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輕身經歷》第二章:不尊重亡者的下場

《我的靈異經歷》第二篇,取自台灣著名巴哈姆特論壇的兩則真實故事,作者:朝倉由紀(台灣人)(以下故事第一人稱視角來講述)

第二篇《不尊重亡者的下場》

我一直期望這件事情是我的夢境,但是這個夢境卻又是如此的真實,我從來就沒有感到這麼害怕

我以為我很勇敢,但是我發現我錯了

這個事件是發生在小弟退伍回家的時候,會發生這個事件的原因也是我本人自己白目惹出來的(備註:台灣男生都要當兵)

很巧合的是在我當兵的期間剛好碰上鬼月,直到退伍的時候也還是在鬼月期間退的

當時我回到家看到我附近有人過世正在舉辦喪事,我當時很累加上我家有供奉土地公就也沒想太多

當時我在家睡覺睡到隔天早上的時候,附近的辦喪事的人就開始敲鑼打鼓念經,各位都要知道台灣辦喪事的聲音跟排場都非常大

只要是附近的人都會聽的到那個誦經聲,我整個幾乎是瞬間被吵醒的

當時的我還是處於非常累的狀態也沒去理會,畢竟有人過世,我們起碼都會稍微尊重

可是誦經到最後還是很大聲最後我受不了,直接起床不睡了直接打電腦外面也還是一樣吵,沒睡飽加上一直聽到誦經

我的理智線差點斷掉,當時剛當晚完兵的我脾氣可以說是非常差的,直到下午五點終他們才停下來

晚上八九點的時候我家人下班回來了,我就跟家人抱怨這件事,我不知道哪裡來的膽子隨口說了這幾句話

如果他們在早上的時候打擾我睡覺的話,我就下去把他們家的靈堂給砸爛,看他們還敢不敢吵到我睡覺

沒想到就是因為這兩句話,讓我遇到一件可怕的事

我晚上在睡覺的時候我做了一個夢,我夢到我人站在我家的客廳,旁邊就是我們家供奉祖先跟土地公的神桌

當時我幾乎無法控制身體做任何動作,我只看到見自己在移動就好像是有人在控制我,就直接走到我家的大門口並且打開大門

就在那一刻我看到我這輩子永遠都無法忘記的東西,一個全身燒焦皮開肉綻並且長滿膿泡的鬼,就站在我家大門口,用憤怒的眼神看著我似乎想把我給生吞活剝

當時我只能眼睜睜看著眼前這個似人非人的鬼,突然我發現我的身體可以動了,於是我急忙關上了我家的大門(外面是鐵門裡面是木門)

正要轉身就跑這個時候,我看到一位穿著古裝白鬍子的老人,門外的那個鬼似乎不敢進我家的大門,我像是看到救命稻草一樣急忙的抱住這位白鬍子老先生後

我就從惡夢中醒來,當我醒過來的時候全身都是汗,而時間呢?剛好是半夜的時候家人都睡覺,隔天則上我把整件事情告訴我媽媽

我媽媽則是駡我說:你看誰叫你亂說話還好神明保佑你,我媽媽說穿著古裝白鬍子的老人就是土地公

說完媽媽轉身去感謝土地公保護我,事後幾天內我幾乎晚上不敢出門

連白天出門買食物都要像很久才敢出門,就這樣心驚膽跳的過了幾天就沒事了,最後我要感謝土地公保佑我,事後本來很害怕靈異的我變得更加膽小了

不過我也得到一個教訓,就是對任何事物不管他是死人還是活人,都要保持尊重的態度千萬不要像我,一樣那麼白目最後只敢躲在家裡面發抖

人已赞赏
亲身经历

《我的親身經歷》第一章

2020-1-10 22:59:56

亲身经历

梦境成真

2020-1-10 23:24:47

6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是的,要有尊敬的心态。

  2. 为什么不报警呢?扰民你们那里警察不受理吗?之前我家楼下开了一个剧组,半夜还在拍,我直接提刀下去了!整个剧组马上散伙

  3. 是的要心存敬畏

  4. 说说我一个同学的经历 这是我小学五年的时候同班一个女同学遇到的。

    那个时候我们县老城区流行修路改道,而我们上学必须经过老城区的那段路,我记得那是一个周五的晚上,几个同伴的学生约好了一起去看电影,回来的时候大概是9点左右。

    我们经过一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也就是我们去学校必经的那个路口,那个时候正在修路,所有的路面都被挖开了,都是砂石地坑坑洼洼,经过路口的时候就听见“砰!咦……!”的一下,是踩刹车的声音。

    然后我们一看,有很多人围了上去,当时我们就猜到是出事了。

    那时候我们这些孩子年纪不大,不懂天高地厚,觉得车祸很好奇,于是就上去看了看,由于正在修路所以走这段路的人不多,如果是在市中心肯定有很多人来围观。

    我们挤进了围观的人群里,因为好奇我们看到了最恐怖震撼的画面,给我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冲击感!

    只见一辆东风大卡车车头歪斜着,驾驶室里面司机表情惊慌不知道在和谁打电话,而车头的挡风玻璃上满是喷溅的血液,甚至还有几颗人的牙齿黏在车头上。

    车轮下方是一辆变了形的电瓶车,而前方几米远的地上一个女人以一种扭曲的姿势躺着,她的头磕在一个水泥墩子上。

    她穿得衣服我还记得,是一件白色的连衣长裙,她的衣服到没有沾上太多的血,只不过胸前的地方有一点喷射状的血迹,不过她的头已经完全裂开,连牙齿都外翻出来了,整个头部都是血肉模糊烂烂的样子。

    整个脑袋只有下巴是完整的,没看见她的头发不知道头发去了哪里,总之是很恐怖的画面,我无法用语言百分之百的形容出来。

    更恐怖的是那个女人的身体好像还在微微颤动,我不确定是不是我看花了眼,当时几个胆小的女同学当即都哭了出来,然后她们就回家了,只留下我两个大胆的男同学继续看。

    其实我们也不知道什么心态,就是不肯走,一直看到警察来了把人装了起来,我们才离开。

    过后几天那晚和我们一起的叫刘曦辰的一个女同学,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一直没有来上学,直到一个月后才回校上学,而且整个人都变了一样,瘦了很多话也变少了,她的事情我也是后来才知道的,她回学校的时候我听说了一点,之后过了好几年读了中学回家同学聚会的时候才听他们讲起来的,那时候她也来了。

    说是那天晚上回到家以后刘曦辰当时就晕在了家门口,进屋后发了高烧,而且一关灯就哭个不停,她家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听她说了原委后当时就骂了她,说她去看这些东西。可是她的病越来越严重,不停的发烧呕吐,去医院吊了水也不见好转,一连在家里昏睡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后来才自己醒过来的,她醒来第一句话就是:“我的腿好酸!”

    她妈就说:“睡了七天能不酸吗?”

    她一听就愣住了:“没有,我走了一个晚上的路才到家的!”

    她妈听她一说就觉得很奇怪,她就说:“我昨天晚上走了一个晚上的路,腿好累啊。”

    她妈摇摇头说她昏迷了七天,她一听就很惊讶的样子,她说:“我迷了一个晚上的路,好不容易才回家。”

    她妈就问她去了哪里,她一听就很害怕的样子,之后她对我们说了那天晚上的经历。

    那晚她回家后本来的路是她家的巷子口,可一进去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找不到她的家门,那晚的月光很亮,把巷子照的清清楚楚,可奇怪的是一个人都没有,好像到了深夜的感觉,可当时明明才10点不到,她到处走就是找不到自己家的门口。

    然后她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是那种很空旷的声音对她说:“你别走啊!”

    可看不到人,她吓坏了就想离开巷子,可不知道为什么这条巷子变得好像迷宫一样,一个人也没有,她喊了人也没回应,她怎么走都走不出巷子,然后她到了一个从没来过的地方,箱子里全都是废弃的东西,铁棍子、坏了的自行车、收破烂的车一类的,接着她就看到一个穿白衣服的女人,站在离她前面十来米的地方,那个女人对着她招手。

    她看不清那个女人的脸,整张脸笼罩在阴影之中披头散发的,接着那个女人就慢慢朝着她走了过来,她闻到那个女人身上一股烧纸的味道,就是那种烧冥纸香烛后散发出的味道,她一扭头就跑,可到了巷子的尾部居然又看见那个女人站在尽头那里招手。

    她转身跑开,就看见那个女人追了上来,不过那个女人走路一瘸一拐的很慢。她刚跑到前面路口的时候,那个女人居然凭空出现,瞬间移动般堵在她面前,她也不管那么多硬着头皮就闯了出去,她甚至和那个女人身上擦过一下,她当时闻到了一股很浓的烧纸烧香的味道。

    她跑过去以后一路向着巷子的右边跑,她甚至试着去敲门,可每家每户就是没人答应她,往右边跑去过了一会她才看到她家门前的路,她满怀希望走过去的时候,居然发现她家门前的那个石台阶上,坐着那个白衣服的女人!

    她就大声的喊她家人,可没有任何回应也没见她家人出来,她家屋里一片漆黑。然后那个白衣的女人就站了起来,慢慢的朝她走过去,她一下当时都快晕了,可就是晕不了。她拔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哭,然后她就想往北面跑,因为北面就是出口的路,外面就是大马路有路灯车多人也多,可是她一看那个女人居然又在北面堵着她,她整个人就跟疯了一样大哭乱跑,在巷子里躲那个女人,后来她不知道怎么走的,就走出了北面,可是她一出北面的巷子口,看到的居然不是她熟悉的马路,而是离她家很远的一个自行车厂,那自行车厂的院子里到处都是人,那些人在吃饭喝酒,好像办酒席一样,终于看到人了她就大哭了起来。

    这个时候有一个样子很老的老人凑过来问她:“小妹妹你怎么啦?”

    她一看那个老人很和蔼的样子,就跟他说了自己被人追还找不到路回家,那个老人满头白发,听她一说就带着她故意躲开其他人一样,把她拉到了一间厂房里,然后对她说:“你别让那些外面的人知道你迷路回不了家,不然他们可能有坏人,你告诉我你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

    然后她说了她家的地址,那个老人就把她送了回去,回到家的时候天已经快亮了,已经是微微发亮的早晨,那个老人就送她到家门口,她一进屋就倒头大睡,醒来以后觉得浑身都发酸,才知道自己躺了七天。

    她在说这段经历的时候还是很害怕的表情,我们听后也是吓了一大跳,都说她那天晚上肯定撞鬼了。

  5. 魂迷路了,也差点被勾走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