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妹妹爬阴亭

今天说我妹妹的故事。我哥生下来身体不好,所以我妈生了我,我因为早产,虽然我身体好,但大概是怕我有缺陷吧。所以我妈又生了我妹妹。小时候争宠觉得兄妹多好烦,看到独生子女什么都是最好的,就很羡慕。长大了我也是真心觉得兄妹多真好。我有血缘至亲的兄妹,这种感觉很棒。这是题外话了。

大概2000年左右吧,那个时候是很流行土葬的,我的家乡不靠海,没有海葬一说。火葬的话大家都觉得很残忍。所以我们那有人过世的话就是土葬。土葬的重点是,有钱的人家,会下葬一年后,去把棺木挖出来,因为一年后尸体已经高度腐蚀,没有肉只有骨头了。家属会挑2~3根骨头,一般是一根大腿骨,一根小腿骨和一个头骨。放进一个坛里密封好。这个坛就是老坛酸菜牛肉面广告上的那个坛的加大版(没有故意恶心老坛,事实就是如此)。家境一般的,就是把头骨放进坛里,盖好盖子就完事了。碰上有钱或者有孝心的,他们就会去石匠那里定制阴亭

这种阴亭基本都是一个长方体,我不知道怎么形容,现在回乡还是能看到这种阴亭,但是我不敢拍照,只能按我记忆大概画一下,让你们知道结构。

如图所示,最顶上是很精致的龙凤雕刻(我画不出来,用字代替),中间是一颗夜明珠,龙凤雕刻也有可能是双龙或者双凤,这个应该是看逝者的性别决定的。上边和两边是雕刻的字,类似对联和横联。中间就是放坛,这个坛里面就是逝者的骨头之类的。这个阴亭是上下分的,坛从上面放进去,然后把雕刻龙凤的“屋顶”盖上密封死,所以这个坛放进去就拿不出来了。

小的时候,我爸妈做生意,租了一块空地放东西,这个空地就有一个这种阴亭,当时我妹比这个阴亭稍微矮一点点。我妹是看到龙凤之间那颗夜明珠很漂亮,就想爬上去拿下来。没错,她就是爬阴亭了。在没有人协助的情况下她的小短腿当然爬不上去,还摔了一下,摔哭了。哭声引来了我妈,我妈把她抱起哄睡了她就把她放在床上让我哥看着她就继续去忙了。

晚上的时候我妹一会哭一会笑的,我妈才知道她发高烧了,就和我爸送她去了医院。医生说留在医院观察吊针水,明天退烧了就可以回家了。第二天我妹退烧了,我妈就打算把她接回家送到我外婆家去给我外婆照顾。我舅舅都来接人了。但是我妹一出医院,连家都还没回到就又开始发高烧。没办法又送回去医院,医生开了药让我妈买毛巾物理降温。中午又退烧了,我妈说先不走,再看看还会不会烧。直到下午我妹都没有再发烧,我妈就觉得没事了,想带我妹回家吃饭。结果就是又开始烧了,当天我舅舅一直等到接我妹,也没走,就留在家里吃饭过夜。我妈又要送我妹去医院。

去到医院距离上一次打针已经过了24小时,所以医生加大了剂量继续吊针水,我妹那天吊针水精神还算可以,平时我妹都喜欢跟我妈撒娇,那天她是很奇怪的不要我妈抱,一直推开我妈,我妈以为她闹脾气强行抱着她,我站在我妈后面旁边一点,她另一只没插针的小胖手一直向我这个方向伸着,好像要抓什么一样,我以为她是想跟我玩,我就走近了一点去握她的手,她不要我握,我一碰她的手她就发脾气要甩开我的手,又哭又闹的,我妈怕她太激动弄伤她插针的手,就让我不要碰她,放她在病床上自己坐着玩,她一坐下就自己咯咯笑,自己绞着手指玩得很开心。

我舅舅来接我回家睡觉,我妈要留院陪我妹。我跟我舅舅一起走的,出了病房我转头看了一眼病房里,我发现病房里多了一个女人,我看得太急了,完全没看清她的脸也没看清她的服侍之类的东西,我那一眼,眼里全是她扎着大麻花辫想去抱我妹妹。我转头拉住了我舅舅不敢走,让我舅舅看。我再转头去看的时候,没有异样,就是我妈和我妹妹在房里,跟我要走的时候一样,妹妹自己玩,我妈看着她玩。我没说话,我舅舅以为我是不想走,强行拉着我带我回去的。

第二天舅舅跟我说,我妈跟我妹很快就回来了,我爸已经去接她们了,然后我们两姐妹就进山里玩几天,问我愿不愿意去。我就百般无聊的等着她们回来。她们是回来了,但是我妈是哭着回来的,因为我妹又发烧了。她还小,承受不住那么多针水,再打针人都打傻了,但是继续烧人也会烧傻。我妈不知道怎么办好。后来我舅舅说带回山里给外公看看再说。(我外公会看这些,他今年81岁了,还有人叫他去看风水,谁家小孩生病治不好都会去找我外公,他不收钱,但是去拜访我外公的人会意思给个小红包或者带一些肉类送给我外公就当是回报了。我外公说这些事情不能收钱。我妈曾经想学我外公说她没有这个天分,我妈五兄妹都没有天分,学不来。倒是说我和二表哥可以学一学。二表哥有兴趣,在学。我没有兴趣,或者说,我怕。)

去到外公家的事我就不知道了,他们不会让我知道那么多,不会让我参与。是后来长大后说起的。那天我外公听了我妈的话,连猜带算算出我妹爬了人家的“房子”,“主人家”喜欢这个小娃娃,拿自家“房子”的珠子逗我妹玩。然后跟我妈和我爸准备了茶,酒,糖果,水果和一块生猪肉(那时候肉好贵,一块全拿去)一起去了一片竹林,大概就是谈判吧,这种细节我不知道,等假钱烧完了,捏了一点假钱的灰放到其中一杯茶里带回去给我妹喝。喝完之后我妹渐渐的退烧了。然后我爸妈出去做生意我们就留在外公家了。

我觉得我外公还挺准的吧。我妹爬阴亭这事没人看见,而我外公算出来了,从我妹后来的行为我认为是算准了,那块空地一直租着,到我二年级搬了家还租着,而我妹看到那座阴亭就想爬,手还要去摸那颗夜明珠,只是手不够长,所以我妹确实是爬了人家的“房子”。还有就是我在医院看见的那个女人。只有我看见了,我谁也没说,但是我外公算出了她是女人,而且喜欢我妹。从医院她想去抱我妹的举动也能看出她喜欢我妹。去哪片竹林朝哪边烧钱也是我外公算出来的。反正我挺相信我外公的。我外公帮好多人看过这样的事情,有好多故事,现在大家偶尔闲聊起来都是津津有味的,我外公一听我们说这些他就默默走开,不知道为什么,是不是有什么禁忌?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推荐灵异事件

一夜消失的村子

上学那会在外地,兼职成人教育课程。那边有好多在职的工人以及官员都来学习,为了提升自己,考取学历。 ...

三线厂的灵异事情(3)

这是我上技校的事情,我们三线厂的学生初中毕业后,要么学习好的上高中,学习一般或者别的原因的就选着...

乡村诡事——野坟

东村与国道毗邻,中间有一片平整场地供全村人扬稻谷。扬稻谷的场地边上是十几亩棉花地,有一些因为各种...

猛鬼解放初期村委办公楼

撞鬼,很多案例都是模糊不清的,黑影,白影,看不见脸的长发女人,一团烟雾……但我接下来说的是一个高清...

隔壁村疯丫头的怪事

我虽是个女的,胆子不算大!却总喜欢听一些鬼故事,特别是真实的。下面说的是一个在我爸爸工地开货车师...
最新跟贴(有 3,245 人参加, 跟帖 8 条)
  1. 调理鲁母系

    我信

  2. 暗物质驱动

    楼主是广西的吗?

    • 七爷

      家乡是广东很偏的城市的一个县。现在都火葬了,以前是贫困县,现在是小澳门。

      • 稀拉稀尔泥丝猴*瓦拉基里斯维奇粪稀夫

        我虽然不是广东那边的,我相信。

  3. 勇远到底有多远

    很多事都有一些相关规矩,禁忌,特别是这些。还是了解一些相关规定为好。。。。。

    • 七爷

      现在火葬了,很少有人去定制这种阴亭了,而且一直在征收土地建这建那的,很多都已经给了补偿请家属请走另外安置了,基本是看不到了。还是有

  4. 八零扬

    喜欢你的字

    • 七爷

      这么丑为什么喜欢(笑哭),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