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回煞夜:灯引魂、鬼引路

讲个回煞的故事。

提起回煞可能有些人不太了解,回煞又称出煞,古人认为亡人死后由于留恋世间,会在一定时期还魂返家,一般是在头七那天,但也不绝对,这需要根据死者去世的时间,再配合天干地支计算出来日子及时辰。

回煞那天丧家会举行祭奠仪式,不同地区有不同的祭奠方式,但大多都是设灵位、供木主,上香叩拜、烧纸箱焚楮镪、请僧道诵经、拜忏之类等。

这些年我很少去南方办丧,大多时间都在北方,北方的回煞夜丧家会把香烛酒食摆好,在地上铺一层炭灰或草木灰,用以检验死者回来的足迹。

也有用一竹竿一根,隔一尺贴纸钱一张,立在门口台阶上或插于死者落气之屋的房檐下,据说阴魂见此就会进屋。还有用土罐装一煮熟了的鸡蛋置于房屋角,以此贿赂殃神(俗称鸡脚神),让死者鬼魂在家里多待一会儿。

回煞夜那天丧家一家老小都会外出躲得远远的,这叫做躲煞,之所以躲开是怕冲撞到回煞的死者。

躲煞一般都是一夜,等第二天天亮之后再回去,先将一串爆竹丢进屋里,爆完才可以进家。

回煞这个丧葬习俗在建国以后就被摒弃了,不过现在华北农村还存在,今天讲的这个回煞的故事就是我在华北农村办丧的时候经历的。

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我接到活儿去河南给人办丧,死者是个六十多岁的老汉,我记得是得癌症走的。

事主是死者的儿子,身宽体胖留个圆寸,脖子上还挂着一条大金链子,走路生龙活虎很是生猛,我刚见到他的时候还以为他是黑社会。

我过去事主家灵棚已经搭好了,死者儿子见到我握着我的手跟好几年没见面的老朋友一样热情,问什么答什么很好相处。

死者他儿子很阔绰,丧事上用的东西都是最好的,烟是芙蓉王酒是白云边,就连死者身上穿的寿衣都是找裁缝贴身定制的。

他跟我说钱不是问题,叮嘱我一定要让他爹走的风光。

我也乐意碰到这样的事主,大方好相处,这样我办丧也能轻松很多。

下午的时候事主请了个唢呐团过来,在灵棚外搭台表演,引来很多人驻足观看。

在几年前,河南一些地方都有办丧请唢呐团为亡人送行的习俗,但并不是什么人死后都有这样的待遇,因为请唢呐团是笔不小的开资,很少会有儿孙在家里老人死后为其请唢呐团送行,要是有人请唢呐团为家里老人送行,能引来很多人观看,这是大孝的表现,村里人都会竖着大拇指说他是个孝子。

虽然说这是面子工程,但这也算是一种习俗,不过跟我们这行不同,我们这行古时候就有了,他们那行民国时期才出来。

其实他们那些唢呐团跟我差不多,都是哪有活儿往哪跑,但你们也不要小看他们那些人,他们因为常年出现在丧事现场,也算是吃阴饭的,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东西。

说回正题。

那个死者是在医院走的,按照规矩我要点渡灯将死者的灵魂引回家。

讲到这可能会有人问,渡灯是什么?

说白了,渡灯其实就是引魂灯,起的是引路的作用,像一些在外去世的人,不但尸体要被拉回家,灵魂也要带回去,尸体可以用车拉,但灵魂是无形无态的,所以这时候就需要用渡灯引魂。

那次我是直接去的事主家,把需要的东西准备好就跟着事主一起去医院接死者回家。

那会儿当地还没有殡仪馆,事主借了朋友的一辆三轮农用小货车去医院太平间拉尸。

事主借的那辆三轮小货车是没篷的,当年华北那边挺多这种车,叫什么时风好像,钥匙还是铁摇棒。

这种车声音大震动大用来做灵车不是很合适,但当时时间比较赶事主从外面租车也来不及,所以就在小货车上搭了个不透光的篷子去了医院。

现在有殡仪馆的灵车专门拉尸没那么多讲究,但以前拉尸还是有不少门门道道的,需要看时辰,看了时辰才能拉尸。

一般拉尸都是傍晚左右,这时候太阳快要落山月亮即将出来,这叫做阴阳交替,这个时辰拉尸会比较顺利。

那次一共有三个人去,我跟事主还有他的一个堂弟,我跟事主在车里跟尸体待在一块,另一个人在前面开车。

按照原先的计算天黑之前我们就能把尸体运回家,但途中车子坏了我们耽误了不少时间,重新上路的时候星星都出来了。

乡下人少,我们从医院回乡下眼睁着看周围的灯光越来越少。

农村路也不好走,那辆小货车一直左摇右摆,我坐在车里都感觉心惊,要不是提前把冰棺固定住指不定都能把尸体甩出去。

我们为了节省时间走的是小路,小路比较近,但人很少,附近田地里有很多坟包子,前面开车的兄弟估计是有点害怕期间不停找我们搭话(车棚子是我们搭的,跟前面驾驶座并没有完全隔开)。

没过多久他莫名其妙的来一句:“你们谁拍我干啥?”

我跟事主在车厢里互相对视了一眼,事主有些不高兴他说这种犯忌讳的话,大着声音说:“你瞎胡咧咧啥呢?好好的俺们拍你干啥?”

他感觉事主有些生气就不再提这事,但还是小声嘀咕着:“不是你们还能有谁,刚才我明明就感觉有人拍我,真是见鬼了……”

嘀咕到这他突然闭嘴不说了,他也知道自己说这种话犯了忌讳,干脆闭嘴不言。

他不说话我跟事主也都没再吭声,气氛慢慢沉重下来,我们都盼着赶紧回去,但感觉过了很久还没到家,事主忍不住问他:“你是不是走错路了?怎么那么长时间还没到?”

他在前面说:“没错啊,我记得就是这条路。”

事主到后面把棚子扒开看了看,然后猛地退了两步大声说:“赶紧停下来,你狗日的看看你把车开到哪了!”

他被事主骂了一顿把车停下来,我跟事主下了车,周围黑漆漆的,只能看到很远才有斑斑点点的灯光。

事主拍了他后脑勺一巴掌说:“你还说你没走错,你看看你把车开到什么地方了!”

我问事主:“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事主吞吞吐吐的说:“我也不知道这是啥子地方,好几年没回来了,但我敢肯定这路走错了,离家越来越远。”

事主堂弟一直不说话,然后突然撒开腿就跑,事主被吓了一跳吼他:“狗日的你想干啥!”

我见这情况不对让事主拦住他,掰开他的眼皮发现他瞳孔涣散有点神志不清的感觉。

事主问我他怎么了,我说:“可能是撞到不干净的东西了。”

说完我用针把中指刺破将血点在他的额头(针我一般办丧是随身带的,因为很多地方都能用得到),然后又掏出来一张符烧成灰,再把符灰抹在他的两眉之上。

我告诉事主:“他这是中邪了,你刚才要是不拦住他还不知道他会跑到哪呢。”

中邪有很多种,最常见的是受到惊吓中邪,这种只需要掐耳垂固魂就行。

但他这种情况一看就不是受到惊吓而中邪,所以掐耳垂没用,只能用中指血来破。

后面又把符灰抹在他的两眉之上这叫做阳白。

阳,天部也,气也;白,明亮清白也;抹在两眉之上能让人醒神。

事主问我现在该怎么办,我说:“先把他弄到后车厢,你去前面开车。”

事主有些犹豫,几次想开口都没有说出来话,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告诉他:“你阳气足没事,只管开就行。”

回到车厢我发现渡灯里面的油快要烧完了,就催促事主赶紧回去,万一在半路灭了可就不好办了。

可好一会儿过去了我们还没到家,我问事主还要多久,事主急得乱冒汗说:“我也不知道,我感觉一直在绕圈子。”

当时周围黑漆漆的,我跟一具尸体和一个晕了过去的人待在后车厢,事主在前面不停的骂脏话,骂完还问我:“咋没用呢?不是说骂脏话可以赶走脏东西吗?”

我说:“一个人你打得过,两个三个甚至八个十个你还能打过吗?”

事主听了让我想想办法,再这样下去天都亮了。

我想了想,这种情况有点像是鬼引路,鬼引路偶尔发生在人迹罕至的偏远地区高速公路上。

有时候司机在晚上开车,迷迷糊糊就看到后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忽然超出来一辆车,那车一直拦在你前边,你快它也快,你慢它也慢,有性子急的人很容易跟它杠起来,这一杠就完了,十有八九会发生车祸。

鬼引路我没见过,但听一些川藏线滇藏线的老司机说过,一时间我也拿不准该怎么办才好。

但总这样下去也不行,我们从医院回来的路上事主买了不少火纸,我寻思着要不然给它们烧点当做买路钱。

本来只是试试,但没想到真让我给破了,后面我们顺利的回到了家,事主他堂弟也醒了过来。

尸体拉回家后就开始办丧,死者是得病走的,丧事不算麻烦,停尸三天后就是出殡的日子。

死者埋在了事主家祖坟,我看了一下他们家的祖坟,风水很不错,怪不得事主能成为十里八乡有名的富贵人家,当真是蒙祖上阴德。

下完葬我的活儿就算是办完了,我告诉事主死者回煞的日子,告诉他那天家里人要出去躲煞。

那几天我没有回山东,去了附近一个道观观礼,死者回煞那天,事主打电话问我要不要准备什么。

我告诉事主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跟他说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在你父亲睡觉的房间和床上铺上一层草木灰,等第二天看看可能有惊喜。

但我没想到回煞后的第二天事主就给我打了电话,他说草木灰上出现了一串爪印,笔直的进房间又笔直的出去,非常规矩,床上还有躺过的痕迹,家里小孩一直说看到了爷爷,哭个不停。

事主让我再过去一趟瞧瞧,正好我也没回山东,就顺便过去了。

到了事主家发现他们一家人都在外面,事主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您没来我也不敢破坏现场。”

我被事主这措施给弄乐了,心想害怕就害怕呗说的还有模有样。

我问他孩子怎么样了,事主说哭了一天哭累了,现在在亲戚家睡觉。

我告诉事主孩子年纪小被吓到了,又给了他一张符告诉他让孩子贴身戴着过段时间再取下来。

随后我跟事主去了房间,果然在那层草木灰上发现了爪印,乍一看有点像是飞禽留下的痕迹。

我告诉事主回煞那天家里的门是要大开的,目的是为了方便死者亡魂回家,这些爪印很有可能是家禽不小心进来留下的。

事主显然不太相信,问我那床上有人躺过的痕迹怎么解释。

我看了看,死者生前睡觉的床上确确实实有人躺过的痕迹,还很明显(关于这方面我不多说,信则有不信则无)。

我也没跟事主解释那么多,让他去厨房把炤台上面的铁锅掀起来看看。

没过一会儿事主跑过来有些大惊失色的说:“真他娘的神了,那锅底下竟然有个巴掌印!”

铁锅常年被烧底部早已经变得黝黑,事主把铁锅翻过来看到一个很清楚的巴掌印(河南的朋友们应该知道这个)。

古人云:民以食为天。

自古以来五谷杂粮都有辟邪的作用,而锅又是装食(五谷杂粮)的器皿,人们生存离不开食,食离不开锅,古人认为锅碗筷这一类东西都是有灵性的,所以在回煞夜出现这种情况并不意外。

最后我又跟事主说了一些关于后期死者三七五七的禁忌,有机会我会详细的跟大家讲讲这块。

告别事主我坐上开往山东的火车,车上人很多,感觉自己好像突然从静谧到了闹市,我也从一个办丧人的身份变成了乘客,看着穿梭在车厢的人来人往,我心里也有些感慨。

人活着是一个样,死了又是一个样,但不管怎么说,活就要好好活,死后会怎么样我们不必考虑那么多,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公众号:微信搜索“X记录”或“XRecords”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何三御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请大家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何三御

推荐灵异事件

红色高跟鞋

这个故事并不是我亲身经历,而是我朋友和我转述的。故事中的人物我就用甲乙两个来代替。 我家城市里,有...

真实经历之33:校园遇诡

今天跟大家分享的事件,是我的一位粉丝(ID:Izaa不睡觉)提供分享的。而且也是在高考前夕挤出时间来码字...

真实经历之21:诡案怨女

上一次写了姚队讲述的他所经历的诡异案件,很受大家好评。在众多粉丝的要求之下,想再多听听姚队经历的...

舅舅的遇鬼经历

这个故事是关于我舅舅的,今年有50好几了,这是他年轻时遇到的一件事。 那时候农村里赶集要走很久很远的...

诡域「上」

这是一件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发生在我身上的灵异事件。二十多年过去了,至今想起来有些细节仍清晰如昨...

真实经历之38:剧组遇诡

今天继续和大家分享诡异事件。其实每次和大家分享这些事件的时候,我都会尽量将细节交代清楚,有的时候...
最新跟贴(有 1,911 人参加, 跟帖 6 条)
  1. 粉色铅笔头

    精彩!

  2. 摩云鲜果南果梨 摩云鲜果南果梨

    我奶奶去世后头七我真听到铁链子哗啦哗啦

  3. 暗物质驱动

    现在在医院去世的都直接拉太平间了,等遗体告别仪式才到殡仪馆。去殡仪馆我们这里不用什么引魂灯,就在车上用一个缝衣服的白线轴放白线,沿路还往外撒纸钱,路人被撒到还会骂人,所以殡仪馆的车一路开一路被人骂。

  4. 果果

    我之前看过草木灰上有铁链子的痕迹那这究竟是什么?

  5. cxyz

    传说铁链子是鬼差拘拿亡者魂魂用的

  6. 想念

    写的真好,像小说,又比较真实,希望笔者能继续写自己的经历,谢谢!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