了上去,大家这才看清:在草丛里,那只刚刚逃走的蛇竟然又游了回来!

众孩童又兴奋起来,纷纷抄家伙冲了上去,可是他们忽然看见了诡异的一幕:在草丛里,竟然涌出了无数条颜色各异、大小不一的吐着信子的蛇!

这群蛇密密麻麻的不计其数,仿佛是从地面上忽然钻了出来,一起向他们围了上来。

这些孩子这才感到事情不妙,扔下手里的武器,大喊大叫,惊恐着四散逃离。小翠也被这一幕吓坏了,急忙拉起儿子就往村里跑。

可是跑了不远,小城就咯咯地笑了起来,并说出与他年纪极不相符的话来:“没用的,跑不了的,既然犯下了罪孽,就要还的!”

这句话说完就倒在了地上,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小翠一把抱起孩子就往村里的卫生院跑。

到了卫生院,那医生又是血压计,又是听诊器地折腾了好一会,仍是找不出病因。而小城的身体,却是不住地扭曲着,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缠住了一般。

一边一个老太婆听到原委之后,说:小翠,你们孩子这不像是病,倒像是中了邪了。你何不去找大伯瞧瞧。

3

大伯就是我的大伯,他在我们这一带,绝对像是活神仙一般地存在。

小翠跌跌撞撞地抱着小城刚来到大伯家,小翠的男人曹四元听说了儿子的事情,也开着了一辆面包车赶了过来。

大伯一见小城,整个眉头都拧在了一起,叹了口气说:孩子遭罪了。

四元掏出一支烟,自顾点上,大着嗓门骂道:要是真的是蛇惹的祸,老子要抄了他的老窝。

大伯并没有理他,仔细看了看小城,然后从小翠手里接过孩子,放到了炕上。

然后,自己洗了手,拿出一张黄纸,用朱砂在上面龙分凤舞地画了一道符咒,然后拿出火柴要点燃。

可诡异的是,任凭大伯再怎么鼓捣,那纸张就是点不着。

大伯咦了一声,闭上眼,嘴里小声念着什么,时间不大,他睁开眼对四元说:你们一家都过来,给它磕个头,这样它才会原谅你们!

四元冷笑着说:装神弄鬼,在哪?有本事它出来,看老子不弄死它。

小翠看不过,上去就踢了四元一脚,骂了两句,他这才极不情愿地对着昏迷的儿子,跪了下去。

大伯画着符咒的纸张瞬间便点燃了。

大伯每次给人们驱邪的时候,并不忌讳有人围观。所以,这次也一样,院子里依然围着十几个看热闹的乡亲。

等那几张符咒化为灰烬,小城竟然奇迹般地醒了过来。

后来才知道,大伯写的那并不是什么符咒,而是悔过书,意在取得死去的蛇的原谅。

好在,大伯的道行匪浅,蛇灵也给了几分薄面,只让四元一家磕头认罪就行了。

事情如果就此打住,也算是完美结局了,可是,偏偏就有多嘴的说:四元,啧啧,好歹你也是一条汉子,竟然给儿子磕头。

这句应该是玩笑话,可是四元的脸色忽然就变了。

从我家走了之后,四元竟然杀心大起,自认为丢了面子的他,要去杀光那些蛇。

4

四元从我家出来之后,跑到加油站,买了一壶汽油,然后又跑到家里找了一把铁锹,接着便开车去了西园。

地里干活的人不少,一见二百五四元的样子,大家就知道好戏来了。

四元大大咧咧地说道:让它吓唬我家儿子,今天老子要抄了它们的老窝。

这时,看热闹的人群里有人起哄道:四哥,都知道这里是蛇窝,但是就是不知道在哪块石板下,用不用给你帮忙?

一见有人起哄,四元的嚣张劲上来了,叫道:这几块小石板,哥我还搬得动!说完,四元扔下手里的塑料壶,拿着铁锹逐一地掀开石板,在草丛里找寻蛇窝。

最后,四元掀开了一块石板,正看见那条墨绿的蛇很是惊恐,它哧溜就钻进了一个黑洞里。

四元冷笑道:你以为你还能跑得了吗?

只见一块石板地下露出一口小腿粗的黑洞,不知道有多深。

四元冲远处看热闹的人道:看我给人间除去一害,我要火烧无底洞!说着,四元拿过刚才来的那个塑料壶,拧开盖子咕咚咕咚地把一壶汽油倒了进去。

接着,打火机扔了进去……

5

伴着火光,洞底冒出了腾腾的黑烟,腥臭、呛鼻,一股烧焦的味道随即弥漫开来。

四元转过身来,得意地朝人群做了个胜利的V形手势。

洞里面忽然传来哔哔啵啵的响声,像是春节时我们燃放的,一种叫做小草鞭的鞭炮声,接着又传来吱吱的叫声。

四元哈哈大笑道:神鬼怕恶人,老子这次抄了他的老窝,看它还敢兴风作浪?

四元走了之后,有人忽然看到,从洞里忽然飘出一缕缕黑烟,缠绕着、纠结着、扭曲着,像是无数条因疼痛而蜷缩的蛇。

那些黑烟飘到上空后逐渐汇聚到一块儿,竟然变成一条硕大的蛇状,有头,有尾,双目圆睁,上下翻滚,似乎是愤怒至极!

可惜,已经先走一步的四元并没有看到。四元自认为出了胸中一口恶气,半路拐了一个弯,跑到超市买了一瓶啤酒,一边吹牛一边喝。

四元从超市出来,已经华灯初上了。

等四元把车开回家,刚要停车,就觉得自己的腿上被什么东西箍住了,他一低头竟然看到几条蛇扭动着、互相缠绕着把他的腿紧紧箍住。

四元吓了一跳,伸手抓住这几条蛇就扔了出去,可是当他看到外面的情景时,整个人瞬间懵逼。

遍地都是蛇!树上,墙上,甚至他家的房顶上都是蛇。!

这些蛇就像是从天上落下来的,又像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像是浪潮一样在四元家里翻涌。

6

四元大叫着:救命啊,救命啊!

左邻右舍听见四元凄厉的叫声后,纷纷赶了过来,只见四元手里拎着一把铁锹,胡乱地劈砍着,眼神里流露出无尽的恐惧,嘴里胡乱地喊着蛇,蛇……

可是,他的面前并没有什么东西。

等小翠把我和大伯请了过来,我茫然地看着四元说:他疯了吗,这里哪有什么蛇?

大伯脸色凝重地说:我们看不见的,不见得没有,因为那是比蛇还厉害的东西!

是什么?

蛇灵!

大伯苦笑说:这家伙不知天高地厚,竟然灭了人家一个家族,他这次怕是要偿命的!

师傅,你有办法吗?他要是死了,我和娃可怎么活啊!小翠摇着大伯的胳膊,一脸哀求。

大伯沉思了一会道:办法是有,不过,倒是难为了那些冤死的蛇!

大伯示意小翠附耳过来,在她耳边嘀咕了几句什么。

小翠慌慌张张地跑到一间盛满杂物的偏房里,我们几个也跟了进去。

只见小翠掀开一口大缸,刚里面还有一些稻壳,她拿过一个瓢便向外面舀。

大伯则从挎包里取出一张黄表纸,取出剪刀咔嚓咔嚓几剪刀,左右上下剪了几下。

接着又问过四元的生辰八字,想了想,似乎略有不满,便放下这些东西,径直跑到外面几乎疯狂的四元身边:骂道,你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惹怒了这些蛇灵,你就等着偿命吧!

骂完,伸出手来冲着四元的脸颊,“啪啪”就是几大耳光子,只把四元打了几个趔趄,还没等四元回过神来,鼻子里的鲜血早已哗哗地流了出来。

等四元清醒过来,大伯早已又大步回到了屋里,我们这才看到,大伯的手上已经沾了几滴四元的鲜血。

接着,大伯把这几滴鲜血抹在了他刚才剪好的黄纸上。

7

这时,大缸里的稻壳也已经全部舀了出来,大伯这才把纸摊开。哦,原来是一个栩栩如生的小儿,约有一尺来高。

大伯一手拎着小人,一手绕着小人胡乱地虚空画了一些什么,嘴里念念有词,不过声音很小,我们听不清。

接着,大伯急忙把小人放到里面,并盖住盖子。

快,把那扇窗户捣烂!大伯对我们几个说道。

距离地面一米五的上方,是屋子的后窗,一扇木质的双开门的镂空木窗。

小翠正在寻找破窗的工具,早有邻居双手用力一摇,两扇窗户早已稀里哗啦地掉了下来!

这时,大伯又一次跑了出去,一把夺下四元正在疯狂挥舞的铁锹,又扇了他几个嘴巴,怒斥道:自作孽,不可活,不要再徒增罪孽了!

说完,使劲把四元向后一扯,向他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赶紧往屋里跑。可是,那四元早已神志不清,如何理解?只是一个劲地胡乱骂着要杀光那些蛇!

无奈,大伯只得连扯带拽把他推进屋里,转过身来冲外面喊道:乡亲们都散去吧,这家伙是疯了,先把他关进这个屋里让他清醒一下!

说完,急忙向小翠使了个眼色,小翠才战战兢兢地走出来,接着,啪地一声,落锁。

刚出来,大伯便装作恶狠狠地踹了几脚屋门,道:好好在里面反省,我们一会把你送到精神病院,这个疯子!

接下来,我们来到小翠的堂屋,小城正坐在炕上,满脸惶恐。

我用眼睛的余光却看到了诡异的一幕:一股黑气在院子里的灯光下犹豫了一下,接着便倏然顺着门缝钻到了落锁的屋里。

大约过了几分钟,就见那道黑气又从门缝里慢慢钻出来,在院子里绕着转了一个圈,接着竟然慢慢散去,无影无踪!

小翠怀里搂着早已惊恐不已的小城,哆哆嗦嗦地带着哭腔问师傅:接下来怎么办?

大伯笑了一下道:没事了!

8

大伯的笑,像是三月的微风,一下荡尽了小翠心头的雾霾,我知道,成了!

大伯又转过身来,对小翠说道:不过,你们今后倒要受些委屈了。

小翠颤抖着问:怎么,难道还有什么后遗症?

大伯道:这些一会再说,你赶紧收拾一些值钱的东西,走得越远越好!

啊,这要搬家吗?事情有些唐突,小翠难免有些吃惊。

大伯嗯了一声,说:是,越快越好,尽量不要再回来了。

搬家虽然不是一句话,但是相比起一家人的性命,实在是算不得什么。

说完这些,大伯拿起钥匙打开那把锁,进得屋来。

大缸依然,大伯掀开盖子,我不由大吃一惊!

那放进去时整整齐齐的用黄表纸剪成的小人,此刻竟然像是一道麻花!不,比麻花还要夸张,像是一条纸搓的绳子!

大伯叹了口气,苦笑道:我救了四元,却对不住那些无辜枉死的蛇。

原来,大伯这次用的是李代桃僵,即把纸人涂上四元的血,再写上他的生辰八字。

让蛇灵误以为这张纸人就是躲藏在缸里面的四元,而真正的四元早从窗户里被乡亲们拖了出去。

后来大伯说:四元是非走不可了,如果被蛇灵发现他还活着,那么他绝对没有活下去的可能。

大伯还说:众生平等,我们没有剥夺对方生命的权利,哪怕是一条蛇。但是同样,四元的命,它们也不能随意剥夺,毕竟,人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青青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公号“青青紫”,真人神棍讲述他离奇一生,还有真人神婆倾诉她神奇的所见所闻,更多精彩故事请微信搜索“青青紫”
最新跟贴(有 5,342 人参加, 跟帖 22 条)
  1. 阎初一 阎初一

    历史上方孝儒就是蛇王转世报仇的,灭了方家十族800口!大家可以找找看。

    • 青青紫 青青紫

      谢谢初一

  2. 阿祢

    話说打死蚂蚁会有报应吗?!?!?!

    我梦料很多蚂蚁往身上爬额!!!

    • A

      因果,阎浮提众生身口意无时无刻不在造业。我过往的读书生涯身不邪淫,但意识邪淫,鼻子一直堵住。十善业道经都写的很清楚,现在大学快毕业意识到错误,近几年鼻子好多了。

    • 青青紫 青青紫

      不能故意杀生

      • 大沈

        怂恿妖邪杀人,也是杀生,你认同?

        就算是仙人也有罪。。。

  3. 青灯古酒

    无论是人类还是动物,都不可剥夺他人的生命,本该收手的事情,因为四元的愚昧,不知悔改,让事情变得复杂,在做错事的情况下,不要去判定自己做的就是对的,我们有时候做错的时候,何时想过对与错

    • 阿祢

      其实我没文中那个毒拉,只是不小心坐死个蚂蚁。。

  4. hahh

    这个大伯也不是啥好人

  5. 天使在人间 天使在人间

    老人说蛇是有灵性的

    • 青青紫 青青紫

      是的

  6. 七竹

    说一件自己的亲身经历,不得不让我往这方面猜测,16年我晚上开车从娘家回婆家,在离我家十几米的地方压死了一条蛇,当时是真的天黑看不见,等到眼前看见了也来不及刹车了,当时压过去就觉得不好,但是我没跟家里说。第二天晚上 我爸出车祸自己撞上电线杠去世了,听旁边的人说,白天又一条蟒蛇盘在我爸出事的地方很久,这让我追悔莫及,后来我跟家里提到了这件事,我妈说 为什么不跟他们讲,那时候讲了少少香什么的也需不会这样,虽然有点迷信,但是我到现在都觉得是我害了我爸爸。。。

    • 青青紫 青青紫

      逝者已逝,为老人祈祷在那边平安吧,爸爸是不会怪你的,他知道你并非有意,喜欢我的故事,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青青紫”,也可以邀请你进粉丝群

  7. 沐沐奶油咖啡° 沐沐奶油咖啡°

    不能杀死蛇,蛇都是很有灵性的。而且蛇的报复心很强的。。。

    • 青青紫 青青紫

      是的,是的,我也误伤过,也被报应了,而且还没结束

      • 玉芷兰

        前两天我去一个怀孕4个月的朋友家住,她家换了房子,她姨妈的房子卖给她了,我也是第一次去,晚上我俩一起睡,半夜尖叫声中醒来,她都吓哭了,她说我半夜瞪着眼睛看着她,双手紧紧的抓着她的手和胳膊,大声的尖叫,可是我却不记得自己有做噩梦什么的,只是模糊的有点映像,黑夜里她瞪着我,嘴大张着尖叫,可是夜里很黑窗帘是拉上的,我是怎么看到她瞪着我的,我并没有做噩梦,当时醒来也没有什么恐惧感,也是她说了后害怕了,甚至我都没弄清楚是她吓着我了还是我吓着她了,可她吓的都哭了,屋里其它人也说听到很大的尖叫声,我却除了这些模糊的印象什么都不记得,我是怎么了?中邪了么?请高人给我指点一下,谢谢了

  8. 心太大

    我记得16年8月份的样子,我骑着摩托车回家,在一个上坡又是急转弯的地方,摩托车上还打着一把遮阳伞,所以在转弯的时候最多只能看见前面5米远的样子,只有把头低下来才能够看的远些,就在我转弯到一半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一条蛇,蛇不大,可能半斤左右,当我反应过来时已经压了过去,当我转过弯把车停下来我坐在摩托车上回过头来看那条蛇,那蛇就在马路边上抬起头来看着我,就这样我两对视了有30秒左右,那蛇依旧没有跑,据说蛇是会报复的,我就在想干脆把它弄死算了,免得它来报复,我看着它下了摩托车,马路边上有石头,当我弯腰捡起石头的时候发现蛇不见了,就是这么一眨眼的功夫就跑了,于是我也没再去找,骑着摩托车就回去了,我以前也压到过蛇,但没有像这条蛇一样不跑的。还有我小时候五六岁的时候,在我家边上看见一条白蛇,这白蛇还不小,估计的有两三斤,据说遇到白蛇的人会倒霉。

    • 青青紫 青青紫

      好吓人啊

  9. 心太大

    在我们那边还有一种说法就是:如果哪个人看到了蛇在享福(就是两条蛇在做爱),这个人当时如果没有去抓住这两条蛇,又或者抓住其中一条,打死也可以,如果都没有做到的话,那么这个人肯定会遭劫,不死也会掉层皮,我亲堂妹,在小学放学回家的路上,在一条小溪的桥上看到小溪里面有两条蛇在享福,回到家里她跟她爸妈说起这事,她爸妈都愣住了,连忙问她有没有打死,那时候也不懂所以也就没管,结果没过几个月,她脚上好像是长了个什么,去医院做了手术,住了一两个月的院。

    • 青青紫 青青紫

      你在我的粉丝群里吗?

      • 心太大

        没有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