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无奈和二度空间有缘》之别太晚回家

年轻人都喜欢在外玩得很晚,这点我也一样。这个故事发生在2012年的农历七月,这一年我已经回到家里。

农历七月在我们传统文化里是民间俗称的鬼月,是“好兄弟”放假的日子。我们年轻人基本上是比较铁齿的,还是该喝酒喝酒该玩的玩,没有把这个事放在心上。 先和大伙说说我家的地理位置。我家前面就是省道的大马路,这里属于三岔口,旁边是一座桥;我家就在桥头,对面就是另一条岔路,是条陡坡通往镇中心。用侧Y字可以诠释我这的地理位置。

那一夜我原本是不打算出门的,因为我朋友到了11点半才打电话叫我出去喝酒。他家在桥的另一边的一个开发区的楼房里,不远,我一晃悠晃悠的走去喝酒。不用说肯定是麻龟了,我们就坐着聊天喝茶。一直聊到凌晨5点。我下了楼,一路上连个车都没有,只有昏黄的路灯。虽说是七月天,但那晚上走在路上还有点发凉,特别是走在桥上。在路灯下还有几只蝙蝠飞来飞去,挺渗人的。差不多走几百米就到家了。那个时候没什么太大的感觉,后来才知道我应该是那晚上被跟上的。

从那之后我就开始经常做怪梦,脾气暴躁,最离谱的是咒骂那些神明!我老妈本来就比较信这些,后来自己去了我们隔壁镇的一个传说很灵的一个庙里问。那天我在家里正洗着些东西,我妈回来说:“让你还大半夜出去外面逛!被跟到了!”。我一愣问我妈是怎么知道的,因为我都是等我爸妈睡着后偷溜出去的。 事情是这样,那天中午我妈到那里问神。

那个乩身请庙里的主神和我们这里当地的神明对一下然后附身说:“小弟子这样你怎么才发现,小弟子整天恐吓说要砸东西的(确实我那时候发气狂来会这样),但小弟子未成家不懂事神明不会怪罪,他是农历七月晚上碰到过路将军和过路夫人……”后来一天晚上我妈叫我呆在家里不要出门,拿上一些金银纸钱去我家的南方烧掉,这样的一个仪式。那天晚上刚好停电,我一直躲家里,我相信,因为那乩身又不认识我和我的家人,怎么知道我恐吓要毁掉那些神牌神像。

那感觉就像他在我们家安监控,感觉不太好,很神奇又有些畏惧。 但那不是恐怖,这之后的一个晚上真正让我恐怖的是看到了。前几篇有写过我看到了,不是做梦,是清醒时看到的。 比较简短,那天晚上我起床(没睡着在玩手机)上洗手间。才一开自己房间的门,就看到暗暗里门口离我两米之内有个人,我刚以为是我妈想叫出口,然后想看清楚时人就消失了。真正看到时不像电影那样子叫喊啊什么的,而是直接呆掉,就像逻辑混乱一样。

我居然没感到害怕,上完厕所后继续睡觉。第二天起来才后怕。现在想起那个“人”,是个女的的轮廓,看不清脸,一头短黑发,像上世纪二三十年代那种女大学生的西瓜皮发型。 我告诉我妈她说我八字轻,我爸是非常铁齿的说是我的心理作用。

这些已经过去一年了,我不纠结。如果是幻觉眼花也就算了,如果真是祂们,为什么总是喜欢跟着我,也许是我身体的静电磁场较强吧?

人已赞赏
亲身经历

我的姐夫被放蛊

2014-1-1 18:50:28

亲身经历

这算是鬼上身吗?

2014-1-3 22:38:5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