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坟场恋爱撞邪,少女深夜捉鬼(上)

引言:年少轻狂,做事毫无顾忌,惹来一身怨债,青春年华,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时过境迁,不变的是,身体好,才是命硬的真本钱。

1

爸妈问我:是不是真喜欢玩电脑?我捣米似地点点头,我知道他们的政策,你沉迷啥,他们就和你进行一次灵魂谈话;只要你点头,他们就让你玩到头晕眼花恶心到吐。

这次不一样,他们让我干点正事,把我送去了电脑学校,指望将来也是一项吃饭的本事,他们万万没想到,我一入学校深似海,从此变成捉鬼人,

这个学校真诡异,一溜生锈的钢筋栅栏,箭矛指天,看着就生生地疼,墙外就是一人高的野草,一到大风天就沙沙响,群魔乱舞的姿态。

学校的学生有点意思,动不动就说:有能耐四楼西北角约!谁不来谁就是孙子!

四楼西北角是个什么样的去处?我也好奇,我问宿舍其他两个姑娘,她俩互看我一眼,一副讳莫如深的样子。

这古怪的宿舍,四个朝气蓬勃的女孩子却一点温度都没有,冷清得跟冰箱一样。

这时候,那个肤白胜雪的姑娘气喘吁吁进来,我赶紧收了一下乱晃的双腿,好让她过去,她看了我一眼,嘴角弯了一下以示友好。

姑娘姓高,成了我在这所学校认识的第一个朋友,熟悉以后,我问她四楼西北角有什么奥秘?为什么那么多人要去那里比胆大?

高不禁笑了,说那是老生吓唬新生的把戏,答应带我去见识见识。

2

春末夏初,空气膨胀,万物发酵,我看见不断有火光流离,绿幽幽,忽明忽灭,我问了句:谁在那里放火啊?

高说:咱学校外面是坟场啊,一到夏天就有鬼火。喏,你看,那边更多。

我除了目瞪口呆,脑子一片空白,浑身感觉又痒又酸,拉着高匆匆离开了四楼。

我天生敏感,这果然就不是什么正经地方。

每次上完电脑课,高都脸色绯红粉面含春,我问她怎么回事?她就低着头痴痴笑,这姑娘莫不是恋爱了?可是我跟她朝夕相处,并没有见她跟哪个男生有来往。

十六少女春心萌动,我顿时八卦心起,迫切想知道是谁,高经历了我的威逼利诱,终于……没说!

一天,我正在电脑上,画一脸麻子的歪嘴老师起劲,高非要跟我换电脑,我不换,她就各种磨,泪花都要出来了。

我这人最禁不住美女梨花带雨,心一软答应了,在高的电脑上扫起了雷,可能是太投入,不知道啥时候身边站了个人,一直盯着我看,看我输了一把又一把不说话。

我就奇怪了,不看不要紧,竟然是让全校流口水的校草,我看他烦躁地四处张望,好像欲言又止,问他什么事?

他竟结巴起来,问我有没有时间,周末一起出去玩。我就想:这不对呀,肤白腿长的美女多的是,怎么会约我呀?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

我把这件事悄悄和高说了,高突然脸色就沉了下来,一副不高兴的模样,我也就奇怪了:今天怎么回事?个个都莫名其妙。

我现在才感觉到,当时的自己智商好捉急,这不是明摆着高喜欢校草嘛。

3

我一看最好的朋友生气了,赶紧哄她开心,拿她脸红的事开玩笑,她反而更生气了,我想这不对呀,就故意说要去。

高一激动说:人家本来约的是我。

我问她怎么回事?她说发现自己和校草用的是同一台电脑,就一直在记事本里互相留言,直到看见校草和她约定见面,她挺害怕的,就和我换了电脑。

结果校草来赴约,误将我认成了高,嗨,这叫什么事儿!我跟高说:那你去好了,解释解释就没事啦。

高这才破涕为笑,这小女生的心思真是六月天,阴晴不定,领教了。

高周日很晚才回来,满面桃花,直呼好刺激。我问她去哪里玩了?

她说:校草问她敢不敢去坟场?高沉浸在爱情中昏了头,俩人在坟场里溜达了一个多小时,近距离接触了一下鬼火。

我不禁肝儿颤,实在理解不了他们疯狂的爱倩。

从此以后,高和校草一发不可收拾,恨不得朝朝暮暮腻在一起,夜色深沉,还在楼下甜言蜜语,宿舍楼下有间破宿舍,高就扶着门和校草聊天,转眼就过了零点。

我在宿舍坐立不安,耳边很清晰地听到他们说话,我越想越奇怪,问其他几个人,她们也说特别清楚,就跟拿着扩音器一样。

我想这怎么能行?情侣间的悄悄话,在大庭广众之下被直播多尴尬,赶忙下楼去叫高,可是接近高的时候,我只听见他俩的说话声嘁嘁喳喳,并不清晰。

真是个奇怪的事儿!

4

我正要拉高回宿舍,突然天旋地转头晕恶心,他俩还依依不舍,我和高一前一后走着,突然高一声炸雷般尖叫,我一回头,看见一个白影一晃而过,高四肢并用拼命往台阶上爬。

大家听见尖叫,纷纷开灯来问,深更半夜我也不敢讲,忙解释摔了一跤而已,扶着颤颤巍巍的高回到宿舍,只见高两眼发直,一动不动,我想肯定是吓丢魂了,念起爷爷教的安魂咒语,摸摸她的头。

高就昏昏沉沉睡着了,第二天早课,高气如牛喘,却怎么也叫不醒,我心想糟了,出大事儿了,赶快去找宿管老师,一身油腻的宿管男老师捏着兰花指,一副见怪不怪的神情,催我去上课,交给他就行了。

一下课我就往宿舍跑,高坐在床前,安安静静的,我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儿自己知道吗?高一脸迷茫地摇摇头说:一点也想不起来。

我就更不敢多提一句,怕再吓到她。同时,不禁对宿管老师好奇起来,这老师有两下子啊,我得去问问他使了什么法术。

宿管老师依旧翘着兰花指说:睡够了自然就醒啦,多大点事。

我越想越有蹊跷,就天天去找宿管老师问他其中缘由,他就是什么也不说,把我晾在一边。

这件事后,高再也不去楼下和校草聊天了,没过多久,高就红肿着眼睛和我说:校草要和她分手。说着,大滴的泪水啪啪砸到我手上。

自从分手后,高就不言不语,本来就雪白的皮肤更加惨白晦涩了,整天病怏怏,没精打采,不吃也不喝,比丢魂有过之而无不及。

5

我想这憋着不行啊,不如出去吹吹风散散心,慢慢就好了,我们就来到校外的大桥上,微风和煦,心旷神怡,高趴在桥栏上眺望。

我正陶醉,高突然冲过来抓住我的手,说想去坟场那边玩, 我吓了一跳,开什么玩笑?谁去那鬼地方散心。

高看我不愿意,又哭又跳,哭喊着往桥栏上爬, 我慌了,再不答应她怕是要出事,我连忙哄她:好,就去一会儿。

一路上高又唱又笑,十分癫狂,我是哆哆嗦嗦头皮发紧,到了坟场,高一会儿指指这里,一会儿指指那里,细说她和校草在坟场的各种过往。

她一惊一乍兴奋异常,我是听得瑟瑟发抖,浑身发冷,感觉有人掐着脖子一样,气都快上不来了,我怕刺激她,借口说咱们回去吧,晚了被老师发现就不好了。

回到宿舍,高变得特别热情,一会儿和这个打打招呼,一会儿和那个聊聊天,和之前简直判若两人,我以为她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了。

晚上,高悄悄拍醒我,说带我去个好地方,我说很晚了,校门都上锁了。高就直直看着我,转而捂着脸在我床前啜泣,我想起桥上的一幕,无奈起来穿衣服。

我哈欠连天,问她这是要去哪里?她冲我神秘一笑,拉着我走到栅栏围墙前,开始扳一根钢筋,很快就扳开一个大洞,她看了我一眼就跳了出去。

我也是冻僵了脑子,没反应过来这么结实的钢筋,柔弱的高是怎么扳断的?高力气大得惊人,把我也拽了出去。

枯黄的茅草映着天边的残云,在昏暗的月色里招摇,高说想去网吧玩。

去网吧步行至少二十分钟,再加上这条土路没有灯,一路上寂静无声,大夏天寒气透骨,我越走越害怕,心里只打退堂鼓,我问高冷不冷。

高突然停住,扭过头冲我嘿嘿一乐,语气古怪:冷?跟我在一起,怎么会冷呢?你应该感觉很暖和才对呀?

我一听完全就不是她平时的声调,进也不对退也不是,事情到这一步了,回学校被老师抓住更糟糕,心一横,硬着头皮往前走。

6

到了网吧,高转来转去到处找人,我看见校草也在这里上网。

高急匆匆冲过去,一屁股坐在校草怀里,搂着他的脖子嗔怪道:你真的不喜欢我了吗?你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哪里做错了呀?

那个恋爱还要偷偷摸摸的年代,高这样的举止让校草大惊失色,小伙子赶紧推开她,说她好粘人,什么都管,看别的女生一眼也能大吵三天,烦死了。

高一听,举起旁边的椅子就朝校草砸去,校草躲到哪里,高就追着砸到哪里,乒乒乓乓砸坏好几台电脑,一边砸一边狂骂,各种污言秽语,完全变了个人。

网管一看这了不得,冲上来拉架,两个大小伙子摁不住高,连忙招呼其他人帮忙,一群大小伙子滚雪球一般,才把高制住。

高血红着眼睛,在地上又嚎又骂,问候了校草祖宗十八代,和全身上上下下的器官,我一时惊得回不过神来,和高相处这么久,从来没听过她说过一个脏字,她这是怎么了?

大家正不知所措的时候,二楼楼梯传来踏踏的声音,一个女孩的声音传来:你们吵什么呀,能不能好好玩?

她看见发狂的高,不禁呦一声,脱口而出:又一个中邪的人呀。我一听这语气,心想这人看来见多识广,不如问问她有什么办法。

这姑娘人称萝卜,这个名字太特别了,这么多年我都记得,当时萝卜一脸从容,说这事儿也好办,找几滴处男血就能解决问题。

我不禁脸红脖子粗,这玩意儿去哪找啊?我总不能众目睽睽之下,大声吆喝谁是处男吧。

萝卜不慌不忙问身边的网管,网管也立刻脸如火烧云,萝卜严肃地说:到底是不是呀,你倒是给个话,别因为不好意思胡说,人命关天的事。

网管肯定地点点头,萝卜就从网管额头,取了一滴血涂到高的印堂处,高一副惊恐的样子,挣扎反抗,死活不配合,眼看血不够,萝卜又取了两个人的处男血,叫大家使劲摁住高,在高脸上点了一脸梅花。

7

这血简直堪比灵丹妙药,很快高就恢复了平静,虽然有点精神萎顿,高终于是不哭不疯了。

我问萝卜是不是没事了?萝卜一脸凝重说:这血里的阳气能管到天亮,白天没事,最怕晚上,具体怎么办她还没想好。

这么一想,只有一个白天的时间解决这件事,问题又来了,谁能解决这件事呀?正发愁,突然想到:萝卜会这些,也许她就认识这方面的人,还是得求她。

我对自己凡事后知后觉也是醉了,幸好那时自己人肥胆壮。

我简单和萝卜说了高的情况,萝卜肯定地说:绝对撞邪了,至于是什么东西她不懂,倒说她奶奶也许有办法。可是这深更半夜,她也做不了奶奶的主,让我们在网吧等着,她回去问问。

萝卜转身要走的时候,我想起一件事来,我附在她耳边问:你看看我身上跟着什么东西没?萝卜莞尔一笑:不会,要有影响早出事了。

萝卜走了以后,我们开始面对这一摊子残局,网管等着我们赔电脑, 我和高哪有钱?

这时校草站出来说:这件事因他而起,砸坏的电脑他来赔。我不禁松了一口气。

这小伙子还算个明白人,有钱就是不一样,高这闹的是什么事儿?这是在外面,要是在学校里还不得丢死人?

闹这么一出,我心想这模样也没法回去,于是抱着高坐在门口等萝卜,第一次有忐忑不安、望穿秋水的凄凉。

上午十点左右,萝卜回来了,她说奶奶叫我们中午十二点准时去,我觉得萝卜忙了一夜,不如一起吃个早饭吧,我弄了点水给高洗掉脸上的血迹,在饭店里掐着表看。

萝卜奶奶家不远,一会儿工夫就到了,前脚踏进大门,后脚当一声,萝卜就把大门锁上了,我不禁心中一惊:大白天反锁大门,这是要谋财害命呀。

奶奶到底是怎样识破这种诡异?

高和校草还有另一个无辜的姑娘,

经历了怎样的波折?

我和萝卜到底捉到鬼没有?

下篇即将为您揭开真相。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青青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公号“青青紫”,真人神棍讲述他离奇一生,还有真人神婆倾诉她神奇的所见所闻,更多精彩故事请微信搜索“青青紫”

推荐灵异事件

高速路上的惊魂!

这是我亲身经历的,故事发生在2014年。 那时我大学毕业两年,因为失恋,整天过得浑浑噩噩,为了不让家里...

分身死兆

分身现象,未解的灵异,从古至今一直在发生着。无论是显赫名人,还是平凡百姓,都对它迷惑不解。但是有...

旱魃/旱毛子?

小时候听姥姥跟同村的一些婶婶唠嗑谈起的一件事,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还是按照当初她们的叫法去表达吧^_^...

学校の秘話

并非什么百年老校,只是格外变态罢了。 想当初,刚刚入学,随即传来学姐自杀的讯息,恰在我们教室楼上。...

一些江湖旧事:画龙

少年时听闻老人家们讲了不少江湖旧事,如今科技昌明,这些江湖上的陈年旧事想必都已经如江上渔火随风而...

生魂的传说

人到底有没有灵魂,我也不知道;就自己道听途说的事分享两个故事吧。 第一个关于外婆的,80年代中期,我...
最新跟贴(有 2,259 人参加, 跟帖 4 条)
  1. 万俟 造极

    小说?

    • 青青紫 青青紫

      真事

      • 田玉麟

        哦,真的吗

        • 青青紫 青青紫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