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缘职业——驱鬼人真实回忆录之地府

我没有通地府的本领,也从未看到过阎王的形体。

阎王,作为阴间的一切主宰,地位之高,想必也不是随便想见就能见到的。

但我见到过牛头马面与黑白无常两将。

听黄老太说地府昏昏沉沉,混沌一片。

她第一次走阴,差一点就找不着回来的路了。

曾经我问过她,

我说阴间真有孟婆汤吗?

黄老太说她到过奈河桥,却不曾见到过孟婆。

而今天我要讲述的这则案例,就与地府有关。

这次的业务地点位于诸暨市阮市镇,一个叫做亭凉树下的村庄。

1984年5月,亭凉树下村一位五十多岁的陈姓妇人找到了我。

一见到我她就告诉我,她是村里一所小学的老师,今天代表学校而来。

说她们学校的厕所间有不干净的东西。

我一向对文化之人十分的崇拜,所以,我尊敬地称呼她为陈老师。

之后,陈老师向我讲述了事件的原委。

她说她们这所学校刚建成不久,共有六个班级。

从一年级班到六年级班,约有学生260名,全校教师只有4名,什么都得教。

学校建在村里的一座庙宇旁。

说来也怪,这座庙里塑得不是菩萨,尽是些阴间的鬼神,像无常鬼、牛头马面、阎罗王、判官什么的,形象逼真,十分吓人。

学校建成后找了个看校的老头来,做24小时看守,吃住都在学校。

老头六十上下的年纪,身体好,人也挺精神。

可一段时间后,怪事就发生了。

有一天,老头突然找到我们,说这工作他怕是做不得了。

做不得不为什么,就是因为害怕。

他说好几个晚上他都没敢睡觉了。

午夜一过,耳朵边就会传来那种链子拖地的“刺啦刺啦”声,

就像是犯人戴着脚链被押解着那般。

有时还伴随着鞭子抽打及惨烈的哀嚎声。

听着害怕,十分瘆人。

老头还神秘兮兮地告诉我们,其实他是知道怎么一回事的,就是黑白无常鬼用链子锁住刚死去人的灵魂,来庙里审判的。

我们当然不会相信这些。

安慰了他几句,并且告诉他如果真想辞工也得我们先找好替补人员再说。

见我们都表了态了,老头也就没有再说些什么。

可没过几天,更离奇的事情又发生了,这才不得不让我们重视了起来。

几天之后,一个三年级的男生去上厕所,结果厕所没上成,反而大喊大叫地跑了出来。

最后经过询问,他说刚刚看到一个很高很大的,全身白色的戴着高帽子的人,站在厕所的阴暗角落里冲他吐舌头。

几天之后,同样的事再次发生。

这次是个六年级的女生,临快放学前去上厕所。

据事后她讲的在厕所里看到的那个东西,与前几日那个男生看到的一模一样,唯一不同的,上次是全身白的,这次变成全身黑的了。

陈老师说同样的事情两次发生后,学校厕所闹鬼似乎已成为了铁定的事实。

消息不胫而走,连村里都传得沸沸扬扬。

甚至都有学生家长特意赶来,询问此事的解决方案。

最后,实在没有办法,这才在学校操场上临时搭了个简易厕所,

供学生们使用,把原来的那个给封了起来。

从陈老师的讲述中,

我注意到了以下两点:

一、晚上不得而知的链子拖地的“刺啦刺啦”声及鞭打声,

吓着了守校的老头;

二,学校厕所闹鬼了,这鬼还有些来头,阴间的黑白无常。

既然问题出来了就要解决,而我却感到无助了。

因为,刚刚陈老师提到了学校旁边的那一座地府庙宇。

而像这样的庙宇,要是晚上不弄出点动静出来,我倒反而觉得有些奇怪了!

毕竟也没出什么事,因此可以不必理会。

让我困惑不解的是学校厕所的事情。

依据学生们的描述,他们在厕所看到的无非就是黑白无常。

黑白无常虽说也是鬼,却是管鬼的阴差,是地府中的神,他们纪律森严,职责分明,秉公办理。

按理说,他们的出现只代表死亡与即将的新生,不可能无缘无故出来吓人的。

说白了,我与他们的工作性质都差不多,我是逮住灵魂直接灭掉或超度往生,而他们只是押解着灵魂去了地府。

看来,只能去一趟嵊州市了,麻烦黄老太再替我走一次阴,看看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于是,我让陈老师先回去等着,明天下午我会过去看看,但不一定就能够帮得了她们。

临走前,我让陈老师把她们学校的详细地址及名称写给了我。

嵊州市距我这里可有百公里之远,到达黄老太家里时已是黄昏时候了。

那天她似乎很忙,找她问米的人特多。

我只得被冷落。躲在院子里独自赏花,她家的牡丹与月季开得不错。

一直等到晚上七点多,人陆续走完了,她才空闲了下来。

我进去与她打了招呼。

考虑到黄老太一把年纪了,走阴又十分耗精神,况且她今天又接待了那么多人,想必已经累坏。

我向她说了事情的原委后,本打算明天一早再来找她的。

没想到她执意眼下就要替我走阴,真的是令我十分感激。

她领我到小房间后,关好了房门。

接着,在香炉中点上了三柱香。

黄老太供奉的是玉皇大帝。

我把陈老师写有地址与学校名称的那张纸条交给了她。

她把纸条折了几折,又拿出根粗大的红线,用红线的一头把纸条绑住,再把桌上的那只空碗倒扣过来,盖在了上面。

红线的另一头在她右手的中指上绕了几圈。

做完这些后,她告诉我她要开始走阴了。

在走的过程中千万别去打搅她,但我必须在她身边看护好她,如果发现她手指上的红线越拉越紧了,要立即摔破那只倒扣的碗,这样她才能平安地回来。

除了上次为阿凤的事而来,这是我第二次见她走阴。

约摸一小时后,黄老太睁开了眼睛,看上去十分疲乏。

她告诉我事情都调查清楚了。

躲在学校厕所的并非黑白无常二神,实为野鬼所化。

去年7月14日流窜人间后,躲藏至今。

他也没有什么恶意,就是戏弄戏弄人。

生前为一名打铁匠,因病亡故,也是十分可怜。

黄老太还说幸亏是所学校,这要是在地府庙宇旁建住宅,只怕是早就出人命了。

这就好办了,既然只是个调皮的亡灵,自然是愿意被我平顺地送走的。

本来那天我打算破费一次,请黄老太吃顿好的,可惜她正在斋食中。

而我对嵊州的出名小吃是馋涎已久,像什么炒年糕啦、小笼包啦、霉干菜烧饼啦等等,那天自然是一饱口福,统统吃了个遍。

在嵊州留宿了一晚,第二天一早我就赶了回来。

下午一点左右,我赶到学校,找到了陈老师。

我把赶去嵊州请黄老太走阴一事也对她说了,不为什么,只是让她知道我对工作的认真态度。

她从我的脸上看到了真诚,所以相信了我。

她叫来了打杂阿姨,打开了被封的厕所门。

我直接在臭气熏天的厕所一角点上了三柱香,以香灰代笔在地上画下了送魂符。

然后,我念动咒语,请亡灵出来。

还好,亡魂并未走远,就在附近。

他听到了我的招唤。

几分钟之后,我看到模糊的灵魂从厕所窗户飘了进来,进入我画下的符中。

我再次念动咒语,送走了他。

我知道他走得很安祥,也很平顺。

这次十分顺利,我甚至连缚灵红绳都没用到。

结束后,我告诉陈老师晚上瘆人的声音是没办法解决了,

毕竟是庙宇建在先。

按理说,庙宇附近也是不适易建学校的。

不过,也无需担心,地府有地府的规矩,他们也不会乱来的。

建议她们可以找个胆大的人来守校,不会有事的。

陈老师非常诚恳地感谢了我。

最后,我收了酬金回了家。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8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作者先生,请问有微信公众号吗?

  2. 你真的是抓鬼的呀?

  3. 淦,真的有鬼吗?

  4. 你说的是真的吗?还是编的小说?看到你有很多文章,如果真实的话我就去看看,假的也告诉我一声,就不看了

  5. 好看,堪比大片✺◟(∗❛ัᴗ❛ั∗)◞✺

  6. 类似城隍庙吗?

  7. 之前看中一套房子,是围绕着一座寺庙建的,听说是房子建好了,那座古寺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拆下来,还好没有买,不然真的会后悔,虽说是新的小区,环境也很好,看来没买是正确的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