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不附体!四个合租男生亲历租房灵异恐怖事件

八年我们大学毕业,带着四年积攒的知识,带着年轻懵懂的激情,怀抱梦想来到深圳。深圳是无数年轻是人的梦想天堂,在我们更加年轻的时候,在我们还坐在课堂的时候我就听到过关于深圳的各种传奇与神话,当然也有那些心酸悲伤的故事。不管深圳是天堂还是地狱,我们都决定来深圳闯一闯。于是,我们班上紧四十几个人就有近二十位同学来到了深圳。

故事就发生在我和另外三个同学租的一间出租房里。先简单地介绍下我们四个人,第一位同学姓刘,是我们班专业知识学得最好的人之一。对计算机,尤其是软件编程有着十分的热情,典型的计算机工科类学生,带着厚厚的眼睛,皮肤黝黑,平时不爱打扮。但性格开朗,思维活跃。平时我们都叫他刘有才,发生灵异事件之后我们发现他是我们中间胆子最大的人,于是我们开始叫他刘大胆。所以在后面的故事中我将称呼他为刘有才或者刘大胆。第二位同学姓孙,平时的外号就孙权,为了避免和历史人物姓名重名,以后就叫他孙泉。孙泉性格较安静,身材中等,很英俊,尤其是穿衬衫或西服特别帅气。第三位同学姓曾(zeng),是个生活很细致的人,有的时候甚至是很苛刻,爱干净,讲穿着,感觉像个女人,平时我都叫他妞。这里我们就叫他曾女人,或者曾妞。第四个人就是我了,姓陶名木。虽然这不是我法律意义上的姓名。但平时认识我的人都叫我陶木,亲切点的叫阿木、木木。曾女人一直叫我陶小姐,一是我平时叫他女人,二是我体形比较单薄,和五大三粗才算男人的传统观念有一定出入。我性格开朗内敛各半,人不算聪明,除非是灵光咋现,平日里人有点木木的感觉,尤其是和女人在一起的时候,和我的名字和像。" 首先介绍我们四个人是为了大致介绍下我们的性格,因为在后面的内容很多都和我们的性格有关,尤其是胆子大小的程度。我们四个人胆子最大的当属刘大胆,其次是孙泉。我和曾女人胆子较小,不分伯仲。

我们租的房间是在罗湖区一个叫笋岗村的小区,在八楼,单间,十五六平米,带一卫一厨。他们三个因为刚到深圳,为了方便找工作,就租了个离人才市场较近的房间。我由于提前来深圳,已经找了份工作,在福田区车公庙的一栋写字楼里上班。为了节省开支我们四个人挤一个房间,地上铺四张席子,我们的深圳生涯就开始了。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我们来深圳开始遇到的不是来自找工作的艰难,不是来自生活上的心酸,而是发生在我们房间的种种怪事。

房间的门牌号是804,房租840(业务管理费40),相信对沿海城市稍微了解的人都知道,沿海地区(包括港台)人都比较忌讳4字,很多住宅和办公楼层及门牌号都不使用4字。比如以前我所住的楼层,门牌有1号、2号、3号、5号,唯独没有4号。再比如我现在所在的写字楼根本没有4字,4都用3A代替,4层为3A层,14层为13A层。而现在我所租的房间门牌号恰好有个4字,莫非这种种怪事和这个4字有关。

刘有才三个租房间的时候我正在公司,我是晚上下班后才到房间,房间已经打扫干净。第一天平安无事,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我只发现在厨房的墙壁上布满黄黄的油迹,可能是上一任房客在厨房做过饭,时间久了,墙壁有些发黑。怪异的事情是从我们住进房间的第二天开始的,下班后坐了近一个小时的车,回到房间看见他们三个都躺在地上谈论今天他们情况,投了几份简历,碰见些什么公司。十点半的时候大家有点累,开始准备休息。孙泉和曾女人先进浴室洗澡,刘有才是第三个,刘有才洗完后我拿好衣服准备进浴室,在浴室门口刘有才突然对我说,陶木,刚才我洗澡的时候发生了些怪事情。我停住问刘有才,恩?什么事情?算了算了,不说了,等下你不敢进去洗了,刘有才说完就没理我。我以为刘有才是开玩笑故意下我,就没太在意还对刘有才说,靠!想吓人啊!以为我是厦(吓)大的吗!我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心里却有点犯嘀咕,到底是啥怪事情?看刘有才一脸认真的样子。进浴室后我开始仔细检查了下浴室,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现象,唯有窗户上糊的报纸有些陈旧了,开始泛黄。

洗完澡后我就说刘有才,靠,你丫刚才还差点真吧我吓到,搞得我在浴室洗澡心里不踏实。刘有才看了看我,一脸颜色地说,你真的以为我是在吓唬你?曾女人接过话问,刘有才是什么怪事啊?说啊!我们大家都被刘有才吊起了胃口,同时也有点紧张。刘有才很认真地说,刚才我洗澡的时候香皂不小心掉到地上,捡起来的时候你猜我看见了什么?你看见什么了?我们三个几乎同时问道。“头发,有一缕长长的头发粘在香皂上”刘有才一边比划一边说“我可以肯定那是女人的头发,我使劲用水冲都冲不掉”头发有什么奇怪的啊!以前这里住了女孩留下来的,很正常啊!我不屑地看着刘有才说。刘有才听见我这样说,就转头对曾女人说,我们进来是不是已经打扫过了房间,该冲洗的地方我们都冲洗了。曾女人点点头表示肯定。曾女人接着说,陶木,其实昨天我冲厕所的时候也发现便池里有女人的头发,而且还有些红红的东西,但我不敢告诉大家,还有就是我们刚搬进来的时候就看见门上贴着三张符,我们三个都看见了,在你下班来之前我们已经把符给撕了。听完刘有才和曾女人的话我开始害怕起来。问孙泉说,孙泉是真的吗?孙泉刚才一直没说话,而且平时孙泉是最不会说谎的人。孙泉说,门上的符确实是真的,而且白天上午不是有个老太婆很奇怪地从楼下跑上来问我们是不是住进来了吗?对对!曾女人接过话说,上午有个很奇怪的老太婆,突然问我们是不是住进这里来了,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然后又什么都不说下去了。 
听完他们的话,我身上开始起鸡皮疙瘩,看得出曾女人也很害怕。尽管如此我心里半信半疑,晚上还是不停地想起他们讲的怪异事情。我想要是他们合起来骗我,过一两天就会忘记,否则这里还真呆不下去。严格上讲我是个无神论者,但毕竟我的胆子小,从小就如此,对于那些未知的事情总感到害怕。记得很小的时候,每当奶奶给我讲以前的一些灵异事情,晚上我都会做噩梦。

后来发生的事情证明,刘有才他们给我说的怪异事情并非谎言,我们的噩梦菜刚刚开始。

白天依旧在公司,因为我是新员工,所以得处处听人使唤。经理叫我做的事情要做,主管叫我做的事情要做,老员工叫我做的事情还得去做。谁叫我是新来的呢,就装回孙子吧,不是有那么有一句话吗,爷爷都是从孙子做起的。人一忙起来就不容易想起其他事情,在公司的八九个小时里我丝毫没有想到过昨天晚上的事情,直到下班的路上我才开始想起昨天晚上的怪事情,心里有点发毛。

一个小时后回到了笋岗村,由于房东只给了两套钥匙,分别在曾女人和孙泉的身上,所以我只好按门铃。随着门铃的嘟嘟声,心里莫名地紧张起来,自己都开始嘲笑自己——胆子还真小。门铃按了很久,里面始终没人开门,心里突然咯噔一声,出什么事了?没有犹豫,我赶快掏出手机打曾女人的电话,电话拨通后,没人接。再打,还是没人接。直到第三次拨打曾女人的电话才听见曾女人的声音。我急切地问,女人你在哪里?怎么不开门啊?曾女人说,你在哪?是不是在房间的楼下?我们在网吧呢,你先别上楼,千万别,等我们回来,我们马上回来。听了曾女人的话,心里开始害怕起来,靠!不会又吓人吧?莫非白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叫我别上楼,再说没钥匙我也上不去啊,即使上去了也开不了门啊!

十几分钟后,曾女人,刘有才,孙泉三个人回来了。我问曾女人说,妞,你们怎么三个都去网吧了,还以为你们在房间,按了半天门铃没人开门。曾女人看了看我没有说话,三个人都保持着沉默。我笑了笑,调侃刘有才说,刘大胆,你们白天不会遇见鬼了吧?是不是女鬼啊?漂亮吗?哈哈。曾女人突然用凶狠的眼光对我说,陶木,闭嘴。曾女人的奇怪反应更加让我摸不着头脑,平时曾女人都喜欢和我开玩笑,很少这么凶,而且我在曾女人的脸上发现了恐惧的神情。喂!女人?到底怎么了?莫非你们真的…….我认真地问曾女人,一边想象白天可能发生的事情,身上立马一阵冷汗。女人到底怎么了?说吧!

曾女人看了看孙泉说,说吗?孙泉点头说,告诉陶木吧,他也住这里,让他知道也好,以后还可以小心点。曾女人和孙泉把我的好奇心完全给吊起来了,尽管心里还有些害怕,但还是急切希望知道他们白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曾女说早晨我去上班后没多久刘有才去南山科技园面试去了,房间就剩下他和孙泉。他们一直睡到十多点,起来的时候人还是昏沉沉的。他们俩个就坐在铺在地上的席子上聊天。说明下,由于我们刚来深圳,一是还没决定长期住在哪里,这里只是临时住处。二是我们没那么多钱,为了尽量节省,我们没有买床,就在房间的地上铺了四张席子。所以席子晚上的时候就是床,白天就当凳子。房间很小,旁边放了点行李就没有多余的地方,一般在房间我们都坐在席子上。曾女人和孙泉起床后脸都没洗就坐在席子上聊天。曾女人说,以后要是我们都在附近找到工作就继续住在这里吧。四个人毕竟很省钱,一个月平均三百来块就可以搞定。就在这个时候,曾女人忽然听见有个女人的声音连续回答了两声:“好!好!”开始曾女人以为是孙泉在回答他。但他分明听见那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曾女人脸色吓得苍白,连忙求证孙泉,问孙泉刚才有没有听见。孙泉说他也听见了,而且声音是从厕所里传出来的。他们两个越想越害怕,于是穿好衣服就出来了,然后一直在附近的网吧上网不敢回去。刘有才面试回来后听了他们讲的事情后也有些害怕,尽管他胆子大,但前几天发生的事情都是他亲身经历的,还是难免感到恐惧。最后他们三个说好等我回来一起商量下该怎么办。因为晚上他们已经不敢回去睡了。

听完曾女人的话,我身上一阵冷汗,但毕竟这件事情不是我亲身经历的,而我又是个典型的怀疑主义者,所以还是有点不相信。曾女人说,我们大家想想,今天晚上怎么办,我是不敢上楼去睡了,要不今天我们去网吧过夜吧。还是孙泉冷静,说,今天可以去网吧,但也不能每天都去网吧啊,这也不是办法。曾女又说,要不我们今天去网吧,明天再去租别的房子,我是真不敢再去住了。

就这样,我们四个人一直在楼下讨论该怎么办。最后我们得出结论,让房东退房租是不太可能了,假如房东在我们住进了之前知道804这间房有问题,既然租给我们,那么房东就做好了准备,想退是几乎不可能的。假如房东不知道房间有问题,房东一定以为我们是在说谎,找借口退房,房间我们是签了合同的,至少住三个月。我们已经付了一租一压1600多,要是我们直接就这样走了,那么这1600多就一分都拿不回来。刚来深圳我们身上都没多少钱,况且还得做好长期呆下去的准备,得尽量省钱。所以说我们想离开这个房间希望渺茫。最后我们还是举手表决,今天要不要进去住。只有曾女人没有举手,刘有才和孙泉胆子比较大,而且明天还得赶早去面试,晚上要是在网吧过夜,晚上睡不好明天肯定没精神去面试。我虽然胆子不是很大,但一天呆在公司,又坐了一个多小时车,身体很累。而且明天还得早起上班。况且我心里还有点怀疑,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嘛!曾女人是实在害怕了,始终不同意进房间去。最后我们只好尽量劝说曾女人,说,既然昨天我们晚上没出什么大事情,那么今天晚上应该也不会出什么大事,况且我们四个人一起,晚上我们就让曾女人睡中间。 
经过大概半个多小时的劝说,最后曾女人终于勉强同意回房间睡。其实我们大家心里都在害怕,但我们实在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在深圳,我们没有亲人朋友,没有工作,没有足够的钱。所有的事情我们只能自己去扛,所有的困难我们只能自己去面对,所有的心酸我们只能自己去体会。

大概晚上十点半的样子我们进了房间,大家都有点沉默,但安静却又使我们感到害怕。于是我们尽量去说些轻松的话题,尽量使我们自己减少恐惧。可就在我们努力找话题聊天的时候,突然门铃响了,要知道,我们在深圳可没有什么熟人,更没谁知道我们住在这间房间。我们顿时陷入了沉默,谁也不敢出声,面面相觑,房间只剩刺耳的门铃声。

在大家沉默了半分钟后刘有才开口说,谁啊?莫非是小亮。说明下,小亮也是我们的同学,他住在附近,说近也不算近,说远也不算远。到现在为止只有小亮知道我们住在这里,认识我们的人就再没其他人知道我们的住址了。开门吧,开门,别自己吓自己了,刘有才接着说。由于我离门最近,没多想我就起身拿起门铃话筒。谁啊?话筒里没有声音。我又问了句,你是哪位?还是没声音,我回头看了看他们,他们都死死地看着我。刘有才问是谁?我说没声音。刘有才起身跑过来接过话筒问,请问是哪位?对方还是没声音,但对方没挂掉。孙泉和曾女人也好奇起来,分别走到门口。曾女人拿过话筒中放在耳朵边听了下,忽然大叫一声,啊!随即把话筒扔了。几乎是半哭着说,操他妈的,变态,变态。曾女人的反映也吓了我们一大跳。忙问曾女人,怎么了?怎么了?曾女人脸色苍白,人呆呆的,嘴里不停地念着,变态,变态,变态。身体不停地颤抖。刘有才马上紧紧抱着曾女人的肩膀说,没事,没事。

大概有几分钟的时候,曾女人缓过神来大叫道,走,走,我不在这里住了。说着就准备穿衣服走人。我和刘有才,孙泉相互看了看,虽然不知道曾女人刚才听到什么。但知道一定是一些可怕的时候,心里也开始害怕起来。于是我们都开始拿好东西准备出去过夜。没其他可去的地方,只有去那家我们熟悉的网吧。在路上我们一直想问问曾女人刚才到底听到了什么,为什么突然变得这么害怕起来,但看见他的状况很糟糕,都不敢问,心里疑惑重重。

到了网吧后我们询问了下通宵的价钱,网吧管理员看了看时间说,现在已经快11点,通宵每人13块,时间到明天早上八点。我们四个要了靠在一起的四台电脑,打开电脑后,刘有才发消息问我,刚才你听到什么了?我说没听到什么。刘有才说,真的吗?你说吧,没关系。我说我真的没听到,你听见什么了吗?刘有才发了个沉默的表情过来。我说,好吧,我把我听到说出来,你把你听到的也说出来了。刘有才发了个赞同的表情,我:“好像是喘气声,但当时我听得不是很清楚”.刘:“我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也不是很清楚,不敢肯定”我:“你确定是女人的声音吗?”刘:“不能完全确定”,“你刚才在房间为什么说没声音”.

我:“当时没听清,感觉像喘气声,又不是很像,我以为是街上的杂音”刘:“应该不是,不然女人不会吓成那个样子”我:“女人也听到了喘气声?”我:“是不是后来声音越来越大,你看,我开始听见一点点声音,你就听到比较明显,女人可能是听到更大的声音”刘:“嗯!有可能”我:“刘有才,会不会是谁在开玩笑啊?真的有……”刘:“呵!不知道”我:“你相信世上有鬼吗?”刘:“或许吧!”我:“靠!你不是无神论者吗?怎么现在变了?”刘:“这几天发生的事情你不怕啊?”我:“怕!女人更怕,我们该怎么办?”我和刘有才随便聊了下就没有再聊了,我大脑里开始有关强烈的疑问。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于是我开始在网上乱搜起来,搜到一些相关的资料: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鬼是确实存在的,人死后有鬼魂的存在,鬼魂是一种什么东西呢?其实,鬼魂和身体的关系就象电磁波和对讲机的关系。鬼魂也就是一种磁场,有记忆的磁场。鬼魂和肉体是这样的关系:人分肉体和鬼魂两部分,身体为鬼魂服务,鬼魂又依赖于身体,器官的存在是为了身体健康保留,这样才使鬼魂不消失。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

死人站起来

2009-9-14 21:40:16

灵异事件

我自己的故事

2009-9-19 2:01:57

19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有点意思!!

  2. 下文呢?

  3. 写的漏洞百出 只有SB才写的这么烂 好好读点书再来编故事 要有创新意识 一看就知道没水准 难怪中国文人那么少 翅膀还没硬也敢来发表 真是无余了 哎~~

  4. 写的漏洞百出 只有SB才写的这么烂 好好读点书再来编故事 要有创新意识 一看就知道没水准 难怪中国文人那么少 翅膀还没硬也敢来发表 真是无余了 哎~~

  5. 写的漏洞百出 只有SB才写的这么烂 好好读点书再来编故事 要有创新意识 一看就知道没水准 难怪中国文人那么少 翅膀还没硬也敢来发表 真是无余了 哎~~

  6. 后来呢?到底听到的是什么声音呢?

  7. 同意4楼的见解

  8. 假 原以为是真实的网站

  9. 然后呢?没下文了么~?你这小说也不行啊~

  10. 后面呢?还是真的是在编故事啊?

  11. 怎么没下文了?不会真的是编的吧?

  12. 鬼魂和身体的关系就象电磁波和对讲机的关系。鬼魂也就是一种磁场,有记忆的磁场。鬼魂和肉体是这样的关系:人分肉体和鬼魂两部分,身体为鬼魂服务,鬼魂又依赖于身体,器官的存在是为了身体健康保留,这样才使鬼魂不消失.那头发是那来的

  13. 太假了吧,有头没尾的。4个大男人还真么胆小。

  14. 编不下去了吗?有点公德心吧,即使是假的也应该有个结尾不是?

  15. 编不下去了吗?有点公德心吧,即使是假的也应该有个结尾不是?

    • 66

  16. 文章是某人转载的,有下文他也不知道啊

  17. 灵异事件一般都是短暂性的,很多都没什么直接的前因后果,如果单单围绕一个灵异事件就写了好几千字,那就明显的瞎编,是灵异小说或者鬼故事了。

  18. 到灵异事件可以念南无阿弥陀佛,不要小看这个佛号,他有无比殊胜的威力和功德,,在网上搜净宗净空大师,鬼很可怜,这句佛号在保护自己的同时也可以对鬼有好处,帮助他早日超生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