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牵挂

很多网友看了我写的东西后反馈我,说被吓倒了,晚上不敢睡觉。

在这里我首先说声对不起,吓着了你们,实属无心之过。

其次我想说的是,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因为我早已说过,这世上有鬼,但真的很少,而且多数不害人。他们也不会轻易地让你见到,不然,你真的可以去试试购买一张福利彩票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谁又能够保证每天见到的都是真真实实的人呢?

也有网友问我,说寺庙不是很神圣的地方吗?怎么会阴气重呢?

这里我要说的是,寺庙也要区别对待,香火旺盛的人气自然旺,阳气就重,而那些冷清孤寺容易藏垢纳污,则阴气重。

其实,像医院、冷清的寺院、坟地等这些连接阴阳两极的,都属于阴气极重之地。在此奉劝大家,最好别在上述地方周围建宅或门店经营。

另外,我也想今天借此多说几句。

自天涯、中国灵异网开贴以来,得到了很多朋友的支持,在此深表感谢。特别是天涯,下午看了下,点击量已破1000万。但也有很多人对我讲了难听的话,说我在瞎侃。

也罢,决定权在各位,信或不信,骂与不骂,各位自便。

开贴讲述,其实是在破坏行规。

另一方面也是让大家将“灵异”这个概念似信非信做个解答。

希望各位今后遇到类似的情况后,不必用一些错误的方法,吓到自己,或者伤害自己。还是那句话,这东西很少,而且多数不害人。

我所讲的、经历的一切,你们就当茶余饭后的谈资,不必记挂心上便是。

这次的业务地点位于萧山市坎山镇一个叫做梅仙的村庄。

坎山镇环境优美,有山川毓秀的航坞山等丰富的旅游开发资源和人文景观,有历悠久的古刹景区,地藏禅寺、极乐寺是杭州人民政府批准的开放寺庙。坎山名人辈出,近代的妇运先驱杨之华、着名的越剧演员张桂凤、中国四大名医之一的施今墨等名扬海内外。

1984年8月的一天,梅仙村一位俞姓老妇找到了我。

那时候,我在萧山、诸暨一带已经引成了一定的口碑,但由于交通不便,信息不畅,业务仍得被圈定在此。直到90年代开始,才有零星的外范业务。

言归正传。

老妇满脸愁云,样子十分憔悴。我照常安慰了她几句,然后让她说说遇到了什么样的难处。

老妇说孙女出生才一个星期,一生下来就有7斤重,白白胖胖的,非常健康。这些天来都是由她精心照料着。

前两天中午,孙女在床上睡得好好的,一下子哇哇大哭了起来。

她想着又是饿了,就去外间冲米粉糊。

回到房里后,她说遇到鬼了。

我吃惊不小。连常人肉眼都能见到,想必这次的东西又不简单了。

于是,我问她是在房间见到什么脏东西了吗?

她说那倒是没有,但也差不多。

因为她看到襁褓中的孙女,悬空浮起,离床三、四十公分高的样子,还缓慢地左右摇晃着。

那一瞬间她目瞪口呆,光是傻愣着,脑袋一片空白。

一直到孙女不哭不闹了,身体才慢慢地下降,重新躺在了床上。

她这才大着胆走过去查看,发现孙女已安然入睡了。

老妇说这之后几乎每一次孙女哭闹,她去外间冲米粉糊回来后,都会看到同样的情景。

时长不好说,有时孙女哭闹的久些,身子悬浮的时间就久些。但每一次孙女躺到床上后,都是不哭不闹,安然入睡的。甚至有时候,嘴角还挂着个甜甜的微笑呢。

如果事件真如老妇所说,那么她家中闹鬼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了。但从事件中分析,这个鬼不但没有恶意,反正还怀着强烈的母爱之情。

她的出现,目的明确,就是冲着婴儿而来。安抚好婴儿后,又立即消失了。

当然,并非消失,也许时刻守护在旁,只是老妇未能看到罢了。

我问老妇孙女才出生一个星期,为何由她照料着?她的儿媳去了哪里?

没料到,我这随口一问,老妇竟老泪纵横了。

她说因宫位不正,孩子总是不能平顺地生下来,儿媳生产了整整一天一夜,人完全虚脱了。

最后,孙女是生下来了,可儿媳却因大出血,死在了产房里。

到现在,尸体还搁在医院太平间呢。

她说儿媳多么贤慧的一个人,对她孝顺,对儿子也好,没想到却因一次生产而丢了性命了。

儿子悲痛欲绝,难以接受。

总觉得是医院的过错,抢救不力,才造成这样的悲剧发生。执意要讨一个说法。

而医院也是支支吾吾着,各种说辞,这才导致儿媳遗体不能运回家来,只能搁在医院太平间里了。

老妇越说越悲痛,止不住地泪流满面。

她说娃儿多可怜啊,一生下来就没了娘,这叫她以后咱办啊。

我一时间也是难以平复。

这种事搁在谁家不都得肝肠寸断。尤其是襁褓中的孩子,更是可怜。俗话说的好,宁可死个做官的爹,不可死个讨饭的娘。

虽说父爱母爱一样的伟大,但母亲作为女性,在孩子成长的过程中,似乎显得更重要了些。

事情悲伤了点,但找我毕竟是来处理问题来的,我不能让人徒增悲伤。这是我做事的一贯作风。

其实,事件已十分明朗。结合老妇所述,由此推断,她儿媳的魂魄始终不曾离开过,时刻守护着自己刚出世的女儿。

魂魄不能离去,自然与尸体不能入土为安有着重要关系。

我必须去与老妇儿子恳谈一番,另外,也得把老妇所述作一次眼见为凭。

梅仙村离我不远,因为我本就是萧山人。

到达老妇家中时,差不多午后两、三点钟。

一进门我就看到了挂在堂屋正中的遗像,相片中的女子十分的年轻。下面还点着一对蜡烛。想必遗像是刚挂不久。

她儿子也在家里,坐在堂屋,独自抽着闷烟。

小伙三十出头,长得斯斯文文,一看就是和善之人。

见我进屋,他站了起来,同时发了根烟我。

这时,我把老妇喊住,作了交代。

我让她现在就去房间看看孩子,我也跟着去。让她待会进去后别把房门关死了,留点缝出来。我就不进房间了,在门缝看看就行。

老妇点了点头。

然后,我跟着她上了二楼,来到了房门口。

老妇进去后,我顺着门缝一眼就见到了灵体。

此刻,婴儿安静地躺在床上,而灵体则静静地立在房间一角。因为见过楼下的遗像,我确定眼前的这个就是老妇的儿媳。

因为是新亡魂,意识形态清晰,穿着肥大的球衣球裤,保持着死时的状态。

一、两秒钟的时间,我就转身悄悄地下了楼。

眼下我还不能送走她,尽管她已成了鬼,但我同样得以人道对待。这是我处理的原则。

下楼后,我把小伙叫到了屋外。

我对他说他的母亲已经把一切都告诉了我,但人死不能复生,理应尽早入土为安,也好让灵魂快些投胎往生,找到归宿。

我说想必他也希望妻子能够安心地离开,走得无牵无挂的。但事实上,他的妻子始终不曾离开过,一直围绕在孩子的身边,这样对孩子不好。

我几句话一讲完,小伙就蹲在地上,掩面哭泣起来。

他告诉我之所以不能跟医院达成一致,主要是赔偿问题,其实赔多赔少,他根本就不在乎。他只是无法接受妻子离开的事实。

我说能够体会他的心情。这种事无论摊在谁的身上,都接受不了。但事情已经发生,就要勇敢面对。何况他还有个刚出世的女儿要抚养长大,所以,他必须坚强起来。

他说他相信我,也听说过我这方面的本事,希望我能帮帮他妻子,安心地离开。

他说等下就去医院把事情给了结了,然后,把妻子的遗体运回家来。

我打从心底佩服小伙的胸襟,也看得出他们夫妻间的真挚情感。可惜,劳燕分习,阴阳两隔,不能白首。

我告诉他明天下午这个时候我会再来,一切我会尽力。

第二天我有意拖延时辰。

这样到达老妇家时,差不多是晚上9时左右。

那会儿奔丧的人群渐渐散去,亡人早已盖棺入殓,只剩下几位乡村道士在法事超度。

我转了圈,在灵堂没有看到灵体,但见到了小伙。

他告诉我母亲此刻正在房间看护着女儿。

我让他现在就去房间把他母亲叫下来,就说我已赶到。

小伙应声去了二楼。

几分钟之后,母子俩一同来到了灵堂。

又过了一支烟的时间,我直接上了二楼。我知道现在灵体应该会在房中出现。

进房后,我一眼就见到灵体直立在床边,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床上的婴儿。

我本以为我的出现会惊扰了她。甚至使她一度消失。

但我估计错了。灵体对我根本毫无感觉。

为确保万无一失,我还是在房间四周沿着墙角洒下了坟土。

然后在楼板上画下了送魂符,念动了咒语。

几秒钟时间,灵体感应到了我的召唤,进入符中。

我平顺地送走了她。

我能感觉到她的依恋与不舍。

过程中我告诉她,纵有万般情愫,奈何人鬼殊途。让她去到该去的地方,尽量向着光亮的地方走。

告诉她只管安心地离开,相信她的丈夫一定能够把女儿好好地抚养长大。

结束后,我找到了母子两个,告诉他们事情已经处理好,孩子的母亲安心地离开了,以后不会再出现。

听我这么一说,小伙又悲从中来,抽噎了起来。

我让他节哀,告诉他有些事是命中注定,无法改变的。让他哭过之后就要坚强起来。要像个男人,挺起胸膛,扛起责任,把女儿好好抚养成人。告诉女儿,她曾经有个爱她的好妈妈。

小伙擦干眼泪,点头示意。

之后,我回了家。

这次的酬金我只收取了一半。

人已赞赏
鬼话连篇

公路诡事之分叉路

2020-1-11 0:07:55

鬼话连篇

宠物

2020-1-12 11:53:13

7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好有爱又可怜的母亲!我相信作者所述的全部事件都是真的,因为我做梦超级灵验,我相信各人有各命,也相信鬼怪神灵的存在。在现实中还见过越活越年轻的高人。

  2. 看着让人感动至极,话说灵魂回去肉身能否复活?

    • 肉身已经失去了机能,不能了吧

  3. 先生,由于农村出生,准确出生时间不清楚,如何能知道准确的生辰八字

  4. 伟大的母爱!

  5. 頂!
    南無阿彌陀佛!

  6. 上層之作 上回把我個大老爺們感動滴稀里嘩啦 的還是10+年前天涯·蓮蓬鬼話版駱駝大叔的《天津刑警奇聞錄》 恍如隔世啊…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