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形人续情梦

从2017年6月至今,身上有些不一样,无论何时走,坐,躺,跑某些部位像是在做手术,隐形的人看不见,却夜夜不停的梦,像是梦到未来,未来的自己很富,却躺在病床上,一个接一个的污蔑却接涌而来,一个又一个的辩解,却毫无作用,真相往往难以置信。下面就说说几件印象深刻的事。

第一件:梦里本人在病房里躺着不省人事,几位玩的好的兄弟和我女伴聚到一起商量着就还是不救,需要30万的手术费,一兄弟胡伟说:救。病因好像是艾滋病,接着不定期的夜晚梦里有男的来和我发生性关系。因此事我与一个玩的好的女生江说过(后面称江女士吧),然后她来说了一些我给他说过的一些话,众人不信,怎么可能有人能预知未来,还清楚的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于是再次安排人诊断,原来是假的,由于该院医生与胡伟等人人合伙骗钱,但是手术已经开始了,法庭审问后获得赔偿金30万,该团伙却相安无事。

第二件:现实里网上进了一批衣服,准备摆摊出售,却因质量过差,放在家里自己干活穿,没有出售,这时梦里胡伟等人说和我合伙摆过摊,未经过市场批准,私自营运,低价出售,受到市场排挤,还说不是因为我,这几年还白着呢!当时的我还不明白,以为是一穷二白的白,我只能根据现状去辩解,没有的事,其一:货品质量不达标; 其二:既然做生意那么肯定要按规矩办事; 其三:价格肯定根据市场的均价定,刚开始可以优惠几块钱。依然不信,随着时间慢慢去鉴定,确是事实。

第三件:工作一段时间,一个人去了西藏转了转,梦里却变成了和几个女生一起去的,甚至说我在那边找了个牛肉面馆打工了一段时间。

第四件:从西藏回来后又去原来的岗点工作了一段时间!一人回老家重庆看看,见见亲人,了解些事,老家的人对我也蛮好的,梦里一个女的说她抱着娃和我一起回的老家,老家人对我们不好。

第五件:从重庆回来后,在家待了,去了乌鲁木齐,朋友介绍了个活没有去,因梦里这些事,同时也想要做这服装生意,去了广州几个批发市场,看货,在一家宏鑫外贸店里订了一批989元的夏季长袖短袖,这时我试着打电话问胡伟:想不想做,想的话就出点钱多订点。他说:他想做点小吃餐饮类的,让我试着做,可以的话再一起搞。我就回来了,与胡伟梁高聚到一起,一是梦里他们说和我合伙做的,二是团场里就几个玩的好点的,吃饭偶尔做做,多数叫外卖,去网吧上网,也去过集市问过摊位,一把伞的面积20元,因没有摆放的架子和货太少,未通过市场管理者的审核,没有摆成,货就放在梁高家,打算一起先找个活干着,过年前回来在处理。因各种原因很多活干了几天就不干了,干的最久的就是在阿克苏一个安装通风管道那15天,而后我因之前去广州之类的找马云借了钱要还,就说打算回家收拾衣服,去乌鲁木齐工作,就这样我们就分开了,期间我用花呗套了1200元帮胡伟还信用卡。这时让我想起了梦里他说的不是因为我他这几年白着呢!我才想未来的他是不是被银行拉入黑名单了。

第六件:去乌鲁木齐后,因有账要还,需要找个管吃住的活,就又回到了原来的工作岗位,因特殊性,只能说公司名为沙漠特卫保安有限公司,地址在绿地中心。工作期间跟胡伟打过电话,也问过他表弟杨显一些他的情况,2019年5月8号入的职到11月26号离职,把借呗花呗的钱全还完了还余了7000多,工作期间梦里有威胁有性侵,也有说有好几个团场小时候的玩伴因我介绍,和我一起工作的,先是胡伟的两表兄弟,后是连队里其他的几个帮着说话。有说乱搞关系,反正就是瞎编乱造扣帽子。

总结:还有很多像连续剧样的梦,虚幻夸张又不真实,梦里大大小小的事,主谋胡伟和一个谎称是我媳妇的女人,其余人可能被骗或者被威胁,我不知道未来会怎样,却相信正义不会缺席,只要我没做过,任你百般污蔑,也是毫无作用。若梦只是梦,我愿其只是虚假幻想,若梦是现实,我必不仁慈,不论是谁的劝,我都不听。不醒人事的我,是谁造成的我不知道,但是一个又一个的谎言编造者我却知道,若不是你们,为何谎言不断,掩盖事实!同时声明一句:至今我单身,不抽烟不吸毒也不嫖风的合法公民,不做风险大和违法的事。若是未来真的发生,这就是我的供词。我希望不想梦里一样拖延,让更多人和家庭受到迫害。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4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我看得很迷糊,弄不清那些是现实那些是梦了

  2. 话说隐身衣存在吗?

  3. 看的一脸懵逼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