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来电,请勿接听

大二那年暑假,张程没有回家,他在学校旁边租了间房子,去附近的餐厅做起了暑期工,工作内容很简单,在餐厅门前接待客人。餐厅老板和房东老太对张程很照顾,工薪不算低,活不算累,租金不是很高。张程挺知足的,可这几天总感觉心里有点不舒服,也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

一天回到家中的时候已经七多点了,张程莫名其妙的觉得眼皮发沉,顾不上吃饭,就趴在床上睡着了。张程睡得正熟的时候,忽然座机的铃声响了起来,他晕晕乎乎从床上爬起来,打开灯,拿起了电话。

“喂?”

“呼……呼……”

这声音,就像是有人在对着话筒吹气,张程一下子精神了:

“喂,你哪位?”

“呼……嘟-嘟-嘟-嘟”

那头把电话挂了,张程心中的怒火一下起来了,

“cao,这谁啊,大半夜的吃饱了撑的打骚扰电话!”

章程回头看了看表,两点整,明天还要早起去打工,只好平息了一下情绪,回到床上继续睡觉。

第二天中午,张程照常在餐厅门口接待客人。突然间,一个穿着高领风衣,带着一顶帽子的人走了进来,这人低着头,看不清他的脸。他快步的走上楼梯,去了二楼。章程觉得很奇怪,总感觉有一丝说不上来的诡异。

吃饭的时候,张程和几个一起来打工的朋友说起了那个怪人:

“哎,你们中午看见那个裹的严严实实的人了么,把我吓了一跳,你说这么热的天,穿那么多,不会是神经病吧。”张程半开玩笑地说

其他几个人面面相觑,都说自己没有注意到这个人。张程感觉挺纳闷,要说一两个人没看见也就算了,这么多人怎么会都没看见?况且中午来吃饭的人并不是很多。

晚上回到家,张程又被突如其来的困意占据头脑,他有些奇怪,怎么这两天老犯困?简单吃了点东西,躺在床上,他又想起今天中午的那个怪人,越想越不对劲,心中莫名产生了一丝恐惧感,满满的,他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当张程睡得正熟的时候,又被座机的铃声震醒了,他想起昨天晚上,不会又是那个人吧。他晕晕乎乎起来把灯打开,想看看是哪个号码给自己打过来的,可打开灯,向屏幕望去,让他吃了一惊,屏幕上竟然没有号码显示,难道是电话坏了?

电话仍旧响个不停,他拿起电话

“喂,哪位?”

“呼……呼……”

“你特么有病吧,大半夜你没事找事,信不信我报警啊!”

“呼……呼……嘟-嘟-嘟-嘟”电话又挂了

张程现在是哭笑不得,想着要不要明天去警察局一趟。他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又是凌晨两点。

早上醒来,他想如果今天晚上那家伙还来电话的话,明天就去警察局报案。

刚要出门,碰到了房东的老太,老太把他叫了过去,对他说:

“小程啊,我今天下午叫人把你房间的电话接上线吧,这电话线啊,上个月被耗子给咬断了,现在耗子虽然没了,可那线因为前段时间没人住,还迟迟没接上呢,这不你来了嘛,怕你不方便,还是给你接上吧”

张程听她这么一说,吓了一跳,电话线断了?那我晚上是怎么接的电话?

老太看张程不对劲,问他:

“小程,你怎么了?”

张程感觉自己的后背都是冷汗。他把事情的经过一五一十的跟老太说了,老太听后脸色变得十分难看。她对张程说如果这几天晚上还发生什么事情,再告诉她。张程觉得老太肯定知道什么事情,可也没有多问,只是答应了一声,就去餐厅了。

张程感觉这一天脑子里都十分的混乱,又有些害怕,他想着这曾经从别人口中当消遣的怪事,竟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晚上回到房子后,他感觉整个屋子都弥漫着一股寒气,是自己不由得打了一个冷战。

今天晚上可睡不着觉了,张程打开屋子里的灯,坐在床上,漫无目的的等着,他也不知道是等待那通电话的到来,还是盼着赶紧天亮,心里一股恐惧久久挥之不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又到了凌晨两点,张程深吸了一口气,望向那台断了线的座机,等着它再一次响起时,张程便将它主动挂断。

已经两点半了,电话铃却还没有响,张程松了口气,想着今晚电话可能不会再打过来了。紧绷的神经松下来后,随之而来的困意又占据了张程的头脑,张程睡着了。在半睡半醒之间,张程似乎听见有人在说话,他猛地坐起来,没错,是有说话的声音,而且声音就在张程租的这间房的楼下。他慢慢的打开窗户向下望去,借着路灯环视四周,一个人也没有,而那声音却接连不断的传来,声音很模糊,不知在说些什么。

张程很害怕,趴在床上蒙上被子。

不知过了多久,突然,传来了一阵阵敲门声

“咚咚咚,咚咚咚”

张程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敲门声越来越大,最后就像是在砸一样。张程鼓足勇气,冲门大喊一声:“滚!”顿时门外的声音戛然而止。

天亮后,张程把这事跟老太说了,老太掏出了一些钱,对张程说:“孩子,我对不住你,让你受怕了,这是这月剩下的租金,我退还给你,你还是找别的地方租房吧。”

老太跟张程说,十年前她和她的老伴买下这块地后,盖了一小栋楼,打算租出去,可不知什么时候,张程住的这间屋子里住进了一窝黄大仙,她老伴很生气,说它们在这里,这间房就租不出去了,一气之下就把这群黄鼠狼给打跑了,她先前劝老伴说黄大仙记仇的,不要赶他们,可老伴却不听。

自打黄鼠狼走之后,晚上总能听见屋子里有动静,后来在这住的人,也总说房子里闹鬼,每次闹鬼的时间,就是凌晨两点,刚住几天就搬走了。她和老伴没办法,只得把这间房子封起来,可封起来后,房子里什么动静都没了。

最近两年入住的人多了,可老伴却不行了,临走前他对老太说把那间房子打开吧,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听见里面有动静,能住人了。”

而张程就是第一个住进去的人。

听了张程的故事,我也深吸一口气,我问张程说:“那之后你就没碰到那种东西了?”

张程对我说:“从老太那里退了房后,我也去餐厅那里退了工,准备回老家待一段时间。在车站坐车的时候,我望向窗外,竟看到了那天在餐厅见到的那个怪人,他在路旁低着头,正向我挥手……”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嫁了两个丈夫,死了跟谁合棺呢?

2018-11-17 21:19:25

鬼话连篇

神与魔的存在

2018-11-20 0:21:26

8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明显是故事嘛

    • 这个是写的故事,不是亲身经历,不过我还有好多亲身经历的事,以后会慢慢写的

  2. 要写就写亲身经历的,难得有这么好的平台。

    • 看看我其他两篇吧,还有就是不可能人人都有亲身经历吧

  3. 写故事去天涯鬼话,那里基本已经沦陷了,不要在这里写故事,请尊重每一位读者

  4. 鬼话连篇。。。能写真实的吗?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