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学 第八章 鬼和人类起源的关系

鬼学 第八章 鬼和人类起源的关系

作者:张开基

(我经过作者同意转贴,本文作者拥有著作权,非经同意请勿擅自转载、转贴、摘录或任何形式之引用,改作)

鬼学003

我知道你急;

我也急啊!

你急着想知道答案,

我急是我没有很多时间,一共只有一双手加一个脑袋,我又不是全知的,我一样必须尽可能缜密的思辨加上旁征博引找出证据才能下笔,虽然我早就该动笔了,但是,总是有很多事要做,总是被耽搁,总是缺少助手——-

不过,「鬼学」不是一句话就可定论,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下结论,认真探讨,一大部书也未必能完全阐明;

要说「有鬼」很容易;

要说「没有鬼」也很容易;

要说「我相信有鬼」很容易;

要说「我不相信有鬼」也很容易;

但是,以上这些和事实上到底有没有鬼?鬼是什么?鬼有那些能耐?能做那些?不能做那些?对人类而言究竟是好是坏? —-可以说一点关系也没有,武断的说有或没有,武断的说相信或不相信,那只是纯个人观点,对客观事实与否根本没有任何帮助。

不过,说「没有鬼」或者「我不相信鬼」是更简单些;

而且,如果可以放在一个巨大虚拟的天秤上,那是力重万钧的,想要在天秤的另一边放上等重或能够压倒性更重的证据那是千难万难的。

而我当下不正是在做这种确实很难的事吗?

虽然你很急我更急;但是,既然「鬼」和「人」的关系如此密切,到了如影随形的地步,有许多基本概念就必须先确立,需要循序渐进的来堆砌;

既然我们几乎可以肯定所有生物;只有人类死后会有鬼(或变成鬼),那么,第一要务就是至少要对「人」有初步的界定;

首先,人是怎么来的?

根据人类认知的先后历史来说;

第一是「创造论」:就是认为是上帝创造的,这是西方基督教文明地区普遍的认知,直到今天还有至少全球三分之一以上的人口深信不疑,或者懒得怀疑或被高压强制不得怀疑,这包括印度教、犹太教、基督教、天主教和伊斯兰教;

但是,其实中国古代也有「创造论」,在神话传说中,人是女祸娘娘搏土捏塑出来的,一开始只是闲来无事,用软软的泥巴捏些小人偶好玩,但是,后来越捏越烦,越捏越无趣,干脆用草绳沾满泥浆随便舞动乱甩—–因为离心力的作用,一点一点的泥浆被甩出去,迅速干燥,落下地面之后就变成了人;而之前精心捏塑的就成了后世的帝王将相、才子豪杰,后来随便甩泥浆大量粗制滥造的就成了平民百姓、贩夫走卒——-

只不过,应该说中国人比较聪明,知道传说归传说,不是事实或真理,听到这种上古神话传说只是莞尔一笑,从不当真的,更不可能像那些被「圣经」教化的蛮族,竟然把圣经奉为圭臬,不只是深信不疑,到现今在美国的法院作证或者总统宣示就职都要手摸圣经,甚至美金硬币上,周围一定会镌刻一行小字:「我们相信神!」

印度教徒相信人和天地万物是「梵天神」创造的。

伊斯兰教脱胎自基督教,一样相信人是神创造的,也相信亚当是人类祖先。

但是,中国古人是多神教(脱胎自万物有灵论),到了中期发展出来的本土宗教「道教」也是满天神祇的,却从来不相信人是神创造的。

第二,当然是「演化论」,从达尔文开始,逐渐发展出物种演化,物竞天择的理论,而人也是物种之一,所以相信「人」也是由低阶的物种进化而来,特别指向很相像的「猿类」;

第三.是所谓晚期少数UFO专家主张的「改造论」,认为人类是外星人为了某种实验目的,以外星球高超的生化科技将地球上一些不同种的猿类进行基因改造,因此人类是一种快速突变的物种。

其中第一项「创造论」除了宗教经典中这么说说,根本没有任何实际的证据,如果这种主张可以成立,中国女娲甩绳子造人的神话也一样可以成立,而且时间还更早过犹太教和基督教的圣经呢!

而第三种的「外星人改造论」通常只是针对猿类和直立猿人之间一些目前还未完全逗拢的失落环节提出的大胆假设,但是一样也是没有任何实质证据,连外星人或飞碟是否存在也尚无确切定论(注:在逻辑上或许应该存在,但是,不论一些UFO专家如何言之凿凿,所有直接证据却仍然付之阙如)

也因此,人类的起源应该还是由物种逐步演化而来比较可能;

譬如;人类和黑猩猩或红毛猩猩之间的基因相似度高达98.5%,这当然不会「纯属巧合」;

当然有些脑袋打结的人会针对这1.5%的差异性大作文章,尤其是「创造论的信徒」会认为这1.5%已经是差之毫厘,失之千里,无法用来证明人是猿猴变的!

问题是;没有专家说人类是猿猴念声咒语就摇身一变成了人,只是根据基因工程的研究和人类基因谱的排序研究,发现所有物种都有单一的共同起源,而猩猩是人类的近亲,特别是非洲黑猩猩和人类在基因的近似度比他们和「大猩猩」还要近。

如果只因为在生物考古学上目前尚未找到「直立人猿」(700万年前的查德人或300万年前的南茜)与猿科动物间最直接有力的演化证据就轻易推翻或不相信人类是进化而来,那么就真的是犯了「见树不见林」的大弊;

因为如果人类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像西游记里的孙悟空那样,跟猿猴或其他生物就没有任何基因脉络可寻,又怎么可能会有高达98.5%的相似度呢?

如果人类是神创造的,那么不也非常奇怪?为什么猩猩和人类会有98.5%的相似度呢?难道猩猩是神在研发阶段的第一代产品?人类是第二代或者第三代产品?又或者猩猩是不良瑕疵品?

如果98.5%的相似度竟然不能压倒1.5%的差异性,那除了睁眼瞎子和宗教迷信者,有点理性的至少还是会对物种演化论较为信服。

现在,我们先暂时以「人类是由物种演化而来」作为发想蓝本,再来正式探索「鬼学」;

人若是物种演化而来,为什么其他物种没有鬼?只有人类死后有鬼?而「鬼」又是人类在那一个阶段才产生出来的呢?

这个问题非常重要,不能清楚厘清「鬼」的起源,「鬼学」是没有意义的。

首先;如果人类是由猿类动物进化而来,而猿类动物如猩猩、狒狒都没有「鬼」,显然,至少是在直立猿人出现以后(而且是很久之后)才有「鬼」的出现。

那么重点也就来了;人有鬼,其他动物,甚至我们的近亲猿猴都没有鬼,只要知晓人和动物间最大的差异也就容易找到「鬼」的起源了。

我想大家跟我一样;应该立刻就会想到:智力、思想、认知能力、想像力、创造力和抽象的形而上思辨能力等等—-

差不多应该是这些部份了!

说到这里,又有非常的必要,和大家简略的复习一下人类的发展史;

人类的祖先,在还不能算是「人科动物」甚至「直立猿人」时代,可能超过一千万年以前,同样只是非洲猿类的一支,同样长期生活在茂密的雨林之中—-

但是,因为一次长期的气候异变(气候一直是影响或改变演化最大的因素,包括人类肤色的多样,头发的卷曲或笔直都和气候有关,物种的兴亡和帝国的盛衰甚至灭亡绝种也和气候有关),持续干旱使得雨林逐渐消失,而且波及面积极广,而贫瘠的草原却不断扩大,一些雨林中的生物开始减少和灭绝,而一些原本偶尔从树上下地冒险走进草原觅食的猿类,逐渐被迫必须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深入草原找寻食物和饮水——-

草原中的危险性是一定远远高过雨林高树上的,因为大多数凶猛的掠食动物都是生活在平地,不擅长爬树,所以比较习惯潜伏在草原中伺机追捕猎杀其他草食性动物,但是,猿类原本在树​​丛间生活,动作敏捷,一旦下到地面的草原上,不要说掠食本领糟糕,连逃走的速度都不如羚羊、野鹿等等,所以,通常冒险进入草原觅食时期,变成食物的机会比其他草食性动物更大;

而且,猿类动物原本是属于草食性或偏草食性的杂食动物(譬如大猩猩是纯草食性的,而黑猩猩则是偶而会肉食的杂食性,模样可爱的眼睛猴却竟然是以昆虫为主食)

被生活逼迫,越来越长时间进入草原,越来越深入草原觅食的猿科动物,除了采集草本科的果实和种子为食,慢慢的有几支也逼不得已开始尝试「肉食」,而且以这么孱弱低阶的求生能力,一开始肯定是最低阶的「食腐动物」,也肯定是最后才敢战战兢兢上桌的乞儿,在狮、虎、豹、狼甚至秃鹰等等大食客统统吃饱喝足也离开了,才敢偷偷摸摸,步步为营的靠近尸骨翻找看看有没有残筋碎肉可以捡拾果腹以免饿死——–

在这段可能不容易估算年代的「落魄」时期;基于需求,人类应该因此发展出两个重要的关键本事;

其一是「直立」;因为四周环伺的掠食动物太多了,人类也许先单独发展出「偶而直立」警戒危险的本能(草原就是指长满草丛的平原,缺少可以攀爬登高望远的树干,唯有直立至少可以看得远些),就像有些猩猩和猴子,虽然多半是四肢着地活动,但是偶而也会单靠后肢支撑,直立一下,而且至少比其他动物的直立要轻松一点。之后也许慢慢有了分工合作的概念,有些猿类被分派为专门「把风」的工作,于是需要较多较长时间做直立动作(注:有一种群居生活在洞穴中的动物「獴」 ,就发展出有专门直立眼观四面,耳听八方、耳听八方的哨兵,甚至连天上的鹫鹰都要小心戒备,一有危险马上发出警讯,所有出来活动的「獴」就会快速逃回洞穴之中躲藏)。逐渐的,也同样是物竞天择,这支猿类发展出长期直立的能力,更能保护自身个体和族群,也间接更有觅食时的保障,所以更有发展生存壮大的能力– ———

「直立」也让后来的「直立猿人」有更大的发展能力,更有使用前肢(双手)的机会,(注:不只是为了方便日后好把双手插在牛仔裤口袋装帅而已哦) ,更因此能使用、制造和发明工具——-

其二,当然就是使用工具和制造工具;有些动物(譬如乌鸦和水獭),尤其是猩猩会使用工具或简单的改造工具,从这个脉络也可看到人类是逐渐进化而不是天生就聪明绝顶的;

人已赞赏
资料民间奇谈

鬼学 第七章 鬼灵与动物的自我认知

2019-1-5 21:32:13

资料民间奇谈

鬼学 第九章 鬼和人类关键的近一万年

2019-1-5 21:33:25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