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渡河

从小,我经常会做一个梦,一个断断续续很长的梦,梦中的片断时而清晰,时而模糊。这个梦和水有关,导致了我很长时间都很怕水、怕河。这个梦困扰了我很久、很久……

在这个梦中,我的打扮很像是一个士兵,带着一个船型的钢盔,浑身上下套着灰色的衣服,衣服很厚,也很重。我的右手似乎提着一支步枪,步枪很沉,腰后挂着几个重物。我和一大群穿着相同颜色服装的人挤在一条马路上,似乎很多人都在跟着我,不断有人挤过来向我说着什么,但我不记得是否答过话。人群中也夹杂着很多穿其他颜色衣服的老人、女人,似乎还有小孩子。我带着一些人,随着人群不断地向前移动着、移动着。向前移动的人很多,人挤着人,移动渐渐变成了涌动,又变了蠕动,周围都是嚷声、哭声,远处还能依稀听到一些类似炮竹的声音。在梦中,我还抬头看了看天,天是灰蒙蒙的,空中由远及近飘来一些丝带状的烟雾。空气中弥漫着烟气和一种无法形容的腐臭气味,很呛人。街道两侧矮矮的两层建筑和一些木制电线杆,似乎都在烟雾中变形、扭曲。

梦中,有一个令我印象深刻的片断:向前涌动的人群之中,有一个穿着红白相间花纹棉袄的小女孩,从厚厚的袖口外摇着通红的小手,挤过人流向我这边靠过来。这个小女孩大概15、6岁的样子,矮矮地、瘦瘦地,眼睛很大、很漂亮,眼下有两个小酒窝,笑起来非常好看。虽然每次醒来后,我总不能记起她的具体长相,但她那双含笑的眼睛,却总能让我联想起“明眸皓齿”这个成语。我记得她靠近我后,面对面地拿两根手指轻轻捏住我衣服的下摆,用怯生生地,略带讨好的口气对我说:“小哥哥,你们有枪,带我一起走嘛,过江去。”小女孩的声音很软、很甜,说的是普通话。梦中的很多细节我都忘记了,不知为什么,始终记得这句话。我看到她的嘴唇几乎没有血色,脸上带着疲惫、眼神中带着央求。我只记得当时我也很累,似乎多日未睡,精神疲惫,情绪烦躁,肚子里涨涨沉沉的,心中还莫名带着一丝凄凉、恐惧的感觉。面对这样一个女孩,我处于既想保护她,又嫌麻烦的矛盾心理,但最终还是示意让她跟着我们。

不知走了多久,挤在我们周围的人越来越多。我们来到一处很高的城墙外面,城墙正中间的牌匾上写了三个大字,“X江X”……汗水流入了眼睛,眼睛很疼,视线模糊,看不清楚。城门被一些沙袋状的东西挡住了一部分,上面有红色的黏状物,城门周围躺了很多很多和我相同打扮的人。直觉告诉我,那些是死人。我不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梦里只想把挡住城门的东西搬开,把缺口扩大一些。我刚想向跟着我的人布置些什么,就听见后面一片惊呼,一个很大的铁制带履带的车辆从后面撵了过来(我不知那是不是坦克之类的,因为我不太懂军事,印象里坦克上应该有炮塔,但这辆车上,应该有炮塔的位置上,似乎是一挺机枪之类的,这辆车也不是很大。),呼啸的铁车碾倒了很多人,还在向前冲,履带上黏着血和肉,哭喊声响成了一片。这时,从跟随我的一群人中,跳出来一个灰衣服的小伙子,光着头,手里拿着两个铁棒一样的东西,往铁车肚子里一塞,随即听到一声巨响,铁车内部爆炸了,扬起了一些尘雾,从一些炸开的缝隙里流出了血,把铁车侧面白色的圆形标记(是实心圆形,四周似乎还有一些白色装饰)都染红了。我依稀记得,铁车爆炸的瞬间,小女孩当时吓得蹲在地上捂住了耳朵,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恐惧中带着一丝娇羞,让梦中的我对她有了更深的一层爱怜。随后,我听到人群中有人叫骂:“X的,为了逃命。连自己人都撞,太残酷了!”这时,我才意识到,原来自己是在逃命,而且,自己似乎有一定的权力,好像是个军官,带着一群人(也可能是兵)在逃,至于为什么逃,逃到哪里去,从谁那里逃,则完全不知道(每次做这个梦,都是到这里才意识到自己是在逃命。我在梦里拼命想知道自己是谁,但在梦里就是想不起来,我无法主导这个梦的走向)。

从城门穿出来后,我带着一群人向河边跑,穿过一条柏油马路(确实是柏油马路,周围还有一些现代风格的建筑),来到一条大河的边上,那条河真宽,却能依稀看到对岸,对岸也有一些和我穿着相同衣服的人,我向他们拼命挥着手,却无人回应。我带着人,左手拉着小女孩,拼命地沿河边找能渡河的工具,这时才发现,河边一条船都没有,我听到一些人在哭、在骂“没有船,让我们怎么过江啊!”、“这帮XX的,自己个儿都跑了,把我们扔这了”、“早知道这样,谁还XX啊”。小女孩也在不停地哭,我轻轻握着她的手,她的手很软,也很凉(不知为什么,每当梦到这里,我总能感觉到心理的一丝异样),我抹去她的眼泪,不停安慰她。

天快黑的时候,突然从岸边听见有人大声喊“立正”,我和身边装灰色衣服的人都本能般地立住了,小女孩不知所错的看了我一眼,她可能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突然间站住。

我回头偷瞄了一眼,看见一群穿黄色衣服(也像是绿色)端着枪站在离岸边不远住的高地上,手里都端着枪,还看见了两辆装甲车(这种车我认识,就是防暴用的那种小车,上面架着机枪,但和前面看到的铁车不一样)。周围死一般的寂静。突然间,梦里的我不知为什么,突然间意识到了“糟了”,我以极快的速度环顾了一下四周,并大喊了一声“趴下!”就在这时,我听见了高地那边传来的“嗒、嗒、嗒”……的响声,是枪声,就是电视剧里的那种枪声!小女孩哭叫了起来,周围刚才还处于“立正”状态的灰衣人纷纷像触电般抽搐着倒下……惨叫声、哭声、叫骂声、呻吟声顿时响成了一片……构成了一幅人间地狱般的景象。小女孩也中枪了,她紧紧抓着我的手,头歪着瘫软着靠在我的肩头倒下了,殷红的鲜血从她的额头渗了出来,流进了衣领里,很快把她的花棉袄的上半部分染红了一大片。我见状,心里一阵难过,大声向身边的人喊,让他们往河里退。

我搀扶着小女孩,进到了河水里(河水冰冷刺骨,令人印象深刻,每当这时,我都挣扎着想从梦中醒来,但最终归于徒劳,自出生一来,我一直不喜欢用冷水洗澡、洗脸。)  我 一边在河里挣扎着,一边向四周环顾,河里人头攒动,  “嗒、嗒、嗒”……的响声还没有停止,周围河面上还零星夹杂着类似爆竹的声音。不断的有人钻入河中,却再也没有浮出来……

河水变得血红了、变得滚烫了。小女孩抓住我的手,手指尖的温度在一点一点褪去,她脸色煞白,喃喃说了句什么“……很……不……在……”之类的,我来不及细听,只记得泪水模糊了双眼,无奈地看着她脸上本就不多的血色一点一点褪去。我无法形容梦中的我那种无助、无力,又十分愤恨心境。恨、真的是恨!很恨、很恨!梦中的我真的太想救这个女孩,可是我什么都做不了,这种无助感令我发疯!我轻轻地把小女还沉到了河里,我觉得那里是她很好的归宿。之后,我环顾四周,在河里又看到了那个炸铁车的小伙子,他在河水中沉沉浮浮的,手里抱着一块菜板子,似乎想往河中心冲,但河浪总把他推向岸边一侧。他冲我喊了句什么,我听不清,但还记得我向周围人大声喊了一句“兄弟们,我们过不了河了!过不了河了!”我是哭着喊的,一连哭喊了好几次,哭得心伤神损,喊得撕心裂肺,每当这个时候,梦境就会戛然而止,我都会一头大汗,满脸泪痕地醒来。

这个梦从童年时就开始折磨我,主要是那种凄凉无助的感觉令人极度不快,更不可思议的事,关于小女孩,在另外的梦中似乎还有另一个结局……我不知道在梦中的我最终是个什么结局,也一直想搞清楚这个梦具体是个什么背景(随着这些年阅读量的增大,隐约感觉可能是抗战时期的事情),灰衣人和黄衣人(不知道是不是日本兵,因为印象里他们的衣服发绿)梦中的我是谁,是不是我的前世?小女孩又意味着什么?怎样走出梦中的困局?谜,都是谜……

人已赞赏
亲身经历

第一次出体经历

2019-9-12 13:03:08

编辑推荐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梦里神秘的女人

2019-9-12 20:26:44

8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超前者

    极有可能是前世景象!

    • 超前者

      您能看出来梦的背景吗

  2. 超前者

    看看美国作家魏斯的前世今生,感觉挺像轮回前的你!

  3. 超前者

    难度太大,我学不来,请你先做示范~记住,要笑着做哟~

  4. 凭仗飞魂招楚些

    好假。。。是不是日本兵都不知道,你是脑残片吃多了?现在只要是七岁以上的正常中国人都认识日本兵。

  5. 超前者

    怎么没给加个精?

  6. 超前者

    前世!!!

  7. 超前者

    前世吧,是否是南京撤退?你是国民党兵?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