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梦魇

最近梦魇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可能是我完全放下了这种感觉带来的不适,又或者我已经习惯了这种感觉。记得第一次梦魇给我带来的感觉,惊悚,害怕到冷汗遍布全身,我也是因为那一次的诡异经历才开始了这么久的梦魇生活,可能梦魇医学界有合适的解释,但是在我这里我依然认为是鬼神作祟,因为发生的一幕幕恐怖经历我此生难忘,我把我的这种经历分享出去,或许我也找不到合适的解释,但是我想把我这么多年的压抑分享出去。

我的家在河南南阳的一个小乡村,09年的时候我们那里还很穷,其实现在也不富裕,所以我高中还没读完就出去打工了,其实主要原因还是自己不想读了。来到的第一个城市就是北京,还是姑姑家的表哥介绍的工厂,16岁还属于童工,走了后门才进去的。一个还在建设的部门,两年后新车间经过建设和试验阶段之后正式生产了,我也顺理成章的做了车间的工段长。

不知不觉第三年的深秋了,我再去一次外协沟通物料的时候,楼下一个车间传来惊叫声,救命啊,人被压在下面了,当时施工的工头是爬着出来叫的救命,然后就有好多装设备工人一起冲了过去,这个车间我还是了解的,最近在加设备,而且都是重型的,里面挤满了人在议论纷纷,我只在车间外面往里面打量着,只听到里面说着,脑袋都压没了没救了,我也没多看,就被领导清理走了,过了半小时,警报声传来,110和120一前一后赶到,事情怎么处理的不太知道,大致流传出来的消息是一死三伤,都是外面来装设备的工人,我们工厂也赔偿了一部分,然后经理还找了道士在死人的地方做了法事,呵呵,越是有钱人越是信这个,当时年少轻狂的我,内心这样想,还非常看不起那些人。谁知道一个礼拜之后我便陷入了噩梦。

楼下有一个我们的污水处理车间刚好就和出事的车间一墙之隔,当时有一个我的老乡在里面管理着污水处理,他其实也是我手把手教出来的徒弟,呵呵,就在车间要倒夜班的时候,他请假了,然后部门主管就找到我说让我晚上去污水处理车间一周值夜班,晚上我也可以去楼上监督下产品质量,我也没什么说的就答应了,晚上七点多我带上棉大衣到了污水车间,其实事情很简单的,就是里面有几个手动加化学药品的步骤,其余的都是自动化,两个小时加一次就可以,我去了之后就把备用水池抽打手动抽空了,然后第一次加药就在十点钟,以后都是两个小时加一次,上半夜还好不会困,我拿着手机斗地主,当时用的诺基亚n72已经算是不错了,智能手机,呵呵。十二点钟加完药之后就有点困了,手机定了铃声,我便准备睡一会,污水车间里面除了大水罐便是大水罐,有一间七八平米的设备控制间放了一张桌子,装了一个门变成了做记录的办公室,我便在地上铺了几层纸板,然后锁了办公室的门便准备睡一觉,当然睡之前我是整个车间转了一圈的。躺下一时之间也睡不着,就闭着眼睛休息,然后迷迷糊糊的我就感觉好像有人进来了,我也懒得睁开眼睛去看是谁,因为楼上的事情忙完总会有人下来抽烟,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污水处理车间晚上一个人不太安全,里面都是水罐,就怕加药的时候不小心掉下去,我也没在意就继续闭着眼睛休息,但是奇怪的是我感觉有人来了但是却不知道是谁,突然那个人影从我身上跳过去一把按住了我的双脚,我以为是楼上的熟人跟我开玩笑,我也没怕,就缩了缩脚,其实现在回想起来这都是睡梦中的潜意识以为的,然后那个人又转到了我的身体后面一下就按着我的脑袋了,我整个人突然感觉全身冰凉我想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怎么也睁不开,身体就算是想动一下都不能动,我意识中还没感到害怕,只是突然非常的愤怒,觉得楼上的兄弟开玩笑也他妈开的太过分了,我就骂了起来,其实我是开不了口的,只是意识在骂,你他妈有病吧,大半夜睡会觉你他妈按着我,刚骂完突然我就感觉身上一阵轻松然后我就睁开了眼,睁开眼之后我整个人的汗毛便竖了起来,本来无神论的我此刻回想着刚才的经历让我不由的想到了前一周刚刚被设备砸死的工人,越想越怕,我竟然有点发抖起来,我迅速把所有的设备开到了自动化,然后披上大衣,打开办公室的门,便冲了出去,忽然发现能上二楼的门是锁着的,我又慌忙跑到我停电动车的地方,打开钥匙便骑着车向着前门转去,上楼的话从后门十米就可以,从前门要转一圈,怎么着也有五百米,巧的是后门就他妈锁着呢,北方深秋的夜凉的可怕,那一晚虽然没有风,但是我骑车走在前面,后面地上的黄叶却哗哗的在飘动,这么凉的夜我却出了一身的汗,终于到了前门,我飞快的跑到了二楼进了二楼的车间,看到了我久违的同事,我记得很清楚我同事当时说的话。他说我刚上去他看到我吓了一跳,那完全就是一张死人脸,完全没有血色,眼睛里面完全是惊恐的表情。我拉着他来到休息室和他说了事情经过,抽了好几根烟喝了一杯开水这才算稍微好了一点。这时我看了下时间才晚上一点半。剩下几次要加药的时候都是我叫着我同事和我一块下去的,我真的怕了。从这次鬼压床以后,我便会经常有这样的经历,大概七八年了,最开始每次醒来我都怕的会给我爸妈打电话,但是我也不敢给他们讲原因,怕他们担心,只是说做噩梦了,其实我很纠结,不确定是生病了还是鬼神。到了后来每次梦魇的时候我也不再挣扎,就那么躺着静静地等着这死一般的感觉过去,最严重的时候我被折磨的得了发作性睡病,白天不经意就会突然睡着,而且还伴着抑郁和幻觉,梦魇的时候还会出现各种可怕的事情,最后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就不在挣扎了,顺其自然,等待着梦魇过去。再后来我就习惯了就算是梦魇我也不会害怕了,现在我梦魇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但是每次梦魇都会有一些古怪的事情。至于是什么古怪的事情,有机会再分享出去吧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我也经常鬼压床,而且是在一个地方住的时间不能超过一年,一旦超过,基本上每晚都鬼压床,有的时候一晚两三次,有的时候还不是睡着的时候

  2. 那你有没有感觉一直有东西跟着你,然后你就习惯它跟着你了,

  3. 梦魇啊,你这不是梦魇你这是鬼压床。我曾经经历过梦魇也就一次,是我还小的时候。那完全是两个世界,梦里的我明明知道自己在做梦可惜就是醒不了。身边的母亲都变成了怪物,然后她醒了,强行喂我吃所谓的饭,满口的血腥味,害怕的我狂喊狂哭。然后拼命的拉灯绳,希望能惊醒我身边真正的母亲。可惜没有用。后来梦里的母亲把我放在了床上,我看了一眼外面,一片光怪陆离的影像,根本看不出来是白天还是黑夜。然后我继续哭,直到累了又睡着之后,再次醒来就是现实了。后来我把这件事给我妈说了说。她满不在意我也就不在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