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居住的那间“鬼屋”

上次有说过跟大家讲我居住“鬼屋”的事情,房子早就卖了,况且我又不在家乡,不然可以把房子拍下来传给大家看看。自家和邻里间都发生过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这事要讲起来就得从十几年前开始回忆了……

我出生在一个小乡村,妈妈是当地的五好幼师,后来被调往镇上的棉花采购站工作,这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算是效益相当不错的单位了,于是举家搬迁到镇上,住进了妈妈单位分的不大的员工宿舍里。父母在我读小学一年级的时候下海经商,妈妈在单位里面办了停薪留职,于是我和爷爷奶奶还有哥哥猫在这小窝里一窝就是好几年,一直到我读小学五年级。

那年爷爷的身体很差,在老一辈人眼里单位里的房子都不算自己的窝,倘若有一天不行了,就算是死也想死在自己家里,而不是外面。原本爸爸是在镇上买了块小地儿,已经打好了地基,打算抽空把房子设计了盖起来的,但担心爷爷的身体挨不到那一天,索性就将地基卖掉了,就近买了套刚刚盖起来不久的一套三层的毛坯房。我记得当时知道买了房子要搬新家特开心,每天盼着往新家里头搬,但是没有想到房子装好之后会是那个样子……

由于父亲的眼睛患有色弱,虽然不是所有颜色都分辨不出来,但是相近的颜色混在一起在他眼里都是同一种颜色。那时候装房子砌墙面砖都擅长用白瓷砖,结果我爸爸买回来的是长条形的米色瓷砖,一贴到墙面上,整个墙就像上了年头的很陈旧的房子,完全就是白砖时间长了泛黄的颜色,导致整个房子看上去就是个老房子。考虑到家里就爷爷奶奶和我(哥哥那时候在武汉读书了),爸爸担心房子大了奶奶上了年龄卫生不好做,买的是大理石砖铺的地面(深灰色),墙上随便的粉了一下,客厅没有吊顶感觉非常高,设计客厅直径也非常深,整体感觉就不紧凑并且空间很暗沉,关键在于大门的颜色,应该是朱红的,漆成了黑色,风水大忌木大门是不能用黑色的,因为只有棺材板才用那种颜色,当然我那个时候是不懂这些的。由于奶奶拜观音,早晚都得上香,搞得家里青烟袅袅,很是恐怖,本来是朝南的房子,结果对面一栋三层的房子竖起来,家里的采光全给挡了,搞得个房子总觉得是又阴又冷。。。

住进新房后一年的时间爷爷就走了,那年年初奶奶找一个算命的为爷爷算了个命,说问爷爷大概是什么时候“走”,感觉奶奶似乎知道爷爷挨不过那个年头,算命的说逢三、六、九,也就是“走”的时间肯定是三月、六月和九月。没料想到爷爷真的是在九月走的,我记得那天是九月一日我开学的日子,开学没有去上学还挨批了,到班主任面前哭得像个傻子。奇怪的是,奶奶像算准爷爷那天要走一样,事情是这样的……

爷爷去世的前一晚,奶奶叫来了一个远房亲戚,大概50岁左右,正好是我妈妈单位守夜的大伯,住在了我们家的客厅,客厅是有一个连体沙发,摊开就是一张床可以睡的,那晚就在客厅守着,大概到凌晨天还没大亮,我跟奶奶的房间的窗户就有人在敲:“青姨,大伯走了,快起来啊”我也迷迷糊糊磨蹭着起床了,感觉爷爷走了并不是一个事实,之前也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反正当天我就没有流过一滴泪。我起床透过爷爷房间的窗户往里看,爷爷的脸上已经被奶奶盖上了一本书,床头柜上点了支蜡烛,烛光一闪一闪。

姑妈是最先赶到的,因为她就在本市离得最近,一进房就跪在爷爷床边哭,摸着爷爷胸口说有热气,一直嚷爷爷没有断气要找医生来看,医生来了说爷爷的瞳孔已经扩散,证实已死亡,但姑妈一直说爷爷身上有热气,可能是当时我还小,一直到爸爸他们从武汉赶回来之前长辈都没有让我进房间,更不知道爷爷的胸口是否真的有热气。中午家里所有晚辈都到齐了,姑妈才说爷爷的身子凉了。然后是伯伯这个长子和爸爸帮爷爷净身之后将爷爷抬到了客厅(我们家乡有习俗,去世的老人,遗体要在家里放三天,所有前来相送的亲朋好友都要来上柱香的)在将爷爷脸上的书换成纸钱的时候,我隐约看到爷爷眼角的泪痕还有嘴角清晰可见的血迹,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有血?当时赶紧擦掉了,爷爷生前是有心脏病、哮喘和糖尿病的,医生的解释是爷爷的哮喘一口痰哽在喉咙咳不出来,一口气没有缓上来就这么……那三天是家里最热闹的三天,人多我才不怕。一直到爷爷出殡的那天,追悼的时候司仪说乐哀三分钟,全家人都在哭只有我没有流泪,当时我心里暗想我是不是冷血,但当司仪说,起立抬棺出殡的时候我的眼泪突然就一下涌出来了,一直就哭到火葬场。在送进火葬场的火炉前爸爸揭开爷爷脸上的纸钱说最后看爷爷一眼时,我又看到了血,还很新鲜的血的色泽,旁边有人见着开始议论,爸爸赶紧将纸钱盖上了,我就眼见着爷爷这么走了。

后来要刻碑文,得知道爷爷去世的准确时间,我才又知道了一些事情。那个伯伯说爷爷应该是在凌晨五点去世的,因为他听见抵大门的条凳滑倒在地上一声闷响把他惊醒了,他第一时间跑进爷爷的房间,已经叫不醒爷爷,但是爷爷的身体还是很暖和的,他说那时候爷爷可能刚刚走,而那个条凳倒下发出的声音其实是爷爷想告诉我们他是什么时候走的。而且那天很奇怪,我们家里停电了,按道理来讲我们家里是不可能停电的,因为除了队里的电,我们家还接了单位的电,可以说是双重保险,停电对我们家来说是不可能的,可却变成了已经发生的事实,那伯伯在我们家守夜的那晚才换的手电筒的电池居然也打不亮了。我们百思不得其解。头七在我们家乡是还魂的时间,好像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发生,但是头七那天听爸爸说家乡里的风俗,用竹子挑着已经去了的人生前用的毛巾,烧掉会看到去世的人在路上的样子,爸爸说他看到了,爷爷是做飞机走的,这我没有看到,但是我相信我爸爸说的话。爷爷走后,他的那个房间我就再也没有进去过了,跟奶奶一直住在后面的那个房间,有一次在客厅做作业听见爷爷原来住的房间纱门嘎吱嘎吱响了两声传了两声“青儿,青儿……”(爷爷一直这么叫奶奶的)那声音就是爷爷的声音,并且还是生病时候气若游丝的声音,我心里有些怕赶紧叫了两声奶奶,马上就听不到那个声音了,再此之后家里就很平静,爷爷的房间也一直空着,直到又过了个新年家里团聚热闹了一番,我跟奶奶才搬到前面那个大房去住,也就是爷爷生前住的那个房间,拓大的一间三层楼房就住一个老人和一个小女孩,就算不阴森死也冷清死。

搬前面住之后,奶奶患上了高血压,爸爸便请姑妈来照顾我和奶奶,那个时候我读初一,考的是我们当地的重点初中,记得初一时成绩还特好,当的英语科代表,成绩一直是名列前三,日子也就这么过着。到了初二我的成绩开始下滑,我也不知道是青春期的叛逆还是怎么的,一向温顺的我性情大变,不喜欢回家,家人一跟我说话我就嫌烦,并且讨厌吃饭,初一的一整年我就没有碰过米,姑妈总是弄面啊什么的汤汤水水的我吃,一直到初二,我的这些问题才好一点,但是初二却发生了一件全家都很伤痛的事情,姑妈的女儿原本在武汉空军雷达学院读书,她英语成绩特别好,但是那年却出了意外跳江未遂,这一次是吃安眠药,被送医院抢救洗胃,学校就不再敢收她了,送回来我们家姑妈照顾,我每天上学基本上吃饭啥的都不跟她一起,因为她回家后就没有下过床,睡在爷爷以前睡过的那张床上,头也是朝爷爷睡的那一头,房间里面有两张床,一张她和姑妈睡,还一张是我跟奶奶睡,她每天晚上到了十一点钟都会在被子里面哭,我那时候莫名其妙的,姑妈问她怎么了她也不说话,只知道哭,直到有一天晚上姑妈不知道跟我说什么把我说烦了,我很不耐烦的说:“以后我跟你说话你就跟我说话,我不跟你说话你也不要跟我说话。”话音刚落,表姐一翻身下床把我狠狠的教训了一通,问我凭什么这样对姑妈讲话,何况姑妈还是长辈之类的说了很多,一直说到我哭得睡着。第二天一早上学了,中午回家吃饭,我努力克制自己的脾气去跟家里人讲话,表姐又把我拉到她旁边跟我讲,说我这样的脾气不好,以后身边会一个朋友都没有会很孤独,她就是因为这样别人都孤立她,她才这个样子的。从头到尾她都没有说过她寻死,但是我觉得只有那天她跟我说话是唯一让我觉得正常的,可是第二天便收到消息,她失踪了。姑父把他接到家里去休养,说是去医院打一个针便再也没有回家了,这一失踪就是到现在,了无音讯,法律上讲达到十年的失踪人口可宣判死亡了,而现在除了姑妈一个人,家里所有人都当她已经死了,后来听说表姐是在读高中的时候就患上了精神分裂,我就在想,她要真是患上精神分裂那是怎么考那么好的学校的?回忆起这些我真的不知道做何感想,这篇纪实回忆了我儿时的记忆,太多太多……而且我也写了好久好久……

自从姐姐失踪之后,姑妈便开始变得神经兮兮,我每天依然还是怕回那个家,总觉得家里的每个人都让我觉得怪怪的,我也没有多的话去跟她们讲,睡觉我从来都是蒙着头睡,我没有哪一天是把头露在外面睡过,我总觉得我的床头站着一个人,但又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我就是这么胆战心惊的过了那几年,在读初三的那一年,也是我在这个屋里住的最后一年,右边邻居家生了个宝宝,总能听见孩子的哭声总算是有些生气,左边邻居的空房子终于也搬人进来住了,感觉一切都像有了新的转机,可后门的正对的空地基一盖好房子别人一搬进去不到两个月那家的顶梁柱就死了,一大清早就听到嗷嗷大哭,听邻居的老人说是搬家的时候没有“讲礼节”所以就死人了,我那时才知道我们搬家进去之前是东南西北拜四方了,并且还请了灶神,拜了土地公,加上家人长期拜观音基本还算太平,总比别人家大白天的墙壁上鬼影重重,能听见古怪的声响要好很多。后来我考上高中便开始住校了,那个房子就再也没有回去过,考大学到武汉跟父母团聚了,家里也在这边买了房子算是定下来了,都没有再回去过。

一次偶然听父母闲谈说是要把家里的房子卖了,说卖不了几个钱也卖了,那个房子不好,爸爸说他大男人一个阳刚气十足从来不怕鬼,不信邪门的事情,但是一回到那个家里就不自在,睡不好,那房子该是有些问题,说当时打地基的时候挖出来过几口棺材,我们住的那一带就是一个坟场,卖房子给我们的那个伯伯急着转手卖出去,是因为房子一落成他的儿子便得了白血病急着医病才要卖房子的,妈妈一听就说叫爸爸什么都不要说了,更不要说房子不好,不管价钱怎么样,房子脱手就好,后来用我们买回来一半的价钱给卖出去的,亏是亏了不少,但是房子卖了家里一直过得比较太平了,现在在武汉的新家,就算是爷爷奶奶的遗像都放在面前,晚上都不觉得害怕,奶奶是在我读大二那年走的,但是我从来都没有害怕过。现在想想过去的那些日子,真的是很难以想象我当时是怎么过来的,毕竟那个时候小,我也只能按照当时的感觉和记忆去写,表面上好像没有什么太多灵异的事情,但是用心去看去想去回忆,真的是有够邪门的了……

这应该是我所回忆里面最长的一篇,以后写的事情可能会简短一些,就只讲灵异的重点,这个回忆我只知道有些灵异但我自己具体说不上来,大家自己慢慢体会吧。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

一个三十多年前真实的狐狸精故事

2009-12-7 19:13:29

灵异事件

灵异保安

2009-12-9 22:01:26

6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我日,这么厉害

  2. 是真的吗?

  3. 汗 都没看明白 不好意思

  4. 字太白了,没心情读完!

  5. 真实可信。

  6. 支持~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