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七月半(灵异录)

总之18岁以前见过的 遇到的 没见到却感觉得到的 比较多。 比较深的有几次。

20世纪90年代。

那是97还是98年,正是艾滋闹得严重的时候。那时候几岁的娃娃,胆子又小得很,上个厕所都要哇啦啦大叫一声冲进去,见到黑的地方都不敢大步前进。那一年,父母都不在家,跟着姥姥姥爷在家住(房子比较大,二楼是仓库太黑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里面),因为胆小,晚上就安了一张小床在他们二老的房间睡觉。

就在那些夜里,某几个晚上,不知道为什么总会在半夜醒过来。而最害怕的是那段时间的晚上,总觉得有个什么在我床边,而让我害怕的一直是捂着头睡觉,即使醒来也不敢把头伸出去被窝。

有一天,半夜我突然醒了,而我却不是自然醒的,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我被窝外。

就这样醒着也不敢把头伸出去,突然一双伸进被窝。

我那一下惊恐的把那只手抓住并抱住,一直感觉抓了好久好久,在被子里唔得透不过气了 也不敢把头伸出去睁眼看一看。

直到一直把那只手抓住到最后可能因为惊慌过度,又可能是一直捂头而导致缺氧,最终又昏昏沉沉的睡过去。

直到后来我也不敢跟姥姥姥爷说那些晚上的事。我也曾想是不是他们俩起夜来看我睡得安不安稳。 到最后我也没结果。

话说还是九十年代读小学的时候,不知道你们是否听过一个传言,一般的学校都是建在死过人的地方。或者挨着医院之类的。

总之读小学那会,在学校后山挖出过白骨。小屁孩不懂事,瞎凑热闹要冲去看是啥,最后悻悻泱泱的在一堆小孩之间的恐吓下失去了勇气。

2 1世纪

那是 03年的一天。刚升初中的孩子一般都会比较老实的以为自己长大成熟独立了,而自己自觉的早上靠闹钟起床。 那个时候我也是个刚升初中的小屁孩。03年那时候还是只有小灵通刚出来的时候,拿着一个蓝屏黑字的小灵通,多么牛掰的一件事。那个时候那个蓝屏小灵通就是我早上起床的冲锋号角。

就在有一天,前一晚我做了什么 ,我不记得了,可能我早早的睡了,也可能做了什么。那一天早上本来是很平常的,我闹钟醒了,我起床洗簌,

走过钟表时,瞄了一眼时间,六点半。

拿着当早饭的面包老老实实的去上学。 那一天,走下楼,走在街上,总觉着怪怪的,不过没细想也觉得应该没啥,不就是感觉平时的此时此刻天已经快亮了,街上的行人也该有了,路灯也应该到点熄灯了。

从我出门走到初中新校区都快20分钟的路程里,天始终未亮。路灯也始终未熄,街上行人始终未多,街道两旁的店铺始终未开。

在一个大街道上,迎面走来的只有一个挑着扁担的中年农民,摇着那“噶几噶几”作响的扁担朝我走过来。 可曾想象,一个空旷的街道上,就我跟那担着扁担的农民大叔 对面而走的感觉。

再走了一分多钟,都快到校门的地方了,觉得不太对劲,若按我平时情况,天已亮,灯已熄,人已多。可此时此刻却不尽然。终于想起再看下时间是否出了什么问题。

可从拿出那所谓的蓝屏小灵通时,发现时间不对劲了——凌晨三点半。

可我的闹钟一直是设在凌晨6点20分才第一次响铃,往后十分钟一次。 清晨也确实是闹钟响了以后,才起床洗簌,下楼上学。更何况路过钟表时,也看过时间是6点半。

莫名奇妙的时间提前三个多小时。小灵通和挂钟 在同一天同一时间逗我? 看了时间后的第一反应是像风一样的跑回家,并不是出于害怕,而是想回去再睡那三个多小时。。。直到后来想起才觉着不太对味。

08年,也就是所谓 汶川大地震那一年, 未满18.那一年确实是最不对味的一年。不过不对味的感觉还是在 大地震之前。

前面说过,很多学校都是建在那种地方,或者挨着那种地方。我的高中,旁边就是医院,仅仅一墙之隔。还是那种透风的装饰墙。(话说天双,当初你地震后住在离那墙几米远的地方不怕吗)

那年,大致分为三类事。

那是高二,寝室换了个八人间。八十年代修得宿舍楼。还是那种没有独立卫生间的宿舍楼。

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遇到过那传说中的“压床”。那一年 我总的遇到了4次,最讨厌的是大概2个月内就遇到三次。

我讨厌那个感觉:

第一次,你想象自己大半夜醒过来,总觉得自己神识清醒,能清晰的看到眼睛周围的一切,完全不是在睡觉的感觉。但是你的身体你的四肢完完全全不能动弹,任凭你挣扎。我想喊,但是觉得喉咙有块横骨在哪堵着,无论用尽多大力气,也只能感觉发出的是“呜呜”之声。 而在那时,你能看到有什么 慢慢的走到你的床边(我倒霉的睡在下铺,离地面也仅有30-40公分的距离),你转动眼睛却只能看到他的下半部分,你的头颈不能动。 我就在那使劲喊使劲喊,虽然总是感觉自己发出的是“呜呜”之声。直到最后疲乏,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缓缓睡去。再次清醒过来,全身都是大汉淋漓。

第二次:周末的时候,会回到家里去。 那个时候,学校还是很“仁道”的给高中学生双休的假期。(虽说是怕被举报而得来),

双休很好,但是也头痛不能乱跑。就在第一次后的那段时间,我在房间睡觉有了一个习惯:锁门,拉窗,下窗帘。这是我当时睡觉之前必须要做的几项事情。说是寻求安全感也罢。那是周五晚上,可能当晚睡得有点晚,看漫画还是怎么的。但还是习惯性的

锁门,关窗,下窗帘。

一夜无言,可就在早上,能感觉天微亮。大概七八点左右,醒了。

突然感觉好像有人打开了房门,走了进来。还把窗帘打开。

可是,我房门是锁了的_而且,房间有人锁门的话,他们都不会拿钥匙开门 。

想到这里的我就想要说话问一问。 可才又发现,口中又只能发出“呜呜”之声,手脚根本无法动弹,放佛千斤之力在压着一般。心里那个害怕,知道不可能是家里人进房间,那还有什么。却只能在那无力的挣扎,心中狂叫。

还是直到莫名其妙的又缓缓睡去,醒来还是浑身大汉淋漓。

第三次:最诡异的一次。那一次,是在宿舍。那晚上,寝室的几个都聊得很嗨。 深夜1-2点了,还在使劲的的聊。 直到寝室的人一个接一个睡过去,最后只剩下三个人在聊:天双,老罗,我。 到最后了都困到不行,最后的谈话已经进行到这样子:本来三个人说着某个话题,都在抢着发言,但突然之间都不说话,等你再想说些什么的时候,你一定要把他们两其中一个叫醒——因为都困,却强撑着不睡,而三个人中一个睡着了,一定得把你喊醒,理由是两个人聊天不如三个人尽兴。

最后,我跟老罗完美的把天双从睡梦中弄醒4-5次,让他的睡意完全消失。而我两却犯贱的倒头就眠,进入深度睡眠。

第二天,天双说我们两像猪一样 怎么叫都叫不醒。却让他一个人醒了睡不着的看小说。

但是却也说了一件事,把我吓到。

天双说:“昨晚,你是不是有梦游的习惯,第一次见。昨晚睡不着看小说,你丫的吓死我了。突然看你睡得好好的从躺着的姿势给我平坐而起。叫了你几次,你都没答应。吓到后来不敢叫你了,还好你坐了不久又躺下去了。”

而我只能说,其实昨晚我又被“压床”了。 但是这不能算是完了。

无巧不成书 ,高中死党木子亚日告诉我件事。

让我寒毛真的怂了。他说他梦到了他一个亲戚昨晚来找他,推开门,走到他床边找他。他娘的是上铺。 我说你亲戚咋这么想你,白天来就好了不是。 他说他那个亲戚已经。。。。。

所以超级讨厌那个“压床”的感觉。

同年,斜对面寝室的一个兄弟,大半夜的玩失恋割腕自杀。不过你自杀就自杀,还玩遗言——他问他隔铺的兄弟,要是早上你起来发现你旁边是个“尸体”你会怎样. 吓到隔铺兄弟找辅导员才弄到医院去 。

这一个是见到的:忘了是07还是08年的春节的事了。不过他娘的这事太邪呼了。

那是春节期间,中国人都有年夜饭之说不是。有的是在家吃,有的是在餐馆吃。恰好那一夜,在餐馆吃年夜饭聚餐。那会十六七岁的孩子,啥事都要争个先后第一第二。就在那餐馆聚餐之后,家里人买烟花,跟老弟老妹比赛谁先回家。果断的像个风一样的一路穿街道跑回小区。

这里要说一下楼层架构,楼6层。三层为一家。属于三跃层,即一楼到三楼为一家人,左右两户。三楼到6楼一家,左右两户。是夜,我最先跑到楼道口。一声大吼把一楼的感应灯吼 亮。 正想是否等着他们一起上楼,却眼角余光瞟到一白色物体,那物直接一个转身到了楼梯的拐角处不见。我敢打赌的是在我挂入楼道之前,未有一个人走在我前面,更别说只有5-6米远的距离。

当时那一个狠劲来了,“靠,比我还快,丫的”。就不等他们直接,冲上楼道向上跑去,我就要看看是哪个竟然跑我前面。

可当我从一楼追到三楼却傻眼了。什么都没。我第一个跑到门口,拿着钥匙开的门。而对面那家根本就没有住人,更别说是什么对面的邻居了。而一楼的两家们都是关闭的,不可能存在他进了房门不关门,那么近我却听不到关门声。

当时也没管,后知后觉才想着有点不对劲。 到底是什么。

18岁以后,见得,碰的还真就少了, 大概是那什么五行说法咯。。。

OVER。 于14.8.9

2014.11.24

二十四日凌兩點,可能是個夢,一直覺得有人在床邊掀我被子,推我起床,強迫自己醒過來,一直覺得醒過來了,結果發現眼前景色一直一樣,而背後推我的人又變了一個形象。一直掙扎醒來十幾次,才明白一直在夢中醒來睡去。 到最後,發現身體一直不能動。用手掐自己用疼痛法迫使自己醒過來。

醒過來之後以為沒事了,接著睡覺的結果還是前一個一樣的夢,一樣的有人掀我被子,推我起床。

再次逼自己醒過來,卻發現渾身乏力,眼皮一直很沉。一閉上眼就會發現又跟上一個夢接上了。

半夜兩點爬起來,燈光全開坐床上 西翻東找到一個壓扁了的香煙,來提神,迫使自己不再睡下去。

因為在第一次夢中醒來的時候總覺得房間陰沉沉的,又被壓了?好兄弟又來?

真tm不科學

2015.8.29

农历7月半 夜

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  梦中驾车到一个路口 应该是座桥  在这边看桥那边 有一群白发的老头老太在那边手舞足蹈的喊着什么熙熙嚷嚷的 我们想要过桥 却被桥这边的一群大爷大妈拦住不让过 只让从旁边一道门进入阁楼上方观临桥那方。 在里面遇到了很多熟人。 而不知道为什么潜意识告诉说那方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人。因为在桥这边看彼岸  人山人海  而在阁楼看 却毫无人影  一点动静都没有。

想想的话  那桥是奈何桥?  那河是忘川?  那这楼又是什么?  那些似是而非的人 又是什么?

(本文来源于中国灵异网:lingyi.org)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最新跟贴(有 1,597 人参加, 跟帖 3 条)
  1. 小宇宙

    更恐怖的是,我特么居然看完了……

  2. vivi-huang

    更恐怖的是,我特么居然看完了……

  3. 死活人

    恐怖的是 我直接拉下来,写评论了,太长完全没看。。。。。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