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房东讲的故事,喜欢掀戏台子的“蟒仙”

01

县城的南边,在以前叫城南门,城南门的土路边有个庵子遗迹,名叫普济庵,相传是宋朝时某个姑子所建,关于这个庵子的传言有很多,但大多都是不靠谱的传说,这里就不再多说。

因为近几年,国家重视古建筑保护,这个庵子现在已经被重建成寺庙,原先的残砖烂瓦也被清理干净,现在这个庵子焕然一新,只留下一口古井,坐落在寺庙的东北角,这可能是这个寺庙唯一的古迹了吧。

寺里也有常住的和尚,因为这个寺不是商业性的,平时拒绝游客入内,只有初一十五,才会对外人开放。

所以现在外人想去庵子那边,已经不像之前那么容易了。

听老房东讲,这个庵子因为靠近南河滩,周围又全是老树,一到夏天就凉风习习,在还没重建之前,是村民的天然乘凉地,即便是太阳最毒的大中午,坐在这里也丝毫感觉不到酷暑的炎热。

正因为如此,夏天时人们一有空,就会摇个蒲扇,拿着蒲团来这边消暑。

那时候还有戏班子,断不了有人来这边搭台子唱戏,听老房东说,这里只要有人唱戏,就一定会出怪事,闹的最凶的一次,大风不光把戏台子掀了,还差点闹出人命,自从出了这个事之后,来这边唱戏的人,就慢慢的少了下来。

有一年,城南街的几个老太太,戏瘾上来了,当时又正值农闲,村民们都在家闲着没事,这几个老太太便借了乐器,凑了个非专业性的戏班子,去庵子遗址搭台唱戏。

说是唱戏,其实只不过是几个老太太的自娱自乐,就和现在的广场舞差不多,是自发性的,谁都可以上去唱两句,也不收个费,纯属娱乐。当然,这事发生在大风掀戏台子之前,要不,借这帮老太太仨胆,她们也不敢在这里搭台唱戏的。

那天,这几个老太太起了个大早,上午七点多就将台子搭好,不到八点开始唱上了,当时老房东正好没上班,便跟着老婆孩子一起去凑热闹,听老房东说,当时是真热闹,一直到十二点多了,唱戏的一帮老太太,还精神抖擞在在台上唱着,而且越唱越卖力,好像很兴奋的样子。

因为到了饭点,已经有村民断断续续的回家做饭,老房东扫了一圈,见其他的村民都已离开,便带着老婆孩子回家吃饭,打算吃过午饭再过来听戏,而这时,台上的几个老太太还在卖力的唱着,丝毫没有要停止的样子。

老房东边走边开玩笑的对老婆说道:“这群老太太的戏瘾,怕是憋的太久了,一唱起来,连饭都顾不得吃了,台下也没个人,不知道她们唱给谁听。”

02

老房东一家吃完饭后,在家休息了一会,才去庵子听戏,等他们赶到庵子那边时,已经去了不少村民,奇怪的是这些村民不是坐在地上听戏,而是全部围着戏台子,七嘴八舌的似是在讨论着什么。

老房东走近一看,才发现刚才还生龙活虎的老太太们,此时全如霜打的茄子一般,坐在台上面色苍白的唉声叹气。

老房东站在旁边听了一会,才知道事情的经过,原来刚才快中午时,老太太们看着台下的村民断断续续离去,没剩几个人了,便想停戏,先吃点东西再唱,可是就在他们快要停戏的时候,突然发现台下的村民又多了起来,而且这帮村民听戏的热情都很高,不断的冲着台上叫好,老太太们一见这,情绪也被底下的观众带动起来,顾不得吃饭,就一直唱了下来。

这一唱,就唱到快两点,这时候第一波去的村民,发现了不对劲,因为他们离得老远,就听到老太太们激情洋溢的戏腔,本以为有人去的比他们还早,没想到走近一看,却发现戏台下空无一人,而老太太们在戏台上,似乎打了鸡血,唱的兴奋无比,时不时的还对着台下礼貌性的笑一下。

这几个村民心中疑惑,有嘴快的,扯着嗓门冲着台上的几个老太太高声嚷道:“我说老太太们,台下一个人也没有,你们唱个什么劲?”

这名村民刚吼完,台上的老太太和喇叭匠也不知怎么了,齐齐愣住,脸色苍白的看着台子底下,发起了愣。

接着一个拉二姑的大爷,嗓音颤抖的冲着台下几人喊道:“刚才台下那么多人,你们没看到?”

那个嘴快的村民,听完喇叭匠的话,迫不及待的扯着大嗓门吼道:“那有什么人啊?台底下干净的连个人毛都没有,我说你们这帮老头老太太戏瘾真是够大的,台下一个人没有,还唱的那么起劲,也不知道个累。”

村民说完这句话,台上的一群人,表情那个精彩,有大惊失色的,有一屁股蹲在地上的,最精彩的是打锣的,手中铜锣一掉,吓的台上的老太太,齐齐惊叫。

出了这么一个事,老太太们无心再唱,在村民的帮助下,撤了戏台,早早回家了。

03

这件事出了之后,也有人陆陆续续得来这边搭过戏台子,可是没一场顺利的,听老房东说,凡是在这边搭台子的人,不是唱着唱着就出意外,就是第二天发高烧,后来,在这边搭台子的人就慢慢变少。

有一次一个外地的戏班子,来我们县城走穴,当时场地就定在庵子这边,这个戏班子人多,白天准备的戏是朝阳沟,晚上准备的是白蛇传,老房东白天还要上班,就没去听,晚上下班之后,便带着老婆孩子去听白蛇传。

听老房东说,当时真的是人山人海,看戏的村民一个挨着一个,虽然灯光不行,坐在台底下,只能大模糊的看到台上的人影,但因为这个戏班子唱功着实不赖,村民们热情一点都没受到影响,反倒叫好声不断。

当台上唱到白蛇传里断桥一段时,突然平地起了一阵大风,当时到处都是土路,这阵风一起,卷携着地上的落叶沙土,将人吹的睁不开眼,一时间大人的惊叫声,小孩的哭闹声,乱成一团。

这阵风来的快,去的也快,等风停了,老房东再向台上看去时,只见戏台上早已乱成一锅粥,搭在戏台上方的一块篷布,也不知被风刮到什么地方,戏台东倒西歪的,演员们正匆匆向台下撤离。

众人正忙活的时候,刚才唱白蛇的女人,突然又开始唱了起来,一边唱,一边拿着身段,踩着小碎步,快速向古井方向跑去,这女人刚跑了没两步,就被戏班子的几个年轻人按在地上,这女子被按住之后,口中不断发出低吼,头上青筋暴起,爬在地上不断挣扎着,似要挣开几个年轻人的束缚。

奇怪的是,几个大小伙子,一起按着这个女人,却显得很吃力的样子,个个憋的满脸通红,中间还有好几次,险些按不住这个女人。就在这时,只见戏台后方走出一个老头,手中捧着一个黑乎乎的面具,向那个女人快速走去,等这老头走到女人身边时,往地上一蹲,拿着手中的面具,一把就按到女人脸上。

老头将面具按在女人脸上之后,口中就不断的念着一些腔调奇怪的话语,而那个女人则挣扎的更厉害,口中的低吼声,也变得更加渗人。

老头念了大概有两分钟,女子便不再挣扎,头一低,显然是失去了意识。

出了这么一档子事,戏是听不成了,戏班子退了晚上的票钱之后,篷布也没找,就急匆匆离去。

后来又有几个戏班子在这里搭过台,被掀了几次台子之后,就再也没人敢再来这里搭台唱戏了。

后来老房东听城隍庙的神婆说,这个庵子后面的古井里,住着一位成了气候的蟒仙,这蟒仙生性好静,因为戏班子唱戏时太过吵闹,扰了它清修,所以它才会掀翻戏台子的。

至于唱白蛇传的那女人,应该是断桥那段唱的不好,有地方惹了蟒仙不开心,所以才会出现那种情况,神婆说,这蟒仙有道行了,轻易是不会害人性命的,如果那晚蟒仙真生气了,凭老头一个人,是绝对救不了那个女人的。

一个神秘的微信公众号:“XRecords”(复制搜索)

3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1. 这是故事不是经历

  2. 所以,不作死就不会死

  3. 不对,说错话了,抱歉

个人中心
今日签到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