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火葬场旁的老爷爷

这件事情要倒回我姥姥去世的时候,《老太的黑雨伞》里我曾经提到了我姥姥是患了癌症做了切割手术又挺过了30多年最后癌症转移成骨癌去世的。事情发生在姥姥去的那个火葬场

12岁的我当时正在上初一,每天早上5点半起床,天蒙蒙亮就要出发去往学校。

这天我在楼上背好书包准备下楼上学了,刚走到楼底便听到从楼上传来我爸爸风轻云淡的声音“你姥姥去世了”。

当时我记得我没有太多的惊讶也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只是将眼睛睁了睁眼停了一下脚步头也没回的“哦”了一声,我知道姥姥快不行了,妈妈这几天也不在家,只是没想到这么快。

来的太快,姥姥的病一直是姥姥自己扛着的,骨癌,那是硬生生疼死一个人的病魔,而姥姥和病魔斗争了一年多,被病魔折腾的不成人形,骨癌会使骨头变坏,姥姥的身体不能随便乱动,之前去医院检查的时候姥姥的腿就因为医生抬了一下听到一声“嘎达”便断了。骨质很差,硬化甚至腐烂。

那天的早读是班主任的,我告诉他我姥姥去世了,希望能请假,班主任是很严厉的一个人,当他听闻我姥姥去世的时候,回答我的语气也是变的温和了,似乎带着一丝悲伤的安慰了一下我,那声音听起来比我爸爸的声音还要富有该有的感情,就这样我请假了一天。

来到姥姥家已经是快要中午了,姥姥其实是三天前走的,今天告诉我是因为姥姥要出殡去火葬场火化回来安葬。

我看到了我妈妈,她那双哭肿的眼睛以及那勉强提起精神招呼前来哀悼我姥姥的客人的舅舅,还有帮舅舅一同招呼客人的哥哥。

哥哥这几天也没回家,他从大学里急急忙忙的赶回来看姥姥,哥哥是姥姥孙子孙女中唯一的孙子。

而我印象最深的便是舅舅进到里屋,妈妈趴在舅舅的背上一边哭一边用手捶打这舅舅的背嘴里喊着“我没妈了”一遍又一遍的喊着,舅舅也任由着妈妈捶打这他的后背,直到现在我还记忆犹新深深的烙印在我的心里。

而我的爸爸则是坐在屋外抽着烟喝着茶。一副不关我事高高挂起的样子,这也是记忆犹新。

我来到外屋,姥姥就躺在那里,穿着寿衣,双手被绑在一起束缚在胸口上,我看过去,那个人是姥姥?

我心里的疑问抵挡不过现实的场景,那个瘦弱皮包的人是姥姥,眼窝深陷,瘦若枯柴并带着浓浓的气死。

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淌着,我没有喊没有叫,我伸出一只巍颤颤的手摸了一下姥姥的胳膊,刚碰到我便如触电似得缩了回去,冷,那种冷到我骨头里顺着骨头冷到了我的心的冷。

我抬头看到妈妈看了我一眼,她叫我不要碰姥姥。当时不知道是眼泪流的太多进了嘴里还是我压抑的情绪无法发泄我跑到后院大口大口的干呕起来。

后来哥哥把我 抱在腿上给我擦着眼泪,我没有任何表情没有任何神情的坐在哥哥的腿上眼泪一直在流,我控制不住。

到了送花圈的时候,我们家的花圈上只有我,妈妈和哥哥的名字,这就是我爸爸送来的花圈,我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中途爸爸也是不告而别,

去火葬场的路上下雨了,小雨绵绵,头上却顶个大乌云。

到了火葬场,我下了车看到了又好几家人送葬,他们前面举着竹竿挂着白灯笼,头上顶着像个麻袋的套子,身穿白服腰间系着白带子,这就是所谓的披麻戴孝吧。

姥姥的遗体被舅舅运下了车推进了停尸间,脚上挂了个牌子,妈妈坐在外面哭舅舅也等在外面,等了一会来了俩个穿白大褂的人从停尸间推了一个架子出来,叫到家属的名字,我妈妈一下子扑了上去跪着,拽着姥姥的衣服,哭声更大了,沙哑的嗓子不停的喊着妈。舅舅拦不住所系也不拦着了,大家都跪在大堂内,停尸间就在火葬庭的旁边,推出来确认尸体家属便当着家属面推进火葬庭里火化。

那俩个穿白大褂的拉开妈妈的手,推她起开,妈妈被推开了,又扑过去抓住了架子的一角一直哭这摇着头,这次白大褂的又是猛地拽开了妈妈,赶紧推着架子往里走,妈妈就这样跪着爬到了架子旁不肯撒手,见状舅舅上去抓住了妈妈,告诉妈妈姥姥已经走了。

我实在不敢再看下去,我起了身去了大厅外,外面有个塔,塔里被塞满了黄纸,刚刚看见的白灯笼也被插在旁边,我看见几个爷爷(姥姥的兄弟)也在往里面放黄纸,嘴里念叨着姥姥的名字。

我又往里走,看到一些送葬的跪拜烧纸,来到最里面是个荒废的地。旁边还有栅栏,我看到一个老爷爷坐在地上,我很是好奇,这下雨的天坐在地上也正是奇怪了,我转头看看周围,他应该有亲人在附近才对,可一转头又不见了。

我越过栏杆,怎么刚刚还在的人一下就不见了,越过栏杆,我看到刚刚老爷爷坐的地方有一堆烧过的白纸样子的地方,我拿着从旁边捡来的树枝慢慢的将这些白灰挑开,看到了许多圆筒子状的东西,我捡起一个仔细一看,吓了一身冷汗,这是骨头。

怎么会有骨头在这里,这是人骨头吗?而且一堆这样的白粉里有多少个这样的圆筒骨头,火葬场里的骨灰不都是还给家属的吗?那这里的骨头是什么?

我见过烧出来的人骨,家属会用一个红布包起来放在盒子里旁边打上一把红伞带走,我见过一眼,里面的过头都是很大的一块,那剩下的碎骨头火葬场是这样处理的吗?洒在这荒郊野外。

我越想学觉得可能,看着眼前的骨头和一地的白灰,我急忙退了回去。在回去的路上我想,姥姥的骨灰也会这样吗?路上,我看到了刚刚举着白灯笼的那些送葬人,他们已经领到了骨灰准备回去了,而队伍里有个举着相片的,相片里的是个老爷爷,就像我刚刚看见的那个爷爷模样。

我是一只喵~o( =∩ω∩= )m,用亲身经历带你听故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安儿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推荐灵异事件

夜猫子

我们常常把熬夜不睡觉的人叫做夜猫子,小时候我们对这个夜猫子,可没有那么样的平常,我们总觉得小时候...

洋垃圾带回来的东西

我是广东陆丰人,大家都知道,在我们那边很流行洋垃圾。但对于我们本地人来讲,只是通过零售的方式买几...

老辈人在生产队的遭遇4

今天我要和大家提起的,是关于鬼打墙的事。或许很多人会对“鬼打墙”这个事情不感冒,认为这是可以用科学...

夜过函谷关

2011年9月上旬,秋雨连绵。好象是9月7日,我和单位的老黄、小赵开着单位的普桑从洛阳到西安办事。事情办...

外公回来过

今天再和朋友们分享一件我外公时常回家的真实事件,但我却一点儿也不害怕,因为在我的人生中,最爱的长...

学校真实经历,不喜勿喷

当年我才四年级,也不记得是05还是06年吧,当时我们学校的师资是好的,就是学校很烂,所以还是很多学生...
最新跟贴(有 10,033 人参加, 跟帖 5 条)
  1. 稀拉稀尔泥丝猴*瓦拉基里斯维奇粪稀夫

    太可怕了

  2. Lin

    有点假,一个小女孩在火葬场这种地方,岂敢到处乱跑,在无人处见到异样不是急忙逃离,反而到“鬼”坐过的地方去挑拨纸灰,合常理吗

    • 谁说他不跟着岁月走,谁说那枯骨能复生

      不知道无知者无畏吗,越是小孩越容易到处乱闯。

  3. 之乎者也

    是真的,去世的人都是火化完后,敲碎一部分骨头给亲属回去安葬的,其他的都是聚集在一块拿来种地的,可以去网上搜一搜

  4. 石墨烯

    图片因为百度贴吧2.223.4445天左右之前的临时性的灵异事件而消失了。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