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水鬼母女帮我缝被子

时间:1986年农历5月16夜;

地点:本镇一小学附近

那时本镇一共有8家规模较大的家庭专业养蜂人;我姐夫就是其中之一。

当时我姐夫共有50多箱(继箱;两层中间带隔王板那种)

50多箱刚好装满一东风车箱。

因养蜂是四处游牧一样赶花期,比如早春春耕前采油菜花 ,再去丰诚采红花,一般一个花期最多一个月时间就会搬到另一地。如果会出省就会几家联合一起租火车皮转运。赶另一地花期。全国各地都会去;新疆/甘肃/宁夏和东北小兴安岭是年年差不多要去的。

这年从丰诚回来后进山采完了28天的山蜜回到地方采乌柏花。

当把所有蜂箱摆好;帐篷搭后就回家了一趟;晚上在家住了一晚。第二天赶集带了一些菜回来整理帐篷和床铺;野外住地比较随意;只要周边有能搭架的小树就行。因帐篷里面空间较小;床位就一边一张单人床板,中间是当通道和架桌子吃饭用。

我们那地方不是山区;赣江边在我们那一带没有山属盆地一类。

帐篷位于马路一侧;后面是一小片农田和一口小鱼塘。

过几天就是端午节了。家里地里每家都忙着收车前籽,割完车前籽就要拨掉车前草了;那是一项很累人的活。农村的农活就是赶季;下一季要种花生或者西瓜了。

这个时候没蜂蜜摇;只有点蜂王浆取。每天干3个多小时就做完了;所以下午一般我都回去我家或姐家帮忙干农活。晚上也比较少去蜂场。基本都是我姐夫一人在那看着;或去人家里找伴喝茶聊天。因为都是地方上人;所以很多时候还是蛮方便的。

我姐夫是退伍军人;曾在福建龙岩当过几年炮兵,退伍后还曾在大队小学教过几年小学二三年级数学,后来才去跟别人学养蜂的。

端午节一过;地里农活也干得差不多了。人也稍稍轻松点了;这才回到蜂场打理蜜蜂。

十五的月亮十六园;所以记得特别清楚!!!

那天晚上吃完饭眼看天黑了;就上床睡呗,我姐夫睡一侧,我睡对面一侧。农村当时就是这样情景。天黑就睡;天朦胧亮就起床。

(养蜂野外宿营晚上是不可以点灯的;当时也没有电灯;因为晚上有蜜蜂会寻光而来。睡着了就很可能会被叮到)

当时天气惭惭转热了;基本不用盖绵被。大约晚上11点多时候朦朦胧胧中感觉有人叫我起床;(当时感觉是梦游)

一看是一个中年妇女;手上拿着针线;身后还一个姑娘;当时我的被子也的确是脱线了;并露出了里面的绵花。

那个时候不比现在,被子是分表面和底面的。表面是一张带有大花的面料;而底面就是浆布。相信现在50多岁的同龄人也都基本盖过。两面用针线缝在一起的。

只听那个中年妇女对我说:后生,起来我帮你缝好一下被面;都脱线了还盖;别到时把里面的绵花都弄坏了就不好了。

当时我也快18岁了,只是不象现在男孩思想开放。那个时候受封建思想和社会主义教育影向很是腼腆。平时跟本不敢和女人说话更不用说开玩笑。

于是我抓住被子不放也不下床,对她们说;我晓得;过几天我就带回去给我娘洗了就不盖了;天太热不需要了。

但她们二人就是不听;一直劝我给她们帮我缝好;拉扯好一阵子。从床上扯到帐篷外面。我急得没办法抱起被子放到外面帐篷顶上;她们那时没我身高,当时我快一米八了。

她们见我把被子丢失到帐篷上面了也不和我争了,但还是跟我说个不停;实在没办法我就象赶牛一样一直把她们往前面马路上赶紧;过马路就是村子一大片的房子;当时以为是对面熟人真的来帮我呢!眼看俩人到了马路我就掉头回来一头倒在床上又睡过去了。

早上我姐夫先起床;等他洗刷完骂我才起床;我还在发朦一样坐在床上;左右一看不见被子;连拖鞋也没看到。

于是我才记忆起被子可能在帐篷外面;跑出去扯下来一看;沾了好多土和车前草根扎在上面。

我姐夫一见;冲我就训了起来;发什么神经;弄这么脏不洗还藏在上面。你想干嘛?凭良心说;那个时候真的很惧我姐夫;因为虽然是妻弟;但这行业对当时来说是没有人会带徒弟的;我当时已是第二次跟他学养蜂了。

回过头来;又只见到一只拖鞋;又找了半天没见;呆坐了一会想起马路边看下;走不了3米就见那只拖鞋在那;赶紧捡回来去淘米做饭洗菜。

我做好饭;我们吃完后我姐夫看我好象根平时不对;也可能是他感觉一大早就黑着脸骂了我吧。

于是就问我干嘛丢三拉四;没心思跟他做一样。罗里八梭了一通后我才对他说了;昨晚上有人要帮我补被子的事。

他一句也没吭,带上两包《赣洲桥》(3毛6一包)烟就走开了;也没交待我今天该做那些事。

见他走开了;没骑自行单那肯定是去找人聊天喝茶;吹牛去了。我自个儿拿了面罩的捎刀就去检查蜂箱去了。干了两个多小时活;偶一回头发现自行车不见了。回到帐篷发现买菜那个篮子也不在,就知道是去赶集去了;当时我们蜂场离街上也只有最多2公里吧。

奇怪的是:我姐夫当街赶集不到下午3、4点是不会回来的;而当时还不到12点。我也没敢问;因还有几箱蜂没查完就没回来做中饭。只见他自已在那生火弄菜。这是非常罕见的;只要我在一起他是从来不动手的。

过了一会我听见帐篷边上放鞭炮声一看;只见他在帐篷后面搭架的小树旁摆了三支香;一条小鱼;一块猪肉和一只腿了毛半熟的鸡!(这是我看见他唯一一次拜神)

当时我没理会这一切;对晚上发生的事自认为是梦游或发梦而已。

而事后我姐夫也不直没谈起这事;我也纳闷;五大三粗一脸胡子,长得又黑一百六十多斤;游放蜂那么多年;什么地方都住过;在丰诚:旁边是词堂;里面还有刚死的老人:土地庙搭床:坟墓旁搭帐篷还不是天黑上床就打起呼噜!!怎信起迷信来了?

半个多月后再一次蜜蜂转场;转到我家附近;转完场第二天我再次和我姐夫一起带了5斤蜂蜜回到原处;去感谢当地那个经常一起喝茶聊天他那个朋友

后来才知道:我姐夫经常去串门那家的女儿是嫁到我村上的;那男主人早认识我姐夫。而且关系还不错;我那晚出事后吃完早饭是去他家聊这事去了;

去到人家家里已是上午十点多钟了;一起喝了一会茶;那家主笑着问我;后生。还做过那种梦没有?我一时未能理会,顺口就说没有做梦呀?!

我姐夫见我没会意就说开了:

那天晚上要帮我补被子的那俩个女的是去莳田时间年死了!!

就是这村上的;按照我当时的描述身高、长相、年龄

就问了一下他。(指了一下那家主人)主人笑笑问我;你姐夫没告诉你吗?

我说没有哇;不记得了,

然后详细说起这回事:

那俩个女的是母女俩;死亡时间相隔一天;原因是那姑娘20岁了在做小工(摘茶叶)时认识了一个小伙子;萌发情意;小伙也请了媒人来上门提亲;老妈不同意;而老妈看上了姑娘的姑妈家侄子;是在国营农场上班的;在当时也算是吃商品粮的了;但姑娘看不上那男的;就这样犟上了;那时兴订婚;老妈当时就叫他老公和长辈一起写好了一式二份的小礼单(我们那订婚是打小礼单。快结婚前再打大礼单,确定礼单内容才能订日子订婚或结婚)。老妈就托人把小礼单送到那个吃商品粮那家去了;

而这姑娘第二天也偷偷地把另一份礼单也交给原来说媒那人转交小伙家;

本计划好端午节前几天订婚;端午节时未来的岳父岳母就可以吃节礼和招待未来的女婿了。

谁知到了订婚日子;两家都按小礼单上提供的礼物/品/类要求上门认亲了!!

老妈一见大恕:上去就破口大骂并动手把小伙这家的东西丢了出去;人也赶出去并把半坛酒也打烂了!!

这边姑娘一见没了面子;也把那家的人赶出去了;并扬言死也不嫁那家;

一场好事就这样闹得满诚风雨;姑娘老爸是个小学老师平时也是惧内,没有做主的份也只能由母女二人喝这出闹剧。

就这样一整天家里被闹得不得安宁;晚上姑娘想不通,半夜就跑词堂前大塘里跳塘溺水而亡。

第二天被人发现已回天无术了

出现这种事姑娘老爸也怨火满腔;并动手打了他老婆;一整天家人亲戚村上人都在忙着姑娘后事

老妈悲嚎了一天;眼看到了晚上大家都回去了;

自个儿家里转了一圈。从后门直接走到我们搭帐篷小树下纵身跳入小鱼塘;直到第天下午才被人找到;打捞上来已是僵硬了。

当时我听完他们讲后;也没什么感觉和后怕。但后来我说给我伯母听后;她说我八字易犯煞。

从那以后我就再也没跟我姐夫去养蜂了。

(后述:这是本人一生中第二次遇到的怪事:第三次是迷路;第四次是13年大年初二晚开车回家翻车翻到新坟花圈前)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谁偷了我的菜?

2019-9-15 15:40:57

灵异事件亲身经历

关于我的人生的小小悲伤

2019-9-15 15:45:27

1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凉伴黄瓜

    她从哪里弄的针线?如果你让她缝了,会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吗?会不会要了你的命?和她姑娘佩阴婚

    • 凉伴黄瓜

      当时自认为是梦游;没想其它!哈哈。

  2. 凉伴黄瓜

    姐夫:你小子晦气以后别跟着老子干了!

    • 凉伴黄瓜

      呵呵;从那年蜂子过科前就没跟他干了;可惜我姐夫去年中秋前三天光荣了;终年67岁。

  3. 凉伴黄瓜

    因果,如果让她们缝被子就是承了她们的恩,会造成啥还真不好说,别人也不好管

  4. 凉伴黄瓜

    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把噩梦做成美梦

  5. 凉伴黄瓜

    这个是编的,灵魂没有那么好的自主意识Ok,有点假

    • 凉伴黄瓜

      感情您还挺了解灵魂啊?您见过?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