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哥哥

这个经历有点长,因为我是想把它当成一篇纪录类的文章。

关于我哥的,他从生到死,最后我亲见他托梦以及回魂。

如果不信所言,当成故事看看就好了。很多事不用太过认真。

我哥是37岁死的,死因是自杀。

他生前没有恋爱过,更没有结过婚。

他样貌平凡,甚至可以说是丑。

听我奶奶说,在我哥刚出生的时候,就和拔了皮的猴一样瘦骨嶙峋,算命先生说他周岁以前不能去外婆家串门。

然而母亲却因为外婆生病,在他8个月左右的时候,不顾劝阻带着他去外婆家看望外婆。结果冲了煞,差点死掉。

母亲奶水不足,家里条件又差,所以我哥基本就是靠甜米汤和米糊喂大的。这也是他先天不足的原因所在。

在他2岁左右的时候,有一次米糊刚用碗盛出锅,结果他突然哭闹一脚踢翻了米糊,把小腿上的肉都快烫熟了。

奶奶用土办法给他治,结果感染了,差点要了他的命。

大概 3岁的时候,我哥突然发高烧。送到村诊所,医生拿着玻璃注射器给他臀部打了一针柴胡注射液。

结果坏了!我哥对柴胡注射液产生了不良反应,全身起疹、呼吸困难。

最为不幸的是,玻璃注射器消毒没做好,臀部长了一个大大的脓包,晚上疼的他哭闹不止。

最后送到镇卫生院才看好,脓包则割开做了导流。

此后,他的臀部就有一个蜈蚣疤痕伴了他几十年。

大概5岁的时候,我哥因为先天不足,发育比同龄孩子迟缓。头脑也比同龄孩子迟钝。

他和同伴们玩耍时,从二楼摔下去了,把上唇摔成了两瓣,差点背过气去。缝合好后人中处有一个凸凸的小蜈蚣疤痕。上嘴唇就和雷震子一样。

这也导致了他读书的时候,同学给他取了很多侮辱性的外号。

听说他从楼上摔了两次,只不过不是同一个楼。

我哥就这样,大病小病,磕磕碰碰到了13岁。

他读初一,有一天晚自习放学他骑自行车回家路过一个建筑工地,一块砖头掉下来把他的头皮砸的掀了一小块起来。

他当即晕死过去。最后还是被人发现送到了医院,医院联系学校,学校又联系家人。

头皮缝了好几针,然后他的头皮上也多了一圈蜈蚣疤痕。

有时候,我哥说起这些事,认为就是这几次对脑壳的打击让他变笨了。

我外公家族男性都有点脱发的传统,我哥不幸的继承了,小小年纪的时候就开始斑秃。这自然又成了学校某些没素质的二流子攻击的把柄。

到了15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哥一个人在河里游泳,结果突然溺水。

在他以为自己要死的时候,被邻居碰巧发现救起来了。

这些绝不是夸张,我可以保证。

他的牙齿不好,黄黄的,又容易碎。父亲说他小时候吃了什么药才这样的,牙釉质已经坏掉了。虽然换了牙,但还是这样。

我哥对我特别宠溺,读书的时候,他知道我喜欢吃肉包子,经常把饭钱省下来给我买肉包子吃。自己却饿着肚子。

虽然我哥学习很刻苦,但他还是没有考上大学。

他的记忆力很差,老师们怀疑他是傻子,然而听他说话却很正常。

没考上大学,我哥消极了很久。然后他听从了家里的话,读了武汉的海员培训班,结果还是没有考到船员证书。

他做过很多工作,服务员、保安、工地、工厂……每次都做不长,不是同事排挤就是老板嫌笨开除。

就这样混到了34岁,工作不稳定自然就没什么存款。他就在家里帮着做点农活,但他的身体太差了,重活干不动,夏天太阳晒一点也会晕过去。

这样过了几个月,我哥要出去打工,家里实在拗不过只能同意。

仅仅过了两个月,我哥就皮包骨头的回家了。

到了年底的时候,堂哥回来了。堂哥是工程师,从事机械制造的,听说年薪几十万。

堂哥眼见我哥这样子,就想带他出去打工。我哥自然同意,家里也很欢喜。

过完年我哥就和堂哥出去了,去了台州的一个厂。

过了一些日子,堂哥打电话给我父亲,说我哥岗位是钳工,他工作很努力。家里人听了,自然是放下心了。

如果能这样下去就好了,可惜天不遂人愿,我哥又遇到坎了。

厂里一个高层领导的亲戚“抢”了我哥的岗位,说我哥做钳工不适合,把他调到了热处理车间。

这个车间又热活又繁重,一天14小时,很多体力好的人都不愿去。

我哥人老实,他去了,撑了几个月,在上夜班的时候他晕过去了。

厂里就以他无法完成本职工作,培训调任也不能胜任为由开除了他。

回家后,我哥话越来越少,田里的苦活脏活都抢着做。

慢慢的,他开始整夜失眠,饭量急剧减少。家里以为他得了病,就带他去医院检查,医生说他是严重抑郁症。

父亲不懂抑郁症,他也不信抑郁症,他劈头盖脸臭骂我哥,我哥仍旧只是沉默不语。

母亲因为劳累过度,住院了,医院下了病危通知,说是脑出血。

我哥开始歇斯底里了,在医院里大声哭闹,被医院保安押住了。

我赶过去的时候,他蹲在地上低着头说:“死的应该是我……我该死……”

我随意开导了几句,然后就没过多在意了——我心里惦记着母亲的病情。

很久很久以后,我才知道我忽略了,这是我哥第一次说出这种轻生的话。

我哥奔前走后伺候母亲,奇迹般的,母亲康复了。也许是他的孝心,也许是医疗条件好。

我已经成了家,有了老婆和小孩。而且我一直忙于工作,老家的事我不可能全知。

但有些时候,我总感觉眼皮一直跳个不停,这个征兆是什么当时我真不好说。

闲暇时,我给我哥打电话询问家里的事,他只说一切安好。

我还是在和老家邻居一个读高中的孩子微信聊天得知,我哥想寻死!因为他借这个孩子的手机上网搜索了安眠药致死量和氰化物。

我又一次打电话给我哥,但他仿佛很不耐烦了,说让我不要瞎操心……

日子一天天过去,我逐渐淡忘了这事。

转眼之间就到了年底,忙碌的工作使我更加无暇分心老家事物。

直到一个晚上,我迷迷糊糊睡着了。做了一个梦,梦到我哥脱了鞋子光着脚说要离开了。我伸手想拉他,结果就醒了。

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3点14。本来可以多睡一会,但说不清为什么心里一直堵的慌,隐隐不安。

捱到天亮,犹豫着要不要给家里打电话。这时家里给我打过来电话,是父亲,他声音有点嘶哑,你哥吊颈了,你妈也昏迷不醒。

我头脑顿时轰隆隆,差点要摔倒。

和公司请了丧假,我带着妻子和孩子坐车回到老家。

自己开车本来快些,但妻子觉得我状态很差,怕出事。我在车上什么话也不说,只是流泪。妻子则紧紧攥着我的手。

我哥当时死相很惨,我不想回忆这个细节。每次回想心里都像刀子割一样疼。

母亲此刻正躺在重症监护室,80多岁的外婆陪护着。

我和父亲则料理我哥的后事,妻子怕吓坏孩子,就带着他去了镇上的亲戚家里住。

三天后,我哥就被送到了殡仪馆。出了殡仪馆,我们捧着骨灰盒回到村里,把他葬在了村外——村里不让葬在村墓地,说我哥说横死。

过了几天,我哥头七到了,他生前没什么朋友,几个帮忙的也回到了各自的家。

我和父亲在他遗像前的桌上摆上饭菜后,就一起坐在房间里看电视。我记得当时播的是《花千骨》,但我和父亲根本没心思看。

不知过了多久,我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晚上11点了。

我招呼了父亲一声就上楼去了自己经常住的房间,我的房间旁边就是我哥房间——说不怕是假的。

躺在床上,我思绪很乱。眼皮渐渐开始犯困,突然门外传来拧门把手的声音,咔嚓咔嚓。

我头皮开始发麻了,赶紧拿被子捂着头。门外的喀嚓声响了一阵终于停了。

我松了一口气,准备看一下手机。这时,门又开始嘭嘭嘭的响,明显被什么粗暴的撞击!

我心一下悬到了嗓子眼,我捂着耳朵身体在被子里缩成一团,全身被汗水湿透了,嘴里念着阿弥陀佛。

不知道多久,撞门声终于停止了。

我强撑着在被子里又待了片刻,最后见没有异样就把身体从被子里露出来。

外面月光很亮,我侧坐身体,全身湿透的汗遇上冷空气让我冰凉无比。这时我感觉后脑勺有点痒,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你们应该也有类似感受,后脑勺有时真的可以感受到目光)。

我回头一看,是我哥!他整张脸贴在老式玻璃窗户外面,五官挤到一块。明明很滑稽的模样,我却一点不觉得可笑,我只觉得被恐惧包裹了。

我想起了村民的话,你哥死得很凶,要做法事超度。

我眼睛一闭,横下心对窗户说,哥你别吓我了。你放心去吧,我会照顾好父母。也会找人超度你。

说完睁开眼睛看,窗户外的五官已经消失了……

这就是我哥回魂的经历,不要问我真假。你觉得是假的,就当故事。

PS:母亲虽然没事了,但她记性不好了,经常说,“我大儿子在某某地方打工”之类的话。也许任何一个母亲都无法接受子女的死亡吧。同时也希望大家都能平平安安,全家幸福!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42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这篇文章写得非常好,质朴,充实,有血有肉有思想。相比于其他很多讲得玄乎未及证实就得到一顿吹捧的文章,我觉得这才叫贡献。

    • 谢谢您

  2. 写出来可能心里会好受一点

    • 谢谢你。现在心里还是会有一根刺,但至少不会和以前那样,一想起来就想哭。家人的缘分有时候真的是来之不易,我现在比以前更加明白这一点。

    • 问问会通灵的,好好帮你哥,帮他超度。

    • 谢谢您,我今年回老家过年,一是我哥可能要迁坟,二是想给他办个大一些的超度法事。村里不让他进集体墓地,如果可以的话,我想给他找个好一点的墓地。活者的人能做的事只有这些了。

  3. 写得很有感情,有感染力。

    • 谢谢您能耐心看完,谢谢

  4. 你哥小时候经常发生意外都挺过来了,可以说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可最后却是这个结局,真应了人生无常,,,愿他下一世幸福安康。

    • 谢谢您的祝福,看了您的话让我心里很暖和

  5. 你哥短短的一生太坎坷,亲人还是大意了,应该多关心多开导他。人生这么多灾难,不抑郁也想自杀。

    • 人人都有自己的忙。要工作,要照顾小家,要照顾父母。都不容易。他的哥哥痛苦一生,却没有做错人,这已经是一份很好的人生答卷。

    • 您说得对,这一点确实是我们做家人的大意。在农村抑郁症总被认为是神经病,不光彩,根本不会有人在意。心理和肉体对一个人同样重要。

  6. 他能撑到那天不容易了

    • 是啊,我以前根本没有好好和他聊过一次,他什么都会憋在心里。但家里从没认为他是拖累,他是怕拖累家里。其实,只要活着,那怕穷点苦点,一家人彼此扶持也能开开心心。

    • 相信你说的。问一下:超度是什么意思?我常听但不知什么意思。是对死去的人,在世的人要超度他,他的灵魂不会回到阳间了吗?不会和阳间的人相遇了吗?就彻底和阳间的人永隔了?

    • 我也不清楚,应该是让过世的人放下尘世的一切,无牵无挂往生吧。

  7. 相信你说的。如果令兄常回来,你可以问问他现在在哪?过得怎样?死后另外的世界是什么样的?亲人的灵魂沟通,没事,不用怕。我有过亲人托梦给我的经历,我不怕,我相信: 关系好的两个人即使阴阳两隔,也会通过梦境沟通的。灵魂之间的沟通是真正的沟通。

    • 我之后没有遇到我哥托梦过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梦见他和他沟通。我们这里有寺庙,我给他办过法事。听我爸说村里这两年搞新农村,我哥的坟占了耕地,不知道他们打算怎么处理。。。梦不到也许就是往生了,但我看网上说的自杀的人要找替身,但我没听说那里闹鬼找替身的话。。希望我哥是往生了

    • 谢谢分享

  8. 走阴吧,问你哥还有什么心愿。

    • 如果他没有往生,那我希望他能托个梦啥的。但走阴的话,我现实中身边没有这类奇人,也没办法去寻到。或者是自己用什么法子走阴

    • 我觉得不必了。他的哥哥一生虽苦,自杀亦非完美,应对还是不错的。世上没有绝对,走到这一步比多数人善良。兄弟间情谊如此,他要有话自己会来,然而并没有。现在各人向前看,做该做的都已经够充实的了。

  9. 你哥挺可怜的,希望他来生幸福。

  10. 骨肉亲情,彻骨铭心,即使哀思的幻觉也罢,但充满了不舍,逝者已以,人鬼两格、殊途无路,愿逝者再生,生者安好。

    • 你说得对,谢谢

  11. 您哥哥一生过的坎坷,希望他会在另一个世界不用再受苦。
    也愿您和您的家人能尽快走出失去哥哥和儿子的悲伤。

  12. 其实你哥非常热爱生活,终没有斗过命运的捉弄,愿哥哥一路走好

    • 谢谢您。现在村里搞新农村,我哥的坟也许要迁了。说是要集中到规定的地方,但村里其他村民那不好说。我一直想,命这东西很奇怪,命好的人走路踢到金块,命不好的死了都不得安慰。

  13. 请节哀! 谢谢分享

  14. 你哥的人生也是够坎坷的!唉。。。流言蜚语真是会害死人的!但愿你哥来世能有个安稳的生活!

    • 非常赞成你的话,流言蜚语有时候是真的会害死人。

  15. 这个世上苦人多。水陆法会给他立个牌位吧。

    • 嗯。好的。

  16. 写的真好,愿哥哥一路走好,他这一生有太多的磨难与坎坷,太多的担当。我二舅家的表哥只比我大一个月,我俩从小一起长大,后来我跟父亲去了异地,寒暑假我们会聚在一起。他学习很好,家境贫寒,索性放弃学业出去打工,其间借钱给人家去索要,被别人打了一顿,当时精神就不好了,后来回到了家乡。一直靠药物维持着,有天我爸给我打电话说你哥服药过量走了……人这一生,很长也很短,好好珍惜身边的亲人。

    • 您说的很好。人这一生很长也很短,,,我能明白你的心情就如同你明白我的心情一样

  17. 你哥真的挺可怜的,从小到大一直不顺,他能坚持到现在估计没人能懂他自己心里的苦,所有的流言蜚语他都要自己一个人扛,能坚持到现在我觉得都是奇迹了。愿你哥走好,愿你代替你哥照顾好你父母,也许他最后找你就是放心不下你父母和你一家人。

  18. 你哥哥命运,是很坎坷的、、、、、写得真实,相信~!希望你早日走出伤心,全家平安幸福

    • 谢谢您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