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

烟台“大花鞋”幽灵船:在海上遇到这种船,千万不要靠近

烟台地处我国的山东省,是国内少数几个北面临海的城市之一。夏天的烟台,我想去过那里的朋友都有体会,空气清爽,温度适宜,是一个避暑的好地方。

我前一段时间就是热的实在受不了,正好烟台有一个多年没见的老朋友,聚会加游玩,买了张火车票我就赶了过去。当天晚上喝的有点多,我们就去海边散步,闲聊的时候我就把我想要做这么一个节目的想法告诉了他,而他决定做我第一期的素材提供人,所以就有了这个故事。

故事发生的时间距离我们现在不远,2010年,地点是靠近莱山区的一个小渔村的海上,主人公是一个叫做老周的烟台人。

故事发生的这年,老周刚四十出头,年轻的时候和朋友一起倒腾鱼货海鲜,这十几年下来这也是赚了不少的钱,也有了自己的一个小公司,这日子也算是过得挺滋润,二百多平米的房子住着,小车开着。

双方父母和老婆孩子也都挺好,这生意渐渐的走上正轨之后,老周也就不像刚开始的时候起五经爬半夜的忙活了,就寻思着闲着的时候怎么给自己放松放松。

老周自身也没有什么爱好,除了钓鱼就是喜欢喝茶,但是这两样比起来,老周还是比较喜欢钓鱼。

要说这有些会玩的人,只要是他喜欢什么东西,就一定要把它玩到极致,而且花多少钱都不心疼,为的就是要玩出品味。

老周就是这么一个主,以前没钱的时候出去钓个鱼用的鱼竿都绝对超不过一百块钱。

但是现在的老周可不是当年那个老周了,既然要玩那就玩点高端的,使劲报复曾经贫穷的生活。

鱼竿!买好的,成千上万都不再眨眼的。以前出去钓鱼?野塘子,水库,要么就是凑人家的出海的渔出去海钓!现在?野塘子和水库直接不去,出去海钓还凑人驾船?那不行,我得自己买条船!这自己出海钓个鱼,那多方便。

09年夏天,老周花了几万块钱买下了一条后面带着挂桨机的小渔船。

船买来之后,老周就将船停放在海边渔村朋友的父母家中,平时只要一得空,老周就会驱车赶到这个渔村,驾驶着自己的小船出海钓鱼。

老周不喜欢在白天钓鱼,嫌太吵,所以每次钓鱼都是选择在晚上,而且一钓都到凌晨一两点钟,其实倒也不是为了能钓多少鱼,为的就是享受钓鱼的这种悠闲的过程。

这把船开回来,用自己钓的这些鱼,做上一桌新鲜的海鱼宴,舒舒服服的睡上一觉,第二天高高兴兴的忙公司那点事。

这天公司刚刚完成了一笔订单,老周也是忙得脚打后脑勺,寻思着这好不容易忙完了,得好好休息休息了,就给海边渔村的朋友打电话今天晚上一起去钓鱼。

正好这朋友也好长时间没回家了,接到老周的电话之后很痛快的答应了。

两人来到渔村之后正好赶上饭点,朋友父亲老李头看到两人的到来,也是非常的高兴,做了一大桌子菜。

吃饭的时候,两人又陪着老爷子喝了点,这吃完喝完,看时间才刚刚下午一点钟。

两人商量了一下,决定先睡一觉,等起来之后在出海,谁知道老周朋友中午喝的有点多,敢等老周醒来之后,他这朋友还在呼呼大睡。

叫了两声,见朋友没有回应,老周索性就自己出海。

等把所有的家伙事都准备好之后,天上早已经月亮高挂了,看了看时间八点半左右。

在老爷子的帮助下,老周顺利的将船驶离的岸边。抬头看了看天,月光很亮,海上的能见度不也不错,而且海面上风平浪静,没有一条渔船,是个钓鱼的好时候。

把船往里开了十来分钟,老周将挂桨机停下。

他此时所停的位置,周围的海面在月光的照射下呈现出灰黑色,有多年海钓经验的老周知道,现在这个位置的深度最少有个十米左右。

在这个深度除了能钓到黄花鱼和大光头外,运气好的话还能钓到比较上品的鲷鱼。

架上夜钓灯,调食、挂钩、甩竿一气呵成。

老周舒服的往后依靠,点上一根烟,就等着鱼上钩了。

也就是一根烟的功夫,老周就看到,在这个夜钓灯照射下的鱼线,开始有点抖动。

老周起身将鱼竿提起,鱼钩上是一条很小的黄花鱼,老周钓鱼有个习惯,如果钓到小鱼之后,都会在重新放回海中。

老周将黄花鱼从鱼钩上取下来之后,将鱼抛向海中,就在这个时候,他就看见在距离自己大概有六七十米的距离的地方,隐隐约约有一个黑色物体正朝着自己这边飘了过来。

“哎!这是个啥?”老周嘴里嘟囔了一句,又朝那个东西仔细看了两眼,接着就一声惊呼“那他娘的,不会是条鲨鱼吧!”他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在之前老周就听说过,在这片海域曾经发生过鲨鱼袭击人的事。

“不会这么巧要让我碰上了吧!”老周嘴里说着,就准备发动挂桨机,可是又一琢磨,感觉不对,鲨鱼不可能游这么慢啊?

与此同时,本来还空无一物能见度很高的海面,突然就升起了一层淡淡的雾气,远处飘过来的黑色物体一下子就隐藏在了雾气中,更加变得模糊不清了。

心中正在纳闷的老周,看到这突然升起来的雾气,不由得一愣,对于海面上起雾,老周还是有点常识的,白天这海面经过太阳的烘烤之后,到了晚上这海面上就会升起一层薄薄的雾,但是这雾起的也太快了吧,就这一眨眼的功夫。

纳闷归纳闷,最让老周好奇的还是远处那个若隐若现的黑影。

深夜空无一人寂静的海面上,诡异的雾气,未知的黑影,换成在坐的各位,我想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到岸上去。

但是老周此时的心里却泛起了好奇心,居然驾着船朝着那个黑影慢慢驶去,奥,忘了说一句,这个老周在小的时候曾经在深夜一个人多次穿越烟台某公墓的一个地下防空洞,因此还得名周大胆。

都说这胆子大的人好奇心也重,现在用到他的身上是一点也不为过。

“既然离远看不清,那我就离近点,这万一要是从那艘船上掉下来的货物,自己捡回去,送给老李头,也算是不错!”老周心里想着,慢慢的将船往前开。

就在老周的船距离那个黑色物体大概还有十来米的时候,老周才逐渐看清那个飘着的黑色物体的模样。

“娘的,我还以为是啥呢?原来是艘脱了缰破船啊!”老周的脸上不由得有些失望。

像这种脱了缰,并且船体进水之后在海上漂流的船,碰到之后也不算稀奇。

老周见不是啥值钱的东西,便准备驾船离开,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就看到,那艘基本上快要沉底的船前进的速度突然加快了很多,也就是十来秒的功夫,就来到了老周的一侧,并且居然慢慢停了下来,两条船中间大概有个两三米的距离。

“好家伙,这船还真不小!”

这艘停到老周渔船一旁的船,长度最少得有个七八米长,最少能赶上两个老周的船。

说来也巧,老周船上夜钓灯此时正好照在那艘船的船头上。

由于老周用的夜钓灯是发出蓝色的灯光,无法确定这艘船具体是什么颜色,但是他可以肯定,这艘船的颜色在他的记忆当中肯定没有见过。

更令老周感到奇怪的是,在船头上还描绘着很多花里胡哨的图案,看了一会,老周就认识上面的祥云图案,老周将夜钓灯拿了起来,在漏出海面的船体上扫了一遍,整个船体的颜色和刚才自己看到的颜色基本上一样,而且上面描绘的图案,也和刚才自己看到的差不多。

此时海面上的雾气已经开始有点变浓了,但是此时老周所有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自己一旁的这艘船上。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老周突然打了一个冷战,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居然看的入神了,等回过神来再一看,自己和这艘船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到一米了。

老周接着月光又看到,在这所船舱里不光有海水,另外还漂浮着一大堆圆咕隆咚的东西。

“这一大堆玻璃漂子,可惜了!”老周口中的玻璃漂子,就是渔民养殖用来划定区域的浮漂,如果要买的话,也不便宜,这一大堆最少得有一二十个。

这老周心里就想把这些漂子给拿走,让老爷子卖点钱也比丢在这里浪费了强,心里想着,这手中的夜钓灯可就朝着船舱里照,另外一只手就准备要找这个浮漂上面的绳子。

可就在这灯光刚刚照上,另外一只手要捞还没捞的时候,这老周嘴里妈呀一声,差点没从船上掉进海里去,紧接着夜钓灯往船里一扔,发动起挂桨机,朝着岸边的方向就开了过去!

这老周怎么突然驾船跑了呢?

原来啊,刚才船舱里那些黑咕隆咚的东西,哪是什么他娘的浮漂啊,而是一颗颗双眼突出、瞳孔泛黑、嘴巴大张的人头。

而刚才在老周用等照射到人头的时候,他们全部都死死的等着老周,而且随着水面的波动,人头也随着一上一下的起伏,似乎是随时都要扑向老周的样子,场面是极其的恐怖。

这也就是老周,小时候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要是换成旁人早就吓尿裤了,哪还知道发动船逃跑。

纵然是安全离开了那艘盛满人头的怪船,但是老周心里还是有点突突,这好摸样的那就来这么一艘盛满人头的船,这也得亏自己刚才提前照照,这要是不照着,那自己岂不就是把这一船的人头都当做漂子给收了吗?

老周虽然心里嘀咕着,但是这船的速度可是一点也没减,没五分钟最少干出去七八百米。

渐渐这老周就发现不对劲了,敢情这刚才一着急,自己竟然架着船朝着深海驶去了。

“这不他娘的扯得吗?越跑越远了!”老周站起身朝来时的方向看了看,海面上的雾气似乎是小点了,刚才那艘怪船似乎也看不到了。

想想在这呆着也不是个事,现在最安全的地方就是回到岸上,老周拿出一支烟猛抽了几口,认准方向之后,调转船头就朝着岸边驶去。

但是就在隐隐约约可以看到岸边渔村中住户的灯光的时候,这海面上的雾又突然大了起来,可是这会老周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就是一门心思朝着岸边冲。

可是这会老周就觉得本来行驶的好好的船这速度就突然慢了下来,老周就觉得自己这余光能看到的地方突然冒出来一个黑色的物体,正是刚才突然消失不见的那艘怪船。

这会老周可是彻底的害怕了,就觉得自己这后背嗖嗖的冒凉气,手心里全是汗。索性两眼一闭,我也不管了你爱咋咋地吧。

就在这时,老周就听见海面上传来几声“扑通、扑通”的声音,就像有人跳进了海里,紧接着就伴随着“咕噜咕噜”喝水的声音。

这人恐怖到了极点就是愤怒,老周现在就是这样,先是不停地念叨着“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到了后来就变成骂街。

你还别说,老周这一通骂还真起作用了,没多大一会,老周就听见了几声狗叫,连忙睁开眼,就发现自己距离这岸边只有十来米的距离,而且周围的雾也变淡了很多。

老周将船开到岸边之后,连船也不管了,从船上跳下来之后,来船都没来得及收拾,就跑回了老爷子的家里。

老爷子开门之后,看到老周惊魂失措的样子,连忙问怎么了。

老周二话没说,走到屋里,将中午喝剩的小半瓶白酒一饮而尽,这心里才稍微好受了点。

接着老周就刚才在海上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的全都告诉了老爷子。

这老爷子一听,眉头一皱,说了句:“这么多年了,还是死不瞑目啊!”

最后在老周的追问下,老爷子才慢慢道出了一件往事。

1947年,已经被解放烟台,又被国民党给占领,在解放后八路军展开的“土改运动”中侥幸存活下来的地主,组成返乡团和国民党一会回到了烟台,开始了疯狂的报复行动。

没多久,就在附近几个村镇中,抓住了三十多名土改积极分子,为了进行报复。

就将这些逮捕的土改积极分子用全部用麻袋给装了起来,然后丢到一艘船上,然后放进海里淹死了。

用来装他们的船,是当地用来盛放祭祀海神娘娘祭品,而特意制作的花船,并且整个船体都是用浆糊封起来的,在海里泡的时间久了,浆糊就会泡开,整个船体也就随之解体,沉入大海

而这艘花船里远处看比较像女人穿的红段子鞋,所以当地人也叫“大花鞋!”

后来,死者家人在将装有死者的麻袋打捞上来之后,里面的人一个个都死不瞑目,双眼血红。

打那之后,晚上就经常有人看到那艘装满死者冤魂的大花鞋船,开始还都很害怕,但是时间久了也就没人害怕了,而且每次遇到之后,都会将自己穿上的食物和酒什么丢进大花鞋船,就当是祭奠死去的亡魂。

时间过去了60多年,曾经的一个个小村落,现在都变成了一所所高档小区和一栋栋写字楼,但是海还是那片海,这艘载满亡魂的大花鞋何时会在出现,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老周是再也不会去那片海上去钓鱼了。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中国灵异网官方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觉得文章不错,打赏一下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 微信钱包扫一扫
作者:转载请注明作者及中国灵异网
这个家伙故意保留神秘感,没有填写个人说明。

推荐灵异事件

陌生的老奶奶二

讲完老哥遇到的灵异事件后,再跟大家分享一个关于老妈小时候遇到的灵异事件(刚写了一半,遇到一个更灵...

我亲身经历的不干净的房间

很久前在某部队工作过,属于后勤保障部门,里面有餐厅,客房和会议室,我当时就是客房部的一个服务人员...

火车司机讲述的事情

我家的旧房子原来是父亲单分的宿舍,后来买了电梯楼,不想学别人那样把旧房子出租,也不想经过房产中介...

魂离体

今天要写的故事是我自己和身边人的亲身经历。 故事一:飘起来的灵魂 这是我一个朋友的故事。还在念初中...

灵异故事(十)

继续“那卫”的故事。 1.“那卫”有一个姓罗的男医生,叫他“小罗”吧,他比我先进卫生院个把月,他的宿舍在住...

军营小楼上的脚步声

大家好,我经常在此发文,一是我本人对灵异事件有好奇与探求的心里,二来我所有说出来的灵异事件都是真...
最新跟贴(有 4,627 人参加, 跟帖 12 条)
  1. 星尘

    穷人有坏人,富人也有好人。不知作者所写此事是真是假,而我下面所说乃历史事实,绝非胡编乱造!

    广东人素爱饮凉茶下火,在wg期间,整个广东有卖凉茶的地方都挂出了《正宗井水凉茶》的牌子来招揽生意。为什么要这样刻意声明呢? 那是因为河水都被遍布河流的死尸污染了!!

    我爷跟我说起这样的往事,眼泛泪光:“先是老年的,中年的,青年的,最后面是小孩,全部用麻绳反绑着双手,逮住的整个家族一连串齐齐推下河,一个都跑不了!!可怜有些孩子只有两三岁的模样,也被斩草除根推下河淹死,稚嫩的脸和小小的手脚被泡得青白发涨,哪个有点心肝的人见了不落泪?!造孽啊!”

    说得好听是什么土改分子,说直接点他们就是眼红别人富贵,杀人抢地劫财的凶手,匪徒!!

    所以,什么冤魂?他们身上背负了多少条无辜人命?还有什么冤?估计每个人都有赚的,该死十回八回了,还有脸出来吓人害人!!

    • 怪味の猪皮冻 冷静的微甜的猪皮冻

      惨无人道啊!

      • 星尘

        我记得猪皮冻小姐姐是广州人,你不信可以问问爷爷嫲嫲辈的人,问问当年的正宗井水凉茶是怎么回事。

        • 怪味の猪皮冻 冷静的微甜的猪皮冻

          嗯嗯好哒!我还经常听我阿公阿婆港那些6070年代的故事,幸好他们当时不是什么知识分子

          • 罗哥

            有时候不管你是不是知识分子,关键看你是不是地富反坏右的子女。百度一下湖南道县大屠杀就知道了。

  2. 兔子

    就是强盗

  3. 心诚则灵555

    这篇文章很久以前看过 绝对不是作者原创

    • 喜马拉雅搜索《空灵客栈》

      真实事件改编,这是节目文稿,和大家分享一下

      • 罗哥

        以前莲蓬鬼话上有,我看过

        • 枫华夜舞

          确实,我也是在莲蓬鬼话里看的

  4. 一个胆小鬼

    海钩挺危险的,遇到事故估计尸体都找不回来了。

  5. 8183419

    你今天

发表评论

1、请勿包含私人信息;2、灵友评论仅代表个人看法,并不表明中国灵异网同意其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