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开「功德」的真相

揭开「功德」的真相

文/张开基

这是一篇足以「震古铄今,惊天地泣鬼神」的文章,在台湾地区来说,只要和「功德」这二个字沾上边的一切口号、宣传、物品、观念、行为、目标、组织等等,统统在当下的此刻彻底归零,消散于无形。

但是,必须声明的是;这篇文章的核心思想并不是由我创意发想,而是在距今1500年前,佛教「达摩祖师」就已经率先诠释并谆谆告诫过了,显然的,相信在来自印度的「达摩祖师」眼中,如果冷眼旁观这1500年来的中国佛教界,甚至是中国宗教界的发展,特别是对于佛教真义,尤其是对于「功德」二字的认知和作为,一定是摇头长叹:中国人真的是孺子不可教也!

最关键的「功德」二字不但一直被误解、误导、误用,甚至变成了不肖的佛门弟子公然行骗敛财的工具。

这也就难怪对于台湾宗教现况有深入研究的印度专家学者会冷笑鄙夷地道:你们台湾那有「佛教」!

是的!如果先撇开我个人宏观的从历史和宗教史立场对于佛教的全盘否定的立论不谈,就算是由佛教本身的基本教义来看;台湾现今所有佛教的各大宗派山头,任何所谓的「佛教」都是与释迦牟尼本初宣讲的「佛教」大相径庭,相见不相识的,尤其是在广积钱粮,大兴寺庙的实际作为上,更是会令释迦牟尼痛心疾首,难以置信的。

我们就先从「功德」这二个字开始来探索;

「功德」的原意,依照「达摩祖师」从印度直接带过来的认知观点,应该是「美妙圆融的清净智慧,达到空寂无我的地步」。

所以,根本就不是捐款、做志工、行善、放生、认养贫童、捐血、捐骨髓、捐器官、捐大体───这些人间社会中的事务与行为。

更直截了当的来说;「功德」绝对不是用做的,就算一生不做半点善事,不曾捐一毛钱给任何宗教组织或慈善机构,没有伸手帮助过任何人,只要你能用心去觉悟「美妙圆融,空寂无我」的高度智慧,那个才是真正莫大的「功德」。

所以,只要是宣称「做功德」、「功德无量」、捐「功德金」、加入任何「功德会」,那些统统不是真「功德」,甚至根本不是什么「功德」,和「功德」根本毫无关系。

但凡口头宣扬或实质在从事「做功德」、「功德无量」、捐「功德金」、加入任何「功德会」行为的;有二种情形:其一是不读书,无知愚昧,根本不知道「功德」二字真义的。其二是明明知道那些统统不是「功德」,却因为个人目的,大肆宣扬,用「功德」作为幌子,用「得福报」作为鱼饵来诱人上钩的,那是不折不扣的「骗子,如果是组织化的,那更是彻头彻尾的诈骗集团。

而且,没有「其三」,不是其一就是其二,而且,通常几乎都是「其二」。

但凡以「功德」作为幌子,用「得福报」作为鱼饵来诱人上钩,目的是要信徒或者一般社会大众出钱出力,或者花大钱买「功德主」、「副功德主」、「买功德券」、设「功德箱」、办「功德会」的,都绝对不是真正的「功德」,也可以说绝对没有任何「功德」的,会这样做的任何佛教界人士,不论是剃度受戒的僧尼,或者在家居士,动机若非其一就是其二,若不是傻子就是骗子。是的!这点是我张开基说的没错!我敢说敢写出来,我就敢负完全的责任,不论是人间法律或灵界的天律,如果我说错了,我是故意意有所指的专门为了污蔑某个特定的宗教团体,那么,我负恶意污蔑,加重毁谤的人间法律刑责,以及灵界天律,不论是下「拔舌地狱」或者「无间地狱」永世不得超生,我一定坦然受刑,绝无异议。

但是,任何身份地位的佛教界人士,如果动机是其一的,不论做了多久?不论做的多少?不论做的多大?犯的是「痴戒」!

如果佛教界人士,动机是其二的,大收「功德金」,不论拿去济贫扶弱救灾或者盖自己的道场,豢养一大堆僧尼,更甚至私藏在自己户头里的,都是犯了「贪戒」!

如果对于我这样真知灼见的见解和文章怒发冲冠,大声辱骂或恶言诅咒的,犯的是「嗔戒」!

三毒罪满之日,就是堕地狱如箭之时,在佛教的法庭中,等你被鬼差押上被告席时,主审法官应该是「阎魔」,莅庭指导的是「地藏王菩萨」 ,陪审的是历代佛教高僧(注:近代可能唯一见不到的是「弘一李叔同」),我也会在那里冷眼旁观你或你们受审的,到时见到我坐的位置,不要大吃一惊,无法置信嘿!

还有道教和天主教的神父、修女、主教甚至教宗,以及基督教的牧师、长老、巡回各地的「布道家」以及一些新兴宗教的教主,也别高兴的太早,但凡是用「广积天堂灵粮」为饵,诱使信徒捐款或者出力做志工的,同样的,意涵一样是比照佛教「作功德」的后果一样。

──────────────────────────

那么,在现世里究竟什么才是真正的「功德」,是大家真正可以去做的?

多读书求知识,多做事累积经验,好好认真思辨,萃取成为自己的「智慧」,把「智慧」好好凝聚成为精纯的「心智能量」,实践成为真正有用的「心智能力」,提升自己「灵识」的层级。

「善行」和「分享」;

「善行」就是「正正确确的人生观和自然观」、「正正当当的行为」、「正正常常的自然生活」。其中「行善」只是「正正当当行为」中的小小一环而已。 「吃素、禁欲」都是违反「自然」和「正正常常生活」条件的。

「分享」是因为越高层的灵界越没有私产,先学习适应一下。

至于一般人,不论你信奉的是何种宗教,如果你行善是为了「作功德」、「求福报」,为了「广积天堂灵粮」;或者花钱买一个名位,花钱买一个标志,为了可以穿上特定的服饰以此傲人;最可能的是你会被滞留在此岸,不能渡过冥河,不能进入灵界,更遑论天界、天堂。

如果,你是作恶多端,或者道貌岸然,暗中作恶,为了害怕因果业报,地狱酷刑,所以刻意拿一点点黑心钱捐献给教会或者「功德会」,妄图用假意「行善」来免罪或减刑的,除了「本刑」,刚好有了更明确的呈堂证据,罪加一等,罪名是「不肯悔改,意图贿赂」!

那么,经常来浏览「天地自然人」网站的内容,正式加入会员,提问回应互动,加入「凡人抗暴军」,义无反顾;挺身而出的维护公理正义,驳斥宗教骗局,妖言邪说。积极思辨,凝聚智慧──以推广分享为乐或为职志的,有没有「功德」呢?

这个每个人心里自有答案;

但是,我张开基可以明白的告诉你;这个才是「达摩祖师」说的真正「功德」;因此不用为「求功德所以反而无功德」而不知所从?而且只有这种「真功德」是大家可以积极追求的,可以大大方方,坦坦荡荡去累积和凝聚的。

也只有这种真正属于「心智能量」范畴的「功德」才是决定每个人日后在灵界层级位阶和能力的要素!

但是,花钱出力买不到,求我张开基,就算我非常愿意;我也不能给你分毫。

唯有你自己努力去累积学问经验,努力思辨萃取和凝聚,才能成为真正的「功德」!

注:关于「作功德求福报」,反而会被羁留在此岸的详情,会另文详述。

顺便一提;「彼岸花」没有大红色的,大红色的是「此岸花」!

─────────────────────

附录:

《景德传灯录》卷三载:菩提达磨于梁武帝普通年间(西元五二零-五二六年来到中国,初到广州,后被武帝迎至金陵.两人对话如下:

武帝问曰:「朕即位已来,造寺写经不可胜记,有何功德?」

〔我就帝位以来,到处建造寺庙,印制经典,剃度出家僧侣不可胜记,您说我有多大功德? 〕

达摩回曰:「并无功德.」〔您根本没有任何功德! 〕

武帝:「何以无功德?」〔我为何没有功德? 〕
达摩:「此但人天小果,有漏之因,如影随形,虽有非实.」

〔您的善行,都是徒具形式的小德,有心求回报.表面看起来有功德,实际上根本没有,所以您只能获得小小的果报〕

武帝问:「如何是真功德?」

达摩答:「净智妙圆,体自空寂,如是功德,不以世求.」

〔美妙圆融的清净智慧,忘掉自己,达到空寂无我的地步,真正的功德,不是用世俗的手段去争取的. 〕

武帝问:「如何是圣谛第一义?」〔什么是至高真理中最首要的真义? 〕

达摩:「廓然无圣.」

〔广大,清明,虚寂,到此境界连真理的圣义都不存在了! 〕

武帝:「对帝者谁?」〔坐在对面,与我论道的是那一位? 〕

达摩:「不识.」〔我不认识这人! 〕

─────────────────────────────────

菩提达摩本是南印度香至王子,后弃位出家,从般若多罗学佛法。般若多罗临终前曾嘱咐他说:「我灭后六十年,你当往震旦行化,传播禅法。」

震旦是古印度对中国的称法。菩提达摩牢记先师遗训,待时机成熟,便寄身商船,泛海东来,于梁大通元年(五二七年)抵达中国的广州。

刺史萧昂表奏朝廷,说有印度高僧泛海而至。梁武帝萧衍素信佛法,得到萧昂的表奏,欣喜万分,立即诏见。

那梁武帝是中国佛教史上赫赫有名的人物,在位期间,利用自己皇帝的威势,建寺无数,写经无数,度僧也是无数。他还几次舍身寺中,令王公大臣出钱赎买,以赎身钱为布施之财。在梁武帝看来,自己如此扶持佛教,必然是功德无量,福报无穷。所以,当菩提达摩一到,梁武帝便提出了这个话题。

他问菩提达摩说:「朕一生造寺、写经、度僧,其数难以计算。朕这样做的功德如何?」武帝此问,实际上是向菩提达摩显示自己的功德,很有一些邀功自赏的味道。岂知菩提达摩却对他说:「陛下如此做法,所得功德只不过是小乘的天人果报而已,离大乘功德那就差得远了。」

梁武帝想不到达摩会如此回答,心中一楞,又问道:「你所说的大乘功德是什么呢?」达摩回答:「净智妙明,体自空寂,这才是大乘功德。这样的功德是人世难求的。」

梁武帝这下心中起了怀疑,他想,这位胡僧可能是位江湖骗子吧。功德需由人造,这是大家都明白的道理。可眼前这位却说功德非人世可求,那不明摆着违背常理吗?

想到这里,梁武帝便欲考校一下菩提达摩的学问。他随即问道:「佛法所谓的圣谛第一又是什么?」菩提达摩回答:「廓然无圣。」梁武帝一听,心中暗自嘲笑,对方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他想,苦集滅道是佛教的圣谛,凡学佛法者谁人不知,哪个不晓,这位胡僧却说廓然无圣,那他不是骗子又是什么呢?梁武帝这下便收起了恭敬之心,厉声喝问:「在朕面前的这位是什么人?」菩提达摩回答:「不知道。」于是,梁武帝便令人送菩提达摩出宫,任其飘泊去了。

菩提达摩是中国禅宗的初祖,他对梁武帝的言词本来是处处机关,暗隐禅机。但梁武帝毕竟只是位凡夫俗子,只知道修寺写经,建立功德,对佛法的大道理未必能有多少领悟,更不用说是禅的奥义了。修寺写经,可以为佛教创造一个较好的发展环境,论其功德,自然不能一无所有。但对禅宗来说,因为每个人都是佛性的禀受者,都有开悟的可能,所以,人如果只知道修寺写经,那不过是为他人做嫁衣而已,对自己的开悟并没有什么好处。因此,菩提达摩便对梁武帝的问题给了否定性的回答,说他的功德仅为小乘而已。

至于他所说的「净智妙明,体自空寂」的大乘功德,则是指禅者的开悟状态,意为每个人只有开发出自己的佛性,自己开悟,那才是真正的功德。遗憾的是,梁武帝是中国第一位与禅的精神发生接触的人,他还不明白禅的道理,因而也不能在菩提达摩的禅关隐语中悟到什么,反而怀疑菩提达摩是骗子,因而提出圣谛的问题加以考校。

按照禅的道理,真正开悟的人已经超出了一切差别,超出尊卑、上下、好坏、荣辱、凡圣。一切差别都不过是名词概念的不同而已,到了开悟的境界,那些差别便混同一物了。所以,菩提达摩对圣谛的回答是「廓然无圣」。这个道理梁武帝自然不懂,所以,菩提达摩便只好跨江北上,入嵩山少林寺十年面壁去了。

──────────────────────

达摩说:「你的所做所为只不过是世俗的果报,并不会使你超越生死、脱离轮回,所以称不上功德。」武帝再问:「什么是功德?」达摩继续说:「所谓的功德是清静圆融的智慧,本体空寂不可执着,这样的功德不是世俗善行就可以得到的。」

───────────────────────

六祖坛经。

公曰:『弟子闻达摩初化梁武帝,帝问云:「朕一生造寺度僧,布施设斋,有何功德?」达摩言:「实无功德。」弟子未达此理,愿和尚为说。 』

师曰:『实无功德,勿疑先圣之言。武帝心邪,不知正法,造寺度僧,布施设斋,名为求福,不可将福便为功德。功德在法身中,不在修福。 』

师又曰:『凡性是功,平等是德;念念无滞,常见本性其实妙用,名为功德。内心谦下是功,外行于礼是德;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体离念是德;不离自性是功,应用无染是德;若觅功德法身,但依此作,是真功德。若修功德之人,心即不轻,常行普敬,心常轻人,吾我不断即自无功;自性虚妄不实,即自无德;为吾我自大,常轻一切故。善知识!念念无间是功,心行平直是德;自修性是功,自修身是德。善知识!功德须自性内见,不是布施供养之所求也。是以福德与功德别,武帝不识其理,非我祖师有过。 』

请参看「冥河此岸的面具村」一文,互相参照比对。

※小启:本文为维护社会正确观念,驳斥宗教的迷信和邪说所撰写,因此同意开放自由转贴转载和引用,但是,如果欲用于出版需经作者同意,同时,任何引用,不得任意增删内容更改主旨。

人已赞赏
资料民间奇谈

鬼灵与动物的自我认知

2019-1-20 21:43:30

资料民间奇谈

万恶淫为首啊!

2019-1-21 22:53:04

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非常赞成!

  2. 发心问题 只为脱离轮回之苦 度自己 度众生。我若下地狱
    能度众生 也毫不犹豫

  3. 好文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