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差——奇人奇事

 

 

偶然的机缘,发现了这个网站,潜水看了两周帖子,虽然还没看完,总的感觉还不错,遗憾的是大多的帖子没有交代具体地点、时间和人名,让人不好考证,因而影响了可信性。下面是我讲的灵异故事,有详细的地点和大致的时间和真实的人名,欢迎家乡人前来斧正与补充,也欢迎有兴趣的人去考证,特此说明!

 

地点:四川省岳池县齐福公社五大队六生产队(现在叫齐福乡水口店村)

奇人:唐年珍

职业:庄家汉兼阴差

说明:据说,阴差是一种协助黑白无常摄取阳寿已尽的人的魂魄的差使。

 

 

唐年珍是我们那儿非常有名的人,慈祥而又充满神秘,低调而又让人仰慕,谦和而又令人敬畏。他家非常和睦,没发生过吵架或打架的事;他和他家人也从来没和村里人红过脸吵过架,更不用说打架了。他有几个女儿和一个儿子,儿子好像是老小,叫唐兴久,比我大二十岁来岁。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的时候,那时唐年珍先生还是壮年汉。一天,他那卧病在床的母亲病突然严重起来,快不行了,吓得他弟弟跑到地里去喊他回来见最后一面。唐年珍先生闻讯扔掉锄头就飞步向家跑,刚跑到他家门口的晒场上,只见他挥起巴掌就朝一处打去,并说:“你给老子不得了了,在老子面前耍彩!”然后他走进屋扑在他妈妈的床前说:“没事了,你的病就要好了。”少顷,他母亲轻轻地睁开眼,唐先生轻轻地扶起他母亲,他让他弟弟给他母亲喂了点开水,又扶着他母亲躺下,他让他老婆和他弟弟守着照顾他母亲。然后他对大家说,谢谢大家关心,他妈没事了,请大家回去吧。大家就跟着他一块儿出门了,走到晒场那边的竹林边,一些人忍不住问他刚在打什么?他生气地说,他刚才打的是来拿他母亲的魂的阴差。一些人说他们怎么看不见?唐年珍先生说:“你们当然看得不见,我打的是阴差,我也是阴差,我当然看得见,他竟然不给面子!”

我们院子很多人亲临了这一全过程,我爸也在人群中。遗憾的是我爸那时还未成年,否则我肯定也会去看的。呵呵!

闲话休絮,言归正传。奇迹果然发生了,没两天,他母亲的病就自然好了,还背着背篼去打柴!以前他母亲吃了好几副药都不见效,经过唐先生这么一折腾居然自己就好了。他母亲没病了,喜欢干活。唐先生兄弟以及媳妇都不要她干活,并且更加孝顺老太太,老太太的几个女儿也经常回来看望她。就这样老太太又活了三年,安详地去世了。原来,唐先生自从打了那个阴差后,被阴间惩罚一下,还免去了他阴差的职务,但念他孝心可嘉,又多给了他母亲三年阳寿。唐先生把这些情况都给他兄弟姐妹以及亲属都说了,叫当晚辈的好好尽孝,只有三年时间了,错过了会后悔的。

         

 

           上坟遇鬼

 

唐先生的妈妈过世后,六十年代初期年的一个大年三十的前夜,天刚黑不久,唐先生背着装着有贡品和纸钱的背篼去给他妈妈上坟,他来到他妈妈的墓地,把饭菜和刀头肉(一种长方体没有细切的肉)依次摆在贡桌上,刚把纸钱点着,这时,几个鬼突然出现在他不远的前方,吓得他呀什么都不要了,撒腿就往家里跑,为了早点回家,有时从一块地跳到另一块地(我家乡是丘陵,梯田多,从上往下跳梯田是捷径)。在他跑回家的过程中,他遇到了好几起的本队的人。别人问他怎么啦,他边跑边说,遇到那个了,还叫他们赶快回家。唐先生一回家赶快关好门,他老婆见他满头大汗神情紧张空手而归,就问他出了什么事?他就说:“不要问,吃饭!”他们家吃完饭,大人孩子都关灯睡觉了。这下邻居倒纳闷了,咋这么早就睡觉了呢?反常啊!

第二天天亮以后,唐先生才跑到他母亲的墓地,看见背篼和贡品都还在,就把刀头肉背回家。与此同时,唐先生上坟遇鬼的事在队里传开了,许多人还跑去求证,昨晚唐先生遇到的那个几个村民也找他去询问详情。

 

            守夜遇产妇鬼

 

文革时期,那时农村是集体所有制,秋收季节,队里家家户户都要轮流派亲壮年男子去守庄稼粮食,每一大片一组人,每组两人。

唐先生和另一个人在困里坪守夜。唐先生提着红缨枪,那人扛着大簸箕(守夜时当睡觉的床)来到困里坪。秋高气爽,繁星点点,微风轻拂,秋虫低鸣,很有诗情画意。然而此时此地的两位老前辈根本没有这些雅兴,因为困里坪有很多坟墓,也有多起闹鬼的传闻。他们选好睡觉的地方,放下簸箕,唐先生站在簸箕里用红缨枪在簸箕外画很大的园,在同伴的手电筒的光线下,唐先生用拌有雄黄的石灰沿着那个痕迹撒了一圈,这样既可辟邪又可防止蛇虫爬到簸箕里来伤人。他们察看了两趟庄稼后就回簸箕休息,轮流睡觉。

大概是子夜后,几声凄厉的叫声由远而近地传来,蓦地,一个全身穿着白色服饰的女的出现在他们眼前,她手里提着一个布袋,散发出恶心的味道,她想走到簸箕里去,但是根本过不了那个石灰雄黄圈,就围着那个圈打转转。同伴吓得不行,唐先生就附在同伴耳朵边叫他装着什么也不知道,闭眼睡觉,他自己就站在簸箕里拿红缨枪去戳那女鬼。这红缨枪可是真枪啊,解放前是拿来打土匪的,钢铁头,锋利无比。那女鬼转到哪里,唐先生就用红缨枪戳到哪里,那女鬼似乎害怕这红缨枪,老是躲着它,就这样折腾了半个小时的光景。那女鬼无计可施,突然她头往下一低紧接着往上一仰,披头散发,面目狰狞,唐先生飞快地用红缨枪劈头打去,当然打不到,鬼是灵动的,她轻易地闪开了。那女鬼见吓不倒唐先生,就伸出长舌头,唐先生就红缨枪朝她的嘴巴戳去,那女鬼闪开后呆呆地站在那里,看着唐先生。忽而,那女鬼呜呜地哭起来,那声音很凄凉,让人撕心裂肺。唐先生受不了了,对女鬼说:“我知道你是谁家的媳妇,你走吧,别去找替身了,小心被别人收了!我会告诉你男人的,叫他找人超度你母子俩,让你母子俩早日投胎转世!”那女鬼听到这话后,叫了两声就飘走了。

这件事第二天又在队里传开了,大家都去询问详情和女鬼模样。唐先生只说她是谁家难产死的媳妇,很可怜,母子俩都投不了生,需要超度。唐先生的同伴说,他看见的那女鬼,面部不是十分清晰,但轮廓非常清晰,肯定是谁家的媳妇,衣服服饰,宛如真人。她那布袋里装的是她难产的孩子,他还绘声绘色当时的情景。后来,那女鬼生前的婆婆请人在晚上给她母子俩做了一场超度的法事。不知是道士还是和尚,那时我们公社有两个有名气而且有真本事的道士,还有一个比较知名的和尚。80年代初,本乡党书记放弃一切归隐跟着那两个道士学道去了,据说早就发财了。

这几件事都是我听队里的长辈们说的,但不是听一人或一次地聊起,是N多人N多回地聊,我想绝不会有假!

据说60年代末,唐先生又当阴差了。他说谁家谁哪天去世,无不应验,由于多次泄露天机,他也挨了阴司的板子。后来他就闭嘴不说了,除非他的自爱亲朋或关系特好的,否则一概不讲。

81年时,我还是个小孩,一个同宗的小朋友跟我们几个小孩悄悄的说,他外公三天后就要去世了。我们当时很吃惊,就问他是谁说的,他说是唐年珍爷爷跟他爹妈说的。小朋友还说唐爷爷说他已经得到拿他外公的魂魄的通知了,关系好才来通知他家的,叫他们早点做好准备。他爹妈不信,我们也不信,因为他外公还不满六十岁,身体好得很,天天还下地干活呢。但他爹妈又害怕,央求唐先生不去拿魂。唐先生跟他爹妈说,不行啊,这是命令,违抗不了,他外公阳寿已尽。他不去拿魂别的阴差也会去拿,他去还可以免除他外公的痛苦,还可以托黑白无常照顾他,路上也不会受苦。小朋友的妈马上就跑回她娘家,瞒着她爹悄悄告诉她娘家人,叫他们想办法不要她爹出门,过完三天就好了。她娘家大人小孩轮流缠着老头子聊天,门都没让老头子出,连睡觉都有人偷偷站岗。眼看三天就要过去了,谁知在第三天吃晚饭时,一家人围着桌子有说有笑吃得正高兴的时候,老头子莫名其妙地摔倒桌子下。大家赶紧去扶他,发现他已过世了!

当时,我们得知小朋友的外公去世了,我们都惊呆了。以前大人们总是偷偷地吓唬我们这些不懂事的小孩,说唐爷爷是疯子,专打小孩,叫我们躲着他,不要去他家玩,还不许把这话对外说。这件事后,我们这群小朋友才知道大人们是骗我们的,原来唐爷爷是个阴差啊!哎,当时那个心情啊,既惊奇又恐惧,矛盾得很,感觉唐爷爷是神仙,想跟他学点本事,又担心他把我们的魂拿走,还担心他身边有没有鬼,撞到鬼可不好!老想看看唐爷爷,又不敢走近去看,只有结伴远远地看看他,呵呵,遗憾啊!后来,我家搬到城里去了,但唐先生的灵异功能和他的事迹却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

唐先生清心寡欲,我从来没有听到或者看到他用他的那个本事去赚取钱财等,令人敬仰!也从来没有听到或者看到他给别人做过什么法事,可能是他不会或许是他深藏不露,也许他是真正的世外高人隐士,令人遐想!

人已赞赏
灵异事件

我喊可以活几天!!!

2010-4-8 2:55:26

灵异事件

家乡的灵异事件录(部分)

2010-4-9 12:40:48

31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真的假的啊?为什么现在就没有这种人了?

  2. 对于灵异事情,我认为家乡人不会想以前那样“不足为外人道也”,应该有比较开放的态度,特别是后辈晚生,只要你愿意去听,他们应该乐于讲!有兴趣的可以去调查落实,本人一向以诚信为本,不讲虚假的故事!

  3. 关于阴差
    我听老人们说,黑白无常是地府神君,他们不愿沾上人世俗气,一般不直接去拿阳寿已尽的人的魂魄,而是叫阴差去拿。
    充当阴差的活人,一般要人品好,心胸宽广,不公报私仇,这最重要。当然,还要藏得住话,不轻易外漏!
    我想,现在的世间跟过去世间没有什么不同,一样也还是有阴差的,只是他们不对外宣扬,外人也不知道而已!呵呵,即使平时阴差站在你跟前,你也不知道。当然,人死前那肯定是知道的,但是此时已经无法对外说出来了!

  4. 家乡的老人们说:人死的场合比较污秽,特别人年纪大一点的人,屎啊尿啊呕吐物浊气等等,黑白神君不愿去现场,于是就派阴差去拉魂魄。所以黑白神君是不会进屋的,阴差进屋拉了魂魄后,到外面交给黑白神君。充当阴差的有鬼和人两种,鬼去不了的地方(比如供有神佛等的地方),就由人去。家乡人老人们说话很形象,不说拿魂魄,而说拉魂魄,把魂魄从身体里拉出来。呵呵!
    有些人去世前看见过世的亲朋好友,甚至交谈,实际上那些已过世的亲朋好友就是充当了阴差。

  5. 管理员先生(或小姐):
    您好,请您把我在这一篇文后所作的所有评论删掉,谢谢!不胜感激!

  6. 阴差是有的,我们家乡也有一个,而且还是我的干爸爸呢,我从他那里听到好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 可以写下来吗

  7. 管理员,您好,请您把这一篇文章后的第3和第4条评论删了,那是泄漏天机的,要遭天谴的!我已经请求过您一次了,我没有责任了哈,呵呵,责任全在您了哟!有什么天谴的话,您自己一个人去承担哈!嗡嘛呢呗美吽!

  8. 玉冰清,你好,讲讲你干爸爸的传奇故事以及他告诉给你的故事吧!

  9. Ohmygod!!!

  10. 好的,我会把他的故事说出来,让大家看的,我们也可以聊聊啊

  11. 呵呵 我对灵异也挺感兴趣 有此爱好的可以加我QQ763034190

  12. 文革時期不是打到牛鬼蛇神嗎?居然還可以公開作法事?做過陰差的唐先生居然在給媽媽上墳是看到鬼后嚇的他呀什么都不要了,撒腿就往家里跑?而第二次看見產婦鬼又不怕了?

  13. 管理员放贴太慢了,没看见楼上提问的全部内容,仅见到的问题回答一下。1,文革主要针对D内走Z的当权派,不是民众。2,至于打倒什么鬼神,树立什么文化,主战场在城里,不在农村,其激烈场面的时间很短。3,鬼神文化在中国源远流长根深蒂固,农村更甚,从来就没断过根。4,D的政策是D员不许信教,对群众没限制。5,就本公社、大队和队的领导干部而言,全是本地人,大家都是世世代代住在这里的人,一个宗族的一小支就是一大片,犬牙交错地居住着,动谁都是惹一群人,很麻烦,于情于理,也不好动。那时本地领导和群众可能有一种默契,那些鬼神文化一般是在夜里进行的。我印象最深的是,大概是81年吧,那时我还没上学,对面蔡家院子一家人,请和尚超度他亡父亡母,锣鼓敲打了两三天,很排场。这是我所见的第一次白天黑夜都做的法事。6,就家乡那而言,其实那些领导比老百姓还信那些,也许以前是埋在心底,但是从80年代特别是90年代后,他们从地下走向了地面,而且还要抢在群众的前头。这是从老家人那得到的信息印象!7,若有什么疑惑,实地调查研究是最好的法门!

  14. 呵呵,虽然没看到你质疑的省略号后的问题,但对于你的质疑,我还是只觉得好笑。
    1,  有详细的地点、人名,你既然质疑,你咋不亲自去核实呢?你不知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句话吗?
    2,  要用脑袋分析。当阴差时的特殊本事是地府赋予的,被取消了资格了那些特殊本事也就随之取消。这好比,你当警察时给你配权配武器,当你被剥夺了警察资格,你的权力和武器也随之被收缴了。如果这时候,你碰到一群黑社会分子向你奔来,你害怕不?你跑不跑?
    3,  当然你遇到一个黑社会分子,你也许打得过他,也许不会害怕。但是一群呢?

  15. 别栽赃WG了,好像WG把什么都破坏了似的。我敢告诉你一点,农村的丧葬习俗就没遭到破坏。我爷爷奶奶都是在WG期间过世的,他们的墓地都是请了风水师看过的,他们的下葬时间也都是请了道士选择的,下葬过程也都是道士开路的,这些都是公开的也都是在白天进行的群体活动!这说明了什么?

  16. 本人不再给朋友们答疑了!若有疑问,自己去找答案!实地调查研究是最好的办法!详细的具体地点、人名,都在文上,只要腿脑勤快点就能自己解决自己的疑问了!

  17. 为这篇文章做最后一次说明,唐先生打了阴差后被剥夺了阴差的资格,具体什么时间恢复阴差的资格的,没人讲清楚,也不可能讲清楚,只有他自己知道。
    本人郑重声明:
    1,唐先生不是俺那个宗族的,并且现在他可能过世了,但他有后代在。
    2,他是俺队的名人,人人尽知他是阴差,那个队的绝大多数的人还在那里生活!
    3,以上故事照实直录,若有质疑,自己去解决。
    4,俺无任何动机,也无任何目的;既不存在为他打广告,也不存在经济瓜葛,更不是导人迷信!相信读者不仅长得有脑袋,还长得有一双可以走动的腿!

  18. 我支持你,在农村可不比在城里,乡亲们低头不见抬头见,乡里乡亲,打断骨头连着筋嘛……谁会为这种事得罪朋友,乡亲嘛

  19. 阿弥陀佛!
    我的至爱燃灯道人的徒弟把别人聊的家乡的事情当自己家乡的事情写出来,犯了贪戒和痴戒,罪过!罪过!我代他向大家忏悔,请大家原谅!阿弥陀佛!——-莲花居士

  20. 我就是广安的!有空调查下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