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妇产科遇到的那些诡异事件

我叫方明,我家世代都是看女人病的。外婆是个稳婆,我娘是妇产科的医生。

到了我这一代,尽管我是个男人,可却被多方劝说,进入了本市最大医院,做了一名助产师。

对于这个职业,我是难以启齿的,我可不想被他们说,我是一个专门给女人看裆的大夫。

带我的老医生便是我娘,经验丰富,医术高超,还是本市的明星教授大夫,专家挂号费90块钱起,有的时候我觉得,她可以什么都不做,单凭挂号费便可发家致富。

可我却知道我娘看病,不仅仅只用专业的医术知识,还有一些非常特殊的,用现代科学知识没有办法解释清楚的东西。

这事还得从医院的一个孕妇说起。

46床有个病人,九个月了,随时都可能生产,便住在病房中。但是这姑娘似乎有严重的产前抑郁,看人的时候都是阴恻恻的,跟她说话半天才回应你一句。

“46床那个,你平时多注意一下,有什么不对劲的立马跟我说。”我娘突然提醒我一句。

我也没太在意,人家九个月了,自然被整个医院的人关注着,还需要我多嘴?

到生产的那一天,顺产是不可能的了,孕妇叫的声音一次比一次大,我娘只是摸了一下,就说是脐带绕颈,一定要剖腹产。

我们迅速把孕妇推到了手术室,准备手术之时,我却在角落里面看见了一个孩子。

说是一个孩子,倒不如说是一个只有半人高的纸人,惨白的脸,红色的腮,竟然这么突兀的出现在病房当中,也不知道谁扎的,让人慎得慌,医院里面应该没有这样的规定吧,我忍不住问我娘,我娘却说她什么都没看见,还叫我集中精神,别瞎看。

麻醉开刀一气呵成,但打开孕妇肚子的那一刻,所有的医生全部站在那里傻眼了。

这肚子里面哪里有什么婴儿?

分明是一团黑漆漆的蚂蝗,大的有成年人的拳头大小,小的只有拇指粗细,在孕妇的肚子里不停的蠕动着,爬着,甚至有一两只掉落到了地上,吓得我浑身发颤,头皮一阵发麻,尽管现在的我全副武装。

怎么回事?

我记得之前孕妇拍过B超,B超里面那个孩子,可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怎么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一肚子的蚂蝗,孩子去哪儿了?

其他医生面面相觑,我们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每个人都是一头的冷汗。

倒是我娘,一脸的淡定从容。

我娘顺手用镊子夹起了一条蚂蝗,轻轻一挤,便有许多鲜血流了出来,这孕妇肚子里面的脏器早就被蚂蝗吃了个干净,别说孩子了,连心脏都没了。

这人到底是怎么活着的?

“是咒。”我娘喃喃的说了一句,除了站在一旁的我听得清楚之外,其他人几乎都没有听明白。

作为一名有着科学信仰的医生,我娘竟然说出这么迷信的话,我惊疑地看着她,以为听错了。

可如果不是什么咒的话,孕妇肚子里这些恶心的东西又该怎么解释?

有密集恐惧症的护士已经退到了一旁,瑟瑟发抖,哪怕我们见过了许多场面,都没见过如此的模样,简直就是人间炼狱。

我娘深吸一口气,冲着我们所有人说道,“把蚂蟥清理出来。”

“那人能活吗?”我看着已经干干净净,空无一物的肚子,忍不住问道。

我娘冷笑一声,“你说呢?”

我似乎问了一个蠢问题。

这种情况人怎么可能活?

我们迅速清理了,孕妇肚子当中的蚂蝗,将这些蚂蝗放进了一个桶当中,我娘手上抓了一把白色的粉,迅速的撒进那个桶里。

我听到了哀嚎的声音。

桶里面的蚂蟥不停的抖动着,仿佛要从桶里面跳出来似的,水花四溅,但渐渐的,那些水的颜色就慢慢变深,变成了红色。

原先如同成年人,拳头大小的蚂蝗也迅速缩小,就像是脱水似的,变得看不见了。

满满一桶的血水。我娘叹了口气,“把肚子缝上吧。”

我硬着头皮缝了肚子,只觉得头都炸了,这下黑锅甩不掉了,一尸两命不说,还出现了一堆的蚂蝗。

“她动了。”小何护士突然喊了一句,我吓得浑身一哆嗦,我本来都想把白布蒙上的。

听到这话,立马走到孕妇跟前。

却发现孕妇很迷茫的睁开了眼睛,“怎么回事?我的孩子呢。”

我们一群人都愣住了,不知眼前这人到底是人是鬼。

有几个医生甚至要去检查,看一看孕妇肚子里面的那些内脏是否都回来了?

我娘瞪了他们一眼,看了一眼那孕妇,“你怀孕的时候是不是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这是个死胎,没用了。”

我娘说完这话,那孕妇嚎啕大哭。

“你也别伤心难过,下次就会好的,我想见一见你的亲属。”我娘倒是镇定,居然在手术室里面跟别人侃侃而谈,不过我还是头一次见了,做完手术就能做起来,还能下地的女人。

一想到她一肚子的蚂蝗,我就觉得浑身发冷。甚至我都不确定,这女人到底是人是鬼,我发现女人的手术做完之后,连手术室里面呆着的那个小孩儿也消失了。

只留下一桶的蚂蝗。

按照母亲的规定,我收拾了整个手术室,把那桶蚂蟥倒尽了厕所里,然而咕咚一声,从那同原本装着蚂蝗的桶里,掉出来一个白白净净的婴儿……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谢谢大家的支持,等不及的朋友可以直接去午夜客栈搜书名《妇产诡医》哦! https://m.wykz.com/#/readbook?id=100870&chapter_id=169540
最新跟贴(有 6,958 人参加, 跟帖 47 条)
  1. 喀什菊

    我拉开门一个箭步冲了出去,看到那个孕妇的时候倒是被吓了一跳。

    那孕妇弓在地上身子不停地抽搐,眼冒绿光,看到我的时候直接朝我扑了过来。

    那老太太可能是吓晕了过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隔壁邻居听到动静,倒是又引来村民围观,看到这一幕惊讶不已。

    那手里捏着张黄符和那孕妇拉扯,这时候我才知道,根本就不像电影里的那样好贴啊,孕妇满嘴留着哈喇子,就像是个疯婆子,不能近身不说,还被她追的满院子的跑。

    围观的村民越来越多,吸引了那黄皮子的注意力,我一看暗叫不好,忙对他们吼了一嗓子让他们散开。

    不等我话音落,一个生怕看不到硬挤出来的老太太被一把扑倒,孕妇一口就啃在那老太婆的脸上。

    我见到这一幕不由觉得头皮有些发麻,想着趁这个机会把符贴她脑门上,刚来到那疯婆子身后就被她扭头的脸吓了一跳。

    满脸的血迹,地上的那老太婆半边脸被啃得血肉模糊,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哇嗷!”

    从孕妇嘴里发出野猫一样的嘶吼,朝我扑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一脚踹了上去,一脚不偏不倚的揣在她的胸口,将她踹翻在地上。

    我抄起黄符贴在她的脑门子上,就当我觉得事情办妥的时候院子里突然冒出一大堆的黄皮子,约莫一数得有十几只。

    “叽叽”的声音真的我心生烦躁,有不少黄皮子开始不顾一切朝我撕咬过来,还对我放屁。

    黄皮子的屁那跟毒气差不多,我差点没一翻白眼晕过去。

    “快……快来帮忙!”

    这时候那群看热闹的村民才反应过来,开始抄起铁锹棍子驱赶黄皮子,黄皮丝毫不惧,该怎么反抗怎么反抗。

    这时候一个村民牵过来了两条土狗,一见满院子的黄皮子扭头就走,我心想着这大爷不怕把狗熏死吗,这院子里的味道,人都受不了,你牵狗来是干嘛的。

    就当我记得抹不开手脚的时候,隔壁院的邻居隔着墙扔过来几只鹅,那几只鹅一叫唤,那些黄鼠狼还真的就跟小偷听到警笛似的,慌忙逃窜,后来我才知道,这黄皮子怕鹅屎。

    不等我来得及高兴,那孕妇脑门上的符被一黄皮子蹭掉,一巴掌就扇在我脸上,顿时有点眼冒金星。紧接着又掐住我的脖子,勒的我有点喘不过来气。

    一些村民上前拉开时候,在我的脖子上挠了几道血印,我拿手一碰,脖子火辣辣的痛。

    就当我再拿一张上去的时候,我娘这时候突然出现,不知道拿了一瓶什么水泼在了那疯婆娘的身上。

    “啊!”

    那疯婆娘一声惨嚎,昏死了过去,身上的那股妖气也逐渐消散。

    “娘,您怎么来了?”

    我吐了口唾沫走了过去,我娘看了我的脖子一眼,从兜里拿出一包纸巾递给我,并提醒道:“去用清水洗干净。”

    我点了点头,扭头进了厨房,拿起水缸里耳朵水瓢,不要钱似的洗着我的脖子。等我出去的时候那群村民正跪拜我娘,嘴里还喊着“仙姑”两字。

    我心里正嘀咕怎么不拜我的时候,那群村民还真吧头转向我嘴里喊着“仙公”。

    我心里洋洋得意,和我娘上前搀扶起这些村民,一时间觉得自己的形象高大了许多。

    把那孕妇扶回床上时,灯泡女她老娘拽着我娘的手乞求道:“仙姑啊,你可得想办法救救我这儿媳妇啊。”

    我看她这般模样心底觉得这人可真是虚伪,昨天赶我们出去的时候可没见她留情,生怕我们待在她家给她带来祸害似的。

    我娘似乎不计前嫌,依然是平易近人的和老太太沟通,我则叹了口气站在一边听着,我娘说那孕妇肚子里的黄皮子现在已经消停了,让它从里面出来可不容易。

    我这时插嘴道:“直接去医院剖腹产拿出来不就行了。”

    我娘白了我一眼道:“你懂个屁,强行让它从里面出来,肯定会伤到孕妇,得让它自己出来。”

    “让它自己出来?”我不解道:“那怎么办?”

    我娘看了我们一眼道:“出来说。”

    我和灯泡女对视了一眼,跟着我娘来到院子坐下。

    灯泡女问道:“阿姨,你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我娘点了点头,瞟了眼孕妇那屋说:“演戏。”

    我闻言皱了皱眉头,不知道我娘说的演戏是指什么,我娘解释道:“等你姑姑醒过来,让她装作快要生的样子,我们在安排稳婆做出一副要接生的情景,这样那肚子里的黄皮子就会觉得这里呆不下了,就会从里面出来。”

    我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心里念到这娘就是我娘,点子真多。

    我娘嘱咐灯泡女道:“用纸写在纸上给你姑姑看,我怕肚子里的那黄皮子听到。”

    灯泡女点头,回屋便拿了张纸笔写在上面。

    灯泡女的老娘已经按我娘的叮嘱出去找了村子里的稳婆准备家伙事,现在就等里面的孕妇醒了。

    就在我想事发呆的时候,我娘拍了我下道:“眼睛活着点,里面那黄皮子精出来的时候记得用你的尿泼它。”

    “我的……尿?”我挑了下眉头,有些不解。

    我娘白了我一眼道:“你的是童子尿啊,当然用你的。”

    我翻了翻白眼,一旁灯泡女听到我娘埋汰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我瞪了她一眼,她才收住嘲笑。

    傍晚的时候,那个孕妇终于是醒了过来,灯泡女和她老娘进屋和孕妇做好铺垫,我和我娘则躲在灯泡女的屋子里听动静。

    半个小时后,孕妇临床时的叫声传来,这个声音对我助产科的来说再熟悉不过了,倒是装的挺像。

    我和我娘对视微微一笑,我掂量了下手里一矿泉水瓶子的尿液,时刻准备着。

    隐隐能听到稳婆在里面喊着“使劲”。没一会灯泡女便跑到窗户前对我们摆了摆手。

    我和我娘离开房间,灯泡女略有些紧张道:“出来了一个脑袋。”

  2. 喀什菊

    回到医院的时候,和往常一样,挤压的病人多的让人窒息。

    我娘直接投入了工作,有时候真的佩服我娘的精神头,连我一个大老爷们坐了那么久的车,都会觉得很累,我娘倒是看不出累的样子。

    两天后我应约和灯泡女出去吃饭,尽管她可能对我有意思,我也对她没有感觉。

    包厢里灯泡女问道:“你信不信诅咒?”

    我淡然一笑,那么多邪门灵异的事都见过,自然相信其他科学不能解释得事情,“信啊,怎么?”

    灯泡女接着说道:“那你知不知道你家族的诅咒?”

    我眉头微皱了下:“我家族的诅咒?”

    我看灯泡女点了点头,摇头道:“不知道,没听我娘说过。什么诅咒?”

    灯泡女语气凝重道:“不从事妇产科的话就会死亡。”

    我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你听谁说的,这诅咒也太扯了吧。”

    灯泡女翻了个白眼,道:“你还别不信,你们方家的组训就是这样,不然你娘会逼你做妇产科?”

    我听到这,夹菜的动作停顿了下,倒是想起了我娘当初让我做助产的工作。

    灯泡女接着说道:“这件事你可以回去问一下你娘。”

    “我家的事我都不知道,你又怎么知道的?”我看了眼灯泡女问道。

    灯泡女妩媚一笑道:“这个你就甭问了,咱们喝酒。”

    灯泡女端着酒杯朝我贴了过来,我顿时如坐毛毡,不由自主的向一旁挪了挪屁股。

    灯泡女一副看猎物的模样盯着我,笑道:“童子哥,你就不想做点什么吗?”

    我胳膊顿时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后撤道:“别,我不想做点什么,我就想坐下好好吃个饭。”

    灯泡女不悦的哼了一声,仰头将手里的酒喝光,扯了扯裙子,露出一个大腿。

    我见状吞咽了口唾沫,忙吃了几口菜压了压惊。

    ……

    第二天在医院上班的时候,一家人搀扶着一个孕妇进了我我娘的房间,拿着B超的照片交给我娘。

    我娘看到这个孕妇时皱了下眉头道:“你怎么又过来了,不是说你们不想要女孩吗,没有流掉?”

    我看那孕妇精神状态不是很好,看上去有些萎靡的样子,孕妇摇了摇头,不等孕妇开口说话,孕妇身后得一个老太太就赶忙催促我娘看片子是男孩还是女孩。

    我心里一笑,这之前检查过是女孩,就是女孩,还能变了不成?

    我见我娘脸色越来越难看,紧皱着眉头盯着手里的片子。

    那老太婆见我娘不说话,又催促道:“怎么样?方医生,是男孩吧?”

    老太婆见我我娘点了点头,兴奋的差点蹦跳起来。

    我见状好奇上去看了眼桌子上的片子,我仔细看了一番,似乎是个男孩,但又不好确定,但肯定不是女孩。

    我和我娘对视了一眼,便知道这件事有猫腻,我娘随后以闲聊似的语气和那老太婆对视了一眼道:“老太太,您又给您儿媳妇吃啥灵丹妙药了?”

    老太太乐此不疲,脸上笑容就没断过,压低了声音道:“不能说,这是秘方。”

    老太太和那孕妇的丈夫搀扶起孕妇离开后,我问我娘这是什么情况,我娘摇了摇头道:“肯定又吃什么改变性别的土方法了呗。”

    我闻言心想着这土方子还挺灵,真的就把女婴变成了男婴。

    没过多久那家的孕妇就要差不多到了产期,准备破腹产。

    我和我娘则是同行,等到手术刀划开肚皮的时候,意外发生了。

    只见一个尖嘴猴腮跟猴子一样的小怪物从肚子里窜了出来,速度极快。

    那小怪物一口的尖牙让人头皮发麻,产房里的医生护士纷纷后退,谁知那小怪物唰得一下从地上弹起,扑在一个医生的脸上,隔着口罩一口就撕了下了一层皮。

  3. 喀什菊

    谢谢大家的支持,今天多更新一点,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 MIss wang

      能不能多点。看不过瘾

  4. 八零扬

    看着入神就突然没了

  5. 鬼才毁三观

    中间一段缺乏连贯性,作者掐掉了?黄鼠狼还没有结果呢,续上!继续继续!

    • 喀什菊

      已经补好了,谢谢支持!

  6. 喀什菊

    确实漏掉了一段内容,不好意思哈,这边是补上黄皮子后续的

    ———————————————————-

    我娘点了下头,掏出一根不知道什么时候准备好的小红绳。

    我和我娘一同进了房间,我娘一个箭步上去把红绳套在黄皮子的脖子里,那黄皮子刚想挣扎,被我娘一把扯出摔在地上。

    那黄皮子“叽叽”的低声嘶吼着,瞬间从地上弹起就要向外面逃跑。

    我拧开我手里的童子尿,一滴不剩的撒了出去,泼到那黄皮子身上时,“呲呲”的冒着青烟,黄皮子低吼的声音越来越凄惨起来,听得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那黄皮子开始在地上抽搐不止,依然挣扎着想要逃窜出这个房间。

    我娘接着一把盐洒在那黄皮子身上,顿时就是飘出一股黑烟,那黄皮子惨嚎一声,躺在地上没了动静。

    我娘吐了口浊气,看了我一眼道:“把它的尸体拿出去烧了。”

    我看着身上又是羊水又是童子尿的黄皮子,胃里有些翻涌,接过我娘手里的还系在那黄皮子身上的红绳,提起那黄皮子出了房间,临出门的时候扭头瞅了一眼灯泡女道:“出来帮忙。”

    灯泡女白了我一眼,跟着我来到院子里,灯泡女从厨房里拿了一些柴火,堆了一堆后点着了起来。

    我拎着黄皮子直接丢进火堆里,皱着眉头盯着火堆,没一会就一股刺鼻的味道传了出来,我咳嗽了两声跑回了房里。

    那孕妇的肚子瘪了下去,村里的稳婆和老太太正收拾着血淋淋的床单,我娘则是举着一个瓷杯,在房间里滴着水,就像是在做法一样。

    我走上前问道:“娘,你这是再干嘛?”

    我娘道:“那黄皮子精死了,黄皮子的报复心理极强,我来帮她家做下法事。”

    接着我娘又嘱咐灯泡女去做一个神位,再拿一只母鸡来给那只黄皮子精,要香火供奉,不然保不准那黄皮子还回来报复。

    灯泡女当晚就请村里的木匠赶制了一个神位,我娘在划破那母鸡的喉咙取了一碗鸡血,在神位上写了一个灵位。

    把那神位放在院子里,又把那只鸡当做贡品摆放在那。

    晚上睡觉的时候隐隐听到院子里有“咯嘣”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嚼骨头一样。

    我刚想起身透过窗户看看什么情况,就被我娘叫下。

    “安心睡觉,那黄皮子回魂来了。”我娘的声音压的很低。

    我闻言有些睡意全无,在被子外面的脚下意识的收了回来。

    要说那杀死黄皮子的人可我我们娘俩,我生怕那黄皮子来找我索命。

    那个声响一直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左右,院子才安静下来。

    一夜还好没有出什么乱子,这村里的鸡打鸣后我才渐渐睡去,一大早就被我娘喊起来,准备收钱回家。

    灯泡女和我们一起回去,收拾好后便坐上了村里驴车,颠簸了一路来到小镇子上坐上了回去的汽车。

    灯泡女拿出了一张银行卡递到了我手里道:“里面十万,密码六个零。”

    我瞥了一眼我娘,刚想自己揣兜里,就看到我娘伸出了手。

    我叹了口气,乖乖的把银行卡放在我娘手里。

    这时候我手机振动了一下,我打开一看是灯泡女发来的消息。

    灯泡女:我后天晚上请你吃饭,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我抬头看了眼灯泡女,没想到她对我跑了个媚眼,我忙移开眼神假装咳嗽,低头玩起手机。

    • 乐童

      作者更新挺辛苦了 故事也很精彩 有画面感,赞赞

  7. 毛毛毛

    多更一些,不够看呀

  8. 鬼才毁三观

    继续继续!楼主辛苦了!

  9. 喀什菊

    我和我娘见状忙想着上前控制住那个小东西,我的手刚伸出去,就被那小怪物一口扯掉一块肉,疼得我眉头一挑,一巴掌就把那东西给扇飞了出去。

    那小怪物速度太快根本抓不住他,在产房里四处蹦跳,四处咬人,里面除了我和我娘,其他人都慌张的逃出产房。

    那小怪物在产房里一阵乱窜,没一会这小东西就趴在地上没了动静。

    我上前踢了两脚,依旧没有动静,似乎是体力衰竭死了,凑近了才发现这小怪物不光长着尾巴,后背还有两个肉翅。

    我擦了下额头上的冷汗,盯着地上已经死亡的怪物道:“娘,这……这是什么东西?”

    我娘看了眼我还在滴血手,道:“先出去把手包扎一下,顺便让这孕妇家属来认领尸体吧。”

    我看了眼地上的小东西,又看了眼躺在床上已经失血过多的孕妇,摇头叹了口气,这个土方子真是害死人不偿命。

    不等我我走出去,就看到那老太太还有孕妇得老公冲了进来,看到这一幕两个人直接晕了过去。

    我出去包扎好受伤的地方,那老太太和那孕妇老公已经醒了过来,正在医院里面胡闹,说是我们害死了他们娘俩。

    我一听心里边憋的那口气就蹭的一下窜了起来,我看到那孕妇老公正要动手打主刀大夫,我冲上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把其控制的墙壁上。

    我瞪着他骂道:“都是你们给孕妇吃的那个土方子吃的,那婴儿的尸体就在那里,自己不会看吗!我们这些医生护士受的伤你特么的看不见吗!”

    我越说越激动,两条人命就这么没了,我娘把我拉了回来,我娘看了眼产房里面,拉着我回到我娘的办公室。

    我娘叹了口气道:“那对娘俩已经成化怨了,刚才就在产房里,估计会向他老公还有老太太索命,晚上你陪我在这值夜班,注意点那娘俩的鬼魂。”

    我点了点头,心里虽然恼怒那老太太和那个孕妇老公,可是已经死了两个人了,不能再死人了。

    晚上那老太太可能是受了打击,直接躺进了病房里,呼吸着氧气。我和我娘则是坐在产房外面的板凳上等着。

    晚上的医院及其的安静,空荡荡的走廊一眼望过去让人不由得想入非非。

    我这时候想起了灯泡女说的诅咒的事情,便问我娘道:“咱们家是不是有个诅咒?”

    我娘愣了一下,道:“听谁说的?”

    “就那个灯泡女。”我问道:“她说的是不是真的?”

    我娘迟疑了一会,还是点了点头,我倒是有些惊讶,还真的有这么邪门的事情。

    我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我娘长出了一口气道:“你知道胎神吗?”

    “胎神?”我摇了摇头,还真听说过这种神。

    就当我娘刚要解释得时候,突然对我做了个禁声的手势,这时我也感觉到一股凉意传来。

    我娘拿出两片树叶,在我眼前晃了两下,我便觉得眼前多了些雾气。

    那个孕妇正抱着那个小怪物缓缓朝楼梯的那里走去。

    我看到这一幕被吓了一跳,我娘和我使了个眼色后,我们便缓步跟上,这孕妇抱着那小怪物似乎是往老太太和他老公那里走去。

    我和我娘远远的跟在后面,这时候那孕妇突然停下脚步,缓缓转过了身子。

    我看到那孕妇的正面时,我身子不由的一颤,感觉后脊一阵发凉。

  10. 桃夭~

    支持

  11. 鬼才毁三观

    支持!努力再努力!

  12. 乐童

    打卡 作者快更

  13. 喀什菊

    那孕妇前腹敞开着,隐隐能看见里面的场子,虽然是魂魄状态,倒是保留了生前最后的样子。

    孕妇惨白的面孔盯着我们娘俩微微一笑,那个笑容笑的很凄惨,笑的我身体打了个冷颤。

    我娘这时候上前一步交涉道:“停下,我们聊聊。”

    那孕妇没有理会我娘的交涉,转过身子继续下楼。

    我娘手里攥紧了一张符,冲了上去,我见状也忙跟了上去,可刚到楼梯口就看不到了那孕妇的身影,只见我娘一个人跑了下去。

    一直跟在我娘后面来到那个老太太的病房,我我才看到那个孕妇缓步走近了一间病房里。

    “跟上了!”

    我娘又朝病房那里跑了过去,感觉几步就冲到了病房那里。

    我过去的时候正听到孕妇的老公求饶的声音,我推门看到那孕妇正站在老太太病床前,眼神冰冷的看着这熟睡的老太太。

    我娘见那孕妇没有着急出手,我娘也攥着符箓站在一旁。

    孕妇的老公跪地道:“对不起对不起,娟子,我也不知道那土方子会害了你,我和我娘只是想要个男孩,真的不知道会成这个样子啊。”

    我听后摇头叹息,男孩女孩不都一样吗,重男轻女的老观点害了这一家子,为了要个男孩恨不得把能试的法子都强加于孕妇身上。

    不等孕妇的鬼魂有所,在其怀里的小怪物就一把冲了上去,跳到老太太的病床上,想要动一些手脚。

    我娘一个箭步窜出,攥着灵符一巴掌将那小怪物拍飞了出去。

    孕妇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人拍飞,顿时母性大发,发出一声尖锐的嚎叫朝我娘扑了过去。

    我二话不说,捏着一张符咒拍了过去。

    那孕妇右手一挥,我便整个人就感觉到一股力把我掀翻在墙上。

    那病床上的老太太被吵醒后,看到肚子上有个大洞的孕妇,一口气没上来,便被吓死了过去。

    一旁测心跳的仪器的显示器上,那个波浪线逐渐平稳了下来。

    “娘!”

    孕妇老公见状大呼出声,这时候那孕妇像是听到了什么召唤一样,身子停顿了几秒后直接飞出了病房。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那男的生命暂时算是安全了,只是床上的老太太心里撑不住惊吓,一命呜呼了。

    等到孕妇和那个小怪物离开得时候,我娘突然想到什么,停下来了了脚步。

    我娘心里不大概是有了想法,看着窗外漆黑一片的环境,转身问道:“你那土法子的秘方是从哪弄的?”

    那孕妇的老公神情慌张道:“是……是我娘出去找土方子的时候,碰到了一位老太婆,那……那个老太婆给的。”

    我闻言皱了皱眉头,这真的是太没一点安全意识了,半路遇到的人也敢去相信。

    我娘对我使了个眼色后,我便和我娘离开了病房,我娘道:“有两种猜测,一是那孕妇娘俩去找真凶了,二是那个老太婆不简单,将那娘俩的魂魄给收敛了过去。”

    我抬头看了眼我娘,道:“那我们怎么办?”

    我娘沉思了一会道:“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再说,现在也没办法去追查。”

    我一听“休息”两个字,顿时就打了个哈欠,一股睡意涌上脑子,我揉了揉眼睛道:“那我先去睡觉了,娘你也早点休息。”

    因为在医院里办公室里睡,也睡不踏实,早早就醒了过来,出去到我娘办公室里看到我娘已经醒了。

    我娘见我进来说道:“你知道“蛊婆”吗?”

    “蛊婆?”我摇了摇头,听过接生的“稳婆”,还没听说过蛊婆这一说。

    我娘讲道:“蛊婆就是咱们这一行的死对头,专门对一些孕妇下手,将孕妇肚子里的婴儿变得畸形,我也是小时候见你外婆遇到过毁婴儿的蛊婆,这种蛊婆把婴儿的魂魄视作“长生药”。”

    我听完觉得这蛊婆就像是老巫婆的那种,专门做一些不正当的活动,我问道:“能够确定就是蛊婆吗?”

    我娘伸出左手比划了个“八”的手势,道:“有八成就是蛊婆。”

    这时候那个孕妇的老公突然慌慌张张的进来,直接跪在地上磕头道:“救救我媳妇的魂魄,她给我托梦了,她给我托梦了,她说我儿子的魂魄被那个老太婆给收走了,她的魂魄也被打散了。”

    我和我娘对视了一眼,那男的接着说道:“方医生,我知道你的名声,请你帮帮我,我生前对不起他们娘俩,如今她们都死了还要受这种罪,请你帮帮我,多少钱都行。”

    我娘把那男的扶起来道:“知道了,你先回去把事办一下吧,我明天过去一趟。”

    晚上回到家里,我娘把我喊进屋,取出了一张照片,那张照片是个黑白色的照片,是一个造型诡异的婴儿石像。

    我看了眼我娘问道:“这是……胎神?”

    我娘点了点头,道:“明天我们去他家一趟,请胎神算出那蛊婆的藏身地点,咱们去会会这蛊婆。”

  14. 勇远到底有多远

    贵站设立了这个鬼话连篇专门发布小说的专栏,一定有人家的道理。小说,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也是挺好的,挺有意义的。

    希望作者能再接再厉,写出优秀的章节

  15. 乐童

    求更 坐等

  16. 喀什菊

    次日一早,我和我娘开车去了那可怜的一家,因为想要一个男孩死了三口人。

    孕妇和那小怪物死了不说,现在连魂魄也散的散,被抓去的抓去,属实够惨的。

    开了二十多分钟的路程,来到一处村子里,他们家已经贴上了白纸,进了院里便看到院里有三口棺材摆在那,那个男的出来迎接我们,和他一起出来的还有他的一个弟弟。

    我娘顾不上在他们家坐下喝了口水,便拿出工具开始办事。

    我娘她拿出一盏莲花灯,点燃放在那副小棺材上,接着有拿出了一根香,借莲花灯点燃后插在棺材前。

    我娘嘴里念念有词,我也不知道再念什么东西,我瞅了瞅这家倒是看上去挺有钱,这二层半的小洋楼盖的倒是不错,虽然没说好报酬的金额,估计也该不会给少。

    我见我娘站起身子后,神奇的一幕发生了,那根插在棺材头的香,冒出的青烟汇聚成一条线,向某个方向延伸出去。

    我娘跟上青烟看了我一眼道:“跟上。”

    那青烟汇聚成一条线而不散,一直的的在缓缓向外延伸,我拍马屁道:“娘,你这招好厉害啊,什么时候教教我?”

    我娘白了我一眼道:“想学?等你什么时候带个媳妇回来,就教给你。”

    我翻了翻白眼道:“那还是算了。”

    那青烟一直带着我们从那孕妇村子又穿过两个村子,来到一个村子的破烂的房屋前。

    我娘打量了一眼面前的房子道:“找到了。”

    这时候有一个村里的老汉路过看到我们俩外人停在这间房子面前,走过来问道:“你们两个来这干嘛?”

    我娘露出亲和的微笑道:“我们找里面这人办点事情。”

    那老汉闻言压低了声音道:“找她?你们不知道她是这一片有名的蛊婆,你们找她干甚?”

    我看了眼我娘,心想着村里的人都知道这里面的人是蛊婆,那肯定就是这了。

    我娘继续和那老汉交谈,这时候院里那小破土坯房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看上去就阴恻恻的老太婆拿着个碗从里面走了出来,瞥了我们一眼,若无其事的把碗里的水泼在院里,扭头又回了屋。

    那老汉道:“村里人都躲着他,每年还得硬着头皮给她送粮送钱,就是盼着她不要祸害村里的妇幼。”

    我闻言轻声插嘴道:“那你们怎么不报警抓她呢?她以前应该也干过坏事吧?”

    老汉白了一眼我,就跟看愣头青似的,道:“你这娃娃懂个啥,这时得讲究证据,没有证据你怎么抓,再说要是她想报复你,不管在哪都能祸害你一家。”

    我娘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不要插嘴,我娘和这个老汉又聊了几句后,那老汉就扯了扯衣服走开了。

    我和我娘推开用树枝做的院门,来到院里喊道:“王婆在吗?”

    我扯着嗓子喊了一声,刚才和那老汉聊天也知道了这个蛊婆姓王,村里人背地里称其为蛊婆,明地里都是叫其王婆。

    土坯房的木门再次被打开,那蛊婆精明的眼神打量了我们一眼道:“有事?”

    这老太婆给人一种阴恻恻的感觉,被她盯着看,看的我直发毛。

    我娘这时候上前一步,挡在我的身前道:“王婆是吧,我受人之托来取个婴儿的魂魄。”

    “滚出去!”那蛊婆顿时张口就骂。

    我被这突然的一幕吓了一大跳,那蛊婆接着从里面拿出了一个扫把朝我娘俩冲了过来。

    我和我娘下意识的向后躲开,那蛊婆嘴里一直骂骂叨叨,很是难听。

    我看了眼我娘道:“怎么办?”

    我娘从挎着的包里取出一把糯米,朝着那老蛊婆撒去,嘴里说道:“咱们开门见山,我是稳婆方家的!”

    那老蛊婆被米撒在身上竟然冒出丝丝黑气,那双眼睛变得越发的越狰狞起来。

    我娘侧头对我说了一句,让我后退。

    那蛊婆步伐稳健跑回屋里,再出来的时候手里已经多了一个秤杆似的东西,语气狰狞道:“我再提醒你们一边,赶紧滚出去!”

    我娘不以为然道:“李村的老张家媳妇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那蛊婆眼睛提溜一转,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阴笑了两声道:“我就是顺手牵个羊,那婴儿死了,那灵魂不要白不要。”

    我娘呵斥道:“要不是你给他们家老婆子土法子,怎么会有这件事!”

    蛊婆不屑冷哼一笑道:“那是她求我的,我也就是做个好事,谁知道没有成功,这也怪不得我。”

    我娘掏出两道和之前有差的符咒攥在手里道:“他们娘俩已经被你害死了,你还让他们不能投胎,将那孕妇的灵魂打散,今天我受人之托来把那婴儿的灵魂带走。”

    蛊婆掂了掂手里的秤杆道:“哼,一个小丫头片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我跟你们稳婆打交道的时候你还在你爹裤裆里呢。”

    我娘一听抄起符咒就冲了上去,那老太婆身上那种阴恻恻的感觉也越加的越浓烈。

    “方明,撒米!”我娘轻喝一声。

    我回过神来拉开我身上的包抓起一把一把的米就朝蛊婆身上撒去,一时间“噼里啪啦”炒豆子声音此起彼伏。

    那蛊婆也时不时的撒出一些锅灰似的东西,我看那老太婆身子骨倒是健硕,不知道能不能扛得住我飞起来的一脚。

    我正想办法搞点事情的时候,索性放弃了,要是真的一脚把她踹死,那就麻烦大了,还是让我娘想办法吧,我接着撒我的米。

    我娘的身手我是见过的,若不是这老太婆拿着秤杆胡乱的挥,早就被我娘按地上了。

    我包里的米撒完终于不知道干些什么,就趁机进屋瞧瞧。

    刚推开门我就被房子里的东西震惊的合不拢嘴,一个方桌上放着一个玻璃得大罐子,里面装着一个婴儿的尸体。

    还有一些小的瓶瓶罐罐,有的罐子上还贴着白色的纸符,里面装的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有的玻璃罐子里装的似乎是内脏。

  17. 优秀歌曲【爱的期限】推荐给善良的你们,很好听哟

    坚持吧。对正确的,持之以恒,那么你的人生就不平凡。

    楼主的文笔,也是不错的

  18. 毛毛毛

    苦等好久喽,楼主更新呀

  19. 18314450571

    没有了吗?

  20. 喀什菊

    这时候那个老太婆发现我进屋后跟疯了似的朝我这赶来,挥舞着手里秤杆就一股脑的往我脑袋上招呼。

    我随手拿起一把扫帚,跟着老太婆对挥起来,屋里的一些瓶瓶罐罐被打碎不少。

    “小兔崽子,祖奶奶我要你的命!”

    那老太婆说着取出一个小碗似的东西,就朝我泼了过来。

    我看到碗里是黑色的粉末,我转身躲开,我娘这时候上前挡在我的面前,只是我娘手里多了个全身通红的婴灵。

    那婴灵只有巴掌大小,被我娘托在手里,正盯着那蛊婆。

    蛊婆见状不由冷哼一笑,只见那蛊婆快步走到那个装着婴儿尸体的罐子前,快速的念动着什么咒语,最后枯皱的手一挥,我就清楚的看到罐子里冒出一阵黑烟。

    黑烟里同样是出来一个婴儿模样的小鬼,与我娘手里那个颜色不同,这个全身惨白一双眼睛漆黑如墨。

    “嗷~”

    那婴灵看到我娘手里的婴灵时,嘶吼了一声。

    蛊婆不屑一笑道:“我到要看看是你这邪神厉害还是我这小鬼厉害。”

    我娘微微皱眉,就当要出手的时候,我耍了下小聪明,一棍子把装着小鬼尸体的罐子打的粉碎。

    只见那惨白的小鬼顿时化作一阵黑雾消散不见。

    那个老蛊婆“哇”的一声吐了一口血,倒地不起。

    我见状有些懵逼,这么容易就把这蛊婆和小鬼解决了?

    这时候那罐子里的婴儿尸体变得腐烂,没一会就化出一滩血水,散发出浓烈的恶臭。

    我顿时被熏的头晕眼花,踉跄跑出房间。

    “嗷呜~”

    我又听到一声嘶吼,扭头一看是我娘手里的那个胎神,正五官愤怒的瞪着我。

    我娘神色慌张道:“快跑!”

    我愣了两秒转身便拼了命的逃了出去,一边跑一边想这件事,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这胎神不是我娘请出来对付蛊婆的吗,怎么开始把矛头指向我了。

    这时突然觉得后背一阵发凉,回头便看到身后跟来一个全身通红的胎神,我娘也紧跟在那后面。

    我转过身子不在逃跑,按照这个速度,很快就会被他追上,不容停下来省点体力。

    我娘这时候跟上来喊道:“胎神大人,求求你放他一马,他不知道你的禁忌。”

    那胎神恶狠狠的道:“妄想,敢挡着本神的面杀幼婴,不能饶恕!”声音尖锐至极。

    我一听张嘴反驳道:“那是什么幼婴那是小鬼!”

    “还敢顶嘴!死!”

    那婴灵说着举起了小手,瞄准了我。

    这时候我娘突然挡在我的身前,扔出一道灵符,灵符无风自燃,化作一道金光,将我们娘俩包裹在内。

    同时,那胎神朝我们射来一直到黑芒,没入我娘的身体。

    我娘顿时身子一软瘫倒在地,远处那婴灵也闪了两下随后消失不见了踪影。

    我忙蹲在我娘身旁询问状况,我娘似乎已经没了意识,我有些慌了手脚,忙拨打了急救电话。

    我将我娘背到村头路口那里等待救护车,我看着我娘脸色愈来愈无力起来,心里一直揪在一起。

    “娘,撑着点啊,撑着点啊娘。”

    我不停的在小声重复着。

    急救车来了后,医生在车上做了简单的查看,身体一切正常,只是神经没有清醒。

    来到医院后做了一系列的检查,最后医院下达了最后的诊断结果。

    神经休眠无思维症状,也就是“植物人”。

    我拿着这个诊断结果通知书,站在原地整个人都有些木纳,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了一样。

    当我拿着诊断结果回到病房的时候发现我娘并没有用在病房里,我忙拦住路过的一个护士问道:“这间病房里的病人呢?!”

    护士瞅了一眼空荡荡的病房,摇了摇头:“不知道,没有注意唉。”

    我咽了口唾沫,忙走进病房里,发现病床被子还是有点温度被子放着一本书《祝融术书籍》。我来到监控室里,调出了刚才的监控录像,也没有看到我娘的身影。

    我正坐在病房里不知所措的时候,门口传来两声敲门的声音,我抬头看过去发现是灯泡女。

    “有事吗?”我问道。

    灯泡女微微一笑,走到病床前坐下,看了眼空着的病床,道:“阿姨让我带个话给你。”

    我一听顿时眼睛一亮,站了起来:“我娘去哪了?!”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