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挖坟,惹鬼上身(下)

08

你娘的志宏,每天给俺爹烧什么纸,为首的男子冲着志宏就是大骂。

借着手电光,志宏才看清骂自己的人,原来是同村的二巴蛋。

前面也说到了,这片岗平时没什么人来,今天清明,二巴蛋来给他爹上坟,来到坟前一看吓了一大跳,地上一大堆烧纸所留下的纸灰,还有满地的烟头,看样子也不像一天两天能导致的,心里泛起了嘀咕,这该不会是有人想坏俺家的风水吧。

越想越觉得不对,于是,就喊了几个本家兄弟过来,跟自己在这里守着,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按倒在地的志宏,对着二巴蛋就骂,放屁,老子啥时候给你爹烧纸了,我是给俺爹烧的,快点撒手,小心我告你们。

按着志宏和瞎蹲的几个人也听出来了,原来是场误会,便松开了手。

志宏站起身,拍拍身上的土说,二巴蛋看清楚,这里是我爹的坟,你小子弄错了。

二巴蛋反驳说,你个癔症玩意儿,连自己爹埋哪里都不知道,这里肯定是我爹的。

看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对方。

其他人都忍着笑意,说了半天也没弄出一个所以然来。

最后还是二巴蛋说,你爹的招魂幡用啥做的?

志宏想了想说,好像是高粱棍的。

二巴蛋听志宏说完,便有了主意说,我爹死了没几年呢,死的时候招魂幡是用洋姜杆做的,咱现在往下挖挖看,应该还能找到一些没烂完的。

众人一听,都觉得这个办法不错,于是从旁边找了一些粗树枝开始挖了起来,没多久,二巴蛋大喊道,挖到了,你们过来看看。

几个人连忙围了过去,一番仔细辨认后,还真是洋姜杆的。

水落石出后,志宏不好意思的挠着头说,二哥,你看这事闹的,是我弄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改天我请哥几个吃饭。

说完拉着瞎蹲就跑,一群人看着志宏出糗的样子,也就没好意思追究,都哈哈大笑起来。

09

在路上,瞎蹲埋怨道,你咋连自己爹的坟都不知道?

志宏也窝着一肚子火说,你还说呢,不是只有自己先人的坟才可以吗?现在咋办,时间都过了,明天找到我爹的坟再烧?

瞎蹲想了下说,可能是二巴蛋的爹贪财才帮我们的,不过这个方法,断了就不能再续了,就算找到你爹的坟也不行了。

一听财路又被断了,急了眼志宏忙问,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瞎蹲思索了下说,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养鬼,你敢不敢?

志宏先是愕然,然后瞬间喜出望外说,你还会养鬼?有啥不敢的,有什么比穷更可怕的!快说,怎么弄?

瞎蹲边走边说,走先去我家,这个方法原打算我自己弄的,不过需要一个肯帮自己的鬼,既然二巴蛋他爹这么上道,咱们就养他了。

俩人来到瞎蹲家,瞎蹲从里屋搬出一口漆黑的小棺材,体积不是很大,最多也就能装下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外面用红绳捆着。

过来搭把手,瞎蹲对着正在发愣的志宏说道。

将棺材抬到院里,瞎蹲将绳子解开,掀开棺材板,从里面拿出一件血红的衣服说,天快亮的时候,鬼魂最弱,我们去把二巴蛋他爹挖出来,用这件朱砂侵泡过的血衣将尸骨包住,然后放进棺材里,血衣收魂,黑棺镇尸,想不发财都难啊!

说完俩人一脸猥琐的笑了起来。

10

凌晨四点,二巴蛋爹的坟前,志宏和瞎蹲拿着铁锹吭哧吭哧的挖着坟,没多久他们就挖去坟头土,露出里面的棺材,本就已经腐烂不堪的棺木,用工具轻轻一撬便打开了,里面躺着的是一具早已没有皮肉的骸骨。

瞧见棺材里的森森白骨,刚才还战斗力满满的志宏,此时已经害怕的两腿直打颤,瞎蹲一看志宏的怂样,一把将志宏划拉到一边,带上手套,小心翼翼地将一块块的骨头拿了出来,放进事先准备好的血衣里,没多久便将所有骨头都收进了血衣,然后把血衣放进了黑棺,钉上棺材钉,又从口袋里掏出三枚古钱,分别钉在棺材板的上中下三个位置。

看到志宏还在一边发愣,瞎蹲没好气地说,还不快点帮忙,把旧棺材放回去,坟头复原,等天亮被人发现就嗝屁了。

志宏一听回过神来,赶紧帮着瞎蹲埋土,没几分钟就将刨开的坟复原了,也幸亏晚上志宏和二巴蛋找招魂幡的残骸,把上面的土都打乱了,要不让人看到肯定怀疑。

一切收拾妥当,俩人也不敢停留,抬着黑棺就往家跑,在路上,志宏耳朵里传来一阵笑声,诡异的很,感觉就是肩上棺材里发出来的,听起来就像是尸体活了一样。一下子就把志宏吓得身上的毛发都炸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时候,差点没把棺材给扔了。

可能感觉到身后志宏的异常,瞎蹲忙说,稳着点,别摔了。

等回到瞎蹲家的时候已经五点来钟了,将棺材摆放好,都长长出了口气,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地。

两人点上烟,志宏问道,棺材抬回来了,然后怎么弄?

瞎蹲悠然地抽着烟说,早晚上四炷香,就行了,比烧纸省劲多了。

志宏好奇地问,为什么要上四炷香,平时不都是三炷香吗?

瞎蹲掐灭手里的烟,从旁边柜子上扯出四根香说,四炷香是鬼香。

点上香,插在棺材前的香炉里继续说,过来,咱们给他磕个头,然后踏踏实实睡上一觉,起来了咱们继续去快活!

志宏一听立马来了精神,对着棺材就是连磕,一旁的瞎蹲忙说,够了,够了,记着每次磕四个就够了,多了也没用!

站起身,拍拍膝盖土,志宏对着瞎蹲说,我回去睡觉了,下午醒了再会面吧!

说完,转身回了家。

11

回到家的志宏,脱光了衣服,钻进了被窝,可能是昨晚的太过惊险,也或许是昨晚没休息好,倒头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中,仿佛又听到昨晚的笑声,还有手掌拍打棺材板的声音,猛然间一个黑影窜到自己脖子上啃咬起来,疼痛感一下子把睡梦中的志宏惊醒,醒来后发现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被窝里就湿冷的就像冰窖。

发现原来只是一场噩梦,搓了搓脸,穿上衣服,感觉脖子有点难受,就像落枕了一样,左右晃了晃脑袋,来到卫生间洗漱。

走到镜子前一看,吓了一大跳,不知道什么时候脖子上,竟然长出来了一张模糊的人脸,那张人脸惟妙惟肖,青郁郁的看起来甚是狰狞。

可能是察觉到志宏在看它,肩膀上的人脸还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然后咯咯一笑。

这声音正是昨晚在路上听到的笑声!

身上莫名其妙的长出这么个玩意儿来,换成谁能不心里发憷,那还顾得上洗漱了,披上衣服冲出了家门,就往瞎蹲家里跑去。

来到瞎蹲家,发现大门紧闭,敲了半天,也不见里面有任何动静,情急之下只好翻墙进去,来到屋里,发现室内一片狼藉,就像刚被强盗光顾过,地上还残留着血迹,却不见瞎蹲的踪影,走到里屋,发现棺材还是老样子摆放着,看着漆黑的棺材,脖子上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就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身体里钻出来。

志宏下意识地捂住脖子,忍着眩晕的疼痛,慌乱逃出了瞎蹲家。

回到家的志宏意识到这次事玩大了,瞎蹲现在生死不明,自己脖子上又多出了这么个鬼玩意儿,越想越膈应,总不能在家等死吧!

12

前思后想后,志宏找到了隔壁村的一个老中医。

中医看完后就大惊失色说,你这病,我可看不了,也不敢看。

看到老中医的表情,志宏知道对方肯定看出了门道,连忙掏出一万块钱放到桌子上说,老先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拜托您了,看好后还必有重谢,不然我就不走了。

好不容易抓住了一个懂行的,那能放过,说完耍起了无赖。

看到志宏卑鄙无耻的行径,老中医也很无奈,只好说,是真的治不了,你身上的是鬼咬人,我只是一个医生,你还是赶紧去找个阴阳先生看看吧,不然就晚了。

从老中医家出来,志宏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想起了我。

于是,就买了一大堆东西找到我家,将事情的始末讲了一遍,我听完之后大惊失色地说,鬼咬人啊!恐怕你很难活不过七天啊!都说横死的戾气大,但你们不知道,去祸害一个寿终正寝的老人,那可是比横死的还凶三分啊!

所谓鬼咬人,就是阴魂厉鬼趴在活人背上吸取阳气。等身体里的阳气被吸干之后,就是毙命之时。

志宏被我的这句话吓坏了,使劲拽着我的手说,华子,你可要救救我啊,我有钱,你要多少,开个价。

我没忙着答应他,而是让志宏脱掉衣服,我得先看看这东西到底凶到了什么程度。

志宏连忙脱掉外套,然后我就看到了那张青郁郁的人脸。人脸只有巴掌大小,它闭着眼睛,嘴角上扬,就像是在笑。

民间有句话,宁听鬼哭,别见鬼笑,这俩人可真是作死的节奏啊!

我思索了一阵说,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13

志宏被我这么一问,当场就有点懵了,但是他回答倒是快速,当然是想活了,我要是想死,还来找你干什么?是不是大侄子。

我嘿嘿一笑说,想活倒也简单,但我只能保你三年之内让那个鬼找不到你,至于三年过后就只能看你的造化了。

贪生怕死乃是人的本性,志宏自然也不例外,虽说只有三年,但好死不如赖活着,能活一天算一天吧。

想通后志宏便说,行啊,大侄子你就说吧,需要我怎么做?

我想了下后说,今天晚上十二点以前,你背着那口棺材去坟地那里等我,记着去的时候,在路上不管谁喊你,千万不要答应,不然你定毙命当场。

志宏听后连连点头答应,我吩咐完毕,拿出一张符递给他说,现在就去准备吧,这个符收好了,可缓解你脖子上的疼痛,我也需要准备下。

接过我递来的符后,志宏也没多停留,便就起身告辞。

晚上,我如约赶到,看坟前摆放的那口黑棺材,就把手里的铁锹递给志宏说,你去把坟刨开,将旧棺材撬开。

志宏接过铁锹,二话不说就开始挖,我当然也没闲着,把带来的三个碗放到黑棺上,打开酒,每个碗里倒上了半碗,这会志宏也忙完了,来到我跟前说,大侄子,都弄好了,然后再怎么弄?

我掏出一把刀子说,把外褂脱了,忍着点,我现在需要把你身上的鬼面切掉。

听到我要动刀子,志宏也算痛快,脱了衣服,咬着牙说,来吧!

人家都豁出去了,我当然也不能露怂,手起刀落,从鬼脸的位置切下来一大块肉,鲜血如喷泉般喷涌而出。

我将肉扔进坟里的那口旧棺材里,拿起黑棺上的酒碗,走到志宏跟前,让鲜血将不满的酒碗填满,三碗都满后,失血过多的志宏站立有点摇晃了,我紧忙从兜里掏出一瓶白药给他敷上,把志宏扶到了一边。

我端起一碗酒走到棺材前说,因果恩怨,随风散。

说完我将酒倒在黑棺板上的一枚古钱上,只见那枚古钱遇酒后,竟然冒气了白烟,“啪”的一声,那枚古钱裂成了两半。

没有迟疑,端起第二碗酒继续说,从此今生,是路人。

酒倒在第二枚古钱上后,跟第一个结果一样,片刻后,也变成了两半。

我端起最后一碗酒后说,从此一刀断,今生来世莫纠缠。

当最后一枚古钱断开后,黑棺开始剧烈晃动,但也就仅仅持续了一分钟,便没了动静。

我对着志宏说,把这个小黑棺放进那个旧棺材里面。

将黑棺放进去后,盖上棺材板,我拿出七颗棺材钉,按照北斗七星的样子钉在棺材板上说,今日旧椁锁新棺,封。

说完咬破舌尖,将一口鲜血喷在棺材上,鲜血落在棺材上,瞬间消失不见了。

我见成了,对着志宏说,盖土吧!可以了。

把一切都弄好后,志宏点上烟,心有不甘开口问道,大侄子,我真的就只有三年可活了吗?

我看了看他说,你明天就走吧,以后别再回来了,以后多积德行善,或许还有转机。

说完我便不再想理会他,独自往家走去。

事情过去三天后,村里都传开了,瞎蹲在二巴蛋爹的坟前跪着,死了。

【完】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夜半挖坟,惹鬼上身(上)

2018-11-29 22:37:21

资料鬼话连篇

移植

2018-12-1 22:19:35

7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兄弟,故事是个好故事,您在写聊斋吧。

  2. 华子还是花子?

  3. 故事写的还不错哈。

  4. 谢谢楼主,楼主~!你说的真的假的~~~!!!?是你亲身经历吗?

  5. 善哉,善哉

  6. 没常识看得郁闷,小时候啥也不懂反而很爱看这些东西。
    人面疮嘛,传统中医是用贝母喂那个鬼脸,或者鬼门针灸刺灵台,皆可解;道门也不会割掉,而是用太乙神咒加忏悔法化解,脾气暴躁的法师会用大金光咒毁掉或用阴山法收掉,如果只是逼迫它离开,那个有百千种方法,不会只能三年;佛家一般用忏悔法,《慈悲三昧水忏》本来就是因为人面疮的缘起而作,是历史上袁盎斩晁错的公案。或者直接诵地藏经、金刚经就超度了。

    • 虫我和你一样,小不懂就爱看这些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