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子里求助的男人

世间是否有鬼神,一直是一个争议性很大的话题,不懂不信的可以当一个故事来看,我也希望找一个懂的问一下。

目前为止,我辗转贵川两省,去过不下几十个大小不一的道观,有懂的却说不太懂,不懂的则想让我花钱买心安。

好了,废话不多说,直接开始吧。

从小我体质并不算弱,也不算特别好,跟大多数普通人都差不多,唯一不同的是,我总能遇到一些别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遇到的事物。

无声无息从天而降的巨大光球、前两秒还擦肩而过的老人,回过头却不见了踪影、夜晚下班骑自行车被野猫拦路、在小区楼顶看到远在县城外的山峰上两个巨大圆形散发红光的物体……等等。

当然,还有今天要讲的那个镜中向我求助的男人。

我见过他两次了,确切的说,是他找了我了两次,一次在我还在读初中的时候,一次在三年前。

因为家里事业的原因,我初中是在广东一个叫石龙镇的地方读的,私立学校,环境那是没话说。

那天放学之后,我跟往常一样,没有跟车回家,留下来跟同学打乒乓。

学校这个时间,除了我们这些自主留下来希望为未来体育界作出一丝贡献的家伙以外,其他人要么出去吃饭,要么就都回家了。

直到外面路灯亮起,又到了该回家的时候,我们结伴来到厕所,他们上完小号便早早出去了,我还在蹲着大号想着刚才球桌上的亮眼操作。

过了大概几分钟,听见外面没了他们的声音,我以为他们走了,也就没了继续蹲着的心思,擦完腚就往外走。

来到洗手盆放水冲了一下手就转身要走,刚刚转身,突然听见后面有人叫我改名前的名字(名字就先不透露了)。

讲真,在来这边之前我就改了名,这边应该是没人知道我以前的名字的。

回头看去,并没有人,就又往厕所里面走去,想去看看是谁,有什么事。

还没进门,就又听见那个声音,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去,那是洗手盆的方向。

洗手盆上方有一大块占满整面墙的镜子,里面有一个20出头的年轻男子正静静的看着我。

我转身向后看去(我以为他在后面门口,镜子里是他的影像),转身之后刚想开口说话,下一秒就被噎回去了,因为,门口没有人!

猛地回头向镜子看去,那个男人还在,只是不复刚才的平静,他显得很激动,向我快步走来,嘴巴一张一合好像在说什么,但却没有声音传来。

我这个时候的感觉怎么说呢,就好像发高烧时翁在被子里一样,通体透风,一股股凉气刮过身体所有地方,头皮传来一阵阵的酥麻感,脑子里所有看过的恐怖片精彩画面疯狂闪过。

我想跑,可不知是腿软了还是怎么的,身体并不听我的使唤,做不出任何动作。

他似乎知道了我想跑,突然安静下来,伸出一只手掌对着我,我以为是电影里的法术,要吸我魂,吓得哟,都快尿了。

可是接下来并没有发生什么,他摆了两下手就放下了,现在想想,他那个手势是不是想告诉我不要慌,没事儿。

再等了一会儿还是没事,他也只是静静的看着我,似乎在等我平静下来。

终于,脑子乱成一团的我好歹算是平静了下来,因为他并没有要伤害我的实质性操作。

我才敢开始观察他,一身黑色长衫盖到膝盖下面,有点像电影里古代的衣服,头发披在后面,似乎不短,具体多长看不到。

脚下却是一双有些反射光泽的鞋子,好像是一双皮鞋,有种跨时代的差异感,脸色倒是与常人无异,长得吧,蛮帅的。

等了一会,他开口说话了:“***(我以前的名字),听我说,你一定要帮我,等你回广安之后,到***(具体地点就不说了)把门柱锯一块下来削成锤子或者棍子,等下次见到我的时候把我出现的那面镜子敲破就行……”

(大概就是这么个意思,具体说了什么,确实有点记不住,毕竟当时还小,也很害怕。)

说完他看了看我,似乎在等我答应他,我就想啊,先答应下来,逃出去再说其他的。

我一口答应下来,他见我答应了,松了一口气,似乎很怕我头铁不答应他。

又静静的看了我一会,他说:“走吧,先回家,我还要等很长一段时间再来找你,暂时不急。”

这句话我听的真真切切,记得清清楚楚,别问我为什么……我乖巧的点了点了,转身就跑,生怕他把我抓进去。

后面一年多都相安无事,要上高中了,就回了老家广安,我还真去把那门柱锯了一块下来,那是一座没人住的老房子,都是木头和泥土筑起来的那种。

用刀子削来削去,最后锤子和棍子没有成形,倒是削出了一根两面略尖的锥子。

锥子我都随身带着,因为曾经听老人说过,答应鬼的事一定要做到,否则就会被报复。

再后来几年依然相安无事,当然,是不算我遇到的其他怪事的前提下。

直到三年前,一个很平常的中午,吃完饭准备换身衣服出门去跟朋友开黑的时候,他终于还是出现了,就出现在我衣柜的穿衣镜里。

刚打开衣柜的时候,我是真被吓了一哆嗦,如果不是因为时常遇到奇怪的事,看到他的一瞬间我可能就会晕过去。

不复上一次的干净,也不复印象中的帅气,满身黑红色的污渍,那件长衫还在不停的往下滑落着什么,不过却没有落在地上。

最可怕的是他的脸,一只眼睛没有了眼球,眼眶还在不停的向下滴血,里面血肉似乎还在蠕动翻滚,还有一些丝线一样的东西时不时探出眼眶。我吓得倒退两步,跌在床上,不敢再看。

其实我很想吐,但是不敢,怕惹怒了他。

他语气平淡的说:“这就吓成这样?”

我没接话,他又说道:“东西带了么?”

我点点头没说话,起身跑去床头柜拿来了那根锥子(毕竟这么大了,随身带根棍状物体还是有点羞耻的,再说……这么些年了,他不没来么……)。

他看了一眼锥子,沉默了一会儿,喃喃道:“是这个了,谢谢你……不过,我回不去了,也不能回去了……”

听到这里,我疑惑的瞥了他一眼(不是不屑,是不敢正眼看他),“再帮我个忙吧!”

还没等我作出反应,他又接着说:“带着这根槐木去YunMu观(我不知道到底是哪两个字),跟他们说一声,门,关不上了,他们应该就知道了,至于你……唉~……随缘吧。”

这段话听得我云里雾里,什么门?哪个道观?什么就随缘了?你怎么就回不来了?

当然,我没敢问出来,只是点了点头,应了下来。

接着就是一阵漫长的沉默,我以为他走了,抬头看去,他居然低头坐在床边,就在我镜像的旁边,条件反射的侧头看向身旁,没有,他还是在镜子里

我又看向镜子,他的肩膀耸动着,似乎在压抑着颤抖。

沉默良久,他终于开口了,声音带着一股说不明的情绪哽咽道:“**(我的名字后俩字),我想回去……我想活下去……为什么这么难呢……这个地方为什么会存在……它根本不该存在……我们的命运不该是这样的。”

我正准备开口问两句,他突然抬起头来,看着我,勉强笑了笑,(说实话,有点突然,我胃里又翻滚了起来)接着说:“如果我能回来的话……就请你吃饭吧,还有喝酒,一定要喝酒,还要喝醉,一醉方休,怎么样?”

听到这,我心里莫名的难受,有种无法表达的情绪涌上心头,堵在了心口:“嗯嗯,好……我一定会帮你的,用最快速度去找他们来帮你。”

他笑了笑:“我就不跟你客气了啊,到时候我可没钱,只能你买酒了哦……再见~”说完,他对我摆了摆手,转身走出了镜子里的那扇卧室门。

我也没心思出去打游戏了,直接拿出了手机搜索他说的那个道观,试便了所有这个拼音的字,都没有找到这个yunmu观。

我没有怀疑他在瞎扯或是怎么的,那种悲伤中带着绝望的情绪,我真切的感受到了,只是怀疑自己还有什么字没打。

我也在网上发了帖子询问,帖子很自然的石沉大海,如果没有被删的话,你们应该可以搜到。

最后我等不起了,也不敢等了,只要一有空余时间就往有名的道观跑。

几年来,地图扩张到了贵川两省,没人听说过这个道观,倒是有名字相似的,联系了一下,他们根本听不懂那个什么门……

只有那个摇头的老道士似乎知道点什么,但他没跟我说……

其实,我满脑子都是疑问,为什么他会知道我以前的名字?

为什么他好像跟我很熟悉的样子?

为什么他会受伤?

为什么我都长大了,他的样貌依然没变?

那个门又到底是什么?那个道观,又到底在哪里?

……

太多太多疑问,却没人能够告诉我答案……

还有就是自责了,为什么那么粗心,不叫他把地址告诉我,或者问问到底是哪两个字也好啊。

很玄幻吧?嗯,就当一个故事看吧。

如果有人知道这个道观的话,请一定要告诉我,谢谢了。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5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这么神奇的事情,那个人可能在异空间,我猜想的。

  2. 不知道你有没有看过小说。我有一座恐怖屋,里面就写着人在最绝望的时候会推开一扇门。关不上的话会发生很恐怖的事情

    • 一直在追哈哈,红衣推门

  3. 这种事你也能遇上,好神奇

  4. 没有得道高人指点恐怕分析不出个所以然来

  5. 我居然看完了,哎,写得好文笔很好。

  6. 那个摇头的老道士是唯一的线索,你戴着你全家去找他。

  7. 你竟然是九天神皇赵二驴的转世灵童。可惜你的好兄弟叶辰在异界被人打了,想回又回不来了。

  8. 他就是被道士抓住并禁固的鬼,多少后道宫却不在了,可它却还没被放出来。

  9. 摇头那个道士是唯一的线索,不要放弃,继续寻找真相。

  10. 这,门关不上?盗墓笔记的青铜门?

    • 你意思是这是小哥?

  11. 你可以考察下广安附近的,或者门框上的木头是产自哪里的?联系门框那家人有什么故事,认不认识这个人

  12. 看来跟你有累世的缘分,找人看下你的前生。 不过你这个故事也太特么玄乎了~~搞不好那个道观都不在这个维度的世界上,可能的话你去梦里找找吧~~我靠~~如果是真的也太颠覆世界观了

  13. 这种事,争议没用。到底有没有,又不是争赢的人说了算。就算你说没有,实际有你有啥办法?

  14. 看到一半才知道是小说 文笔不错。

  15. 反物质世界的人,反物质世界和我们的物质世界的门要是通了,那就是灾难,所有的物质会被湮灭

  16. 为什么看完了有点难过

  17. 我是巴中人,离广安不太远,你这个事情比较神奇了,我也见过很多次鬼魂,但是从未和它们有过语言沟通。如果你有意愿的话,我们可以互留个联系方式,我也认识一些学道的人,对这方面,我比较感兴趣。

  18. 请问yun mu两字分别是几声的声调

    • yun,白云的云同音,mu,落幕的幕同音

    • 那不就是你说出来的云幕观了么?那你还问?又或者叫白云观?

  19. “yunmu”可能是方言,但是你文末加上一句“只有那个摇头的老道士似乎知道点什么,但他没跟我说……”,我就觉得你在写小说了,这不就是小说瓦肯套路吗?

  20. 不管这个事是不是真的,我觉得楼主是一个负责任的人.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