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冥河此岸的「面具村」

冥河此岸的「面具村」-文/张开基

在「冥河」(中国人俗称为「阴阳河」)的此岸,有一个范围蛮大的区域,有许许多多的「灵民」,有老居民,有新居民,一样有城市和乡村,有住宅区、有公共广场、有市集、市场、有摊贩、有商店、餐厅等等,和人间现实世界几乎没什么两样,但是,只是整体感觉比较老旧,同样也会区分为「老城区」和「新城区」,只是中间界限不是那么截然而已。

这里也就是实际上应该被称为「阴间」的地方,因为,这是不属于「灵界空间」的,反而是属于阳间的一部份,只是重叠而互相穿透,互相不能查觉,只有某些通灵人,或者极罕见的一般人在偶而睡梦中,悠悠忽忽的路过—–

这边所有的居民,都是历来因为种种原因,被自然阻挡,不能进入灵界,又不知道何去何从的亡魂,自然形成的一个特殊聚落,

其中会被自然阻挡,无法进入灵界的最大原因;就是「虚假」,因为「灵界」是古代伟大的先灵发现之后,经由历代人们死后的先灵们共同心念努力构建的,其中第一要义就是「真心诚意」,没有至诚的「真心」是无法凝聚任何念力聚合灵界精微物质的。

所以,生前内心虚假的人,死后的灵魂也是松松散散,非常粗糙的,碰上「灵界」的精微河流或墙面时,根本像粗砺的砾石要通过细网目的筛子一样,绝无可能的。

而且,这些「亡魂」的结构松松散散,非常粗糙,本身能够吸附的一些物质也就同样「物以类聚」,一样不可能很精致,而且几乎完全没有「创造构建」的能力,所以,只能尽量捡拾人间一些被焚烧后的垃圾余烬,以及人间一些烧给往生亲朋好友的那些「纸扎陪葬品」所转化的粗糙物件来使用;

这些「纸扎陪葬品」分为几种状态;

一种是阳间亲友烧给往生的亡亲故友的,但是他们不知道亡亲故友已经顺利进入灵界,根本不需要这些粗糙的「烂东西」,在「灵界」中层甚至高层,不但各种物件非常精致,比人间的一般物质更美好,而且自身也有凝聚灵界精微物质来创造自己所需,高阶的甚至心念所及,物件就即使成型出现,而且高层的灵民是非常乐于互相分享的,所以,怎么会想要阳世亲友烧化的那些「纸扎陪葬品」转化的「烂东西」呢?

另外一种是在一些宗教仪式所烧化给所谓「好兄弟」的「纸扎陪葬品」,特别是纸钱,譬如人间中元普渡时烧化的那些供品,同样也是一些「烂东西」。

还有第三种是往生亲友生前为非作歹,死后已经坠入地狱受苦的,同样是无法收到这些阳间亲朋好友烧化的「纸扎陪葬品」和纸钱。

于是,这些「烂东西」就被滞留在此岸「阴间」的亡魂当成宝一样的拼命捡拾回去使用。

还有就是在人间焚化炉烧掉的一小部份东西,和这边可以相应的,也会转化过来。

在「冥河」(「阴阳河」)的此岸,有渡船,还有一条「奈何桥」,现代化的部份不只是供「步行」通过,还有铁道,有类似数十年前的那种「柴油火车」(不是烧煤的「蒸汽火车」),节数不固定,少则一节,多则六、七节,而且中间还有一个蛮大型的「转运站」,要去不同类型不同层级的「灵民」要在这边换车,有正式的站务人员,要更换车票,免得错搭。 (注:步行通过的桥面宽度只有半尺,就是大约15公分,只能容一只脚的宽度,不能双脚并立。也没有任何栏杆扶手,上面没有任何的钢索,底下也没有桥柱,是略呈拱形的桥身,但是弧度倒不大。)

但是,被生前虚假心性所自我滞留在「冥河」(「阴阳河」)此岸的那些亡魂,是不能搭船摆渡过河,也不能搭乘火车的,不是有任何灵界志工或鬼卒甚至阴兵阴将来强力拦阻,而是大家都知道,他们只要一踏上渡船,就会直接穿透船底,掉落到「冥河」之中,一踏上火车也一样,而且只要一旦掉入「冥河」等于是被宣布「鬼灵」的再次死刑,立即就会被强大的「冥河」所吞噬,被灵界乱流冲散,这个正是为什么在西方希腊神话中提到「冥河」之中有许多载浮载沉的人头的来由,希腊的古人真的看过「冥河」的状态没错,确实是如此。当然,想要「步行」通过也一样不可能的。

所以,现在这些此岸的亡魂学乖了,知道自己没资格,没那个能耐可以渡过冥河,所以都放弃尝试,而且也会规劝一些新来的亡魂,不要冒冒失失的试图渡河,否则「必死无疑」。鬼灵也会死亡的,这点也是很多人不知道的事。鬼灵要再死一次,那就真的万劫不复,真的没救也再也没有存活在天地间的机会了。

此岸的阴间居民,他们住的房子,乘坐的交通工具,使用的桌椅和器皿,都是和我们看到的那些「纸扎陪葬品」一样,都是假假的,关于这点,通灵作者「索非亚」没有说错,她梦中去的地方确实是这个「此岸阴间」没错;同时也说明了所谓的通灵人,是不能进入真正「灵界」的,她们的频率只能局限在属于「阳间」这个区块,也包括「阳间」涵盖的「此岸阴间」。

「索非亚」提到她坐那种机动三轮车像纸做的,那边的桌椅也是纸做的,仿佛一坐下去就会垮扁下去,(注:其实不会的,因为「灵魂」非常非常轻),她说那边的人穿的衣服也是硬帮帮纸做的,对的!很新的,还是假假的。说食物即使火锅在冒热气滚烫的样子,吃起来还是冷冷的,说包子扁扁塌塌的,这些描述都是正确的,因为虚假的心念,吸附和勉强制作出来,模拟生前人间的任何物品或食物当然都是假假的,而捡拾来的各种「纸扎陪葬品」当然也没能力完全变成真实的模样—–

最近大约二十多年以来,在这个「此岸阴间」边陲靠近「冥河」一带,出现了一个新的聚落,居民生前都是一个宗教团体的成员,衣服只有浅灰色和深蓝色二种色系,有些是像厚纸板剪裁拼贴的,也有的根本就是像我们常见的塑胶垃圾袋,一样是浅灰和深蓝色系,虽然,有些也会涂上白边或者红边,但是,材质很怪异,所以,连人(灵)看起来都显得假假的—–

他们不太跟其他地区的居民来往,也不欢迎别处居民去他们聚落走动,只有必要时,会去市集的商店、摊贩那边买些日用品,市集里的居民和商家不是很喜欢他们,却也不是很厌恶,只是常常拿他们当笑柄;

这些聚落中的新居民有些「恐怖」又十分可笑;如果心里没有做好准备,很可能会被他们的举止吓得落荒而逃,但是,如果有胆量看下去,就会发现有很多足以让人笑翻的现象;

他们不论做任何事都会「排队」,动作整齐划一,然后脸上随时随地都是保持完全不会改变分毫的笑容,乍看之下是一种很亲切的那种大幅的微笑,但是最「恐怖」的是,他们统统只有这样一个表情,而且只要进入这个聚落,所有居民都会对你行注目礼,不论正在做任何事的,统统会抬头正面对着你「微笑」,然后不论你怎样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不会回应什么,就是这样一直微笑的看着你—-

真正会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的是;他们有一种「特技」,包括那些正排队前进的队伍,不论是朝任何方向整齐划一的前进时,但是,头一定是正对着你,甚至整个头部可以360度旋转,身体向前行,头可能是180度向后正面对着你一直这样「微笑」,然后有些因为没看路,所以会撞到树干,踩到路面凹洞到跌倒,不过,他们虽然一面在搓揉痛处,嘴巴在低声咒骂或呼痛,但是,脸孔方向还是不变,微笑也丝毫不变的,一直保持原状—-(补充:是全部的人,包括排队前进的人一起同时看着你「微笑」,那是很诡异甚至有些令人毛骨悚然的画面呢!)

这也是他们不欢迎有不速之客造访的原因,因为他们生前就是曾经受过这种军事化训练过,严格要求一切整齐划一,连「微笑」时嘴巴咧开多大?嘴角上扬多少度,都是经过计算,抓到最好的状态,然后统一要求的,因此,生前任何活动时,都一再被这样要求,慢慢的就形成心理制约,然后就变成根深蒂固的反射动作,不论心里是否真的开心,反正只要见到外人,就是本能的会这样微笑,也所以,死后被物以类聚,同性相吸的来到「此岸阴间」边陲地区,自然形成一个聚落之后,就无法逃脱这种生前强大的心里制约,而「灵」本来就有着超越肉体某些特异的能耐,像头部要像方向盘一样,自行360度旋转几圈都可以;也所以,他们看到外人,就本能甚至无法控制的一定要正面凝视来人,用标准制式化的微笑样貌相对,然后不能再移开视线,不管正在做什么,或者不管自己在移动,或者来人在移动,他们就算180度转头,让头和身体完全呈相反的状态,还是要注视着你,一直微笑,不会改变。

他们平时做任何事都是要整齐排队,微笑前进的,最常做的事就是听演讲,他们之中有不少名嘴,不论是被称为「师兄、师姊、师伯、师叔、师姑」—的,都会不时轮流去演讲,虽然有些演讲像是在重播录影带一成不变;一字不改的讲了无数次,大家还是会统统乖乖的坐得十分挺直,用心听讲,不管听过多少次,反正也没意义又没其他事可以做,所以每次都像第一次听讲一样,当然也是从头到尾保持那种划一面具式的招牌微笑,真的是一丝一毫都不会改变。

还有就是他们也会制作「水晶雕像」,不过那边的材料质地很粗糙糟糕,一些生前做环保资源回收的志工,会去捡拾收集无数的透明塑胶空瓶回来,然后加热熔化之后,倒入模子之中,塑造出透明的炮弹型塑像,不过塑胶质地实在太糟糕,模子本身也很粗糙,所以制作出来的塑像,虽然也是号称「水晶雕像」,但是,一看就知道是烂塑胶灌出来的,除了他们自己聚落中,随处「供奉」着,也曾拿去市集贩卖,不过其他聚落或市集的商家都没有人喜欢,也没有人买,只有他们哀求说要交换一些食物时,有些比较仁慈一点的商家勉强换了些食物给他们,不过那些塑像可也不是为了用来供奉膜拜,都是随便乱扔,或者有的拿来放在地上当门挡,有的拿来当重石压酸菜,有的拿来捍葱油饼,有的甚至拿来捶肉片—-

这个聚落男士的西装比较多是深蓝色厚纸板剪裁;再用浆糊拼贴的,因为硬帮帮的很笔挺,不过只能站立或小幅度走动,不能坐下来,否则就会崩裂开来,这时就又要重新黏贴,很麻烦的,可是团体规定很严,随时随地都要穿着这样西装毕挺,条纹领带也要系好,那是用比较薄的纸张,用彩色笔和尺画好斜线,再用剪刀剪出来,手工折好的,不过也是不能大力拉扯,会破会断掉的。

女士穿着的那种深蓝色垃圾袋缝制的旗袍,襟口的红边和扣子是用红漆画上去的,绘工拙劣的,真的是画得歪七扭八,领口那边的金色帆船,是用阳间烧的纸钱,上面那种假金箔,手工剪成帆船的外型,用浆糊像贴纸一样贴上去的;

有些是穿着灰色的运动服或休闲服的,那个也是从人间焚烧后转换过来的灰色垃圾袋缝制的,只要是用垃圾袋缝制的都会反光发亮,绉巴巴的,难看的要命,可是,他们都显然觉得这样穿着是很高尚,很体面,很有身份的象征? ? ?

这些居民生前都是宣称自己很慈悲,拼命在行善的,可是为什么死后不能升人天界享受,或者至少进入灵界比较高层的境域,反而会沦落在「此岸阴间」,生活状况这么不堪呢?

原因其实很简单;

想想那些因为生前行善而能升入天界或者进入高层灵界的,其实都是一生真诚的待人处世,热心公益,而且为善不欲人知的,有一种是事业有成,生活富裕的,为了真正回馈社会,所以保留自己的基本生活所需和事业方面的必须资金,其他余下的大量财富,都是真心的用来办理慈善事业,从事慈善活动,或者奖励教育、体育、文艺或者科学研究,而且任何善举都是默默进行,捐款都是用无名氏的,他们之所以能升人天界,不是捐了多少钱,而是因为他们是完全真心诚意的,是真正出于爱心和同理心,以及怜悯心,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样的心念所凝聚出来的「心智能量」才能够是无比强大又精纯的,才会和天界或高层灵界的善境相应,互相吸引,所以才能理所当然的进入;

而有些善心人士,可能并不富有,但是爱心也不后人,有些是一生乐于助人,不求回报,或者见义勇为,拯溺救难,譬如一些义消,一听到那边有火灾,二话不说,半夜跳下床,穿上防火服装,拿着救火工具就往火灾现场冲,灭火救人可以奋不顾身,或者是一些救难队员,上山下海去拯救遇难的人员,也或者只是一个寻常的家庭老妈妈,在邻里间热心帮助邻里,调解各种家庭纠纷,开导顽劣的少年,帮忙照顾一些父母因为外出讨生活,无间照管的婴幼儿—-这些都是出于真心诚意,完全不求任何回报,也根本不是为了出名或者因此获利,真正是认为自己「为所当为」而去做的,也真正是为善不欲人知的,这种真诚的爱心和对人间同类的慈悲心,才能在往生后自然升入天界或高层灵界的善境,只有这种人才能合乎这种善境的环境空间,这种善境中的「灵民」都是真诚相待的,完全没有丝毫虚假的心念,互相的意念是完全透明的,也根本容不得分毫虚假,凡是虚情假意,只会做表面工夫的人,在这种境域中立即会原形毕露,自身也待不下去的。

可以好好想想,如果深夜来到一个脏乱不堪的旧式菜市场,原本若是没开灯,乌漆嘛黑一片,这时,如果你把电灯的总开关突然打开,四下大放光明的瞬间,会看到什么景象?

一定会看到一大堆蟑螂、老鼠,甚至野猫纷纷四处乱窜,各自找黑暗的角落缝隙藏身,对不对?

这就是问题关键了啊?像蟑螂、老鼠本来就习惯藏身角落、缝隙之中的暗处,也喜欢在黑暗之中偷偷摸摸的活动,怎能要求或强行要它们在光明洁净的环境中生活呢?

同样的,一个生前就喜欢做假,假冒伪善,只喜欢做表面工夫,并没有任何真心诚意的人,不论他生前装模作样的做了多少「善事」,死后能不能跟那些真诚的,表里如一的真正好人生活在同一个境域之中呢?

譬如一个外表貌美如花,婀娜多姿的美女,其实内在是装了水袋义乳,硬挤出事业线,用束腰硬把肥肚腩缩细,甚至装了义臀让屁股突出,脸上是很厚的脂粉把绉纹掩遮起来,眼睛是用胶带贴出的双眼皮,用眼线和假睫毛错觉化的增大了眼睛—-那么在灯光昏暗的夜店活动,或许不容易被识破,甚至有如天仙美女下凡,但是,如果是在灯光明亮的女子三温暖中,她敢不敢卸下所有假装备,以真实面目示人?如果四周全是货真价实的真正美女,她会不会因此自惭形秽?所以,伪善的人怎么能和一大群真心诚意行善的人待在一起呢?

那么,「行善」为什么需要特别去强调呢?为什么需要有什么特别的名位才要去行善呢?为什么行善非要唯恐天下不知呢?

花一大笔钱去买一个「荣誉董事」,花钱去买一枚金帆船的别针,花钱去穿一袭特定颜色特定款式的服装,花钱去参加一个号称「行善」的特定团体- —-

为了什么呢?

如果真的有心行善,默默去做就好了,甚至在心里面压根儿就不以为这叫做「行善」或者「做善事」,只是真心诚意的出于自己内在的直觉念头,认为这是「为所当为」的事,当然,根本也不会去想到要「做功德求福报」,甚至根本没有想过这样可以获得什么回报,做完马上离开,连「谢谢」都不用听到。

为什么「行善」会需要敲锣打鼓,大肆宣扬呢?需要这样给自己做广告,深怕别人不知道你做了善事?深怕别人不知道你是「好人」吗?

如果你真的是「好人」,需要在自己脸上刺青刻上「好人」两个大字吗?难道说不刻就会变成坏人吗?

如果要花大钱去买一个「荣董」,花大钱去买一个帆船别针,花大钱去穿一件制服—–你绝对不是真心在行善,妳一定是有特殊目的的。至少的是想以此傲人,向别人炫耀自己是高人一等的,是被「认证过」的好人!

我就认识一个作珠宝生意的;曾经偶而有过生意往来,我跟他买过一些中等价位的宝石;他给我的名片上,头衔的第一行就是「——荣誉董事」 ,但是,后来业界的朋友提醒我;最好不要跟他有生意往来,因为他会将低价劣质宝石当高价品推销给同行,B货当A货卖给外行,「荣董」只是用来为自己背书,让别人误信他是殷实的商人罢了。

是的!确实如此!

「行善」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无关日后在灵界的层级,做好事行善单纯只是人间的事务,只是为了调和人间的社会关系而已,没有什么「功德」,更不要有「求福报」的念头。

如果一定要花大钱去买名位,买一个特殊标志,买一个穿着某种制服的资格,你这样唯恐天下不知道你在行善的行为和念头,那样绝对不是出于真心的。

如果你相信这样可以「做功德有福报」,应该也是对的!

因为至少不是做坏事,所以当然不会因为这个行为而下地狱,但是,可以得到的最大的福报也就是不用「下地狱」,但是,绝对不可能因此升入天界或高层灵界,最大的福报就是在「此岸的阴间」继续生活,而且是像你在阳世时这样被强力制约的,带着永远的微笑面具虚假的生活下去—–

至于,把那种名位或者制服当成一种背书保证,其实是为了用来护航自己的黑心生意,或者用来试图抵消作恶多端,欺世盗名的「因果业报」,我保证你会得不偿失,罪加一等的。

行善不是单纯用付钱的啊!

你有一袋烧饼,看到路边游民饥饿难当,你小心翼翼的捏了一粒芝麻给他,这叫做行善吗?同样的,你可能有几亿或几十亿身价,捐一百万买个荣董,就以为自己是在行善,就是好人了,跟捏一粒芝麻给饥民又有什么不同?

「捐款」不一定是「行善」,也不一定就不是「行善」,端看你的发心是如何?

看到大陆「汶川大地震」和「日本311宫城大海啸」那些受苦的灾民苦状,纯粹出于不忍人的恻隐之心,为了能尽一点绵薄之力,大家集腋成裘的去实际帮助他们,因此量力而为的去积极捐款,不论捐助多少,这是真心「行善」。

如果捐款给宗教团体,不论名义是什么,不论这个宗教团体把钱拿去做什么,这个跟你无关,但是,如果你是为了「作功德,企求得到福报」,这个是有着对价关系的交易行为,你的发心不是真正为了行善,所以,既没有「功德」,也不可能有什么来世天上的「福报」,既然不是出自于「真心诚意」,那么对日后在灵界的处境也没有助益;

如果是为了买一个名位,一个标志,一个穿某种制服的资格,并且因此得意洋洋以此骄人,那就真的是欺世盗名,伪善而已。死后只能滞留在此岸。

注:1.真正「彼岸花」没有大红色的,只有粉彩系的粉黄、粉紫、粉红、粉蓝,甚至粉绿和白色的,「大红色」的只生长在「此岸」。

2.「面具村」的食物很特别;素食者吃面条,是环保回收,碎纸机切出来的A4长度,上面还有文字的纸面条,看起来完整,但筷子挟起来烂糊糊的;非素食者吃馄饨,像白开水煮卫生纸,一团一团的,一样是烂糊糊的;二种食物的共同处是完全没有味道和口感。

请参看「揭开『功德』的真相」一文,互相参照比对。

※小启:本文为维护社会正确观念,驳斥宗教的迷信和邪说所撰写,因此同意开放自由转贴转载和引用,但是,如果欲用于出版需经作者同意,同时,任何引用,不得任意增删内容更改主旨。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赫魔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来自天地自然人网站,专门探讨生死与灵魂学的网站,破除民俗迷信、打击宗教邪说:http://www.cwnp.net/thread-13825-1-1.html

推荐灵异事件

乡村诡事——无名山洞

我们村附近有一片连绵起伏的山,山体都不高,最高的一座叫太子山,也就四五百米左右。山下的军事基地在...

这种情况是僵尸吗?

相信看了我写的《阴阳眼的孩子会没命吗?》这篇文章的人,都知道那家人很不幸。其实那家人就在我家隔壁...

当年的一段经历

无意中进到了这个网站,我也来说说我当年的亲身经历吧。我文采不好,只是来叙述一下但是的经历,有错别...

我看见的是什么?

故事发生在大概2016或2015年,我家的房子是以前的老房子拆了后建造的,建造了大概七八年了,以前也没出...

镜子中的异象

小时候住在老家的住宅,镜子挂在墙上有二十多年了。镜子又高又大,从头照到脚踝都没什么问题。由于位置...
最新跟贴(有 2,447 人参加, 跟帖 1 条)
  1. 民间艺人

    写的真有气氛呀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