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大铁围山笔记

1998年,我们家忽然出现了重大的变故,大哥因为高血压去世,父亲经受了老年丧子的沉痛打击后,变得更加沉默寡。一年后,父亲也在悲痛中黯然离世,留下了我年迈的母亲和我,母亲的坚强出乎我的意料,但很多次,我从梦中醒来,总听到母亲对着空荡荡的房顶,和父亲呐呐自语,总责怪父亲、大哥为什么不托梦给她?她念叨着,不知道父亲和大哥在那边究竟过的怎么样,我知道,不管我怎么孝顺,怎么强颜欢笑,都无法安慰老人悲伤的情绪,我的存在对她来讲,似乎是一个惊恐的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忽然爆炸,只剩下孤苦伶仃的她,我下定决心,准备离家出走,去寻找另一种生活,我本来想去离家较近的西安找份营生,但家乡一位算命先生伸出枯瘦的左手为我掐算了半天,说西安似乎并不适合我,他为我指明的“光明前景”是首都北京,为了母亲孤苦的心境,我无法拒绝“先生”的指点,决意去北京闯一闯。我的离别令母亲感到一丝欣慰。她选择了她认为唯一的可以摆脱“炸弹”的生活方式。于是,在父亲去世一周年后,我终于踏上了北上的列车,来到了北京,成了一名大龄的“北漂”,但母亲悲伤的神态一直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中,我相信这个世界总有“通灵”之人,我准备去阴间走走,寻找我的父亲和兄长,看他们在那边过得究竟怎么样,我想把他们的生活状况告诉我的母亲,也算给母亲一点安慰。

其实,很多人都想知道,另一个世界究竟有没有黄泉路、奈何桥、孟婆亭?

那些令我们闻风丧胆的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究竟怎么对待我们逝去的亲人?

人死后七七四十九天是怎么计算的?头七、二七、三七对生者和死者究竟意味着什么?

十八层地狱真的阴森可怕吗?我们以及失去的亲人真的会投胎转世吗?

假如此生没来得及解脱到净土、升入天堂,那么我们还会回到这个世界吗?

假如我们该下地狱,又有什么法子可以让我们再回到人间?

如此等等,从此以后,我投入到古代异志类图书的汪洋大海,开始认真研究这方面的知识,我读了《归藏》、《汲家琐语》、《蜀王本纪》、《灵鬼志》、《江淮异人录》等,当然也看了西方的一些灵魂研究方面的书,。比如《史威登堡的灵界记闻》、《超越死亡之门》等。

多年后,这件事情还真得发生了。我遇到了一位隐居乡野的江湖奇人——朱宝成,因为他的“通灵”,我知道了世界上还真的有“走阴”之人。所谓走阴分为两种,一种是灵魂出窍,但是只在阳间活动,无法见到死去的人;一种是灵魂走到阴间去,可以见到死去的亲人,并能与之交流。两年前,我曾亲眼目睹了走阴的境况,韩集有一位五六岁的男孩母亲死了,他走阴见到了死去的母亲,却不肯回来。村里的人请来了朱宝成,他烧了纸钱,然后戴上了一幅可怕的红色骷髅面具,经过了三个时辰的折腾,男孩才恋恋不舍的走了回来了。当他回到阳间的时候,我非常清楚地记得,小孩子布满泪水的眼睛,他的哭泣声至今让我无法忘记。

在我的诚心感召下,朱宝成也助我那边“游历”了一番,我和伙伴朱八遇到了很多难忘的人和事儿,并亲眼目睹了那边的风土人情和人文景观,也见到了一些故去的亲友,在历经了一番惊心动魄后,我最终在奈何桥旁边的“平民区”找到了坐在小卖部旁边沉默的父亲。至于与我同行的其他人,按照朱宝成的说法,也都有各自的宿命,此事我会在书中一一讲明。至于“奇人”朱宝成,当我写这本书的时候,他依然隐居在河北盐山县一条普通的街道,那里有个破败的教堂,还有个普通的小院子,朱宝成一直蛰居此处,但因为其孤独怪癖的个性,再三嘱咐作者不能暴露其真实的身份和地址,所以我希望那些好事的、喜欢追根究底的读者,追到我这里就结束了,我尽量在书中给大家一个满意的交代。

破败的教堂

我无意宣传宣扬封建迷信,也不希望读者产生恐惧的感觉,我只希望把那边的经历告诉朋友,这也是这本书没有被誉为恐怖或者惊悚小说的理由,我更愿意把它定位为一本临终关怀小说,如果读者诸君在阅读过程中产生了恐怖或惊悚的感觉,绝非作者本意,我想告诉那些因为各种原因即将离开这个世界的人们,其实那边并没有那么可怕,但您却不能因此而轻易放弃这边的生命,其中的答案,希望您在书中寻找。

最后,作者想说的是,我尽管不是共产党员,也算半个唯物主义者,我相信一点因果报应,如果您也相信这一点,读这本书当然会有点启示;如果您不相信,我也很尊重您,请把本书作为一本消遣休闲的小说来读吧。曹雪芹写《红楼梦》的时候,自云:“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与曹公相比,我辈自然不可同日而语,用萤火之于皓月类比,我还是冷汗啧啧,汗颜不禁,但每本书都有作者的心血,本书由同样如此,感谢我亲爱的朋友,在我最浮躁不安的时候,是他给予我无限的帮助,在此向表示我深深地敬意和谢意,斯为序。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推荐灵异事件

障眼法

最近清理手机通信录,加了一位以前在中山机电公司一起工作的同事微信,同事外号叫冬瓜,因为他长得肥胖...

奇特的香气

说一件关于我自己的怪事,也是一件尘封多年的往事,我叫赵淑贵,女 ,今年68岁。多年来我一直在经营一家...

我经历的怪事

不知何因,我自小就容易看到一些现在人们常说的,姑且称是灵异事吧,每次遇见后,我也只是给家里人说说...

红衣小男孩

一日和几个朋友聚会,饭间聊天到见鬼的经历,期间媳妇突然说,上次咱们去乌镇那次,我就看见了,晚上咱...

小道述异(二)

3、 被鬼挟持的老师 这是发生在“破四旧”时代,本地流传甚广,惊动县里要派“专家”释疑却又“越释越疑”的无...
最新跟贴(有 24,181 人参加, 跟帖 11 条)
  1. 匿名

    书在哪来?????????

  2. 匿名

    真的可以么,我想去看我妹妹

  3. 匿名

    哥们我孟村的 扣扣268019765联系下

  4. 匿名

    哥们我孟村的 扣扣268019765联系下

  5. 匿名

    我是孙悟空转世的,阎王老子怕我,天王老子让着我,释伽麽来佛照着我。

  6. 匿名

    我平平平平平平平平哈哈哈哈哈

  7. 魑魅魁魍魉

    要是真的可以,我想去见见我的母亲

  8. 匿名

    http://www.hesen7890.com 关于阴间真实的生存状态,请多关照

  9. 匿名

    《大铁围山笔记》 http://www.hesen7890.com 请关注阴间真实的生存状态

  10. 为in停Liu

    什么时候出新章节啊?

  11. 麻皮

    关于走阴、过阴之说,确实有。我这边有些人试过。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