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农村诡事六(死亡预兆1)

人各有命,生死由天。自然中无论什么事的发生,都会或多或少的提前出现各种各样的预兆,比如地震将要来临,就会出现动物乱窜,井水浑浊等现象,有的可以根据科学依据来解释原因,但是有的却无法解释明白。而这种不可解释的事情,往往发生在人的身上。人之将死的时候,就会出现某些特别的预示。

刘五爷对这样的事情,看的太多了。见过太多的生死,也看到了太多匪夷所思的事情,终归到底,哪一件事的发生,都有踪迹可寻。就像无形中带着一种警示一般。五爷常年在外,遇见的人也是特别的多,杂七杂八、各行各业应有尽有。由于相互之间经常碰面,自然也就熟悉了,如果遇到脾气对路的,还会关系更好一点,甚至像兄弟一样去处,一起跑生活,相互照应。

话说五爷就有这样一个兄弟,这个人叫王国庆。他是国庆节那天出生的,当时家里的人没什么文化,所以就直接起了这么一个名,他的家也是当地的,离我们村不是很远,说来也是命苦,这个人娶了媳妇,不过现在两口子都三十多岁了,一直还没有孩子,本来原来是有个儿子的,不过在十几岁的时候,突然得了疾病死去了,这件事成了庆子一直挥之不去的噩梦。每当说起这事,他总是摇摇头叹息的说“哎,这都是命啊。”家里的地也比较少,所以一年到头闲时候很多,加上年轻时候有这个手艺,所以就跑起了这趟手艺。

而他耍的手艺是剪刀匠,也属于‘九老十八匠’里面的一种。这个手艺当时在农村比较常见,因为当时生活条件不好,好多家庭厨房用的菜刀和剪布用的剪刀,用的时间长了,就会变钝。扔了买新的可惜,所以就出现了他们的这个行当,专门走街串巷的给别人打磨这些用具,经过他们的打磨,菜刀和剪子变得十分锋利,日常使用起来就更加的随手。就算到了现代的农村,偶尔还能听到“磨剪子,磨菜刀嘞!”传遍大街小巷。

这个王国庆跟刘五爷岁数将近,平时又都是走街串巷,并且所耍的活计又不冲突,因此经常结伴一起各村各户的跑,人比较实在,高高的鼻梁,脸上因为风吹日晒的看着十分的黑黝,不太爱说话,平时总爱咧开嘴嘿嘿一笑,在这张黑脸的衬托下,一排整齐的牙齿,显得格外亮白。他们两个人关系很近,五爷平时都亲切的叫他庆子,他则是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刘五爷。

话说那是一年春天,初春的天气还很冷,地也没有化冻,所以距离春播还有段时间,庆子老早就来到了五爷家里,俩人合计着一起出门。想趁着耕地时节还没有到,赚点小钱儿贴补点家用。

两人都收拾好家什儿,就出发了。五爷挑着挑子走在前面,庆子跟在后面就来到了一个村子。经常挨个村子跑,两人也是熟门熟路。在村子的场地上,各自找了个地方,就都摆好了物件儿。

趁着还没有生意,庆子就走过来,坐在五爷身边,只见他从上衣的内兜里掏出来一包烟,这包烟可能是在兜里装了太长时间,烟的包装盒已经被压得皱巴巴的。因为当时的生活条件有限,大部分人都是抽旱烟袋,能抽到这种买了的香烟是难得的事。

庆子边拿出来边说:“大哥,这包烟在我兜里装了有段时间了,还是几个月前给一个富户人家磨菜刀,户主额外给了我这包烟。”

说着就递给了五爷,“今天拿出来给你抽吧,我抽不惯这种烟。”

五爷深感意外,因为他了解庆子,虽然相互之间关系很好,但这个庆子是个极其吝啬之人,平时想从他手里得点东西,那是很困难的,当然了这个庆子也从来不爱有求于别人。

五爷赶紧推辞,“兄弟,这可使不得,你快自己留着抽吧。”

不等刘五爷推辞完,庆子把烟一下塞在五爷手里,站起来就走了,只留下五爷一脸惊讶的表情。刘五爷了解庆子的倔脾气,就也不说什么了,就把这包烟揣在自己的内衣兜里。

说来也是奇怪,今天磨家什儿的人很多,不一会庆子那边就围满了人,大家跟庆子商量好价钱,就把东西放到庆子跟前,纷纷散去了。而刘五爷这边却没有活计,五爷抽着烟袋,就看着庆子那边忙的热火朝天。

五爷逗着庆子:“庆子兄弟,看来今天的活计都让你干了,我是你的陪客儿啊!”

庆子也不说话,对着五爷露出那排雪白的牙齿,嘿嘿一笑。

也就在此时,刘五爷多看了一眼庆子。因为庆子坐着的位置和五爷不太远,五爷就看到庆子的背后有一个人,准确的说是个孩子,这个孩子估摸着十几岁左右,戴着一顶虎头帽子,而面部模模糊糊的看不太清晰。只见这个孩子站在庆子身后,也不说话,就是直勾勾的看着庆子。

五爷心里一惊,心想刚才也没有见到附近有孩子啊。赶紧揉了揉眼睛,再仔细一看,这个孩子就不见了,只见庆子一个人在那低着头磨着剪子呢。五爷本想告诉庆子一声,但是又觉得是自己眼花了,也就没有吱声。

说话间就来到了中午,忙乎了一上午,活计也差不多了,也到了饭点的时候,刚好这个村子中间有个小饭馆。五爷就说:“该歇会了,走,去吃口饭!”

庆子嘴里应承着,就开始收拾东西。五爷因为活计不多,早早的就收拾完了,等着庆子。

随后两人就一前一后的到了那个小饭馆,找个空位子一座。庆子这个人沉闷,而且又不喝酒。刘五爷自己要了一瓶白酒,等到菜都上齐之后,就开始自斟自饮。

这时庆子就拿起了酒瓶说:“大哥,今天不知道咋的,就想喝一口,今天破例就跟你来两杯!”

五爷还挺意外,“怎么庆子,今天有啥高兴事啊,想起喝酒了呢!”

五爷也不拦着,就拿起酒杯和庆子对满上。然后两个人一撞杯,一饮而尽。

接着庆子咧咧嘴,跟五爷说道:“大哥,你猜我昨晚做个什么样的梦?”

五爷一听,更显得惊讶,这个庆子平时从来不爱说话,就算主动跟他说话,他一般都是嗯嗯几句,基本不会跟你主动搭话儿。今天不知道是怎么了。五爷带着狐疑,就回答道:“梦到啥了,你说说。”

接着庆子嘴角略微的一笑,就对刘五爷说:“我梦到了我的儿子……”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古北小生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欢迎追踪《农村诡事》系列小说集,本人古北小生,在之后会给读者带来更多,更精彩的农村诡异、神秘的故事。

推荐灵异事件

说说我家婆家的灵异事

大学毕业后我来到了南方,然后嫁给了本地人,也在本地定居了。我老公家是传统的南越人,很重视祭祀拜神...

20多年前的一件怪事

我是武汉人,当年和父母住在洪山区街道口一栋房龄较老且结构比较奇特的单元楼三楼。为什么这样说呢,那...

芭蕉树里的白衣女子

二十几年前,我还在乡下生活。那时晚上很无聊,就经常与其他年轻伙伴到二叔公家听二叔公“讲古”,讲鬼怪...

真实经历之34:凶屋诡扰

为了和大家分享诡异事件,笔者在搜集生活中的状况。在经过惊人数量的故事洗礼之后,目前在外租屋遇到诡...
最新跟贴(有 1,890 人参加, 跟帖 1 条)
  1. 暗物质驱动

    磨剪子菜刀现在在广州也有,不过这些手艺人很少,而且他们知道那些路段有小餐厅大排档,都会往那些路段找生意的。我家里开的小餐厅也经常让这些手艺人磨菜刀,三元一把。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