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路之招魂——真实灵异,胆小勿入

我们村子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村,而向北走三公里左右是我们的邻村,小时候听大人说,没事别去某某村,那条路上不太平,受大人的熏陶,从小就对那条路忌讳,很少没事去那条路上玩

先说下那条路,没修路之前路崎岖且凹凸不平,可能比山路稍微好点,路上铁矿较多,过了铁矿区往前有个大下坡,坡很陡,有时候大车拉点货都上不去坡下面是一片荒坟,有的坟年代长了,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一般来说村与村交接处有几处坟墓很正常,但是听人说就是夏天你往那条路上走都会起一身鸡皮疙瘩,而且上岁数的人说那条路上是个鬼集市,邪门事出的也挺多的,早先赶会的时候摆摊的起的都比较早,为了占个好摊位,一般两三点就会拉着货出发, 说村里有一个老头,夜间赶着驴车去赶会,走到那个大坡的时候看到灯火通明,好些人在摆摊叫卖,他心想;这大半夜的就这么多人呢?不大可能啊,心想自己起的够早了啊他索性也就找了个地方卸了货开始叫卖了,但是奇怪的是,他在那喊了半天,没一个人搭理他,可以说是无视了… 他心想不对啊,总感觉哪有点不对,他观察了一会以后,猛的一激灵才发现,这些人穿的不是这个年代的衣服,那是抗战时期人们穿的衣服,中山装,大长褂。而且这些人只在固定区域转悠,想到这他起身便准备离去,他刚要走对面过来个老太太,这不看还好,因为这个人她认识,是邻村三十多年前死的他家一个亲戚,而且身上穿的还是寿衣,看到这他眼一黑昏了过去,早起起来一看自己睡在荒坟的坟头上,而且这个坟墓碑上刻的名正好是他那个亲戚,也就是见的那个老太太

话说这事是真是假也没人去证实,也没人敢去证实。但是后来一件事这村里可是炸开了锅。

说有两个外村的人结伴出去拉货,由于以前没走过这条路,其中有一个人寻思着走大路,但是大路路程比这条路远了很多其中一个人就跟那个人商量。

“走大路吧,我老感觉这路邪门,再说咱也没走过。”

“现在都几点了,你不着急我还赶着回去呢,要走大路你自己走,反正我走这条路。”

“那你自己走吧,我跑大路了。”

俩人话别,话说走小路这个人, 开这车,一路顺风顺水,心里还想:让你走这你不走,我到家了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心里正美呢,车子“啪”的一声,冒烟了。

这人暗叹倒霉,但是这荒郊野岭的也没有修车的地方这可咋整?说着掏出手机准备给走大路那伙计打个电话但是,打了半天 也打不通,再一看连手机也没信号了…

这个人这个时候有点慌了,心想都怪自己不听人家劝,非走这,这下好了,车子坏了,手机也打不通了,外加这片也没个人可是那还能怎么办呢?只能等有过路的车或人救援一下了想着想着,他便在车上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被冻醒了,话说这五月份的天气不至于这么冷啊他这时候感觉有点邪门,心想,赶紧天亮了赶紧离开这个地方,背上的冷汗不觉冒了出来。

可是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呢?他往上一看是一个大上坡,左边一看,是一片荒地,还有个水井,往右变一看,他顿时吓傻了,因为他看到了这辈子所见的最恐怖的东西,一个穿白色衣服的女人,披头散发,满脸苍白,眼睛正直勾勾的对着他,而那个女人脚下是一片荒坟。

看到这,他几乎吓傻了,但是更可怕的事儿来了那披头散发的女人直接就飘了过来,拍打着他的车玻璃,嘴里还发出’’吱吱呀呀‘’的怪声,那眼神,似乎要把他撕碎。

次日早晨,家里人看他还没回家,跑到走大路那家人家里询问情况,知道情况以后,立刻动身去小路上找,等找到的时候才发现,人,已经死了而且双眼上翻,露出眼白,死相很是恐怖拉到太平间法医鉴定是吓破胆死的因为死的时候吐出的绿色液体是胆汁。

但是这一家压根不相信这个事实,因为他们知道他胆子够大,平常经常跑夜班,怎么会被无故吓死呢?

这一家人开始商量,是不是找个神婆来看看? 那时候几乎每个村子都有神婆,不知道是真是假,据说可以请魂和招魂,一家人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请来了村子里的神婆

话说,神婆来了以后,二话没说,翻开那人的眼皮,掐了下他的脑勺,然后摇了摇头走开了。

众人不解,询问情况。

神婆说道:“是看见不干净东西了,但是也没辙,还是赶紧入葬吧,省的再把它招来。”

就这么死了?然后说是鬼所为?怕是谁都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但是种种现象让这一家不得不信

就在这时,死者的姑姑突然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抽搐。

神婆见状,走过去往那人额头上轻轻一点,便没了动静

“还是来了”,神婆叹了口气道。

众人顿时吓的瑟瑟发抖,然后问道:“那该怎么办呢?

”既然跟过来了,只能送走了,但是我也没多大把握, 只能让死者近亲,且有血缘关系的人把它送走,然后就太平了,不然以后的事还真不好说“.神婆擦了把汗说道。

可是,该怎么送呢?众人不解。

”准备点干草,一头毛驴,然后让近亲点燃干草,拉着毛驴,一直走到出事地点,期间干草不能灭,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能回头,因为那个女鬼就在你牵的毛驴上,记住,一直走别回头这叫送魂。“神婆说道。

那什么时候送呢?期间有人问道。

就今天晚上,九点到十二点之间必须送走。神婆道。

众人听罢,都吓得不敢吱声,但是该让谁去呢,这差事就是再胆大也不敢接啊,更何况得是近亲

沉默中,一个老人站了出来,说:”我去“ .

这个人是死者的父亲,经历了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可不想家里人在出点什么事。期间众人阻止,但是老人听不进去,按照神婆所说准备好要用的东西上路了

陪他一起的是他的侄子,也就是死者的堂弟,这个人负责牵驴,两人怀着忐忑的心情上路了。

话说今天的天气着实不好,天空上黑隆隆的布满乌云,这俩人一边走一边点干草,不一会就出了村

期间除了烧干草声,和驴子的叫声,其他一切事物都显得那么安静,两人就这么一直走,一直走,终于快到目的地的时候,这时候,那驴子说什么也不肯往前走一步了

眼看手中的干草快烧完,驴子就是不肯往前挪半步,而且死命的往后退,似乎是受到了什么惊吓。但都到这时候了,总部能功亏一篑吧。

老者此时怒火顿生,心想你害死我家里人也就算了,现在让你走你还不走,还想接着害人忍不住大骂道:“你这杂毛畜生,好心送你你不走,我若知道你的坟墓在哪,非给你一把火烧了,让你当鬼都没有全尸。”

老者骂完,诶,还别说那驴子低着头径直往前走了,也不用别人牵,就好像自己认路一样。

那年轻人一看这情况,嘲讽的道:这他妈东西还真是吃硬不吃软,早知道这情况,我明天就去把她祖坟刨了。

年轻人刚说完,那驴子发了疯一样朝他跑来,对着他的脑门就是一蹄子,直接踹飞到一米开完,那年轻人眼一黑便没了知觉。

老头一看这情况,顿时也慌了神,可就在这时,轰隆一声天上劈下一道闷雷,狂风大作,暴雨也跟着浇灭了一切

接着,那老者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披头散发径直飘在他的眼前,目光就这么对着他外加上狂风暴雨,把气氛衬托的异常诡异,如果有人经过这里,看到这一切,保准吓死,紧接着那女鬼”吱吱呀呀“不知道嘴里说些什么,似乎在威胁老头。

最后”喳——一声怪叫,这个叫声让人毛骨损然,好像是老鼠的叫声放大一般。

叫完便消失不见了。老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因为吓得已经没知觉了,腿也不听使唤,稍缓一会,等慢慢有知觉的时候,二话不说回头便跑,可是不回头还好,一回头才发现就在他背后一米左右,站着四个人,各个面色惨白,穿着寿衣,有一个年轻的甚至没有左半边脸,一个中年男子胳膊上密密麻麻的布满绿色物体,还有一个光头没眼白的小孩,加上刚才送走的那个白衣女鬼。四个鬼…嘴里发出老鼠叫般的声音。 老头眼一黑,也没了知觉。

至于后来的事,就不得而知了,至于当天晚上具体发生了什么,都不太清楚,因为老头回来以后神智就不怎么清楚了,刚开始还能勉强叙述当天晚上的事,到了后来人就疯了,嘴里一直喊着“来了,它们又来了,来了,它们又来了。再过了几天,老头便死了。

以至于那期间他们村的人都人心惶惶,别说晚上,白天都没人敢出门。后来还是大队的出马,说是老者得了狂犬病,以至于后来变成那样,但是明白人都知道根本没那么简单,后来时间长了,都把这事给遗忘了,但是那条路却是很少有人在走了。

这件事的真实度还是比较高的,几乎三乡五邻的都知道,但是我从小是个无神论者,我只相信我看到的事实,不敢说我胆子多大,但是我对那些子虚乌有的丝毫不感兴趣,我老是认为这些事都是以讹传讹编造的,但是后来发生的事让我改变了我的看法,那时候我才明白,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那些东西存在

那是2010年,我那会19岁,由于辍学早,在家里也没事干,我前面说过我们这的矿比较多,但是那一年打着名号”还xx青山绿水“导致我们这的矿产业集体 ”休假“,那一年家里低价包了矿,由于我在家里没事,就给我安排了个看大门的工作,还给我配了个搭档,那就是我爷爷…而我们那个矿的位置,正是在那条路上而接下来发生的事业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

话说我接到通知以后,领导就直接安排上岗了,我骑着125大嘉陵先去我爷爷那接他,毕竟他老人家年纪大了,外加上那边的路也不好走。

说道我爷爷,就不得不提,他是我们村出了名的胆大,爷爷小的时候,正是新中国刚成立,那时候经济比较落后,没有啥交通工具,那时候一个大28自行车比现在的奔驰都稀罕,基本交通靠走,通讯靠吼,爷爷大小就开始放羊,有时候一走就是几百里的山路,遇到的奇人异事也比较多,没事的话就讲给我听,

我记得印象深的一个故事是。

话说,爷爷有一次放羊,被困在山里迷了路,外加上大山连绵,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加上夜幕来临,所以只能先休息下,等天亮了再想办法说着便找了个大树下睡去了,由于那会放羊都会带一条狗,所以不怕羊走失,即使有山兽来袭,也能提前防范

没多大一会,爷爷便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期间一直相安无事但是就在这时,狗吠声划破长空,那条狗叫的很是急切,愤怒,却又不敢前进这时,爷爷一个激灵便醒来了,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反正是伸手不见五指,爷爷拿出手电往狗吠的方向一照,可怕的事情来了。

因为在那个方向的大石头下蹲着一个男人,这个人浑身破烂,披头散发,浑身呈灰色,似乎刚往墓地里爬出来,更可怕的是,那男子正抱着一只小羊在死命的撕啃,脸上已被鲜血沾满

话说爷爷一声怒喝,捡起一块石头朝那个人砸了过去石头正好不偏不倚的砸在那个人身上。

爷爷说到这的时候,顿了顿,点上了烟袋,此时我除了佩服爷爷的胆量,更佩服的是放羊人的一手扔石头的好功夫,如果抗战时期,炮兵连都是放养的组成,早给他小日本炸回娘家了,跑题了,接着说正题。

话说那个人被砸了一下以后,转过头怒视着爷爷,爷爷这时候才发现,这,根本不是个人因为这个人长着两个硕大的獠牙,脸上布满了绿色的毛发,一双绿色的眼珠子在夜里显得格外吓人。

爷爷看到这一幕,饶是胆大,也被吓了一个激灵,不自主的往后退。

这个怪人被砸了一下,明显是怒了,用四脚朝地的方式,朝着爷爷就扑了过来,嘴里还发着——呼——呼——的怒吼声。

话说这怪人速度很快,不一会便跑到了爷爷的身边,爷爷见状,抬起右脚朝那怪人面部踹去,借着他向前奔跑的冲劲,那怪人被蹬出了三米开外,爷爷也被这股劲震的摔了一个趔觉,可想这股劲有多大 那怪人吃了暗亏,也不着急继续攻击,嘴里发出——呼——呼声,在爷爷旁边,来回渡步,寻找时机爷爷也不敢放松警惕,观察这个怪人的一举一动,随时做好防范就在这时,那个怪人突然扑了过来,爷爷没躲过去,便被那怪人扑到了。

那怪人力气大的很,任爷爷怎么挣脱也挣脱不开,就在这时,旁边的大狗动了,咬住那怪人的脖子便往后拉,爷爷顺着这股劲猛的一发力便挣脱了,那怪人跟大狗便撕咬在了一起。

话说那狗也真够猛的,跟那怪人在那咬的是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我敢肯定这定是条得道老狗、、、又跑题了。

爷爷讲到这里的时候,眼目中有一股悲凉,我赶忙问最后怎么样了?

话说,爷爷一看这架势,捡起一块大石头便朝那怪人头上砸去,那怪人一吃疼便放弃与大狗的争斗,大狗也回到爷爷身边,那怪人怒视着这一任一犬,大约两三分钟后,转身便跳进大山了,跑了

第二天清晨,大狗由于伤重便死掉了,爷爷便把它埋在了那大山中原来爷爷刚在眼目中的悲凉就是怀念这个忠诚的狗因为好歹也养育了它那么多年有时候,动物比人更有情。

听完叙述以后,我在想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我问爷爷,爷爷也不告诉我,最后只说了句:看到的也不一定是真的,不管那是个什么东西,每个东西都有他的生存法则,人是,鬼也是。

我没太听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我似乎也不感什么兴趣,因为我从来都不相信这世界上有另一个生命体的存在,爷爷所说的也不过是深山中的一种野兽,也可能是以前的野人罢了鬼这东西,忒不靠谱。

话说来到矿上都一个月了,每天无所事事,爷爷没事便在门口大树下乘凉,而我,从这头跑到那头来回转悠,年轻人嘛,就这样。

这一天,我闲来没事去南矿转悠,几个南方人在那嘀咕咕咕唧唧啦啦不知道在说什么,再一打听才知道,原来南矿死人了,一个南方人跳进井里自杀了,现在众人都忙着捞尸体呢。

我心想,这回碰到热闹看了,说这便往井边凑去。

大约半小时候,井上铃铛一响,说明,人已经找到了,这时候众人便凑了上去。

大罐一点点的拉了上来,我的心提到了嗓子眼,因为我从来没见过人非正常死亡是什么样,但是我发誓,如果时间可以倒流的话,我绝对不看。

因为拉上来的是一个红衣服妇女,这人我以前见过,在南矿做饭以前的样子还算慈眉善目但是现在呢?

只见她面色苍白,浑身血肉模糊,嘴巴张的奇大,更可怕的是那双怨恨的眼神正直勾勾的盯着我

看到这,我差点叫出来,以前在网上看过车祸现场,话说那人被压的够惨了,但是,这个跟他们一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稍待了会,矿长和工头在商量怎么安置尸体因为根本联系不上她的家人,甚至这个女的是哪的人都不知道再加上人命官司上面要追查下来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

想到这。几个人便商量,就地埋了算了,但是埋到哪呢?

这时候,不知道谁说:东矿后院有一片空地,就埋那算了?

我一听到这,瞬时间脑袋炸开了锅,东矿后院就是我看门的地方啊,空地那,我一开窗户就能看见,你让我天天跟个死人作伴?尼玛你怎么不埋你家院子里啊?

但是,现实终归是现实,最后那女人的尸体还是”入住到我们后面,跟我们做了邻居了

话说这几天,我一直心惊胆战,有时候睡觉都会想起那个女人可怕的眼神,然后就不自觉的往空地上看去…不过还好,有爷爷作伴,心里踏实的多,但是,今天爷爷突然宣布要去我姑姑家看会,要走一礼拜…

你说这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再一想,算了,自己就自己吧,莫非那女的能从坟里爬出来不成?

我把爷爷送到路口,一想,好几天没回家了,回家看看吧。

到了家里吃了点饭,玩了会电脑,才发现天已经黑了这倒霉催的,让你在看什么《倚天屠龙记》,现在只能硬着头皮走了,说这,骑上坐骑准备出发,但是我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就是、、、摩托没油了哎,命运如此不济? 我从家抄了个电灯,径直出发了

11月的天,黑的就是快,现在刚八点半,路上以是黑乎乎的一片,我拿着个电灯就这么一直走,刚出了村口大桥,倒霉的事又来了,电灯没电了我心想,今天怎么这么不顺呢?往前一看,一片黑色,根本没有尽头,这时我心里打了退堂鼓,我是不是该回去呢?

但是又转念一想,都这么大的人了,还怕走个夜路?顺着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硬着头皮就继续前进了

我就这么一直走着,勉强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但是越是提醒自己越是想,想着开大车那个人,想着那个鬼集市

就在这时,我听到了,小孩的哭声…

吓的我三魂丢了两魂半,二话不说,撒腿就跑一直跑着跑着看见了前方的灯光,这说明,我的目的地到了但是更棘手的问题来了。

因为要到达我住那,必须要先路过那块空地而且那个坟墓,就在空地的正中央…

联想起那可怕的眼神,我心想完了,这下玩大了逞什么强啊?早点回家不好,非得呈那250能

但是,都到这了,还能怎么着?再说往回走也不怎么太平。

调整了下情绪,我继续向前走去,到哪空地的时候,那个坟墓正映入我眼帘,偌大的平地上凸出一块来,显得特别显眼

我告诉自己,不能胆怯,不去看他,我哼起了小调,不紧不慢的走着。

“——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我不爱冰冷的窗沿——不要逼我想念——不要逼我流泪——我火了会翻脸——”我就这么一边哼着,一边走着慢慢的越过了那个坟墓

我刚准备舒口气的时候,就听到“咯咯”一声似乎有人在笑,而且这声音就在我耳旁出现

我以飞奔的速度拼了命的往前冲去,此速度就是刘翔跨栏也不过如此就是扔到奥运会上,也是奔纪录去的到了屋子,赶紧把灯,电视,能照明的全部打开然后告诉自己:幻觉,都是幻觉,小孩子哭是猫走窝,笑声是自己内心恐惧发出的幻听,对,一定是这样

我点上一根烟,心里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正当我关了灯准备睡觉的时候,我看到了世界上最可怕的一幕,没有之一…我赫然发现窗户旁,站着一个人这个人就在那站着,一动也不动。

我当时快被吓傻了,赶忙用被子蒙住身体,但是我感觉手脚不听使唤,拼命的抖着。但是我感觉有一双眼正在盯着我,没错,就是死去的女人那双幽怨的眼。

我就这么一直缩着,心里恐惧到了极点,但是就在这时,我感觉有人死命的拽我被子。

我当时非常害怕被子掀开以后会看到什么样的场景,所以我拼命的拉着被子遮掩自己的眼睛,但是对方力道奇大,不一会,我全身都都漏了出来,就只剩下遮眼的一角了。

尼玛,别逼人太甚,死就死了,我他妈跟你拼了,我撒开被子,闭着眼睛,一拳就招呼了上去。

只听“哎呦”一声,但是发音的是个男人。

我慢慢的睁开眼睛,发现一男子正捂着脸在那叫疼,而窗户那刚才站的那个人,已经消失不见了。被揍这个人叫小李子,全名李有才,是南矿看门的 看到这,我缓了口气,一下子摊在了床上再一看,背后全被汗水浸透了。

我在床上缓着,他在地上缓着,等我缓过神来,赶忙向人家道歉“我说李哥,你大晚上跑过来干嘛啊?”

小李子捂着嘴,斜了我一眼,“你爸打电话了,怕你一个人在这害怕,让我来给你作伴,我进来的时候你正捂着被子打哆嗦呢,我就叫你,谁知道你冷不丁就给了我一拳。”

我自知理亏,赶忙连说对不起就把刚才的情况向他叙述了一遍,但是小李子一听,捧腹大笑,骂我胆子小说这个世上哪有啥鬼啊?还是胆小产生的幻觉。

我现在可没空跟他争辩。我总觉得这事没那么简单就向他询问那女人的来历。

小李子告诉我,那个女人叫如梅,几年前跟丈夫一起出来打工,两年前,他丈夫去前流河炸鱼,鱼没炸出来,把自己一条退给炸没了,去医院住了几天,由于承担不起医药费,没多久,便回来了。回来以后由于男的伤口感染,没多久便死了。由于如梅小时候家里人死的早,也没有回去,安葬了丈夫以后就在南矿找了份做饭的工作,话说后来也算安稳,可是为什么要自杀便不得而知了,只知道死之前跟工头吵了一架,具体原因就不明白了。

哎,算了,人都死了,说什么也没用,那女的也算可怜了,但是我跟她可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但是她死的时候那幽怨的眼神,似乎有诸多不甘。想到这,我鸡皮疙瘩起了一身,赶忙晃晃脑袋,不去多想,便睡去了。

夜晚,我做了一个很可怕的梦,那个叫如梅的女人浑身是血,飘在空中,一双幽怨的眼神盯着整个南矿,然后对天嘶喊“我要你们全部都去死,最后这个死字,一直在矿上回荡”声音中带着悲凉,不甘。

我猛的被吓醒,发现天已经快亮了,舒了口气,便再也睡不着了。

其实世间没有鬼的吧?是我太紧张了么?但是不管怎么说,她也是个可怜的人,丈夫死了不说,自己死在外面连个亲人都没有,只剩下荒坟一座,活着的时候无依无靠,连死了都得客死他乡,但是那又能怎样?结果还是结果,谁也改变不了。即便世间真的有鬼又如何?至少他们生前也跟我们一样,一样是人,一样有七情六欲。

但是,说归说,这事碰谁身上都得害怕,我清楚的记得第二天早起,我便回家了,向上级领导宣布:我不干了。

领导闻讯,暴跳如雷,询问理由。

“一日三餐,净是白菜没有肉。”

“好办。”

“工资太少,天天骑车加不起油。”

“加钱。”

“夜晚见鬼,在干吾命休矣。”

“滚蛋。”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便上班去了。

话说,我到了以后,困意来袭,昨晚没睡好觉,便想补一觉,便睡去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来看了下表,已经是下午三点了,肚子有点饿,便想起来吃点东西无意间向空地上瞄了一眼。

我顿时张大了嘴巴,因为坟墓旁边,站着一个女人,此时女人转过头来,我一看,顿时惊呆了,这个人正是自杀的那个如梅。她此时身上穿着的还是死时的那件衣服,脸上异常苍白,就连嘴唇也是白色的,她就这么看着我,我也长大嘴盯着她,因为我怕她突然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

只见此时 她对着我一笑,笑的异常阴险,异常恐怖。这是我第一次,真正的见鬼我敢确保,这不是幻觉,这一定是真的。笑完,她便消失不见了。

我就这么保持姿势,一动不动,因为我已经吓的没知觉了。

就在这时,奇怪的事发生了,顿时狗叫声充斥了方圆几里,因为旁边所有矿上的狗都像发了疯似的狂吠,然后所有的狗都向一个方向跑去,那就是我早先说的那个陡坡

只见大约二十条狗,到了坡上,一直朝着坡下狂吠,但是没有一个敢往下走,那叫声,怕是几里外都听得见。

所有人,闻声而来,我离得最近,那时候我已经腿软了,因为我知道,那个女人正是往坡下去了。

此时狗叫声越来越大,聚集的狗也越来越多,转眼间十几个狗,现在已经变成差不多三十多条,场面相当壮观。旁边有人在讨论,有人在拍照,但是都不敢走过去。

大约几分钟后,狗叫声到达了一个顶点,所有的狗都竖起毛发,龇牙咧嘴,愤怒的叫着,但是都慢慢的后退。只见所有的狗这时围成一个圈,朝着这个圈子狂叫,但是这个圈子里什么东西都没有…紧接着,所有的狗全部往空地上跑去,等到达那座坟墓后,狗叫声,停止了。然后,便一个个的都回去了。

我心中的恐惧,已经到达了顶点,从脚心到头顶都是凉的。这个地方我一刻也不想待了,即使回家挨骂,挨揍我也认了。但是,要有人信我的话,怕是真见鬼了…可是现在怎么办呢?那女人肯定还会回来的。一想到那眼神,那邪恶的一笑,我就浑身发毛此时的我很无助,心想,要是爷爷在就好了,他胆子又大,根本不怕这些东西。

一想到爷爷,我就没那么怕了,当年人家大战山里的妖物岁数还没我大呢,那时候可是九死一生,真刀实枪的干呢,而我不过见了个普通的女鬼就吓成这样? 与其在恐惧中死亡,不如在恐惧中爆发,我打定了主意,今天晚上,抓鬼那个女的肯定会来,因为今天是她的头七, 回魂夜。

现在已经快五点了,我打发小李子今天别来了,然后给我几个发小打电话告知他们我的目的,话说年轻人果然勇猛,一口气答应下来,我心想,你们要见过她的话怕是打死也不会来的,但是好歹人多力量大,即使出不上力壮壮胆也好,我让他们准备点抓鬼必需品,一会儿来我这集合。

一小时后,熙熙攘攘来了十二个人,我暗叹,好他妈个抓鬼小分队,这女鬼怕是死定了,今天管他是人是鬼,让她有来无回,小分队一致认同我说的话但是我让他们拿出准备品的时候,我顿时惊的尿了一裤子,老村长3瓶,卫龙5包,啤酒三包,方便面若干。

我的个天啊,我心想,这回完了,这一会女鬼没抓着,出来一群醉鬼,这可如何是好??

还好有办正经事的,这时候江湖人称三点哥的“亚总”站了出来,只见亚总左手握一双节棍,右手掂一关云长,显得好不威风

今天晚上的风有点大,我心中有股不详的预感,总觉得我有点异想天开了,但是我看见的到底是什么呢?她为什么要找我?不管怎样今天必须弄清楚,我始终都不信死去的人,还会在回来。

喝完酒后,我们几个一直等到十一点,也不见有动静,最后几个人都陆续回家了,只剩下我跟一个外号叫轮胎的朋友在这守着,一直等到十二点也不见有动静,此时轮胎明显喝多了,便睡去了但是今天晚上的我注定无眠,此时的风愈来愈大了。

我手中拿着双节棍,一动不动的看着窗外,喝了酒明显胆子大的多啊又过了大约一小时,还是没有动静,看来今天晚上怕是不来了。

就在此时,轮胎突然浑身抽搐,口吐白沫,我被突来的情况吓了一跳,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掏出手机变准备打电话。

就在这时候,轮胎慢慢的坐了起来,嘴里发出一声冷笑,然后转身看着我。此时熊猫的脸,已经变成了绿色。恶狠狠的盯着我。

我永远记得那幽怨的眼神,没错,就是她。

轮胎不紧不慢的向我走来,而我一步步的后退着轮胎突然跑过来掐住我的脖子,我拼命的反抗,但是奈何他力气太大,不一会我便觉得大脑严重缺氧,情急之下,我抓住轮胎的下三路猛的一捏。

轮胎一声惨叫,便倒地不起了 我被掐的够呛,几乎上气不接下气,我赶忙去里屋超家伙,准备随时应战。

我抄起双节棍,正准备查看轮胎的情况,突然,窗户上一个硕大的红舌头一下就舔了上去,黏糊糊的口水显得异常恶心,此时一看,正主来了。

只见她此时完全变了样,绿色的脸,嘴巴长的奇大,红色的舌头外露,浑身的颜色呈白色,此场景已经不能用文字形容了,你们可以想象下世界上最恐怖的东西,跟现在这情况差不多。

我当时眼一黑,便晕了过去。

当然了,这件事没我描述的这么玄,有些情节是故意加上去的,其实我第一眼见到那个女鬼的时候我就吓晕了过去,只是为了给自己留点面子,故意给自己找个台阶而已,下面的事可是亲身经历了,因为我当时魂掉了。

我当时只觉得浑身轻飘飘的,漫无目的的走在那条斜坡上,在我的左边,一共三大一小四个坟墓,而坟墓前面站着一个老人,一个中年男子,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他们身上都穿着白色的寿衣,手上提着白色的灯笼,灯笼上面写着一个“奠”字。

他们朝我慢慢的招手,我只觉得身体不受控制,便向他们走去。

他们打着灯笼,带着我一直走了好远,来到一个火车道旁。旁边密密麻麻站满了人。不一会火车轰鸣而来,那几个人指了下火车示意我上车,而我先前见到的那个女鬼,也赫然在列。

当时我已经不害怕了,因为我已经没有意识了。

我一步一步的朝着车厢走去,正准备上车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鸡叫,我身上便多了一条红绳,只见一只大公鸡跑来,拉着我便走,只见大公鸡身上挂着一个黄色的符,上面写着我的生辰八字。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以后,我睁开眼,发现我已经到了医院旁边我爸爸,妈妈,爷爷都在我身边守着,而且旁边还有个老太太正抱着一只大公鸡,在那念咒语。

后来没过多久,我便出院了,我爸告诉我,当时爷爷回来以后,叫我吃饭,我没有回应,跑近一看,发现我浑身冰凉,送到医院医生说是受到了惊吓,后来便去邻村请来了神婆,神婆一看知道我三魂七魄散了,便生法把我魂魄叫了回来,如果当时再晚一步,我怕是就交代了,因为据神婆说,那条路是通往阴司的黄泉路,而那一家四口是游魂野鬼,负责勾人魂魄,勾走四了他们便可以投胎,第一个是大车司机,第二个是大车司机的父亲,第三个是如梅,而我是最后一个,但是由于我被叫了回来,他们只能找下一个了。

后来家里把矿卖了,我也出门工作了,但是出于忌惮,我一直都没往那条路上走过,后来,村里出钱把那条路修了,有一次我开车往那经过,如梅的坟墓已经没了,但是那四个坟墓还在,就是不知道他们是否找到了第四个魂魄。

人已赞赏
亲身经历

被老姐灵魂作弄-_-#

2014-5-28 0:10:39

亲身经历

停尸房惊魂,大家千万要看好路啊

2014-5-28 1:15:09

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就叫三点吧

    原来的评论怎么不见了?

  2. 来去自如

    那个抄小路拉货被吓死的,纯属瞎扯淡,还说可信度高呢。也不想想,发现的时候人都死了,怎么知道他死前看到了什么。还白衣服女鬼呢,狗屁。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