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来了。。

这个鬼地方,找了我1个小时。才看见网吧。自从三天前碰上了那个鬼东西。我就向公司请了10天的假来到了这个我大伯说的“赤柳地”(这是方言)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打算解决这个麻烦的“隔代鬼”。说道这个“隔代鬼”。。。。我的父亲今年73岁。是在48岁的时候生了我。而我爷爷呢是在40多岁的时候有了我父亲。据我大伯说。当年我爷爷是国民党。似乎还是个不小的官。这里声明下,我的爷爷在国民党和共产党干起来之前就,卸甲归田了。可从未跟共产党干过。可是后来还是被当年的红卫兵带走了。。是永远的带走了。当时我父亲才10岁左右。。。。。言归正传。家中大伯在我们家乡这块。乡里向外的都称其“大神”,因为经常帮人驱邪看病。都挺灵验的。。。而我也是我大伯的侄子。外兼唯一的徒弟。大伯说我是害过阴的人。和他小时后的遭遇差不多,就收了我这个徒弟。但是这个师徒关系只有我和我大伯两人知道。2012年4月的那一天,我下班回家路上就发生个今天我所要讲的事情。记得当时我在公司门口买了包烟。正当我要点烟的时候,发现打火机找不到了。恰巧看见路边一个修车摊旁站着一个抽烟的妇女。。无奈。。。上前借火。。那妇女看的很面熟,微笑的跟我说:“小瓜子。你家钥匙忘记在公司了吧!”说完给我递上了打火机。我先是一愣,心想:”这阿姨大概是公司的清洁阿姨。对了我家里钥匙呢?“我摸遍全身和包里,都没发现钥匙。尴尬的对那阿姨一笑:”还真忘了。谢谢你。“说完我又奔回公司。真是粗心。钥匙真在公司里。当我拿起钥匙的时候,脑子忽然一醒。”小瓜子。“这个称呼,连我老爸老妈都快忘了的称呼。刚才那个阿姨是怎么知道的?还有她怎么那么面熟。当我走出公司的时候天色渐渐的黑了。我脑子反复的想着刚才的那个阿姨是怎么知道我那个没什么人知道的小名、还有那熟悉的感觉。忽然。我脑子里定格了一个人的面孔。我浑身泛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是的我依然记得小时候住在我家隔壁的那个秦阿姨。她家没有小孩。一直非常喜欢我。但是她在我读初中的那年就死了啊!对!是死了啊!我整个人都愣在了那里。过了好一会。我渐渐的平复了心情。还好我跟大伯学了些手段。心想这好端端的都死了那么多年的秦阿姨找我会是什么事。晚上想办法,在和她见次面,问问。当下开始准备东西。需要的东西不多。这里我就步一一点出了。就是需要那魁树叶的时候。让我倒是头疼不已。附近方圆几十里,就一个厂院里有几颗老魁树。问题是大铁门锁着的。我想尽了办法。又是找棍子够啊。又是挑。愣是没弄着半片叶子。大概是我的动静太大。里面驻厂的一位老大爷发现正在忙碌的我。一声吼道:”那小子!干嘛呢?“我一惊。傻笑到:”大爷。能给我递两片树叶行不?“拿到树叶后,我赶紧的闪人了。回到家中。因为目前就我一人住。拉上了窗户,关上了门。在房间的西南角。点上了一根蜡烛。之后就按照大伯教的方法。在屋子中间放了一盆水。在魁树叶上用笔写上了秦阿姨三个字(因为我从小就称呼其秦阿姨)。完了把树叶放在了水盆里。有取出了一个小碗盛了半碗米。找了三根筷子。看着一切准备就绪。之后拿出了一打冥币。点着之后放在了门边,这是希望门神收了钱之后。放秦阿姨进来的。再次回来水盆边。端起了碗。另手抓这三只筷子,开始轻轻的敲打起来。眼睛望着盆里的那片写有秦阿姨的魁树叶。嘴里不断的喊着秦阿姨。渐渐的看见盆里的水开始出现一圈的涟漪。心道要来了。大概也就2分钟左右。西南角的蜡烛也跟着灭掉了。房子还开灯,倒是心里还踏实点。“秦阿姨!是你吗?”虽然看不见“人”,但我的感觉告诉我。此时屋里多了一个“人”。“小瓜子。看不出你现在还会点小法术啊。还记得阿姨啊。。”是秦阿姨的声音。我点头到:“是啊。秦阿姨。你找我有事吧。”说完转身。看见床边坐着的就是今天旁晚见到的秦阿姨。此时的秦阿姨表情严肃着说道:“是的。小瓜子。这次你恐怕有麻烦了。阿姨是来通知你的。你的隔代鬼来找你了。”(时间不多了。先把之前的事写道这里吧。我又要回去对着那老鬼了。。。)

人已赞赏
亲身经历

从小到现在一直很疑惑的一件事情

2012-4-29 0:52:43

亲身经历

外婆遭遇的那些灵异事件

2012-4-30 1:43:46

1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你说你缺德不缺德 把我的引都给我钩出来了~~你还不讲了~~~~

  2. 楼主写小说啊

  3. 你写连续剧呢

  4. I服了YOU啊,讲到这时候你不讲了,你当说评书呢吧?!

  5. 真有你的,你到是写完啊,我靠

  6. 我晕,大哥你好写完啊。现在叫我们怎么看下去了啊?你这不是玩人嘛。

  7. 是啊,怎么不写完啊

  8. 我擦,你搞我们玩呢,是你自己编的吧

  9. 什么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