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撞死的那个人,上了他媳妇的身

1

上次讲了丧生车祸的小超,不肯离去,一心要找肇事者寻仇的故事。

小超遭遇飞来横祸时,是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那时汽车还没有普及。如今不管城市还是农村,汽车已经成了家常的代步工具,车祸就更多了。

但是,不是所有的肇事者,都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更别说承担和忏悔了。

今天的故事,也和车祸有关。

我娘家村上有个疯子,名叫蒋德兴,大家都叫他德疯子。

德疯子不是一直疯疯癫癫,他的疯病,每年也就发作几次。不疯的时候,跟正常人是一样的。

由于家里有点家底,所以他也娶到了老婆,还生了两个儿子。

幸运的是,他的疯病没有遗传,他的两个儿子都是正常的。

十年前的一天,他的儿子们满村地找他,说他一夜都没有回家。

村民们都说:不会是疯病发作了,跑出去不认识回家路了吧?等他清醒了应该会回来的。

大家都没当回事,只有他老婆孩子着急。

但是过了好几天都没有他的音讯。好几天之后,倒是派出所的人找上门来了,说有具尸体要他们去认一认。

没多久,德疯子的儿子就哭哭啼啼地带回了德疯子的尸体。

德疯子是被汽车撞死的。那时候农村的路上都没有监控,肇事者逃逸了,根本找不到。

2

没找到凶手,德疯子的家人也没有办法,只得按照当地的风俗,办理丧事。

第二天下午送去火化,第三天上午入土安葬。

就在第三天,下葬后,按理要请所有前来送葬的亲戚朋友吃饭。

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德疯子的老婆,突然直挺挺地站起来,对着在场的十几桌人,大声地说:“你们都听我说,我是被汽车撞死的!”

那声音,是德疯子的声音!

大家一惊,都愣住了。稍后,有几个人明白过来了,知道是德疯子上了他老婆的身。

“上身了,是德疯子上身了!”大家惊叫起来,场面一下子就混乱了。

那天我正好在我大哥家,于是我嫂子跑回来,叫我也去看看。

我到达现场的时候,大伙儿都围着德疯子的老婆,只有几个胆小的远远地躲着,但还是忍不住朝人群中张望。

德疯子的两个儿子站在他老婆的身边,问道:“爹,我们知道你是被撞死的。那你说,是谁撞的你?”

德疯子的声音说:“我不知道。我又没看见车里的人!”

他儿子那本来充满期待的眼神,立刻暗淡下去。

旁边有人开始劝说,说你既然已经死了,就安心地走吧。你两个儿子都很孝顺,会把你老婆照顾好的等等。

众人有劝说的,有附和的。过了好一会儿,德疯子不吭声了,大伙儿以为他走了,有些人就散开,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吃饭。

德疯子的侄女过来拉他老婆,说:婶婶,你还没吃完饭呢,快来吃吧。

他老婆一把甩开侄女的手,说:你去吃,别管我。那声音,依然是德疯子的。

侄女被吓到了,站在那里不敢动。

这时只听德疯子又大声地叫起来,声音里充斥着兴奋:“我想起来了,我知道是谁撞的我了!”

3

众人一听德疯子想起了撞他的人,又纷纷围过来,眼巴巴地等着他继续往下说。

顿了顿,只听德疯子说道:“我记得那辆汽车,是一辆白色的面包车,车牌号是698。”

德疯子说出了车牌号,大家立即炸开了锅,有的说,快到派出所去查查,看看车主是谁;有的说,不是派出所,要去车管所查;有的说,你听他个疯子胡说,车牌号哪有三个数的?

对啊,大家这才注意到,德疯子说的车牌号,只说了三个数字。

然后就有人对德疯子说:“你再想想,车牌号有五个数字的。”

德疯子说:“不止五个字,前面几个字我都不认识,后面的数字,我只看到三个。”

“那怎么能找得到呢?后面数字相同的车多了去了,说不定还是辆外地车呢,你上哪儿找去?”大伙儿七嘴八舌地提出了各种异议,纷纷劝德疯子就此作罢吧,找不到的。

就在大家都认为没有希望的时候,一个小孩子的声音传过来:“大家快看,我找到撞死德疯子的汽车了!”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小男孩,正指着一辆车子。他指的那辆车子,正好是辆白色的面包车,车牌号的后三位正是“698”。

“哈哈哈,就是这辆,就是这辆!德疯子说的就是这辆车!”小男孩兴奋得手舞足蹈。

“去去去!别瞎说!”一个矮胖的中年男人匆匆赶过来,一边说,一边把小男孩往旁边推。

他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结结巴巴地说:“这,这不是…这不是我的车!这,不是……”

“好了,好了,不是你撞的我爹,我知道。”德疯子的大儿子,名叫蒋伟,走过来,拍着矮胖中年男人的肩膀,安慰说:“这就是个巧合,我知道,不会是你的。”

4

原来,这个矮胖中年人名叫鲁胜,是蒋伟的朋友,今天也是来送葬的。

接着大伙儿有人哈哈地笑了起来,说他怎么也摊上这么个车牌;有人凑上来安慰他,叫他不要紧张。

德疯子的老婆,不知什么时候也来到了车子这里,还围着车子不停地转来转去,时而踮起脚,时而趴下,在车子上摸来摸去。

鲁胜在旁边看着,神情紧张极了,手都在微微发抖,整个人像懵了一样,目光呆滞。

过了一会儿,他好像清醒了,对蒋伟说:“那个,我,我先走了,我先走了。”

蒋伟又拍了拍他的肩,说:“好好好,你别紧张,路上慢点,注意安全!”

鲁胜匆匆上了车,可能是由于太紧张,车子发动了好几次,才点着了火。他顾不得其他,踩下油门逃也似地离开了。

车子启动之时,德疯子的老婆正弯下腰仔细地看着车头。有人眼尖手快,一把把她扯了过来,这才避免了一场危险。

那人责怪道:你找死啊!

本来大家以为德疯子的老婆会感谢对方,没想到,她却跳起来,嚷嚷道:“我已经死了!就是他,就是他!”

哦,是啊,如今占据德疯子老婆身体的,是德疯子啊。

德疯子的老婆转头对蒋伟说:“就是他!就是他撞的我!他的车子底下,还有我的血呢!快去追啊!”蒋伟可能是懵了,怔怔地站在原地。

德疯子老婆说了句“我去追”,就朝着汽车离去的方向跑过去。

刚跑了没几步,啪的一下摔倒了。然后就趴在地上不动了。

5

有三四个胆大的,跑上前去把德疯子的老婆扶起来。

接着德疯子的两个儿子也跑过去,搀扶着母亲,走回来。

人群中有人起哄说:去追啊,怎么不追了?

德疯子的老婆什么也不知道,听不懂大伙儿的话,只是不住地问儿子,又像是自言自语:“我怎么摔倒了?我不是在吃饭吗?我怎么跑那边去了?还摔着了……”

他儿子安慰说:没事没事,你继续吃饭吧,吃完去休息。

然后蒋伟招呼大家继续吃饭,有人还想凑过来跟德疯子的老婆说说刚才发生的事,被识趣的人打断了,拉回到座位上去。

我嫂子问我:“你看德疯子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说:我只知道刚才确实是德疯子上了他老婆的身,那些话确实是德疯子说的。至于他说的话是真是假,我不知道。

既然德疯子已经离开了他老婆的身体,没有引发任何意外,那么这件事就算完了。

我对蒋伟说:留意一下鲁胜家的情况,如果真的是鲁胜撞了人,德疯子真的上门寻仇的话,我可以帮忙化解的。

蒋伟连连答应。

6

之后,我也没把这事放在心上。

过了大半年,蒋伟告诉我:鲁胜的老婆疯了。

我说:要不我去看看吧。蒋伟说不行,他曾经好几次建议鲁胜找个神婆看看,都被拒绝了。

我当时心里就起了疑。鲁胜坚持不找神婆看,是不是自己心里有鬼?他老婆的疯癫,会不会跟德疯子有关?

我在心里反复盘算了很久,最后觉得,还是有必要跟蒋伟说说。如若真的是德疯子搞的,也好及时阻止。

蒋伟听我说完后,叹了口气,说:“其实我也怀疑过。一开始碍于朋友的面子,没提。后来他老婆疯了,我就问了,他死也不承认。我多次劝他找神婆看,他就跟我翻脸了。如今,我们连朋友都不算了。”

我问他:“如果真的是鲁胜撞死了德疯子,你打算怎么办?会去报警吗?”

他回答说:“人都死了这么久了,就算追究他的责任,我爹也活不过来了。如果他老婆真是因为这事疯的,他也算遭到报应了。就算了吧。”

真是个心胸宽广的小伙子啊。那个鲁胜,真是瞎了眼,这么宽宏大量的朋友,竟然翻脸丢掉了。

又过了半个多月,蒋伟来找我,说鲁胜的老婆疯得越来越厉害了,天天追着鲁胜打。

他说:“我真怕闹出人命来。要不,您去看看吧。他不同意没关系,我带您去,就算是我请您去看的,有什么后果我来承担。”

看着他一片赤诚的样子,我怎么能拒绝呢?我就答应了。

7

我们到鲁胜家的时候,一个女人正举着工地上用的那种大铁榔头砸车子。她砸的,正是鲁胜的那辆车牌号尾数为698的白色面包车。

她一边砸,一边说:“就是你,就是你!就是你撞的我!就是你……”

我一看,果然是德疯子的鬼魂,附在了她的身上。

蒋伟在旁边跟我说:她就是鲁胜的老婆。

“德疯子!”我冲着她大叫。她一愣,回过头来看了我一眼,“哈哈哈哈……是你啊!”她马上像变了个人似的,笑着跟我打招呼,不过发出的是德疯子的嗓音。

“别闹了,好好过你的鬼日子去!”我说。

“嗯,好,我砸完这车就走,以后再也不来了。”她说。

“别砸了,冤有头债有主,车子自己又不会撞你。有话好好说,我来给你们调解。”我对她说。

“调解个屁!哈哈哈……”她一边笑着,一边又往车子上砸了一榔头。然后走到我面前,笑眯眯地看了我片刻,说:“我走了。”

说完,她把榔头一扔,整个人就倒了下去。

蒋伟立即上前扶住。我说:掐她人中。蒋伟掐了一会儿,鲁胜的老婆悠悠地醒来。

醒来后,她看到蒋伟,仿佛看到了救星,一把拉住他,说:“是鲁胜不对,求你救救他,救救他!”

蒋伟说:“你别着急,我就是来救他的,你看,我不是带了神婆来了吗?”说完他看向我。

鲁胜老婆看了看我,又环顾四周,然后说:“哦。我怎么到外面来了?快,鲁胜在屋里,快!”

说着,我们一起往鲁胜家走去。

8

到鲁胜家一看,我们傻眼了。

家里满地狼藉,仿佛刚刚被劫匪打砸过一样。家具东倒西歪,桌椅横七竖八,有些椅子还断了腿,锅碗瓢盆扔得到处都是。

“怎么又这样了?怎么又……”鲁胜老婆喃喃道。看来,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鲁胜呢?”我问。

“啊,在屋里,应该在里面。”说着,鲁胜老婆带头往里屋走去。

“啊!啊——鲁胜!”只听鲁胜老婆突然惊叫一声,接着就嚎啕着扑了过去。

我跟过去一看,鲁胜躺在地上,身边一大滩血渍。再一看,脑袋都开花了,左脸塌了一大块,右眼暴突着,直愣愣地瞪着天花板,嘴巴张得大大的,样子惨不忍睹。

蒋伟也情不自禁“啊”地大叫一声,扑过来把头躲在我怀里,双手紧紧地抱着我的腰。我感觉到他在瑟瑟发抖。

过了好一会儿,我见蒋伟稍稍平静了,就安慰他说:别怕,别怕。

他好像也从惊恐中醒过来了,呜咽着说:“我来得太晚了。我要早点找你就好了。”

“这不是你的错。”事到如今,我除了安慰他,还能说什么呢?

这时我想起德疯子说的话,“以后再也不来了”。原来,他已经自己报了仇。

说到底,鲁胜也是自作自受啊。只是可怜了他老婆,被德疯子缠了这么久,醒来后面对的,却是鲁胜惨不忍睹的尸体,以及破败的家。

后来蒋伟再也没跟我说过他父亲的事,也没有再提起鲁胜老婆的事。应该是德疯子报了仇之后,再也没有打扰他们了吧。

至于德疯子,我也不敢去招惹他。他有疯病嘛,我也怕他发病起来我招架不住。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衣冠冢

2018-11-21 0:24:15

鬼话连篇

不存在的四楼

2018-11-23 21:04:12

7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不错不错!

    • 谢谢

  2. 真事吗

  3. 编的不错~

  4. 谢放鬼话连篇栏目

    • 你看的就是鬼话连篇啊

  5. 写的挺好的,加油!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