巡山人故事系列:侍棺蛇奴(一)

01

02年阳历年的时候,刘断指带着一个多年不联系的战友,找到了三爷,这个战友叫贾胜利,贾胜利因为训练时,从单杠上栽下来,磕掉了一个门牙,后来又一直没按假牙,战友们便给他起了个外号,叫贾豁牙。

这贾豁牙从小娇生惯养,因为吃不了部队的苦,服役了一年,就当了逃兵,跑回河南老家,所以三爷对贾豁牙并没有什么印象,但毕竟是一个班里的战友,同处过一年,在刘断指介绍了几句之后,三爷终于想起,当初第一年到部队时,是有这么个人。

三爷说他们那代老兵,对战友情谊看的很重,即使退役十几年,每年也都保持着书信来往,每隔几年还会聚一次,不过这贾豁牙因为退役时间早,谁也没有他的联系方式,所以这么多年下来,众人渐渐将他忘记,时隔二十几年,也不知道,柳断指怎么和贾豁牙到了一起。

战友来访,三爷自然开心,去村子里寻摸了几个野味,三人便围坐在炉火边喝酒聊天,在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中,三爷才知道刘断指带着贾豁牙找上他的目的。

原来这贾豁牙退役之后,就从父亲手中,接过了倒卖老物件儿的买卖,那几年国家对文物的监管力度,还处于初始阶段,对土里的物件儿也不重视,这贾豁牙靠着倒卖土里的物件(冥器),挣了不少钱,慢慢的,贾豁牙在业内也有了不小的名气,一些大物件出土之后,那些掘地(盗墓)的,怕来回找下家麻烦,便直接低价出手给贾豁牙,这贾豁牙仗着祖上传下来一套驱邪术法,来者不拒,即便再邪乎的物件儿,他也敢收,所幸,这么多年下来,贾豁牙经手的邪乎物件虽然不少,但从没碰到过啥邪乎事。

俗话说的好,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这贾豁牙自从半年前,收了一个金蛇之后,家中就怪事频发,先是出了手的金蛇,平白无故自己跑回来,再是家中血光不断,贾豁牙把祖上传的术法用了个遍,却拿这金蛇,一点办法都没有,又找了同行几个前辈过来平事,可就连片儿上最德高望重的老前辈,都拿这金蛇没办法,这金蛇就好像在贾豁牙家安了家一般,任贾豁牙送的再远,第二天这金蛇必然会出现在原来的位置。

02

直到两个月前,贾豁牙的小儿子,突然得了一场怪病,全身长满白色的蛇鳞,且终日高烧不退,神智一直迷迷糊糊的,贾豁牙这时候才彻底怕了,他们这行有个说法,再邪乎的物件,只要不祸及后人,就还有解,如果祸及后人,这事就算打上死结了,两年之内这家必然绝户。

贾豁牙在这行,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这点道理自然懂,知道自己这是惹上硬茬子了,便利用身边的所有关系,去寻找高人,功夫不夫有心人,贾豁牙通过朋友得知,他们那边鹿邑县有个高人,能预知人的吉凶祸福,并且帮人趋吉避凶。

贾豁牙问清楚,高人的具体住址之后,便马不停蹄的直奔鹿邑,一路打听,贾豁牙终于见到了高人,可贾豁牙刚走到高人门口,就被高人拦在门外,说啥都不让他进家门,贾豁牙万般无奈,急的跪在地上砰砰直磕头,最后磕的头破血流,高人才惜字如金的对贾豁牙说,要想不绝户,便去保定等。若能遇故人,金蛇或能平。

高人说完这四句话,便关上大门,不再理会贾豁牙,任贾豁牙喊破嗓门,高人只不应声,贾豁牙见高人死活不理会自己,便转身坐车去保定,老者的话说的很明白,如果他不想绝户的话,就必须去保定等,如果能等到一个旧相识,金蛇的事,或许能平息。

贾豁牙到保定之后,天天在街面上溜达,这一溜达,就过去了半个月,当贾豁牙想放弃,去车站买票,打算打道回府时,突然看到了刚下火车柳断指,贾豁牙乍看到柳断指时,兴奋的差点没跳起来,遇到了高人说的故人,就证明蛇奴这事有了转机,贾豁牙怎能不兴奋。

柳断指和三爷第一次见贾豁牙的反应一样,一脸懵逼,心想着这豁牙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怎么一上来就认战友?

贾豁牙自我介绍了一番后,柳断指才记起来,当初在部队时,是有这么一号人物。

03

这贾豁牙,握着柳断指的双手,就好像遇到了失散多年的亲兄弟,一番嘘寒问暖自不必说,之后二人找了个比较有名的驴肉馆子,便续起了战友情。

酒过三巡,贾豁牙借着酒劲,将自己遇到金蛇,到小儿子得怪病的事,一股脑秃噜了出来,这柳断指听完贾豁牙的描述之后,一拍胸脯说,老贾,这事你找我算是找对人了,放心,明天我去你那走一趟,定能将那狗屁金蛇收拾了。

贾豁牙自己也懂点驱邪的术法,怕柳断指本事不到家,有意试探柳断指一番,看他本事到底有多大,便从怀中掏出一只血红的砚台,将上面的符文抹去,递给柳断指,开口说道:柳老哥,我这有一方鬼头砚,不知老哥能不能看出啥门道?

听柳断指描述,这鬼头砚邪乎的很,上面刻满了小孩的头颅,这些小孩脸上的表情,故意被刻的怨毒无比,一个个呲牙瞪眼,可怕的很,他手指一碰到砚台,就感觉手指被一股凉气刺了一下,柳断指知道这是贾豁牙在试探他,一来柳断指有意卖弄,二来想彻底毁了这个邪物,便对贾豁牙说道:老贾啊,我这法脉传的法比较凌厉,对待邪物下手可没个轻重,你可想好了,待会你这砚台损坏了,可别找我赔。

贾豁牙脸一抽抽,对柳断指说:柳老哥,你能封尽量封,如果不能封,就尽管下手,这物件儿也不值啥钱,坏了就坏了,我留在身边也是个祸害,你帮我处理了,也是好事。

柳断指嘿嘿一笑,说这地方人多眼杂,不方便施展,咱俩找个人少的地方,我再帮你处理这个邪物。

二人结了账,便在附近宾馆开了个标准间,这柳断指进房间之后,就将鬼头砚放在地板上,接着,从怀中掏出一只木尺,对着这鬼头砚开始凌空画符,口中念念有词,最后符成之后,柳断指右脚连跺三下,手中木尺往上一挑,这鬼头砚竟然喀嚓一声,自己裂成两半,而后一股浓稠的红色液体,从裂缝中蜿蜒而下。

04

贾豁牙见柳断指不费吹灰之力,就将鬼头砚破了,立马对柳断指佩服的五体投地,再也不敢怀疑柳断指的能力。

一夜无话,第二天,二人起了个大早,急急向贾豁牙家赶去,到了贾豁牙家之后,柳断指看着金蛇连连摇头,柳断指说,这金蛇绝对不简单,他曾在一本古书上见过这种金蛇,据古书记载,这金蛇乃叫侍棺蛇奴,侍棺蛇奴分金银铜三等,这黄金蛇奴是最高级别的蛇奴,必须用修炼千年,正在渡劫的白蛇,在活着的时候完成祭炼,白蛇苦修千年,好不容易修来成仙的机会,却被别有用心的人,活活祭炼成守墓的奴仆,其怨气可想而知。

接着柳断指告诉贾豁牙,这蛇奴频频做乱,并不是真的想整他,而且想借他之手,寻找高人将身上裹着得黄金封印解除,这样它就能再入轮回,继续修行,不然蛇奴如果真的想报复他,恐怕早就让他全家死光了,千年修行,再加上千年的怨念,想让贾豁牙家破人亡,简直是小菜一碟。

这贾豁牙听完柳断指的话,又喜又悲,喜的是这金蛇并不是真的想整他,悲的是这白蛇千年修为,尚且不能冲破封印,他一个凡夫俗子,又能怎能帮它解除封印。

柳断指说,事出必有因,既然这蛇奴找上了贾豁牙,就一定有它的原因,至于怎么帮它解除封印,先看看再说呗,接着柳断指告诉贾豁牙,说三爷这边有个地名叫神仙坟,这个神仙坟他见过,周围的环境暗合八卦,说不定真的是个神仙坟,如果他们能找到神仙坟的入口,说不定能在里面,找到破除蛇奴封印的东西,到时候,解除了蛇奴封印,他小儿子的怪病也就不治而愈了。

就这样,二人一拍即合,一路颠簸,终于赶到了三爷这里。

三爷听明白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沉思良久,说这神仙坟,确实有些道道,老辈人也确实传下了些,关于神仙坟的故事,不过就怕到时候,他们得罪神仙,天降大灾,一村之人也跟着他们受牵连。

柳断指说这个放心,他进神仙坟之前,会先请神问一下吉凶,如果神仙坟不能进,他也不会强求,大不了再想其他办法,总不会拿这么多人的生命开玩笑的。

这神仙坟在长虫岭深处,还要靠里面一点,是真正的无人区,确切的说,长虫岭深处就算无人区了,平时村民只在长虫岭外围活动,长虫岭深处因为遍地都是毒蛇,一般很少有人踏足,这神仙坟三爷也只带着柳断指,在长虫岭外围的一座高峰,大老远的看过一次,连三爷都没接近过,不知道这神仙坟到底是个什么去处。

既然战友有难,柳断指又承诺不会瞎搞,三爷也只好答应,当天下午,三人就开始着手准备进山物品,打算明天一早,就进山探一探神仙坟。

当天晚上三人又大醉一场,一夜无话,第二天,天还不明,三人就早早起床,打算出发,没想到三爷一开门,却看到李奶奶,正满脸怒容的站在门口,一见到三爷,就拿着拐棍,颤颤巍巍的指着三爷鼻子骂道:就是你这王八羔子,要带着两个外乡人,去搞神仙坟的?

三爷本以为这事,神不知鬼不觉,却没想到,李奶奶一大早就过来堵他,登时羞愧的满脸通红,吭吭哧哧了半天,也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未完待续)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