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你现在所在的位置真的干净吗?(连载真实故事)故事(三)诡井(上)

书接上文。王叔为斌子讲起了胡姐家房子的故事。

那是在明国的时候,这片地区是一个小村镇,镇子上住了百十来户居民,居民们安居乐业,生活的很是惬意。然而,世事不能总是平静如水,波澜总会有荡起时。

镇子不算大,但五脏俱全,有各种小买卖商铺,司法部门。说起司法部门,其实只有一个保长,保长管理着镇上的一切事务,所以,由于自己的职责需要经常与居民们打交道,保长人不错和大家相处的也是非常融洽。

镇子上有一户居民姓赵,暂且叫赵家,赵家是这个镇子上条件最为不好的一户。由于家境不好,男主每在农忙的时候都会长期外出做零工来贴补家用,而家里的农活就由赵大哥的老婆自己来做。赵嫂虽说是庄户人,但人长的却出奇的清秀,虽说生有一子,但娇羞的身材仍然玲珑有致,乍眼看,绝对是大户人家的闺秀并非农家妇女。地虽然不多,但对于这样一个女人既务农又照顾家实属不易,这一切,保长都看在眼里。

这一天,赵大哥的老婆正在地里干活锄地,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没有牲口犁地,所以只能自己拿着锄头锄地。她一步一步的往前挪动着,边挪动边挥动着锄头锄地,她一心只顾干活,没有注意锄头松动了,当她再一次抡起锄头时,锄头头甩飞了起来,落下来之后直接砸在了她的背部。一声惨叫,恰巧被路过的保长听到。保长赶忙寻声来到近前,赵大哥的老婆瘫倒在地,背部也印出了血迹,孩子在一旁哭叫着妈妈。二话不说,保长背起赵大哥老婆领着孩子就往家回。到家后,保长让管家找来大夫为其治疗。保长问道:“大夫,这伤严重吗?”

“没什么大碍,皮外伤,没伤到内脏,也没有骨折。一会我给开副药,你让下人煎了给她服用。每日一副,连喝15日再休息几日就会痊愈。切记,这段时不要让她劳累,以免瘀伤不化转为恶疾。”大夫话毕,转身来到屋内的桌子旁边,吩咐保长家的佣人准备笔墨,然后,大夫拿起笔写起了药方。写完后交付保长手中,保长吩咐下人立刻去取药煎后给赵嫂服用。

之前赵嫂已经疼晕,为了方便检查和治疗伤口,赵嫂的上衣被脱掉。此时,缓缓的赵嫂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躺在别人家里并且被子下面的自己是裸身的,所以见到保长坐在近前,赵嫂的脸上露出了羞涩的绯红,缓过神对保长说:“感谢保长搭救之恩,我现在没什么事了,该回去了。”保长看到赵嫂的表情很是娇羞动人,白白的臂膀裸露在被子外面,傲人的身材躺在床上被被子遮挡住也依然那么玲珑有致,此时保长也难免有些尴尬和激动,脑子也突然空白了。赵嫂见保长面部通红表情也有些呆滞的看着自己,赵嫂更加的尴尬了,她试着转过身背对保长,可刚一动,后背又传来了剧烈的疼痛感“啊!!!”保长听到赵嫂的呻呤声才缓过神“别动,你现在不能动,这段时间就安心的在这养伤吧,下人在煎药,一会把药喝了。你再休息一会吧,有什么事你就喊下人,孩子也有人照顾,你就安心养伤吧。”说完,保长转身离去,起身离去的同时,他的心是狂跳着的,满脑子都是赵嫂白白的臂膀和傲人的身躯,他想尽快离开这间屋子,避免被人查觉而尴尬。

走出房间,保长长呼一口气,似乎放松了很多,心想自己这是怎么了。到了外面,保长又找来了自家的长工,吩咐长工这段时间帮着把赵嫂家的农活也干了。一切安排妥当,保长去忙自己的事了。没多久,保长夫人端着一碗药来到了赵嫂休息的房间。保长夫人的长相真的是让人不敢恭维,硕壮的身材,一脸横肉,不了解她的人看她第一眼一定会认为她是女土匪,但一个人的面貌真的不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一切,正所谓人不可貌相。因为保长夫人是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热心肠人,只是在家里她说一没人敢说二而已,保长都不敢和夫人大声说话,有什么事都需要和夫人商量着办,但对于做善事他是从来不需要请示领导意见的。因为,他们家的传统就是以善为本。

保长夫人进来后见赵嫂还在休息就把药放在炕桌上,轻微的放碗声依然惊醒了睡梦中的赵嫂,因为毕竟这不是在自己家并且身有受伤之处疼痛,睡的当然也不会太踏实。醒后,赵嫂起身要见过保长夫人,夫人见到赵嫂要动,立刻过来安抚赵嫂躺下。但毕竟夫人长的过于吓人,赵嫂不免心生畏惧不敢放松。夫人见赵嫂拘谨便有一搭没一搭和她聊了起来,并安慰她安心住下休养。简单的说了几句话,夫人也离开了。

赵嫂休养的这段时间保长一家人对她都非常照顾,尤其保长对赵嫂更是无微不至的关爱。几天接触下来,两个人也产生了别样的感觉。转眼间赵嫂的伤已经痊愈了同时也准备离开回自己家。对于即将离去,保长和赵嫂内心都有说不出来的难过与不舍,但两人从未说过什么,表达过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你懂的)。离开吧,该回家了,那是自己不该奢求的,也是不应该想的。赵嫂收拾好自己的东西领着孩子和保长一家人道别了。回到家后,又过起了一人操持一家的生活。

赵嫂的离去让保长心里空落落的,时常回想起她在自己家养伤那段日子的点点滴滴,想到开心的时候还会情不自禁的自己微笑起来。更多的时候,保长想的还是赵嫂傲人且白净的身材。

日子恢复到了以往的状态,每天依旧照顾孩子、收拾家务、下地干活,在此后的日子里保长也时常来看望这两个留守的女人孩子,每次到来也都会带些生活所需,地里的活保长也吩咐自家长工帮着做。自家男人长久的不在身边,生活中现在又有保长的出现,他经常出现的身影、无微不致的关怀无一不在赵嫂心里产生慰藉。同样,赵嫂生活的不易、清秀的面容、傲人的身材让保长也无时无刻的在惦记和幻想。在他与自己老婆同房时都会把老婆当成赵嫂来做。

这一天,保长和朋友到酒馆去喝酒,酒过三旬菜过五胃已是夜深,保长起身和朋友告别,他步履微摇的往家走去。走着走着,他向右前方一个小院看去,心想“我怎么稀里糊涂的走到这了?”原来,酒馆在镇子南边,自家在镇子的东边,而赵家在镇子的西边,他却走了相反的方向来到赵家。他向赵家看去,透过篱笆墙可以看到屋子昏暗的灯光,隐约的还可以看到一个娇小身躯晃动。“应该是赵嫂没有睡还在忙着家务。”保长心里这样想着,同时,脚步停下目不转睛的看着屋内的人影。看着看着,他又想起了赵嫂白白的臂膀及傲人的身躯同时他感觉自己面颊微热血气上涌,浑身燥热,小腹也开始微胀涌动。。。。。。

关注青蛙kiss,给你讲述真实的故事。 如果你觉得还不错,请在文章最下方的点赞处为我点上一票。您的鼓励是我前进的动力。感谢您的支持。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青蛙kiss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欢迎各位朋友加我私人微信讲述你遇到过听到过的灵异事件。 微信:ksqingwakiss
最新跟贴(有 1,098 人参加, 跟帖 11 条)
  1. 一个胆小鬼

    你这故事冗长拖沓。

    皮外伤还需要喝15天汤药,这大夫也够黑心的。

    另外历史上没有明国吧?只听说过明朝和民国。

    • 青蛙kiss 青蛙kiss

      以后再有类似的伤,我让他只喝1天的汤药。另外,唯一一个错别字还让你找出来了,尴尬中。。。。。。业余写手,感谢您的围观评论。希望以后在评论区可以看到您更多的指教。

      • 一个胆小鬼

        哈哈哈嗝~~

        • 青蛙kiss 青蛙kiss

          哎哟,竟然回复的这么快。怎么还打上嗝了?哈哈

          • 一个胆小鬼

            因为我是杠精,专门挑刺的,(>^ω^<)喵

            • 青蛙kiss 青蛙kiss

              没毛病,你不挑毛病我们怎么知道自己哪里有问题呢?不知道自己哪里有问题如何改正呢?欢迎多多挑刺。

              • 一个胆小鬼

                -_-||汗

                • 青蛙kiss 青蛙kiss

                  看看我其他作品,别光挑毛病,看完之后别忘了在文章最下方免费点赞处为我点一赞。

                  • 一个胆小鬼

                    好吧,毕竟青蛙是人类的好朋友。

                    • 青蛙kiss 青蛙kiss

                      感谢受护人类的好朋友。哈哈

    • 张志华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