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下文的故事——5. 房间的角落上方

新来的编辑助理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X,干净的小平头带个大黑框眼镜,打扮时尚,说话办事都很利落,每次和我通电话都一口一个“多川老师、多川老师”的叫着。一个冷天里他曾对我说过“天凉了,多川老师多穿衣服”这样的话,说完之后我两都愣了,然后又一起大笑。

总之,是个爽朗的孩子。

一次,我在一趟长期旅行之后终于回到了家里,X说什么都要请我吃饭。盛情难却,我只好前去赴宴了。

没想到竟然是在他家里。不知深浅的胡同里一方四合院,X穿着一套运动装来应门,顿时里面的菜香扑鼻,把我引了进去。

X逢人就介绍道,这是多川老师。

“你怎么不早说是你家,我还以为是你觅到了什么馆子呢。”我说。

“本来是的,”X解释道:“结果我妈非要说自己家里吃干净。老听我提起您,说必须让您尝尝我们家的手艺。”

我两手尴尬的插在口袋里,不好意思拿出来见人。

晚饭倒是家常菜,但是排场隆重。X的父亲又是拿出了陈年白酒,母亲又是做了好不容易采到的野菜下酒,X也不甘示弱的拿出了从国外买的洋酒,说今天一醉方休。我被夹在其中,只好从命。

老一辈人的爽朗和这四合小院一样利落,几句话,大家就觉得聊得投缘。

推杯换盏之后,终于落下了帷幕。还意犹未尽的X提出,我两去胡同口的路边摊再来点烤串啤酒。

我也是兴起了,干脆的应了。

“还是和家里人住在一起好。”我感慨到。

“哪里?!不行!事儿多!”X摆出一副厌烦的样子,摆摆手。

“父母嘛,都是这样的。”

“不光父母。”X说道:“人事儿多,房子事儿也多。都不安分。”

我没说话。X又开口了。

“多川老师,我知道您听多了这些事情,我这也有个故事,您听不听?”

鬼头鬼脑,知道我必听无疑。我不答话,且让他说下去便是了。

X是家里唯一的男孩,刚搬到这个胡同里的时候他才十岁。父母为了他着想,将四合院中的一间大屋留给了他,他们自己则住在次屋。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善意的举动,却让X的童年留下了阴影。

 

X的故事

刚搬进来的时候,这一片还是另一个光景。

门口榕树遮阴,街道上吆喝成群,邻里们串门聊天,即使不关门也不担心孩子丢、家被盗的事情。

那年X才十岁,被父母领着搬进了这间姥姥、姥爷留下来的四合院,只为了以后初中可以考进分区的重点学校。可以说,X是带着父母的厚望,走进了这个院门。

说来也奇怪,一搬进来X就开始不断发烧。他自己记得不清晰了。听他母亲说,当时整整烧了一个月都没停,可看病医生却说查不出毛病,结果一整个月都没怎么上学,成绩一落千丈。

没想到,一只流浪猫的出现却改善了这个情况。

猫出现在一个清晨,X的母亲只是出于同情喂了点剩饭,猫却赖在院子里久久不肯离去。这只猫白底黑斑,模样可爱,只是看上去有些瘦弱。X趁母亲不注意,偷偷将它藏在了自己的房间里。

故事就要从猫住在X屋里的第一个晚上开始讲起。

意外的,X当天夜里就退烧了。藏在他床底下的猫也非常懂事,没有叫唤,只是没人的时候才开始出来溜达。

刚开始,猫只是小心的顺着墙边走动着,巡视着新环境。最后直接跳到了X的床上,安静的趴在他脚边睡下了。

但是到了半夜,猫却忽然叫唤了起来。是那种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嘶嘶”的声音。

X开灯,发现猫弓着背,后脊梁到尾巴处的毛全都炸开了,对着床斜对角的天花板不停地嘶叫着。猫越叫越凄厉,连X的父母都被叫醒了,推门进来的时候,猫“蹭”的一下顺着门缝就跑走了。

第二天早上,猫又自己回来了。

这只猫说来也和X有缘,特别的黏他,无论X走到哪里它都跟到哪里。早上X去上学它会送到胡同口,放学时间又会在胡同口同样的地方等着X回来。一来二去时间长了,家人就同意将猫留了下来。

晚上,猫还是睡在X的房间,乖巧的依偎在X脚边的位置。但午夜时分,X又被猫的叫声吵醒了。与上一次不同,这一次的叫声低沉很多,喉咙里还不时发出“咕噜”的声音。而且对着的地方距离上一次,向屋后方偏一点的地方。

X没有理会,继续睡觉,以为这只是因为猫是夜行动物造成的。打算翻身继续睡觉的时候,却发现猫对着叫唤的地方,似乎有一团黑乎乎的东西挂在天花板上。

X吓得一身冷汗,将被子蒙住头,在猫叫声中睡着了。

后面的晚上,亦是如此。

猫在半夜的时候对着房间的一角叫着,弓着背,全身的毛都炸开了。X再次顺着猫叫唤的地方看去,似乎和昨天的位置相较起来要更加偏后一些。

X回想着自己房间的格局说道,如果说进门的方向是十二点钟方向,而正对着门的床是六点钟方向的话,那么猫咪第一次叫唤的方向是在十一点钟方位,第二次叫唤的方向是十点钟方位,而现在,第三次的方向则是在八点钟的方位。

X壮着胆子向房间的左边的角落看去。

有一团比房间还要黑暗的东西,在角落的天花板上蠢蠢欲动。

忽然,漆黑之中一双眼睛睁开了,然后不停的转动着眼珠子,似乎在搜寻什么似的疯狂的扫视着整个房间。

X慌忙躲进了被子里。直到第二天早上,看着依旧依偎在自己脚边的猫,X有些恍惚。到底是自己在做梦,还是昨天真的发生了什么呢?

故事的最后一天夜里,X继续让猫睡在自己的脚边。这一次,他打算开着灯睡一晚。

半夜,X依然被猫的叫声叫醒了。他睡眼惺忪的一边揉了揉眼睛,一边看着对着自己叫唤的猫。房间里是灯火通明的,X迅速清醒打量了房间的各个角落,似乎并没有前几天看到的一团黑影和眼睛。

看来是做梦了。

X欣慰的拍了拍猫的脑袋,打算继续睡觉。

正当他打算躺下去的时候,忽然一个激灵冲下了床,光着脚就向父母的房间跑去。

隔天,X依旧不敢回自己的房间。而猫也似乎因为主人的不在,而徘徊在屋门口。

一连几天,X都赖在父母的房间,亦如当初不肯离开的猫一样。父母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丝异样,并没有拒绝。

直到有一天,X放学回家的时候,从门口就听到四合院里热闹无比,又是鞭炮又是人声鼎沸的。仔细听来,却又像是在念诵经文。不一会儿,几个穿着长衫的人被父母送出了门口。

从那以后,X再也没有连续生病或者遇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也不再做古怪的梦了(他一直觉得前几天是在做噩梦)。而猫也一直留在X家,直到几个月前才寿终正寝。

“你觉得那是什么?”我问。

X一边倒啤酒一边摇头说不知道。

“当时没有勇气回头。即使现在想来,也会觉得背后发凉。似乎还有一双眼睛,在我的后脑勺上方盯着我看一样。”

X说着在大夏天里打了一个寒颤。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拍打

2019-1-15 20:23:37

鬼话连篇

没有下文的故事——6.像陀螺一样旋转

2019-1-15 22:05:28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